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周刊

http://xinzhoukan.vip.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新周刊》,“中国最新锐的时事生活周刊”,创办于1996年8月18日,十二年猛进,已成为中国社会变迁最敏锐的观察者与记录者。 《新周刊》由广东出版集团、三九企业集团联合主办。 《新周刊》每期128页全彩印刷,每月1日、15日出版,零售价15元。

一个人吃饭的信仰   

2014-02-08 19:1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郑静

 

一个人吃饭本应全程充满泪点,但突然之间,它变成了一种生活方式、一种哲学、一种信仰。


一个人吃饭,本是个自然现象。比如武松,一个人溜达到景阳岗吃饭,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一轮再一轮,但一下喝了十八碗,惹来围观群众,造成群体性事件,打死珍稀动物就不应该了。更甚的是宋江,一般情况都是和兄弟一起吃饭,偶然一人去浔阳楼吃饭就出事了。他在墙上写一首反诗,被人抓个正着,连翻供余地都没有,不得不走上不归路——一顿饭改变人生,太戏剧性了。
一个人吃饭就是容易出事:没人聊天,没人抢肉,很容易惆怅起来。情绪一泛滥,难免就成了社会问题。大过年的一人吃饭,那是没买到火车票,回不了家;情人节里一人吃饭,那是剩女求安慰的节奏。一个人的饭全程充满泪点,所以大多数人不得不选择速战速决。而敢于宣扬一个人吃饭的,不是恨嫁了无痕的小清新,就是粗得没心眼的武松,

吃是一种哲学和信仰,一个人吃饭更是一种人皆点赞的生活方式。

,最亮的光环反而是在“器”身上,它们才是区别一个人吃饭还是“一人食”的重要因素。中国传统的几十头瓷器,专为全家团聚而设,绝对不适合在这场景出现。相比之下,国外的设计更切合这方面的生活经验:德国的Koziol推出过一款意大利面测量器,可以精确地拿捏一至四人的面条量,避免面对盆中剩食暗自伤神的尴尬;Kirsten Stuart是家很小众的设计公司,最精彩的设计是适合一个人用的早餐盘,盘子上给鸡蛋留出位置,凹面可以放果酱、黄油,另一侧正好放面包。早餐结束后,洗一个盘子就完事,很得人心。托盘也是一人食里的重要道具,不管是餐厅里的套餐,还是日本杂志里的食物摄影,饭菜要搭配好装在木托盘里,才能方便一个人端起自己的幸福。 如果武松愿意把一人吃饭当作一种生活方式来对待——且看那景阳岗风景秀丽,山脚下一家食铺兀自悠然,颇有些古风。武松点了酒菜,肉要切薄片码得整整齐齐,看得出雪花牛的纹理;酒要装在玉壶春里,配一个三钱的杯子,材质可以是高仿的龙泉青瓷,也可以是日本切子,旁边簇拥着冰块;饭后一片潘苹果,一片储橙,再来一杯胶囊咖啡,不加奶不加糖,然后一个人静静地看风景发微信:“这里风景独好。”

但这一切已是历史。在今天,一个人吃饭已经升华到一种生活方式,你既可以简单直接地解决温饱问题,也可以对自己有更严格的要求。几年前,日剧《孤独美食家》被小清新们引进国内:一位叫五郎的大叔在屏幕里吃饭、念叨,从头到尾都是一个人,三年如一日。就是他,告诉年轻人:在纷乱的世界里,哪怕一个人也得好好享受美食。任何原因都不能干扰吃,它是一种哲学和信仰。
因为这信仰,爱吃的人看得饥肠辘辘、热泪盈眶,从味蕾到内心都得到升华。一个人吃饭,再也不是件凄凉的事情,它是隆重的,唯美的,纯洁的。在这位大叔村上龙的带动下,日韩中三国文艺人士纷纷加入“一人吃饭”的大军。
在本埠的一人吃饭推手大军中,@一人食 获得了最多点赞。和村上大叔不同的是,它让大家回家吃,每月一集的视频里有最简单的皮蛋豆腐、凉面、煲仔饭和关东煮,却让一个人的饭吃出了腔调。视频末尾出现的森女森男能烧会拗,极具画面感。按照自己的口味来,可以吃得全心全意,能“领悟人生的真谛”。 一个人吃饭,尽可按照自己的口味来。不用顾及吃了葱姜蒜遭人鄙夷,无人依偎,不怕刹风景。龙虾也好,猪下水也好,再也不用装,大蒜就咖啡都可以有。“自由”是孤独的高尚代名词。贾宝玉和他娘吃饭,会假装爱吃素,一个人在怡红院吃小灶,就时不时要来点好的。 一个人吃,还可以全心全意。国外的食评家大都是一人前往餐厅,电影《料理鼠王》里,尖酸刻薄的食评家柯博先生(Anton Ego)就这样。这个长得很不好看的大叔,面对一盘普罗旺斯焖菜,眼泪夺眶而出,妈妈的慈祥模样印入眼帘。想象一下,如果两人同行,对面还是位美人,大叔会想起妈妈才怪呢。 最重要的是,一个人吃,可以“领悟人生的真谛”。李白一个人深夜吃饭喝酒,“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孤独的五郎也是在一个人吃饭的时候,发表自己对人生的种种看法,那些坚持、执著、追求,在饭桌上表述出来才显得真诚。在@一人食 的系列视频中,这种情绪就有表现:各种身份的主人公都对生活相当热爱,但他们不说话,也不唱歌,就靠一勺汤一把盐来表现。通过虚化的大光圈,观众看到主人公的家都很美,小而精致,容易模仿,这是最能抓住粉丝的心的时刻。@一人食的粉丝,她们才不需要米其林大厨的秘籍——光调料都备不齐,就那种电磁炉能烧出的饭菜最贴心。看上两遍就能做,做得好不好那是后话了。有一集介绍水煮鱼,主人公单用热油就把鱼片给烫熟,当场惊呆了编导。但在后来的粉丝反馈中,有个妈妈表示失败了,因为她做了三人份的量,那勺油死活没把鱼片烫熟。可见,一个人的饭还得一个人吃,其他人只能去点赞。 一个人吃饭,吃什么并不重要,要场景优美打动自己和粉丝,还得靠“器”。 至于食材,网络上各种清新的铺子近来风生水起。东西南北的乡土食材被挖掘出来,配以动人的故事,包装极其精致,修片技术纯熟。南食召铺子里最出名的纱面,说明书里特意标明:12扎是一人一次的食用量。面如丝线一样盘着,裹着红笺,从取面的第一个动作开始,就得慢悠悠的。慢悠悠,这是一人食应该有的节奏。没人等,没人催,每个细节都可以仔细享受,停下来拍张照,让一人食成为一场情景剧。 所以说,一个人吃饭,吃什么并不是太重要
一人食的风潮瞬间暴涨,2013年年末,上海的蓝色联盟出租车上开始滚动播放搞怪“一人食”视频。圣诞花环、草莓雪人以及西兰花圣诞树,席卷了整个网络,是为“不孤独的食物美学”。小清新人人动手制作,拍照,晒。饭,可以一人吃,点赞,得众人来。

一个人吃饭尽可按照自己的口味来,可以吃得全心全意,能“领悟人生的真谛”。

,最亮的光环反而是在“器”身上,它们才是区别一个人吃饭还是“一人食”的重要因素。中国传统的几十头瓷器,专为全家团聚而设,绝对不适合在这场景出现。相比之下,国外的设计更切合这方面的生活经验:德国的Koziol推出过一款意大利面测量器,可以精确地拿捏一至四人的面条量,避免面对盆中剩食暗自伤神的尴尬;Kirsten Stuart是家很小众的设计公司,最精彩的设计是适合一个人用的早餐盘,盘子上给鸡蛋留出位置,凹面可以放果酱、黄油,另一侧正好放面包。早餐结束后,洗一个盘子就完事,很得人心。托盘也是一人食里的重要道具,不管是餐厅里的套餐,还是日本杂志里的食物摄影,饭菜要搭配好装在木托盘里,才能方便一个人端起自己的幸福。 如果武松愿意把一人吃饭当作一种生活方式来对待——且看那景阳岗风景秀丽,山脚下一家食铺兀自悠然,颇有些古风。武松点了酒菜,肉要切薄片码得整整齐齐,看得出雪花牛的纹理;酒要装在玉壶春里,配一个三钱的杯子,材质可以是高仿的龙泉青瓷,也可以是日本切子,旁边簇拥着冰块;饭后一片潘苹果,一片储橙,再来一杯胶囊咖啡,不加奶不加糖,然后一个人静静地看风景发微信:“这里风景独好。”

一个人吃饭,尽可按照自己的口味来。不用顾及吃了葱姜蒜遭人鄙夷,无人依偎,不怕刹风景。龙虾也好,猪下水也好,再也不用装,大蒜就咖啡都可以有。“自由”是孤独的高尚代名词。贾宝玉和他娘吃饭,会假装爱吃素,一个人在怡红院吃小灶,就时不时要来点好的。
一个人吃,还可以全心全意。国外的食评家大都是一人前往餐厅,电影《料理鼠王》里,尖酸刻薄的食评家柯博先生(Anton Ego)就这样。这个长得很不好看的大叔,面对一盘普罗旺斯焖菜,眼泪夺眶而出,妈妈的慈祥模样印入眼帘。想象一下,如果两人同行,对面还是位美人,大叔会想起妈妈才怪呢。
最重要的是,一个人吃,可以“领悟人生的真谛”。李白一个人深夜吃饭喝酒,“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孤独的五郎也是在一个人吃饭的时候,发表自己对人生的种种看法,那些坚持、执著、追求,在饭桌上表述出来才显得真诚。在@一人食 的系列视频中,这种情绪就有表现:各种身份的主人公都对生活相当热爱,但他们不说话,也不唱歌,就靠一勺汤一把盐来表现。通过虚化的大光圈,观众看到主人公的家都很美,小而精致,容易模仿,这是最能抓住粉丝的心的时刻。@一人食的粉丝,她们才不需要米其林大厨的秘籍——光调料都备不齐,就那种电磁炉能烧出的饭菜最贴心。看上两遍就能做,做得好不好那是后话了。有一集介绍水煮鱼,主人公单用热油就把鱼片给烫熟,当场惊呆了编导。但在后来的粉丝反馈中,有个妈妈表示失败了,因为她做了三人份的量,那勺油死活没把鱼片烫熟。可见,一个人的饭还得一个人吃,其他人只能去点赞。

一个人吃饭,吃什么并不重要,要场景优美打动自己和粉丝,还得靠“器”。

至于食材,网络上各种清新的铺子近来风生水起。东西南北的乡土食材被挖掘出来,配以动人的故事,包装极其精致,修片技术纯熟。南食召铺子里最出名的纱面,说明书里特意标明:1/2扎是一人一次的食用量。面如丝线一样盘着,裹着红笺,从取面的第一个动作开始,就得慢悠悠的。慢悠悠,这是一人食应该有的节奏。没人等,没人催,每个细节都可以仔细享受,停下来拍张照,让一人食成为一场情景剧。
所以说,一个人吃饭,吃什么并不是太重要,最亮的光环反而是在“器”身上,它们才是区别一个人吃饭还是“一人食”的重要因素。中国传统的几十头瓷器,专为全家团聚而设,绝对不适合在这场景出现。相比之下,国外的设计更切合这方面的生活经验:德国的Koziol推出过一款意大利面测量器,可以精确地拿捏一至四人的面条量,避免面对盆中剩食暗自伤神的尴尬;Kirsten Stuart是家很小众的设计公司,最精彩的设计是适合一个人用的早餐盘,盘子上给鸡蛋留出位置,凹面可以放果酱、黄油,另一侧正好放面包。早餐结束后,洗一个盘子就完事,很得人心。托盘也是一人食里的重要道具,不管是餐厅里的套餐,还是日本杂志里的食物摄影,饭菜要搭配好装在木托盘里,才能方便一个人端起自己的幸福。
如果武松愿意把一人吃饭当作一种生活方式来对待——且看那景阳岗风景秀丽,山脚下一家食铺兀自悠然,颇有些古风。武松点了酒菜,肉要切薄片码得整整齐齐,看得出雪花牛的纹理;酒要装在玉壶春里,配一个三钱的杯子,材质可以是高仿的龙泉青瓷,也可以是日本切子,旁边簇拥着冰块;饭后一片潘苹果,一片储橙,再来一杯胶囊咖啡,不加奶不加糖,然后一个人静静地看风景发微信:“这里风景独好。”

  评论这张
 
阅读(461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