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周刊

http://xinzhoukan.vip.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新周刊》,“中国最新锐的时事生活周刊”,创办于1996年8月18日,十二年猛进,已成为中国社会变迁最敏锐的观察者与记录者。 《新周刊》由广东出版集团、三九企业集团联合主办。 《新周刊》每期128页全彩印刷,每月1日、15日出版,零售价15元。

网易考拉推荐

和信仰一路走完800公里   

2014-10-10 11:31:00|  分类: 旅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圣地亚哥朝圣之路 和信仰一路走完800公里 文陈树 它使基督徒的信仰有了可依托的地方,使在路上的人有了可倒数的方向,也使一座城成为了无数段旅途的见证者。 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城位于西班牙西北部,是加利西亚省首府。这里只发生过一件大事:公元820年至830年间,在后来圣城的所在地,人们发现了使徒圣雅各的墓地。这件大事除了对西班牙基督教收复失地运动来说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外,也促使来自欧洲各地的朝圣者,愿千里迢迢、长途跋涉步行至圣地亚哥大教堂。 朝圣之路是一段仪式感很强的旅程,从装备上就能体现,比如每个人都会手握现代或老式登山杖、行囊上挂着贝壳(它是目的地——大海,即世界的尽头的象征)、葫芦水壶,跟圣地亚哥大教堂上方圣雅各雕像手握的配备一模一样,一句“Buen Camino”(一路顺风),是来自各国朝圣者间相通的语言。 如今,每位徒步超过100公里或骑行超过200公里的人,都可以在进城后领取一张证书,同时会被问及一个往往难以言喻,甚至上升至人生命题的问题:为什么要走朝圣之路?无论如何,越来越多人对这条路欲罢不能。据官方统计,在20年前,每年只有平均两千人走,20年后的今天,每天就有两千位朝圣者相继到达圣地亚哥,它和罗马、耶路撒冷齐名为三大圣城之一,也带动了城市的经济发展。 1985年,朝圣之路被正式确定为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到1993

年,整条路已完成了系统的规划,包括沿途随处都能找到的指向圣城的黄色贝壳路标,政府也拨款在沿途每隔20公里就修建一所公共招待所(规定只能待一晚,第二天8点前必须走),以6欧元一晚的低价让朝圣者留宿,就算床位满了,也总能在附近找到私人旅馆。 从西班牙与法国交界的比利牛斯山山区为起点,横跨西班牙北部,全长800公里的“法国之路”,是众多朝圣路线中最著名的一条。这一路,贯穿西班牙北部的历史与文化,途径无数古老的小镇与村庄、荒芜的田野、崎岖的山坡、一望无际的葡萄田和虫鸣鸟啼的林荫路。你兴许还能在路上结识为途人种水果的当地居民,或自愿看守小教堂的前朝圣者。 住在圣地亚哥近郊的劳拉·拉本德伊拉,在大学毕业后,与同学一起走了60公里。“在开始那段路上,大家都谈天说地,越往后,则越走越分散,最远的甚至相隔10公里。整个过程感觉很奇妙,当我看着沿途的森林与村庄,听见只有自己的脚步声时,我并不觉得孤独,而是从未有过的满足。”倘若在圣地亚哥大教堂外的广场坐上一天,你能观察到上千张平均步行了一个月的人的脸,有喜极而泣,有相拥欢呼,更多的是如同敬仰神山般仰望着教堂各自沉默。 对虔诚的基督徒来说,作为旅途终点的圣地亚哥城,其一巷一廊,皆散发着神圣的光芒。这里的历史遗迹,几乎都与朝圣文化相关,它们是无数段旅途的见证者,连曾作为医院照料朝圣者的现在的顶级酒店,也保留着每天圣地亚哥朝圣之路
和信仰一路走完800公里
年,整条路已完成了系统的规划,包括沿途随处都能找到的指向圣城的黄色贝壳路标,政府也拨款在沿途每隔20公里就修建一所公共招待所(规定只能待一晚,第二天8点前必须走),以6欧元一晚的低价让朝圣者留宿,就算床位满了,也总能在附近找到私人旅馆。 从西班牙与法国交界的比利牛斯山山区为起点,横跨西班牙北部,全长800公里的“法国之路”,是众多朝圣路线中最著名的一条。这一路,贯穿西班牙北部的历史与文化,途径无数古老的小镇与村庄、荒芜的田野、崎岖的山坡、一望无际的葡萄田和虫鸣鸟啼的林荫路。你兴许还能在路上结识为途人种水果的当地居民,或自愿看守小教堂的前朝圣者。 住在圣地亚哥近郊的劳拉·拉本德伊拉,在大学毕业后,与同学一起走了60公里。“在开始那段路上,大家都谈天说地,越往后,则越走越分散,最远的甚至相隔10公里。整个过程感觉很奇妙,当我看着沿途的森林与村庄,听见只有自己的脚步声时,我并不觉得孤独,而是从未有过的满足。”倘若在圣地亚哥大教堂外的广场坐上一天,你能观察到上千张平均步行了一个月的人的脸,有喜极而泣,有相拥欢呼,更多的是如同敬仰神山般仰望着教堂各自沉默。 对虔诚的基督徒来说,作为旅途终点的圣地亚哥城,其一巷一廊,皆散发着神圣的光芒。这里的历史遗迹,几乎都与朝圣文化相关,它们是无数段旅途的见证者,连曾作为医院照料朝圣者的现在的顶级酒店,也保留着每天

文/陈树 

 

免费接待前10位朝圣者的传统。每到圣年(下一次在2021年)的7月25日(圣雅各日),大教堂外的广场依然会挤满前来做弥撒的信徒。 由于圣城位于西班牙较偏远且靠近海边的地方,曾在中世纪时被称为“世界的尽头”。因此部分朝圣者就算到达了大教堂,也会继续往西走,直至西班牙的最西端、真正在地理位置上被称为“世界尽头”的菲斯特拉角小镇。小镇的悬崖边,竖着标记了“0.00km”的路标,前方是翻滚着的大西洋,前进的路,终于在此归零,也从此启程。 朝圣之路可说相当于西班牙版的转山,尽管技术难度较低,但全程所依靠的,同样是信仰与赋予自己的使命感。与其说朝圣者的目的,是走到世界的尽头,不如说是在路上,以重拾古人的生活方式——吃睡、走、思考,为自己在探寻生活的命题上留下一点点证据。

它使基督徒的信仰有了可依托的地方,使在路上的人有了可倒数的方向,也使一座城成为了无数段旅途的见证者。

 

免费接待前10位朝圣者的传统。每到圣年(下一次在2021年)的7月25日(圣雅各日),大教堂外的广场依然会挤满前来做弥撒的信徒。 由于圣城位于西班牙较偏远且靠近海边的地方,曾在中世纪时被称为“世界的尽头”。因此部分朝圣者就算到达了大教堂,也会继续往西走,直至西班牙的最西端、真正在地理位置上被称为“世界尽头”的菲斯特拉角小镇。小镇的悬崖边,竖着标记了“0.00km”的路标,前方是翻滚着的大西洋,前进的路,终于在此归零,也从此启程。 朝圣之路可说相当于西班牙版的转山,尽管技术难度较低,但全程所依靠的,同样是信仰与赋予自己的使命感。与其说朝圣者的目的,是走到世界的尽头,不如说是在路上,以重拾古人的生活方式——吃睡、走、思考,为自己在探寻生活的命题上留下一点点证据。

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城位于西班牙西北部,是加利西亚省首府。这里只发生过一件大事:公元820年至830年间,在后来圣城的所在地,人们发现了使徒圣雅各的墓地。这件大事除了对西班牙基督教收复失地运动来说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外,也促使来自欧洲各地的朝圣者,愿千里迢迢、长途跋涉步行至圣地亚哥大教堂。
朝圣之路是一段仪式感很强的旅程,从装备上就能体现,比如每个人都会手握现代或老式登山杖、行囊上挂着贝壳(它是目的地——大海,即世界的尽头的象征)、葫芦水壶,跟圣地亚哥大教堂上方圣雅各雕像手握的配备一模一样,一句“Buen Camino”(一路顺风),是来自各国朝圣者间相通的语言。
如今,每位徒步超过100公里或骑行超过200公里的人,都可以在进城后领取一张证书,同时会被问及一个往往难以言喻,甚至上升至人生命题的问题:为什么要走朝圣之路?无论如何,越来越多人对这条路欲罢不能。据官方统计,在20年前,每年只有平均两千人走,20年后的今天,每天就有两千位朝圣者相继到达圣地亚哥,它和罗马、耶路撒冷齐名为三大圣城之一,也带动了城市的经济发展。年,整条路已完成了系统的规划,包括沿途随处都能找到的指向圣城的黄色贝壳路标,政府也拨款在沿途每隔20公里就修建一所公共招待所(规定只能待一晚,第二天8点前必须走),以6欧元一晚的低价让朝圣者留宿,就算床位满了,也总能在附近找到私人旅馆。 从西班牙与法国交界的比利牛斯山山区为起点,横跨西班牙北部,全长800公里的“法国之路”,是众多朝圣路线中最著名的一条。这一路,贯穿西班牙北部的历史与文化,途径无数古老的小镇与村庄、荒芜的田野、崎岖的山坡、一望无际的葡萄田和虫鸣鸟啼的林荫路。你兴许还能在路上结识为途人种水果的当地居民,或自愿看守小教堂的前朝圣者。 住在圣地亚哥近郊的劳拉·拉本德伊拉,在大学毕业后,与同学一起走了60公里。“在开始那段路上,大家都谈天说地,越往后,则越走越分散,最远的甚至相隔10公里。整个过程感觉很奇妙,当我看着沿途的森林与村庄,听见只有自己的脚步声时,我并不觉得孤独,而是从未有过的满足。”倘若在圣地亚哥大教堂外的广场坐上一天,你能观察到上千张平均步行了一个月的人的脸,有喜极而泣,有相拥欢呼,更多的是如同敬仰神山般仰望着教堂各自沉默。 对虔诚的基督徒来说,作为旅途终点的圣地亚哥城,其一巷一廊,皆散发着神圣的光芒。这里的历史遗迹,几乎都与朝圣文化相关,它们是无数段旅途的见证者,连曾作为医院照料朝圣者的现在的顶级酒店,也保留着每天
1985年,朝圣之路被正式确定为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到1993年,整条路已完成了系统的规划,包括沿途随处都能找到的指向圣城的黄色贝壳路标,政府也拨款在沿途每隔20公里就修建一所公共招待所(规定只能待一晚,第二天8点前必须走),以6欧元一晚的低价让朝圣者留宿,就算床位满了,也总能在附近找到私人旅馆。
从西班牙与法国交界的比利牛斯山山区为起点,横跨西班牙北部,全长800公里的“法国之路”,是众多朝圣路线中最著名的一条。这一路,贯穿西班牙北部的历史与文化,途径无数古老的小镇与村庄、荒芜的田野、崎岖的山坡、一望无际的葡萄田和虫鸣鸟啼的林荫路。你兴许还能在路上结识为途人种水果的当地居民,或自愿看守小教堂的前朝圣者。
住在圣地亚哥近郊的劳拉·拉本德伊拉,在大学毕业后,与同学一起走了60公里。“在开始那段路上,大家都谈天说地,越往后,则越走越分散,最远的甚至相隔10公里。整个过程感觉很奇妙,当我看着沿途的森林与村庄,听见只有自己的脚步声时,我并不觉得孤独,而是从未有过的满足。”倘若在圣地亚哥大教堂外的广场坐上一天,你能观察到上千张平均步行了一个月的人的脸,有喜极而泣,有相拥欢呼,更多的是如同敬仰神山般仰望着教堂各自沉默。
对虔诚的基督徒来说,作为旅途终点的圣地亚哥城,其一巷一廊,皆散发着神圣的光芒。这里的历史遗迹,几乎都与朝圣文化相关,它们是无数段旅途的见证者,连曾作为医院照料朝圣者的现在的顶级酒店,也保留着每天免费接待前10位朝圣者的传统。每到圣年(下一次在2021年)的7月25日(圣雅各日),大教堂外的广场依然会挤满前来做弥撒的信徒。
由于圣城位于西班牙较偏远且靠近海边的地方,曾在中世纪时被称为“世界的尽头”。因此部分朝圣者就算到达了大教堂,也会继续往西走,直至西班牙的最西端、真正在地理位置上被称为“世界尽头”的菲斯特拉角小镇。小镇的悬崖边,竖着标记了“0.00km”的路标,前方是翻滚着的大西洋,前进的路,终于在此归零,也从此启程。
朝圣之路可说相当于西班牙版的转山,尽管技术难度较低,但全程所依靠的,同样是信仰与赋予自己的使命感。与其说朝圣者的目的,是走到世界的尽头,不如说是在路上,以重拾古人的生活方式——吃睡、走、思考,为自己在探寻生活的命题上留下一点点证据。

  评论这张
 
阅读(3339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