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周刊

http://xinzhoukan.vip.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新周刊》,“中国最新锐的时事生活周刊”,创办于1996年8月18日,十二年猛进,已成为中国社会变迁最敏锐的观察者与记录者。 《新周刊》由广东出版集团、三九企业集团联合主办。 《新周刊》每期128页全彩印刷,每月1日、15日出版,零售价15元。

网易考拉推荐

在线教育的基因诊断  

2014-08-26 16:08:00|  分类: it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买学历还是买知识? 在线教育的基因诊断 文张晓华 一门课程10元钱,或者一门课程3000元钱,你在线下学不会的东西真的能在网上学到? 谷歌推出了Helpouts,阿里巴巴也趁热打铁端出了淘宝同学,网易的公开课访问量一直不错,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在线教育的前景看起来一片大好,巨头和初创公司都在忙着跑马圈地。 “有能力做网络教育的老师非常少,好老师都是被骂出来的。” 如果不是YY语音大出风头,在线教育可能还不会被推到聚光灯下,受到大众关注。在YY教育这个平台上,已经有不少老师收入过百万,其中最著名的当然是邢帅,这个操着一口山东口音普通话的老师在2012年之前,通过在网上讲课,收入就已经过了千万。 “我第一次在YY上讲课时,只有10个用户在听。” 邢帅回忆说。因为他口音太重,有9个人当场开始骂他,其中两个公开让他滚蛋,一节课下来,唯一那名全场保持沉默的学生成为了他的合伙人。 YY其实是邢帅尝试的第二个在线教育平台,之前,他通过QQ群教一群喜欢摆弄图片的玩家怎么P图,教出了不少民间高手,大受好评。熬出名声后,学员不断增加,邢帅觉得可以通过在网上讲课养活自己。和其他人不同,邢帅很早就开始尝试向学员收费,每人的听课费是10元钱。刚开始在YY频道上讲课时,为了留住学员,邢帅每天早上8点起床开始讲课,他经常会遇到只有一个学员的状况,但也得坚持讲几个小时,如果遇到人多,就得熬到晚上12点伺候完所有学员,然后再备课到凌晨4点,草草睡几个小时候又开始一轮循环。邢帅说:“这么辛苦,不收费简直没有天理。” 在找到了一批合作者后,邢帅的网络课堂凑齐了14名员工,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是兼职,人手的充足让他开始尝试自己的商业计划。很快,除了教人P图之外,邢帅开设了更多的课程,从平面设计、网页制作到电子商务,14人总共要负担32门技能类课程,规模做大之后,盈利也随之而来,2010年,邢帅和团队赚到了100万元,到2012年,这个数字激增成6000万元。 “有能力做网络教育的老师非常少,好老师都是被骂出来的,被上千万名学生骂过才能变成好的互联网讲师。”邢帅自认是在恶劣的互联网环境中成长起来的。老师教得差,学员会立马投诉。尽管自己被学员骂过,但邢帅还是出了规定,在课堂上被学员投诉过多的讲师直接下岗。这些老师有强烈紧迫感,每天备课,可能讲一小时备课三小时。跟一些大学老师几年备一次课的方式完全不同。“软件版本会更新,我们的课程也得跟行业接轨。”邢帅手下的的讲师多是内部招聘而来,所有高管最初都是学员,有悟性成绩好的直接被他招收为讲师,如果效果好,可以晋身为班主任,再一步步成长为科目负责人。每名讲师的课酬采取底薪加佣金制,平均月薪1万元。明星讲师薪资不菲,月收入能有10万元。有一天,一名讲师对邢帅说,明天请假,去给房子付首付,邢帅才意识到这位20出头的小伙子已经步入年薪百万的行列。 传统的教育企业把互联网教育理解为视频点播式,依靠点播系统赚钱。邢帅的调查结论是:买完视频课程的人很容易放弃学习,且不容易产生重复购买。“这意味着一个人的放弃直接感染身边朋友放弃,这个很恐怖。”曾经一组数字显示:某机构线上卖掉2亿元视频。邢帅认为这种单纯卖视频的方式相当于把未来的市场做死。 在邢帅看来,在线教育的优势强调实时直播、实时互动。在邢帅网络学院,讲师会根据不同需求讲解不同案例。每天早

买学历还是买知识?
在线教育的基因诊断

文/张晓华

 

10点到晚10点,值班讲师通过视频、电话、 QQ或其他通讯设备解答学员疑问,晚上在线人数最高时能超过2000人。这些方式都强化互动教学,以增加学员黏度。“互联网教育应该做好服务,视频点播失去互动性,再优秀的老师,视频课件让学生看上5集到10集都会睡觉。” 有90%的在线教育平台会被淘汰。 在邢帅赚到6000万元的那一年,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在线教育的金矿,纷纷下场试试运气。世纪佳缘网站创始人龚海燕辞去了CEO职位,开始创办91外教网,通过互联网远程音视频实时互动的方式,对用户进行英语口语培训,受众是留学生和对外投资人士。网易的总裁李甬离职后创建了粉笔网,学员可以和老师在线上实时互动,还能下载高校名师原创的第一手学习资料和练习题,一批公务员也成为粉笔网的用户。尚观科技的执行董事郄晓烨也开始尝试做在线的IT培训,不过,他觉得在线教育不如想象的好做,连YY教育这样的明星也遇到了自己的问题。 “现在中国上规模的在线教育平台起码有400多个,90%都会被淘汰。它们的本质其实是视频分享网站,只不过视频主要是教育视频,从功能上讲要比传统视频网站多一些功能,比如PPT功能,直播功能等。这类网站依靠的是传统互联网的流量变现模式,依靠产品导入流量,适当的课程收费或者广告收费。这种模式的在线教育,意识不到教育的根本性问题,对学生的帮助较少,对学生属于愿者上钩的消费。最直观的例子是,假如一个课程的第一个视频有100个人观看,那么,会有多少人能坚持看完最后一个视频?答案很可能是个位数。”在郄晓烨看来,学习一直是个苦差事,很多中途而废的学员是不会付费的,因为他们的确什么都没学到。而那些有毅力和决心的学员也不一定会付费,因为他们通常都有较强的自学能力,当通过免费课件获得基础知识后,他们往往能自己搞定剩下的课程。这些状况决定了教学平台很难从学员那里直接获得可观的收益,邢帅的奇迹是很难复制的。 邢帅也承认自己的网校面临这样的问题,不管是在教室里还是在网上,教育中最重要的环节永远是老师,老师讲得越好,名气越大,就越能赚钱,但是反过来,他对平台的依赖性就越小,可以随时跳槽去收入更高的平台。要留住明星老师,往往代价不菲,尽管每年至少有数千万的收益,但邢帅要将相当一部分划给授课的老师。 随着马云也加入在线教育的战团,郄晓烨认为今后的路会更难走。“当淘宝同学做大后,我很怀疑还有几个教育平台能够扛得住。现在的这些公司,如果不靠投资或者流量,能活下来的没有几个。唯一的出路就是把自己打扮漂亮一点,等着巨头来收购。”更让人焦虑的是,腾讯还没有出手,如果马化腾也打算给在线教育砸重金,这个领域的死伤者会更多。 在郄晓烨看来,也许有一类公司可以避免被巨头挤垮的命运,它们的优势是,可以向学员提供国家承认的学历和资格证书。“这种公司通常都不是做互联网的,都有传统教育的背景,再加上学历这种垄断性的资源,赚钱非常容易。”不过,这种公司的命运也很容易被政策左右,它本身也缺乏互联网基因,本质上算不上在线教育的一份子。 在线教育改变不了应试教育和功利性学习。 尽管自己赚得不少,邢帅还是坚持认为,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并没有外界推测的上千亿那么大,实际上2013年只有125亿元。因此,他认为,那么多的在线教育机构进入,已经让行业产生了泡沫,“可以说,那么多的机构进来,未来不可能都生存下来,就像当初兴起的团购行业

一门课程10元钱,或者一门课程3000元钱,你在线下学不会的东西真的能在网上学到?

谷歌推出了Helpouts,阿里巴巴也趁热打铁端出了淘宝同学,网易的公开课访问量一直不错,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在线教育的前景看起来一片大好,巨头和初创公司都在忙着跑马圈地。

买学历还是买知识? 在线教育的基因诊断 文张晓华 一门课程10元钱,或者一门课程3000元钱,你在线下学不会的东西真的能在网上学到? 谷歌推出了Helpouts,阿里巴巴也趁热打铁端出了淘宝同学,网易的公开课访问量一直不错,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在线教育的前景看起来一片大好,巨头和初创公司都在忙着跑马圈地。 “有能力做网络教育的老师非常少,好老师都是被骂出来的。” 如果不是YY语音大出风头,在线教育可能还不会被推到聚光灯下,受到大众关注。在YY教育这个平台上,已经有不少老师收入过百万,其中最著名的当然是邢帅,这个操着一口山东口音普通话的老师在2012年之前,通过在网上讲课,收入就已经过了千万。 “我第一次在YY上讲课时,只有10个用户在听。” 邢帅回忆说。因为他口音太重,有9个人当场开始骂他,其中两个公开让他滚蛋,一节课下来,唯一那名全场保持沉默的学生成为了他的合伙人。 YY其实是邢帅尝试的第二个在线教育平台,之前,他通过QQ群教一群喜欢摆弄图片的玩家怎么P图,教出了不少民间高手,大受好评。熬出名声后,学员不断增加,邢帅觉得可以通过在网上讲课养活自己。和其他人不同,邢帅很早就开始尝试向学员收费,每人的听课费是10元钱。刚开始在YY频道上讲课时,为了留住学员,邢帅每天早上8点起床开始讲课,他经常会遇到只有一个学员的状况,但也得坚持讲几个小时,如果遇到人多,就得熬到晚上12点伺候完所有学员,然后再备课到凌晨4点,草草睡几个小时候又开始一轮循环。邢帅说:“这么辛苦,不收费简直没有天理。” 在找到了一批合作者后,邢帅的网络课堂凑齐了14名员工,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是兼职,人手的充足让他开始尝试自己的商业计划。很快,除了教人P图之外,邢帅开设了更多的课程,从平面设计、网页制作到电子商务,14人总共要负担32门技能类课程,规模做大之后,盈利也随之而来,2010年,邢帅和团队赚到了100万元,到2012年,这个数字激增成6000万元。 “有能力做网络教育的老师非常少,好老师都是被骂出来的,被上千万名学生骂过才能变成好的互联网讲师。”邢帅自认是在恶劣的互联网环境中成长起来的。老师教得差,学员会立马投诉。尽管自己被学员骂过,但邢帅还是出了规定,在课堂上被学员投诉过多的讲师直接下岗。这些老师有强烈紧迫感,每天备课,可能讲一小时备课三小时。跟一些大学老师几年备一次课的方式完全不同。“软件版本会更新,我们的课程也得跟行业接轨。”邢帅手下的的讲师多是内部招聘而来,所有高管最初都是学员,有悟性成绩好的直接被他招收为讲师,如果效果好,可以晋身为班主任,再一步步成长为科目负责人。每名讲师的课酬采取底薪加佣金制,平均月薪1万元。明星讲师薪资不菲,月收入能有10万元。有一天,一名讲师对邢帅说,明天请假,去给房子付首付,邢帅才意识到这位20出头的小伙子已经步入年薪百万的行列。 传统的教育企业把互联网教育理解为视频点播式,依靠点播系统赚钱。邢帅的调查结论是:买完视频课程的人很容易放弃学习,且不容易产生重复购买。“这意味着一个人的放弃直接感染身边朋友放弃,这个很恐怖。”曾经一组数字显示:某机构线上卖掉2亿元视频。邢帅认为这种单纯卖视频的方式相当于把未来的市场做死。 在邢帅看来,在线教育的优势强调实时直播、实时互动。在邢帅网络学院,讲师会根据不同需求讲解不同案例。每天早“有能力做网络教育的老师非常少,好老师都是被骂出来的。”

如果不是YY语音大出风头,在线教育可能还不会被推到聚光灯下,受到大众关注。在YY教育这个平台上,已经有不少老师收入过百万,其中最著名的当然是邢帅,这个操着一口山东口音普通话的老师在2012年之前,通过在网上讲课,收入就已经过了千万。
“我第一次在YY上讲课时,只有10个用户在听。” 邢帅回忆说。因为他口音太重,有9个人当场开始骂他,其中两个公开让他滚蛋,一节课下来,唯一那名全场保持沉默的学生成为了他的合伙人。
YY其实是邢帅尝试的第二个在线教育平台,之前,他通过QQ群教一群喜欢摆弄图片的玩家怎么P图,教出了不少民间高手,大受好评。熬出名声后,学员不断增加,邢帅觉得可以通过在网上讲课养活自己。和其他人不同,邢帅很早就开始尝试向学员收费,每人的听课费是10元钱。刚开始在YY频道上讲课时,为了留住学员,邢帅每天早上8点起床开始讲课,他经常会遇到只有一个学员的状况,但也得坚持讲几个小时,如果遇到人多,就得熬到晚上12点伺候完所有学员,然后再备课到凌晨4点,草草睡几个小时候又开始一轮循环。邢帅说:“这么辛苦,不收费简直没有天理。”
在找到了一批合作者后,邢帅的网络课堂凑齐了14名员工,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是兼职,人手的充足让他开始尝试自己的商业计划。很快,除了教人P图之外,邢帅开设了更多的课程,从平面设计、网页制作到电子商务,14人总共要负担32门技能类课程,规模做大之后,盈利也随之而来,2010年,邢帅和团队赚到了100万元,到2012年,这个数字激增成6000万元。
“有能力做网络教育的老师非常少,好老师都是被骂出来的,被上千万名学生骂过才能变成好的互联网讲师。”邢帅自认是在恶劣的互联网环境中成长起来的。老师教得差,学员会立马投诉。尽管自己被学员骂过,但邢帅还是出了规定,在课堂上被学员投诉过多的讲师直接下岗。这些老师有强烈紧迫感,每天备课,可能讲一小时备课三小时。跟一些大学老师几年备一次课的方式完全不同。“软件版本会更新,我们的课程也得跟行业接轨。”邢帅手下的的讲师多是内部招聘而来,所有高管最初都是学员,有悟性成绩好的直接被他招收为讲师,如果效果好,可以晋身为班主任,再一步步成长为科目负责人。每名讲师的课酬采取底薪加佣金制,平均月薪1万元。明星讲师薪资不菲,月收入能有10万元。有一天,一名讲师对邢帅说,明天请假,去给房子付首付,邢帅才意识到这位20出头的小伙子已经步入年薪百万的行列。
传统的教育企业把互联网教育理解为视频点播式,依靠点播系统赚钱。邢帅的调查结论是:买完视频课程的人很容易放弃学习,且不容易产生重复购买。“这意味着一个人的放弃直接感染身边朋友放弃,这个很恐怖。”曾经一组数字显示:某机构线上卖掉2亿元视频。邢帅认为这种单纯卖视频的方式相当于把未来的市场做死。
在邢帅看来,在线教育的优势强调实时直播、实时互动。在邢帅网络学院,讲师会根据不同需求讲解不同案例。每天早10点到晚10点,值班讲师通过视频、电话、 QQ或其他通讯设备解答学员疑问,晚上在线人数最高时能超过2000人。这些方式都强化互动教学,以增加学员黏度。“互联网教育应该做好服务,视频点播失去互动性,再优秀的老师,视频课件让学生看上5集到10集都会睡觉。”

10点到晚10点,值班讲师通过视频、电话、 QQ或其他通讯设备解答学员疑问,晚上在线人数最高时能超过2000人。这些方式都强化互动教学,以增加学员黏度。“互联网教育应该做好服务,视频点播失去互动性,再优秀的老师,视频课件让学生看上5集到10集都会睡觉。” 有90%的在线教育平台会被淘汰。 在邢帅赚到6000万元的那一年,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在线教育的金矿,纷纷下场试试运气。世纪佳缘网站创始人龚海燕辞去了CEO职位,开始创办91外教网,通过互联网远程音视频实时互动的方式,对用户进行英语口语培训,受众是留学生和对外投资人士。网易的总裁李甬离职后创建了粉笔网,学员可以和老师在线上实时互动,还能下载高校名师原创的第一手学习资料和练习题,一批公务员也成为粉笔网的用户。尚观科技的执行董事郄晓烨也开始尝试做在线的IT培训,不过,他觉得在线教育不如想象的好做,连YY教育这样的明星也遇到了自己的问题。 “现在中国上规模的在线教育平台起码有400多个,90%都会被淘汰。它们的本质其实是视频分享网站,只不过视频主要是教育视频,从功能上讲要比传统视频网站多一些功能,比如PPT功能,直播功能等。这类网站依靠的是传统互联网的流量变现模式,依靠产品导入流量,适当的课程收费或者广告收费。这种模式的在线教育,意识不到教育的根本性问题,对学生的帮助较少,对学生属于愿者上钩的消费。最直观的例子是,假如一个课程的第一个视频有100个人观看,那么,会有多少人能坚持看完最后一个视频?答案很可能是个位数。”在郄晓烨看来,学习一直是个苦差事,很多中途而废的学员是不会付费的,因为他们的确什么都没学到。而那些有毅力和决心的学员也不一定会付费,因为他们通常都有较强的自学能力,当通过免费课件获得基础知识后,他们往往能自己搞定剩下的课程。这些状况决定了教学平台很难从学员那里直接获得可观的收益,邢帅的奇迹是很难复制的。 邢帅也承认自己的网校面临这样的问题,不管是在教室里还是在网上,教育中最重要的环节永远是老师,老师讲得越好,名气越大,就越能赚钱,但是反过来,他对平台的依赖性就越小,可以随时跳槽去收入更高的平台。要留住明星老师,往往代价不菲,尽管每年至少有数千万的收益,但邢帅要将相当一部分划给授课的老师。 随着马云也加入在线教育的战团,郄晓烨认为今后的路会更难走。“当淘宝同学做大后,我很怀疑还有几个教育平台能够扛得住。现在的这些公司,如果不靠投资或者流量,能活下来的没有几个。唯一的出路就是把自己打扮漂亮一点,等着巨头来收购。”更让人焦虑的是,腾讯还没有出手,如果马化腾也打算给在线教育砸重金,这个领域的死伤者会更多。 在郄晓烨看来,也许有一类公司可以避免被巨头挤垮的命运,它们的优势是,可以向学员提供国家承认的学历和资格证书。“这种公司通常都不是做互联网的,都有传统教育的背景,再加上学历这种垄断性的资源,赚钱非常容易。”不过,这种公司的命运也很容易被政策左右,它本身也缺乏互联网基因,本质上算不上在线教育的一份子。 在线教育改变不了应试教育和功利性学习。 尽管自己赚得不少,邢帅还是坚持认为,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并没有外界推测的上千亿那么大,实际上2013年只有125亿元。因此,他认为,那么多的在线教育机构进入,已经让行业产生了泡沫,“可以说,那么多的机构进来,未来不可能都生存下来,就像当初兴起的团购行业有90%的在线教育平台会被淘汰。

在邢帅赚到6000万元的那一年,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在线教育的金矿,纷纷下场试试运气。世纪佳缘网站创始人龚海燕辞去了CEO职位,开始创办91外教网,通过互联网远程音视频实时互动的方式,对用户进行英语口语培训,受众是留学生和对外投资人士。网易的总裁李甬离职后创建了粉笔网,学员可以和老师在线上实时互动,还能下载高校名师原创的第一手学习资料和练习题,一批公务员也成为粉笔网的用户。尚观科技的执行董事郄晓烨也开始尝试做在线的IT培训,不过,他觉得在线教育不如想象的好做,连YY教育这样的明星也遇到了自己的问题。
“现在中国上规模的在线教育平台起码有400多个,90%都会被淘汰。它们的本质其实是视频分享网站,只不过视频主要是教育视频,从功能上讲要比传统视频网站多一些功能,比如PPT功能,直播功能等。这类网站依靠的是传统互联网的流量变现模式,依靠产品导入流量,适当的课程收费或者广告收费。这种模式的在线教育,意识不到教育的根本性问题,对学生的帮助较少,对学生属于愿者上钩的消费。最直观的例子是,假如一个课程的第一个视频有100个人观看,那么,会有多少人能坚持看完最后一个视频?答案很可能是个位数。”在郄晓烨看来,学习一直是个苦差事,很多中途而废的学员是不会付费的,因为他们的确什么都没学到。而那些有毅力和决心的学员也不一定会付费,因为他们通常都有较强的自学能力,当通过免费课件获得基础知识后,他们往往能自己搞定剩下的课程。这些状况决定了教学平台很难从学员那里直接获得可观的收益,邢帅的奇迹是很难复制的。买学历还是买知识? 在线教育的基因诊断 文张晓华 一门课程10元钱,或者一门课程3000元钱,你在线下学不会的东西真的能在网上学到? 谷歌推出了Helpouts,阿里巴巴也趁热打铁端出了淘宝同学,网易的公开课访问量一直不错,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在线教育的前景看起来一片大好,巨头和初创公司都在忙着跑马圈地。 “有能力做网络教育的老师非常少,好老师都是被骂出来的。” 如果不是YY语音大出风头,在线教育可能还不会被推到聚光灯下,受到大众关注。在YY教育这个平台上,已经有不少老师收入过百万,其中最著名的当然是邢帅,这个操着一口山东口音普通话的老师在2012年之前,通过在网上讲课,收入就已经过了千万。 “我第一次在YY上讲课时,只有10个用户在听。” 邢帅回忆说。因为他口音太重,有9个人当场开始骂他,其中两个公开让他滚蛋,一节课下来,唯一那名全场保持沉默的学生成为了他的合伙人。 YY其实是邢帅尝试的第二个在线教育平台,之前,他通过QQ群教一群喜欢摆弄图片的玩家怎么P图,教出了不少民间高手,大受好评。熬出名声后,学员不断增加,邢帅觉得可以通过在网上讲课养活自己。和其他人不同,邢帅很早就开始尝试向学员收费,每人的听课费是10元钱。刚开始在YY频道上讲课时,为了留住学员,邢帅每天早上8点起床开始讲课,他经常会遇到只有一个学员的状况,但也得坚持讲几个小时,如果遇到人多,就得熬到晚上12点伺候完所有学员,然后再备课到凌晨4点,草草睡几个小时候又开始一轮循环。邢帅说:“这么辛苦,不收费简直没有天理。” 在找到了一批合作者后,邢帅的网络课堂凑齐了14名员工,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是兼职,人手的充足让他开始尝试自己的商业计划。很快,除了教人P图之外,邢帅开设了更多的课程,从平面设计、网页制作到电子商务,14人总共要负担32门技能类课程,规模做大之后,盈利也随之而来,2010年,邢帅和团队赚到了100万元,到2012年,这个数字激增成6000万元。 “有能力做网络教育的老师非常少,好老师都是被骂出来的,被上千万名学生骂过才能变成好的互联网讲师。”邢帅自认是在恶劣的互联网环境中成长起来的。老师教得差,学员会立马投诉。尽管自己被学员骂过,但邢帅还是出了规定,在课堂上被学员投诉过多的讲师直接下岗。这些老师有强烈紧迫感,每天备课,可能讲一小时备课三小时。跟一些大学老师几年备一次课的方式完全不同。“软件版本会更新,我们的课程也得跟行业接轨。”邢帅手下的的讲师多是内部招聘而来,所有高管最初都是学员,有悟性成绩好的直接被他招收为讲师,如果效果好,可以晋身为班主任,再一步步成长为科目负责人。每名讲师的课酬采取底薪加佣金制,平均月薪1万元。明星讲师薪资不菲,月收入能有10万元。有一天,一名讲师对邢帅说,明天请假,去给房子付首付,邢帅才意识到这位20出头的小伙子已经步入年薪百万的行列。 传统的教育企业把互联网教育理解为视频点播式,依靠点播系统赚钱。邢帅的调查结论是:买完视频课程的人很容易放弃学习,且不容易产生重复购买。“这意味着一个人的放弃直接感染身边朋友放弃,这个很恐怖。”曾经一组数字显示:某机构线上卖掉2亿元视频。邢帅认为这种单纯卖视频的方式相当于把未来的市场做死。 在邢帅看来,在线教育的优势强调实时直播、实时互动。在邢帅网络学院,讲师会根据不同需求讲解不同案例。每天早
邢帅也承认自己的网校面临这样的问题,不管是在教室里还是在网上,教育中最重要的环节永远是老师,老师讲得越好,名气越大,就越能赚钱,但是反过来,他对平台的依赖性就越小,可以随时跳槽去收入更高的平台。要留住明星老师,往往代价不菲,尽管每年至少有数千万的收益,但邢帅要将相当一部分划给授课的老师。
随着马云也加入在线教育的战团,郄晓烨认为今后的路会更难走。“当淘宝同学做大后,我很怀疑还有几个教育平台能够扛得住。现在的这些公司,如果不靠投资或者流量,能活下来的没有几个。唯一的出路就是把自己打扮漂亮一点,等着巨头来收购。”更让人焦虑的是,腾讯还没有出手,如果马化腾也打算给在线教育砸重金,这个领域的死伤者会更多。
在郄晓烨看来,也许有一类公司可以避免被巨头挤垮的命运,它们的优势是,可以向学员提供国家承认的学历和资格证书。“这种公司通常都不是做互联网的,都有传统教育的背景,再加上学历这种垄断性的资源,赚钱非常容易。”不过,这种公司的命运也很容易被政策左右,它本身也缺乏互联网基因,本质上算不上在线教育的一份子。

在线教育改变不了应试教育和功利性学习。

尽管自己赚得不少,邢帅还是坚持认为,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并没有外界推测的上千亿那么大,实际上2013年只有125亿元。因此,他认为,那么多的在线教育机构进入,已经让行业产生了泡沫,“可以说,那么多的机构进来,未来不可能都生存下来,就像当初兴起的团购行业一样,2014年肯定会有一些机构被淘汰出局”。10点到晚10点,值班讲师通过视频、电话、 QQ或其他通讯设备解答学员疑问,晚上在线人数最高时能超过2000人。这些方式都强化互动教学,以增加学员黏度。“互联网教育应该做好服务,视频点播失去互动性,再优秀的老师,视频课件让学生看上5集到10集都会睡觉。” 有90%的在线教育平台会被淘汰。 在邢帅赚到6000万元的那一年,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在线教育的金矿,纷纷下场试试运气。世纪佳缘网站创始人龚海燕辞去了CEO职位,开始创办91外教网,通过互联网远程音视频实时互动的方式,对用户进行英语口语培训,受众是留学生和对外投资人士。网易的总裁李甬离职后创建了粉笔网,学员可以和老师在线上实时互动,还能下载高校名师原创的第一手学习资料和练习题,一批公务员也成为粉笔网的用户。尚观科技的执行董事郄晓烨也开始尝试做在线的IT培训,不过,他觉得在线教育不如想象的好做,连YY教育这样的明星也遇到了自己的问题。 “现在中国上规模的在线教育平台起码有400多个,90%都会被淘汰。它们的本质其实是视频分享网站,只不过视频主要是教育视频,从功能上讲要比传统视频网站多一些功能,比如PPT功能,直播功能等。这类网站依靠的是传统互联网的流量变现模式,依靠产品导入流量,适当的课程收费或者广告收费。这种模式的在线教育,意识不到教育的根本性问题,对学生的帮助较少,对学生属于愿者上钩的消费。最直观的例子是,假如一个课程的第一个视频有100个人观看,那么,会有多少人能坚持看完最后一个视频?答案很可能是个位数。”在郄晓烨看来,学习一直是个苦差事,很多中途而废的学员是不会付费的,因为他们的确什么都没学到。而那些有毅力和决心的学员也不一定会付费,因为他们通常都有较强的自学能力,当通过免费课件获得基础知识后,他们往往能自己搞定剩下的课程。这些状况决定了教学平台很难从学员那里直接获得可观的收益,邢帅的奇迹是很难复制的。 邢帅也承认自己的网校面临这样的问题,不管是在教室里还是在网上,教育中最重要的环节永远是老师,老师讲得越好,名气越大,就越能赚钱,但是反过来,他对平台的依赖性就越小,可以随时跳槽去收入更高的平台。要留住明星老师,往往代价不菲,尽管每年至少有数千万的收益,但邢帅要将相当一部分划给授课的老师。 随着马云也加入在线教育的战团,郄晓烨认为今后的路会更难走。“当淘宝同学做大后,我很怀疑还有几个教育平台能够扛得住。现在的这些公司,如果不靠投资或者流量,能活下来的没有几个。唯一的出路就是把自己打扮漂亮一点,等着巨头来收购。”更让人焦虑的是,腾讯还没有出手,如果马化腾也打算给在线教育砸重金,这个领域的死伤者会更多。 在郄晓烨看来,也许有一类公司可以避免被巨头挤垮的命运,它们的优势是,可以向学员提供国家承认的学历和资格证书。“这种公司通常都不是做互联网的,都有传统教育的背景,再加上学历这种垄断性的资源,赚钱非常容易。”不过,这种公司的命运也很容易被政策左右,它本身也缺乏互联网基因,本质上算不上在线教育的一份子。 在线教育改变不了应试教育和功利性学习。 尽管自己赚得不少,邢帅还是坚持认为,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并没有外界推测的上千亿那么大,实际上2013年只有125亿元。因此,他认为,那么多的在线教育机构进入,已经让行业产生了泡沫,“可以说,那么多的机构进来,未来不可能都生存下来,就像当初兴起的团购行业
至少有一些东西是在线教育无法提供的,“如果你是学化学的,要在实验室里做实验,那么,蹲在电脑前听人讲课对你帮助不会太大”,邢帅说。在线教育最缺乏的,就是一个学习的环境。目前的在线教育公司,一部分是在线考试辅导公司,他们培训学生不需要太多环境,因为大家把考试题记住就可以了。另一部分是培训外语或者职业技能的平台,对学习环境的要求也可以弱化,但涉及到化学这样的课程,在线教育就只能望而却步。既然无法提供完整的产品,也就无法理直气壮地获取应得的收入,这是很多公司都要靠投资支撑的原因。
即便面临种种问题,邢帅也认为互联网教育搞免费模式是个错误选择。“网络教育一旦廉价,学员容易懈怠,瞬间放弃。以前我们的学费低,很多学员抱怨学不会,等学费一涨高,学习效率也就跟着高起来了。”邢帅就是要让学员有肉痛的感觉,现在学员上一门课程的价格早就从10元钱涨到了3000 元。“就算只涨到1000元,如果我能拉到1000万个学员,也可以赚到100多亿。”
不过,要招到1000万个学员,这个任务至少在目前看起来是天方夜谭。邢帅所依靠的YY教育给自己的定位是“网络教育平台”,但它离“平台”的距离还很远。郄晓烨说:“要想成为像天猫、淘宝那样的平台,必须有足够的卖家和买家,大量的用户才能产生大量的交易和数据,进而搭建平台。但是,YY教育本身无法挖掘和吸引到精准的教育用户流量,通过YY游戏和YY音乐频道导入流量显然是不现实的。”此外,YY力推的一直是民间导师,或者高校中的普通教师,他们无法扛起让YY成为教育平台的重任,虽然人人都可以在淘宝上开个店卖东西,但并非人人都可以在YY上开个店卖课程。”一样,2014年肯定会有一些机构被淘汰出局”。 至少有一些东西是在线教育无法提供的,“如果你是学化学的,要在实验室里做实验,那么,蹲在电脑前听人讲课对你帮助不会太大”,邢帅说。在线教育最缺乏的,就是一个学习的环境。目前的在线教育公司,一部分是在线考试辅导公司,他们培训学生不需要太多环境,因为大家把考试题记住就可以了。另一部分是培训外语或者职业技能的平台,对学习环境的要求也可以弱化,但涉及到化学这样的课程,在线教育就只能望而却步。既然无法提供完整的产品,也就无法理直气壮地获取应得的收入,这是很多公司都要靠投资支撑的原因。 即便面临种种问题,邢帅也认为互联网教育搞免费模式是个错误选择。“网络教育一旦廉价,学员容易懈怠,瞬间放弃。以前我们的学费低,很多学员抱怨学不会,等学费一涨高,学习效率也就跟着高起来了。”邢帅就是要让学员有肉痛的感觉,现在学员上一门课程的价格早就从10元钱涨到了3000 元。“就算只涨到1000元,如果我能拉到1000万个学员,也可以赚到100多亿。” 不过,要招到1000万个学员,这个任务至少在目前看起来是天方夜谭。邢帅所依靠的YY教育给自己的定位是“网络教育平台”,但它离“平台”的距离还很远。郄晓烨说:“要想成为像天猫、淘宝那样的平台,必须有足够的卖家和买家,大量的用户才能产生大量的交易和数据,进而搭建平台。但是,YY教育本身无法挖掘和吸引到精准的教育用户流量,通过YY游戏和YY音乐频道导入流量显然是不现实的。”此外,YY力推的一直是民间导师,或者高校中的普通教师,他们无法扛起让YY成为教育平台的重任,虽然人人都可以在淘宝上开个店卖东西,但并非人人都可以在YY上开个店卖课程。” 郄晓烨和邢帅在一点上是一致的——在线教育不会改变中国人的学习目的。应试教育和功利性的职业培训仍然是中国人学习的主要原因,不管有再多再好的教育平台,这种局面都是无法改变的。
郄晓烨和邢帅在一点上是一致的——在线教育不会改变中国人的学习目的。应试教育和功利性的职业培训仍然是中国人学习的主要原因,不管有再多再好的教育平台,这种局面都是无法改变的。

 

  评论这张
 
阅读(250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