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周刊

http://xinzhoukan.vip.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新周刊》,“中国最新锐的时事生活周刊”,创办于1996年8月18日,十二年猛进,已成为中国社会变迁最敏锐的观察者与记录者。 《新周刊》由广东出版集团、三九企业集团联合主办。 《新周刊》每期128页全彩印刷,每月1日、15日出版,零售价15元。

网易考拉推荐

给世界杯上保险   

2014-07-08 12:20:00|  分类: 体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体育赛事密不可分的只有风险给世界杯上保险 文刘莹 不仅仅是世界杯,所有的大型体育赛事,如奥运会、F1大奖赛、橄榄球锦标赛等,它们永远面临着无法如期举办和盈利不如预期的风险。能降低这一风险的只有体育保险。 在全球球迷熬过无数个不眠之夜后,2014年世界杯巴西组委会对盈利状况越来越乐观。这届世界杯造就了一个纪录,它是有史以来第一届全球每一个国家和地区都购买了转播权的世界杯,巴西组委会预计,本届杯赛的收视率会比4年前的南非世界杯有大幅度的提高,从32亿人次上涨到40亿人次。且不论巴西人和国际足联是否过于乐观,如果他们的期望成为现实,最高兴的是德国的慕尼黑再保险公司,它无须履行保单中的赔偿,要知道,因为场馆建设工作不尽如人意,巴西组委会和国际足联购买了杯赛的赛事取消险和经济补偿险,两项相加,保额超过20亿美元。 一旦世界杯赛事出现意外,组委会和国际足联将获得至少10亿美元的风险补偿。 但凡地球上有大型体育赛事举办,总是会有类似的情况出现:各路体育明星和蠢蠢欲动的体育迷带动电视转播权、广告赞助、门票销售、企业招待、旅游套票及纪念品销售等行业,创造出数十亿美元的收入。不幸的是,大多数收入只存在于纸面上,世界杯一般都会小有盈利,而像奥运会这种牵涉多种场地,规模更为浩大的赛事,盈利者寥寥。因此,不想做蚀本生意的主办方往往会做好最坏的打算,买一份保险以备不时之需。 随着电视转播技术介入体育,体育赛事的主要收入都来自电视转播,世界杯的转播权价格一直水涨船高,中央电视台打包购买2002年世界杯和2006年两届世界杯转播权时,价格不过区区2200万美元,到了南非世界杯再想原价购买,国际足联手指轻轻一摇,涨价了,2010年和2014年两届世界杯转播权捆绑销售,价码1.5亿美元,不讲价。 商业利润固然是转播权涨价的最大因素,但其中也伴随着高风险,如果比赛时间一旦因为天气等不可抗原因而更改,国际足联需要向购买方支付补偿费,一旦比赛取消,补偿费更是惊人。于是,一种名为活动取消险的体育保险应运而生,它专为体育赛事的取消、弃办、中断或改址提供保障。 2010年南非世界杯出现过体育场馆管理人员罢工,组委会不得不临时拉了一群警察客串的情况。2011年新西兰橄榄球世界杯,在基督城地震后,各场竞赛均被迫转移到其他城市举办,这两种情况所产生的额外费用都由保险公司承担。 本届巴西世界杯,慕尼黑再保险公司就活动取消险设置了最高4亿美元风险保额的业务。如果一旦赛场出现意外,比赛无法进行,它将赔付国际足联至少10亿美元。 自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以来,慕尼黑再保险公司一直是超大型赛事活动的主要承保提供方。赛事包括奥运会、足球橄榄球世界杯,F1赛车等。活动取消险赔付,往往涉及最大且最负盛名的体育赛事。如西方抵制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引发的索赔,“9·11”恐怖袭击影响美国橄榄球和体育赛事密不可分的只有风险
联赛和莱德杯高尔夫球赛赛程引发的索赔。中国也曾遭遇过类似情况,2003年的女足世界杯原本确定在中国举行,但因为“非典”,主办国临时改为美国。中国组委会对这个情况措手不及,事先也没有购买任何保险,白白损失了3000万美元,在这方面,我们一直很擅长后知后觉。之后的2008年北京奥运,显然组委会对各项工作都充满信心,也没有购买大型赛事中最重要的活动取消险,幸好赛事一切顺利。 一项大型赛事的风险识别大致需要提前三至四年开始进行。 几乎所有的国际体育组织都有一整套完备的风险管理计划和作业指导。从1986年的西班牙世界杯算起,历届世界杯组委会都必须进行全面的风险管理和保险安排,国际足联要求世界杯足球赛的组织者要购买保险,且保险方案需经其审核通过才能实施。国际奥组委、国际足联等安排相关保险通常是作为举办先决条件,并纳入合作合同的必要条款。 南非世界杯共安排了89.8亿美元的保险保障,其中财产险、意外险各约43.4亿美元,综合责任保险约2.9亿美元。总保费支出约1500万美元,巴西世界杯的保费支出也在2000万美元上下。 针对世界杯的保险计划,通常分为赛前和赛中两个阶段。 赛前阶段的保险计划主要保障场馆、球迷活动区域及相关基础设施和服务供应商按时到位。重点关注比赛场馆没有按时完成,赛前比赛场馆遭到损坏,劳工阻挠,恐怖主义活动等风险。 赛中阶段的保险计划主要保障的风险则包括:供应商因比赛造成商业中断提出索赔要求;因志愿者或组织人员的错误行为导致主办城市被投诉或要求索赔;非法使用世界杯和全球合作伙伴商标和商业权利;在比赛场馆及球迷活动区域的公众责任;因火灾、风暴等自然灾害和球迷滋事等造成主办城市体育设施损失和人员伤亡;恐怖主义活动,等等。 一项大型赛事的风险识别大致需要提前三至四年开始进行。首先,保险公司需要分析目标观众、主办者及其背后的各种组织,还有赛事的性质、时期以及规模。此外,还必须评估赛事是否存在延期以及取消的可能。天气的影响、自然灾害的威胁等外部因素,以及可能的恐怖袭击或国内政治风险,也将纳入风险评估范围。基于赛事性质以及地点的不同,上述各个风险的变化范围极大。 在考虑高水平体育赛事的保险时,风险专家通常会考虑许多相关因素,例如,是夏季赛事还是冬季赛事、当地主要的自然灾害问题、政治情况,等等。还要考虑该赛事是仅由当地机构主办,还是有多个专业机构参与其中。 通常,国际足联与世界杯主办国的利益并不一定相同。在世界杯足球赛改变比赛日程或是比赛地点的情况下,只要赛事最终能够进行,国际足联大概不会遭受任何重大损失。但是,对于当地主办者来说,情况则完全不同。如果改变比赛日程,他们需要支付额外费用;如果改变比赛地点,他们更可能承担全部损失。各场赛事以及各个被保险方都有各自的保险需要,所以,相关的评估工作将依据不同的保险结构而完全不同。 世界杯的保险参给世界杯上保险

文/刘莹  

和体育赛事密不可分的只有风险给世界杯上保险 文刘莹 不仅仅是世界杯,所有的大型体育赛事,如奥运会、F1大奖赛、橄榄球锦标赛等,它们永远面临着无法如期举办和盈利不如预期的风险。能降低这一风险的只有体育保险。 在全球球迷熬过无数个不眠之夜后,2014年世界杯巴西组委会对盈利状况越来越乐观。这届世界杯造就了一个纪录,它是有史以来第一届全球每一个国家和地区都购买了转播权的世界杯,巴西组委会预计,本届杯赛的收视率会比4年前的南非世界杯有大幅度的提高,从32亿人次上涨到40亿人次。且不论巴西人和国际足联是否过于乐观,如果他们的期望成为现实,最高兴的是德国的慕尼黑再保险公司,它无须履行保单中的赔偿,要知道,因为场馆建设工作不尽如人意,巴西组委会和国际足联购买了杯赛的赛事取消险和经济补偿险,两项相加,保额超过20亿美元。 一旦世界杯赛事出现意外,组委会和国际足联将获得至少10亿美元的风险补偿。 但凡地球上有大型体育赛事举办,总是会有类似的情况出现:各路体育明星和蠢蠢欲动的体育迷带动电视转播权、广告赞助、门票销售、企业招待、旅游套票及纪念品销售等行业,创造出数十亿美元的收入。不幸的是,大多数收入只存在于纸面上,世界杯一般都会小有盈利,而像奥运会这种牵涉多种场地,规模更为浩大的赛事,盈利者寥寥。因此,不想做蚀本生意的主办方往往会做好最坏的打算,买一份保险以备不时之需。 随着电视转播技术介入体育,体育赛事的主要收入都来自电视转播,世界杯的转播权价格一直水涨船高,中央电视台打包购买2002年世界杯和2006年两届世界杯转播权时,价格不过区区2200万美元,到了南非世界杯再想原价购买,国际足联手指轻轻一摇,涨价了,2010年和2014年两届世界杯转播权捆绑销售,价码1.5亿美元,不讲价。 商业利润固然是转播权涨价的最大因素,但其中也伴随着高风险,如果比赛时间一旦因为天气等不可抗原因而更改,国际足联需要向购买方支付补偿费,一旦比赛取消,补偿费更是惊人。于是,一种名为活动取消险的体育保险应运而生,它专为体育赛事的取消、弃办、中断或改址提供保障。 2010年南非世界杯出现过体育场馆管理人员罢工,组委会不得不临时拉了一群警察客串的情况。2011年新西兰橄榄球世界杯,在基督城地震后,各场竞赛均被迫转移到其他城市举办,这两种情况所产生的额外费用都由保险公司承担。 本届巴西世界杯,慕尼黑再保险公司就活动取消险设置了最高4亿美元风险保额的业务。如果一旦赛场出现意外,比赛无法进行,它将赔付国际足联至少10亿美元。 自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以来,慕尼黑再保险公司一直是超大型赛事活动的主要承保提供方。赛事包括奥运会、足球橄榄球世界杯,F1赛车等。活动取消险赔付,往往涉及最大且最负盛名的体育赛事。如西方抵制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引发的索赔,“9·11”恐怖袭击影响美国橄榄球


不仅仅是世界杯,所有的大型体育赛事,如奥运会、F1大奖赛、橄榄球锦标赛等,它们永远面临着无法如期举办和盈利不如预期的风险。能降低这一风险的只有体育保险。

与者和中国无关,杯赛上的中国元素仅限于比赛用球和各种小商品。 即便准备工作一切顺利,比赛精彩纷呈,保险公司也不敢就此大意,它们还要面对另一个状况——球星的伤病。2006年德国世界杯,美国HCC保险公司总监在观众席上看到英格兰队的前锋欧文韧带拉伤时,立刻陷入郁闷之中。根据赛前保险合同,HCC要承担欧文在受伤期间的所有工资,直至他康复。欧文当时的周薪为10万英镑,加上因为伤病,他无法履行广告代言合同,保险公司必须每周赔付他15万英镑,欧文在病床上一躺就是大半年,等到他复出时,HCC已经为他掏出了超过800万英镑,这是世界杯历史上最贵的一笔针对个人的赔偿。 值得庆幸的是,欧文为自己投保的金额并不算高,在他之后,贝克汉姆为自己购买了职业失能险,他还把这个险种的范围扩大,不仅为自己的双腿投保,还投了除头发以外的其他身体部位。如果小贝不幸在球场内遭遇严重伤病,或是被人踢伤俊脸导致毁容,保险公司必须向他赔付1.2亿欧元。这一险种逐渐受到一线球星的青睐,C罗从曼联转会至皇家马德里时,他要求皇马为自己的双腿购买保险,后者慷慨为他投保1亿欧元。不过好在,这两人在球场上一直没有遭遇危及职业生涯的严重伤病,贝克汉姆已经退役,保险公司也得以全身而退。 和世界杯的参赛球队一样,世界杯的保险参与者也和中国无关,杯赛上的中国元素仅限于比赛用球和各种小商品。不过,中国的保险公司的确在为世界杯而努力,它们推出了“看球迟到险”、“买球遗憾险”和“看球喝高险”,从险种的名称可以看得出来,中国保险业挤不进世界杯保险的一流方阵的原因和中国队进不了世界杯的原因,是一样的。


在全球球迷熬过无数个不眠之夜后,2014年世界杯巴西组委会对盈利状况越来越乐观。这届世界杯造就了一个纪录,它是有史以来第一届全球每一个国家和地区都购买了转播权的世界杯,巴西组委会预计,本届杯赛的收视率会比4年前的南非世界杯有大幅度的提高,从32亿人次上涨到40亿人次。且不论巴西人和国际足联是否过于乐观,如果他们的期望成为现实,最高兴的是德国的慕尼黑再保险公司,它无须履行保单中的赔偿,要知道,因为场馆建设工作不尽如人意,巴西组委会和国际足联购买了杯赛的赛事取消险和经济补偿险,两项相加,保额超过20亿美元。

与者和中国无关,杯赛上的中国元素仅限于比赛用球和各种小商品。 即便准备工作一切顺利,比赛精彩纷呈,保险公司也不敢就此大意,它们还要面对另一个状况——球星的伤病。2006年德国世界杯,美国HCC保险公司总监在观众席上看到英格兰队的前锋欧文韧带拉伤时,立刻陷入郁闷之中。根据赛前保险合同,HCC要承担欧文在受伤期间的所有工资,直至他康复。欧文当时的周薪为10万英镑,加上因为伤病,他无法履行广告代言合同,保险公司必须每周赔付他15万英镑,欧文在病床上一躺就是大半年,等到他复出时,HCC已经为他掏出了超过800万英镑,这是世界杯历史上最贵的一笔针对个人的赔偿。 值得庆幸的是,欧文为自己投保的金额并不算高,在他之后,贝克汉姆为自己购买了职业失能险,他还把这个险种的范围扩大,不仅为自己的双腿投保,还投了除头发以外的其他身体部位。如果小贝不幸在球场内遭遇严重伤病,或是被人踢伤俊脸导致毁容,保险公司必须向他赔付1.2亿欧元。这一险种逐渐受到一线球星的青睐,C罗从曼联转会至皇家马德里时,他要求皇马为自己的双腿购买保险,后者慷慨为他投保1亿欧元。不过好在,这两人在球场上一直没有遭遇危及职业生涯的严重伤病,贝克汉姆已经退役,保险公司也得以全身而退。 和世界杯的参赛球队一样,世界杯的保险参与者也和中国无关,杯赛上的中国元素仅限于比赛用球和各种小商品。不过,中国的保险公司的确在为世界杯而努力,它们推出了“看球迟到险”、“买球遗憾险”和“看球喝高险”,从险种的名称可以看得出来,中国保险业挤不进世界杯保险的一流方阵的原因和中国队进不了世界杯的原因,是一样的。 一旦世界杯赛事出现意外,组委会和国际足联将获得至少10亿美元的风险补偿。

但凡地球上有大型体育赛事举办,总是会有类似的情况出现:各路体育明星和蠢蠢欲动的体育迷带动电视转播权、广告赞助、门票销售、企业招待、旅游套票及纪念品销售等行业,创造出数十亿美元的收入。不幸的是,大多数收入只存在于纸面上,世界杯一般都会小有盈利,而像奥运会这种牵涉多种场地,规模更为浩大的赛事,盈利者寥寥。因此,不想做蚀本生意的主办方往往会做好最坏的打算,买一份保险以备不时之需。
随着电视转播技术介入体育,体育赛事的主要收入都来自电视转播,世界杯的转播权价格一直水涨船高,中央电视台打包购买2002年世界杯和2006年两届世界杯转播权时,价格不过区区2200万美元,到了南非世界杯再想原价购买,国际足联手指轻轻一摇,涨价了,2010年和2014年两届世界杯转播权捆绑销售,价码1.5亿美元,不讲价。和体育赛事密不可分的只有风险给世界杯上保险 文刘莹 不仅仅是世界杯,所有的大型体育赛事,如奥运会、F1大奖赛、橄榄球锦标赛等,它们永远面临着无法如期举办和盈利不如预期的风险。能降低这一风险的只有体育保险。 在全球球迷熬过无数个不眠之夜后,2014年世界杯巴西组委会对盈利状况越来越乐观。这届世界杯造就了一个纪录,它是有史以来第一届全球每一个国家和地区都购买了转播权的世界杯,巴西组委会预计,本届杯赛的收视率会比4年前的南非世界杯有大幅度的提高,从32亿人次上涨到40亿人次。且不论巴西人和国际足联是否过于乐观,如果他们的期望成为现实,最高兴的是德国的慕尼黑再保险公司,它无须履行保单中的赔偿,要知道,因为场馆建设工作不尽如人意,巴西组委会和国际足联购买了杯赛的赛事取消险和经济补偿险,两项相加,保额超过20亿美元。 一旦世界杯赛事出现意外,组委会和国际足联将获得至少10亿美元的风险补偿。 但凡地球上有大型体育赛事举办,总是会有类似的情况出现:各路体育明星和蠢蠢欲动的体育迷带动电视转播权、广告赞助、门票销售、企业招待、旅游套票及纪念品销售等行业,创造出数十亿美元的收入。不幸的是,大多数收入只存在于纸面上,世界杯一般都会小有盈利,而像奥运会这种牵涉多种场地,规模更为浩大的赛事,盈利者寥寥。因此,不想做蚀本生意的主办方往往会做好最坏的打算,买一份保险以备不时之需。 随着电视转播技术介入体育,体育赛事的主要收入都来自电视转播,世界杯的转播权价格一直水涨船高,中央电视台打包购买2002年世界杯和2006年两届世界杯转播权时,价格不过区区2200万美元,到了南非世界杯再想原价购买,国际足联手指轻轻一摇,涨价了,2010年和2014年两届世界杯转播权捆绑销售,价码1.5亿美元,不讲价。 商业利润固然是转播权涨价的最大因素,但其中也伴随着高风险,如果比赛时间一旦因为天气等不可抗原因而更改,国际足联需要向购买方支付补偿费,一旦比赛取消,补偿费更是惊人。于是,一种名为活动取消险的体育保险应运而生,它专为体育赛事的取消、弃办、中断或改址提供保障。 2010年南非世界杯出现过体育场馆管理人员罢工,组委会不得不临时拉了一群警察客串的情况。2011年新西兰橄榄球世界杯,在基督城地震后,各场竞赛均被迫转移到其他城市举办,这两种情况所产生的额外费用都由保险公司承担。 本届巴西世界杯,慕尼黑再保险公司就活动取消险设置了最高4亿美元风险保额的业务。如果一旦赛场出现意外,比赛无法进行,它将赔付国际足联至少10亿美元。 自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以来,慕尼黑再保险公司一直是超大型赛事活动的主要承保提供方。赛事包括奥运会、足球橄榄球世界杯,F1赛车等。活动取消险赔付,往往涉及最大且最负盛名的体育赛事。如西方抵制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引发的索赔,“9·11”恐怖袭击影响美国橄榄球
商业利润固然是转播权涨价的最大因素,但其中也伴随着高风险,如果比赛时间一旦因为天气等不可抗原因而更改,国际足联需要向购买方支付补偿费,一旦比赛取消,补偿费更是惊人。于是,一种名为活动取消险的体育保险应运而生,它专为体育赛事的取消、弃办、中断或改址提供保障。
2010年南非世界杯出现过体育场馆管理人员罢工,组委会不得不临时拉了一群警察客串的情况。2011年新西兰橄榄球世界杯,在基督城地震后,各场竞赛均被迫转移到其他城市举办,这两种情况所产生的额外费用都由保险公司承担。
本届巴西世界杯,慕尼黑再保险公司就活动取消险设置了最高4亿美元风险保额的业务。如果一旦赛场出现意外,比赛无法进行,它将赔付国际足联至少10亿美元。和体育赛事密不可分的只有风险给世界杯上保险 文刘莹 不仅仅是世界杯,所有的大型体育赛事,如奥运会、F1大奖赛、橄榄球锦标赛等,它们永远面临着无法如期举办和盈利不如预期的风险。能降低这一风险的只有体育保险。 在全球球迷熬过无数个不眠之夜后,2014年世界杯巴西组委会对盈利状况越来越乐观。这届世界杯造就了一个纪录,它是有史以来第一届全球每一个国家和地区都购买了转播权的世界杯,巴西组委会预计,本届杯赛的收视率会比4年前的南非世界杯有大幅度的提高,从32亿人次上涨到40亿人次。且不论巴西人和国际足联是否过于乐观,如果他们的期望成为现实,最高兴的是德国的慕尼黑再保险公司,它无须履行保单中的赔偿,要知道,因为场馆建设工作不尽如人意,巴西组委会和国际足联购买了杯赛的赛事取消险和经济补偿险,两项相加,保额超过20亿美元。 一旦世界杯赛事出现意外,组委会和国际足联将获得至少10亿美元的风险补偿。 但凡地球上有大型体育赛事举办,总是会有类似的情况出现:各路体育明星和蠢蠢欲动的体育迷带动电视转播权、广告赞助、门票销售、企业招待、旅游套票及纪念品销售等行业,创造出数十亿美元的收入。不幸的是,大多数收入只存在于纸面上,世界杯一般都会小有盈利,而像奥运会这种牵涉多种场地,规模更为浩大的赛事,盈利者寥寥。因此,不想做蚀本生意的主办方往往会做好最坏的打算,买一份保险以备不时之需。 随着电视转播技术介入体育,体育赛事的主要收入都来自电视转播,世界杯的转播权价格一直水涨船高,中央电视台打包购买2002年世界杯和2006年两届世界杯转播权时,价格不过区区2200万美元,到了南非世界杯再想原价购买,国际足联手指轻轻一摇,涨价了,2010年和2014年两届世界杯转播权捆绑销售,价码1.5亿美元,不讲价。 商业利润固然是转播权涨价的最大因素,但其中也伴随着高风险,如果比赛时间一旦因为天气等不可抗原因而更改,国际足联需要向购买方支付补偿费,一旦比赛取消,补偿费更是惊人。于是,一种名为活动取消险的体育保险应运而生,它专为体育赛事的取消、弃办、中断或改址提供保障。 2010年南非世界杯出现过体育场馆管理人员罢工,组委会不得不临时拉了一群警察客串的情况。2011年新西兰橄榄球世界杯,在基督城地震后,各场竞赛均被迫转移到其他城市举办,这两种情况所产生的额外费用都由保险公司承担。 本届巴西世界杯,慕尼黑再保险公司就活动取消险设置了最高4亿美元风险保额的业务。如果一旦赛场出现意外,比赛无法进行,它将赔付国际足联至少10亿美元。 自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以来,慕尼黑再保险公司一直是超大型赛事活动的主要承保提供方。赛事包括奥运会、足球橄榄球世界杯,F1赛车等。活动取消险赔付,往往涉及最大且最负盛名的体育赛事。如西方抵制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引发的索赔,“9·11”恐怖袭击影响美国橄榄球
自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以来,慕尼黑再保险公司一直是超大型赛事活动的主要承保提供方。赛事包括奥运会、足球/橄榄球世界杯,F1赛车等。活动取消险赔付,往往涉及最大且最负盛名的体育赛事。如西方抵制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引发的索赔,“9·11”恐怖袭击影响美国橄榄球联赛和莱德杯高尔夫球赛赛程引发的索赔。中国也曾遭遇过类似情况,2003年的女足世界杯原本确定在中国举行,但因为“非典”,主办国临时改为美国。中国组委会对这个情况措手不及,事先也没有购买任何保险,白白损失了3000万美元,在这方面,我们一直很擅长后知后觉。之后的2008年北京奥运,显然组委会对各项工作都充满信心,也没有购买大型赛事中最重要的活动取消险,幸好赛事一切顺利。

一项大型赛事的风险识别大致需要提前三至四年开始进行。

和体育赛事密不可分的只有风险给世界杯上保险 文刘莹 不仅仅是世界杯,所有的大型体育赛事,如奥运会、F1大奖赛、橄榄球锦标赛等,它们永远面临着无法如期举办和盈利不如预期的风险。能降低这一风险的只有体育保险。 在全球球迷熬过无数个不眠之夜后,2014年世界杯巴西组委会对盈利状况越来越乐观。这届世界杯造就了一个纪录,它是有史以来第一届全球每一个国家和地区都购买了转播权的世界杯,巴西组委会预计,本届杯赛的收视率会比4年前的南非世界杯有大幅度的提高,从32亿人次上涨到40亿人次。且不论巴西人和国际足联是否过于乐观,如果他们的期望成为现实,最高兴的是德国的慕尼黑再保险公司,它无须履行保单中的赔偿,要知道,因为场馆建设工作不尽如人意,巴西组委会和国际足联购买了杯赛的赛事取消险和经济补偿险,两项相加,保额超过20亿美元。 一旦世界杯赛事出现意外,组委会和国际足联将获得至少10亿美元的风险补偿。 但凡地球上有大型体育赛事举办,总是会有类似的情况出现:各路体育明星和蠢蠢欲动的体育迷带动电视转播权、广告赞助、门票销售、企业招待、旅游套票及纪念品销售等行业,创造出数十亿美元的收入。不幸的是,大多数收入只存在于纸面上,世界杯一般都会小有盈利,而像奥运会这种牵涉多种场地,规模更为浩大的赛事,盈利者寥寥。因此,不想做蚀本生意的主办方往往会做好最坏的打算,买一份保险以备不时之需。 随着电视转播技术介入体育,体育赛事的主要收入都来自电视转播,世界杯的转播权价格一直水涨船高,中央电视台打包购买2002年世界杯和2006年两届世界杯转播权时,价格不过区区2200万美元,到了南非世界杯再想原价购买,国际足联手指轻轻一摇,涨价了,2010年和2014年两届世界杯转播权捆绑销售,价码1.5亿美元,不讲价。 商业利润固然是转播权涨价的最大因素,但其中也伴随着高风险,如果比赛时间一旦因为天气等不可抗原因而更改,国际足联需要向购买方支付补偿费,一旦比赛取消,补偿费更是惊人。于是,一种名为活动取消险的体育保险应运而生,它专为体育赛事的取消、弃办、中断或改址提供保障。 2010年南非世界杯出现过体育场馆管理人员罢工,组委会不得不临时拉了一群警察客串的情况。2011年新西兰橄榄球世界杯,在基督城地震后,各场竞赛均被迫转移到其他城市举办,这两种情况所产生的额外费用都由保险公司承担。 本届巴西世界杯,慕尼黑再保险公司就活动取消险设置了最高4亿美元风险保额的业务。如果一旦赛场出现意外,比赛无法进行,它将赔付国际足联至少10亿美元。 自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以来,慕尼黑再保险公司一直是超大型赛事活动的主要承保提供方。赛事包括奥运会、足球橄榄球世界杯,F1赛车等。活动取消险赔付,往往涉及最大且最负盛名的体育赛事。如西方抵制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引发的索赔,“9·11”恐怖袭击影响美国橄榄球

几乎所有的国际体育组织都有一整套完备的风险管理计划和作业指导。从1986年的西班牙世界杯算起,历届世界杯组委会都必须进行全面的风险管理和保险安排,国际足联要求世界杯足球赛的组织者要购买保险,且保险方案需经其审核通过才能实施。国际奥组委、国际足联等安排相关保险通常是作为举办先决条件,并纳入合作合同的必要条款。
南非世界杯共安排了89.8亿美元的保险保障,其中财产险、意外险各约43.4亿美元,综合责任保险约2.9亿美元。总保费支出约1500万美元,巴西世界杯的保费支出也在2000万美元上下。
针对世界杯的保险计划,通常分为赛前和赛中两个阶段。联赛和莱德杯高尔夫球赛赛程引发的索赔。中国也曾遭遇过类似情况,2003年的女足世界杯原本确定在中国举行,但因为“非典”,主办国临时改为美国。中国组委会对这个情况措手不及,事先也没有购买任何保险,白白损失了3000万美元,在这方面,我们一直很擅长后知后觉。之后的2008年北京奥运,显然组委会对各项工作都充满信心,也没有购买大型赛事中最重要的活动取消险,幸好赛事一切顺利。 一项大型赛事的风险识别大致需要提前三至四年开始进行。 几乎所有的国际体育组织都有一整套完备的风险管理计划和作业指导。从1986年的西班牙世界杯算起,历届世界杯组委会都必须进行全面的风险管理和保险安排,国际足联要求世界杯足球赛的组织者要购买保险,且保险方案需经其审核通过才能实施。国际奥组委、国际足联等安排相关保险通常是作为举办先决条件,并纳入合作合同的必要条款。 南非世界杯共安排了89.8亿美元的保险保障,其中财产险、意外险各约43.4亿美元,综合责任保险约2.9亿美元。总保费支出约1500万美元,巴西世界杯的保费支出也在2000万美元上下。 针对世界杯的保险计划,通常分为赛前和赛中两个阶段。 赛前阶段的保险计划主要保障场馆、球迷活动区域及相关基础设施和服务供应商按时到位。重点关注比赛场馆没有按时完成,赛前比赛场馆遭到损坏,劳工阻挠,恐怖主义活动等风险。 赛中阶段的保险计划主要保障的风险则包括:供应商因比赛造成商业中断提出索赔要求;因志愿者或组织人员的错误行为导致主办城市被投诉或要求索赔;非法使用世界杯和全球合作伙伴商标和商业权利;在比赛场馆及球迷活动区域的公众责任;因火灾、风暴等自然灾害和球迷滋事等造成主办城市体育设施损失和人员伤亡;恐怖主义活动,等等。 一项大型赛事的风险识别大致需要提前三至四年开始进行。首先,保险公司需要分析目标观众、主办者及其背后的各种组织,还有赛事的性质、时期以及规模。此外,还必须评估赛事是否存在延期以及取消的可能。天气的影响、自然灾害的威胁等外部因素,以及可能的恐怖袭击或国内政治风险,也将纳入风险评估范围。基于赛事性质以及地点的不同,上述各个风险的变化范围极大。 在考虑高水平体育赛事的保险时,风险专家通常会考虑许多相关因素,例如,是夏季赛事还是冬季赛事、当地主要的自然灾害问题、政治情况,等等。还要考虑该赛事是仅由当地机构主办,还是有多个专业机构参与其中。 通常,国际足联与世界杯主办国的利益并不一定相同。在世界杯足球赛改变比赛日程或是比赛地点的情况下,只要赛事最终能够进行,国际足联大概不会遭受任何重大损失。但是,对于当地主办者来说,情况则完全不同。如果改变比赛日程,他们需要支付额外费用;如果改变比赛地点,他们更可能承担全部损失。各场赛事以及各个被保险方都有各自的保险需要,所以,相关的评估工作将依据不同的保险结构而完全不同。 世界杯的保险参
赛前阶段的保险计划主要保障场馆、球迷活动区域及相关基础设施和服务供应商按时到位。重点关注比赛场馆没有按时完成,赛前比赛场馆遭到损坏,劳工阻挠,恐怖主义活动等风险。
赛中阶段的保险计划主要保障的风险则包括:供应商因比赛造成商业中断提出索赔要求;因志愿者或组织人员的错误行为导致主办城市被投诉或要求索赔;非法使用世界杯和全球合作伙伴商标和商业权利;在比赛场馆及球迷活动区域的公众责任;因火灾、风暴等自然灾害和球迷滋事等造成主办城市体育设施损失和人员伤亡;恐怖主义活动,等等。
一项大型赛事的风险识别大致需要提前三至四年开始进行。首先,保险公司需要分析目标观众、主办者及其背后的各种组织,还有赛事的性质、时期以及规模。此外,还必须评估赛事是否存在延期以及取消的可能。天气的影响、自然灾害的威胁等外部因素,以及可能的恐怖袭击或国内政治风险,也将纳入风险评估范围。基于赛事性质以及地点的不同,上述各个风险的变化范围极大。
在考虑高水平体育赛事的保险时,风险专家通常会考虑许多相关因素,例如,是夏季赛事还是冬季赛事、当地主要的自然灾害问题、政治情况,等等。还要考虑该赛事是仅由当地机构主办,还是有多个专业机构参与其中。
通常,国际足联与世界杯主办国的利益并不一定相同。在世界杯足球赛改变比赛日程或是比赛地点的情况下,只要赛事最终能够进行,国际足联大概不会遭受任何重大损失。但是,对于当地主办者来说,情况则完全不同。如果改变比赛日程,他们需要支付额外费用;如果改变比赛地点,他们更可能承担全部损失。各场赛事以及各个被保险方都有各自的保险需要,所以,相关的评估工作将依据不同的保险结构而完全不同。

联赛和莱德杯高尔夫球赛赛程引发的索赔。中国也曾遭遇过类似情况,2003年的女足世界杯原本确定在中国举行,但因为“非典”,主办国临时改为美国。中国组委会对这个情况措手不及,事先也没有购买任何保险,白白损失了3000万美元,在这方面,我们一直很擅长后知后觉。之后的2008年北京奥运,显然组委会对各项工作都充满信心,也没有购买大型赛事中最重要的活动取消险,幸好赛事一切顺利。 一项大型赛事的风险识别大致需要提前三至四年开始进行。 几乎所有的国际体育组织都有一整套完备的风险管理计划和作业指导。从1986年的西班牙世界杯算起,历届世界杯组委会都必须进行全面的风险管理和保险安排,国际足联要求世界杯足球赛的组织者要购买保险,且保险方案需经其审核通过才能实施。国际奥组委、国际足联等安排相关保险通常是作为举办先决条件,并纳入合作合同的必要条款。 南非世界杯共安排了89.8亿美元的保险保障,其中财产险、意外险各约43.4亿美元,综合责任保险约2.9亿美元。总保费支出约1500万美元,巴西世界杯的保费支出也在2000万美元上下。 针对世界杯的保险计划,通常分为赛前和赛中两个阶段。 赛前阶段的保险计划主要保障场馆、球迷活动区域及相关基础设施和服务供应商按时到位。重点关注比赛场馆没有按时完成,赛前比赛场馆遭到损坏,劳工阻挠,恐怖主义活动等风险。 赛中阶段的保险计划主要保障的风险则包括:供应商因比赛造成商业中断提出索赔要求;因志愿者或组织人员的错误行为导致主办城市被投诉或要求索赔;非法使用世界杯和全球合作伙伴商标和商业权利;在比赛场馆及球迷活动区域的公众责任;因火灾、风暴等自然灾害和球迷滋事等造成主办城市体育设施损失和人员伤亡;恐怖主义活动,等等。 一项大型赛事的风险识别大致需要提前三至四年开始进行。首先,保险公司需要分析目标观众、主办者及其背后的各种组织,还有赛事的性质、时期以及规模。此外,还必须评估赛事是否存在延期以及取消的可能。天气的影响、自然灾害的威胁等外部因素,以及可能的恐怖袭击或国内政治风险,也将纳入风险评估范围。基于赛事性质以及地点的不同,上述各个风险的变化范围极大。 在考虑高水平体育赛事的保险时,风险专家通常会考虑许多相关因素,例如,是夏季赛事还是冬季赛事、当地主要的自然灾害问题、政治情况,等等。还要考虑该赛事是仅由当地机构主办,还是有多个专业机构参与其中。 通常,国际足联与世界杯主办国的利益并不一定相同。在世界杯足球赛改变比赛日程或是比赛地点的情况下,只要赛事最终能够进行,国际足联大概不会遭受任何重大损失。但是,对于当地主办者来说,情况则完全不同。如果改变比赛日程,他们需要支付额外费用;如果改变比赛地点,他们更可能承担全部损失。各场赛事以及各个被保险方都有各自的保险需要,所以,相关的评估工作将依据不同的保险结构而完全不同。 世界杯的保险参世界杯的保险参与者和中国无关,杯赛上的中国元素仅限于比赛用球和各种小商品。

即便准备工作一切顺利,比赛精彩纷呈,保险公司也不敢就此大意,它们还要面对另一个状况——球星的伤病。2006年德国世界杯,美国HCC保险公司总监在观众席上看到英格兰队的前锋欧文韧带拉伤时,立刻陷入郁闷之中。根据赛前保险合同,HCC要承担欧文在受伤期间的所有工资,直至他康复。欧文当时的周薪为10万英镑,加上因为伤病,他无法履行广告代言合同,保险公司必须每周赔付他15万英镑,欧文在病床上一躺就是大半年,等到他复出时,HCC已经为他掏出了超过800万英镑,这是世界杯历史上最贵的一笔针对个人的赔偿。
值得庆幸的是,欧文为自己投保的金额并不算高,在他之后,贝克汉姆为自己购买了职业失能险,他还把这个险种的范围扩大,不仅为自己的双腿投保,还投了除头发以外的其他身体部位。如果小贝不幸在球场内遭遇严重伤病,或是被人踢伤俊脸导致毁容,保险公司必须向他赔付1.2亿欧元。这一险种逐渐受到一线球星的青睐,C罗从曼联转会至皇家马德里时,他要求皇马为自己的双腿购买保险,后者慷慨为他投保1亿欧元。不过好在,这两人在球场上一直没有遭遇危及职业生涯的严重伤病,贝克汉姆已经退役,保险公司也得以全身而退。与者和中国无关,杯赛上的中国元素仅限于比赛用球和各种小商品。 即便准备工作一切顺利,比赛精彩纷呈,保险公司也不敢就此大意,它们还要面对另一个状况——球星的伤病。2006年德国世界杯,美国HCC保险公司总监在观众席上看到英格兰队的前锋欧文韧带拉伤时,立刻陷入郁闷之中。根据赛前保险合同,HCC要承担欧文在受伤期间的所有工资,直至他康复。欧文当时的周薪为10万英镑,加上因为伤病,他无法履行广告代言合同,保险公司必须每周赔付他15万英镑,欧文在病床上一躺就是大半年,等到他复出时,HCC已经为他掏出了超过800万英镑,这是世界杯历史上最贵的一笔针对个人的赔偿。 值得庆幸的是,欧文为自己投保的金额并不算高,在他之后,贝克汉姆为自己购买了职业失能险,他还把这个险种的范围扩大,不仅为自己的双腿投保,还投了除头发以外的其他身体部位。如果小贝不幸在球场内遭遇严重伤病,或是被人踢伤俊脸导致毁容,保险公司必须向他赔付1.2亿欧元。这一险种逐渐受到一线球星的青睐,C罗从曼联转会至皇家马德里时,他要求皇马为自己的双腿购买保险,后者慷慨为他投保1亿欧元。不过好在,这两人在球场上一直没有遭遇危及职业生涯的严重伤病,贝克汉姆已经退役,保险公司也得以全身而退。 和世界杯的参赛球队一样,世界杯的保险参与者也和中国无关,杯赛上的中国元素仅限于比赛用球和各种小商品。不过,中国的保险公司的确在为世界杯而努力,它们推出了“看球迟到险”、“买球遗憾险”和“看球喝高险”,从险种的名称可以看得出来,中国保险业挤不进世界杯保险的一流方阵的原因和中国队进不了世界杯的原因,是一样的。
和世界杯的参赛球队一样,世界杯的保险参与者也和中国无关,杯赛上的中国元素仅限于比赛用球和各种小商品。不过,中国的保险公司的确在为世界杯而努力,它们推出了“看球迟到险”、“买球遗憾险”和“看球喝高险”,从险种的名称可以看得出来,中国保险业挤不进世界杯保险的一流方阵的原因和中国队进不了世界杯的原因,是一样的。

  评论这张
 
阅读(29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