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周刊

http://xinzhoukan.vip.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新周刊》,“中国最新锐的时事生活周刊”,创办于1996年8月18日,十二年猛进,已成为中国社会变迁最敏锐的观察者与记录者。 《新周刊》由广东出版集团、三九企业集团联合主办。 《新周刊》每期128页全彩印刷,每月1日、15日出版,零售价15元。

网易考拉推荐

15平方米的香港   

2014-02-25 12:1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衣架固定在竹竿上,以防衣服飘走;即便如此,遇上大风天气,还是常有损失:两年多内,随风而去的包括一件内衣、一件短裙和一条牛仔裤。而笔者拜访过的一些朋友,有些买了室内衣架把衣服晾在客厅,即便用抽湿机也难以去除衣服那股看不见阳光的怪味;有些则干脆不买洗衣机,把衣服都拿到洗衣店。香港的洗衣店很多,当衣服多到狭小的家里放不下时,有些女士甚至会将部分衣服长期“寄存”在洗衣店。 居住面积不是香港房屋面临的唯一问题:目前港府以拍卖及投标方式高价出售土地,再加上发展商大量囤积土地,房价和租金不断飞涨,成为香港居所的拦路虎。去年7月有媒体报道,香港100平方米的房屋已达140万美元,房价居全球之首,要买下这套房子,平均需要每个香港人工作40年。如此寸土寸金,也无怪乎香港的房屋设计者从很早之前就把阳台这种不划算的东西从建筑里去掉了。以笔者现居的劏房为例,目前每月房租水电共约4000元港币,而这一价格,在与不少租房者比较之后,相信已很是划算。 为解决房屋问题,港府推出了公屋政策。公屋由政府或志愿团体兴建,出租给低收入居民,但其供应远远不足以覆盖需求,目前全港正在排队申请公屋的人数已达24万。1月15日,特首梁振英发表他的第二份施政报告,香港大学在此前进行一次民意调查,请受访市民列出他们认为最重要的问题,结果显示,71%的市民认为香港最需要处理的是房屋问题,位居榜首。 为应对低收入群体的需求,香港人发明了五花八门的特殊居所,由于环境恶劣,基本都被房屋事务委员会归入“不适切居所”。界定“不适切居所”的情况包括但不限于“房屋位于永久性抑或临时性的结构内”、“是否与其他住户共用该单位”、“是否一个独立单位”、“是否位于非住宅大厦内”。 劏房中的“劏”字,粤语中有切开、解剖之意,劏房是指把建筑物图则上的一个楼宇单位,切分成多个独立房间。这个词听上去有些杀气腾腾

,但事实上,它已是所有不适切居所中相对舒适的一种。除此之外,还有在一间房内用铁笼做成双层或三层床位的“笼屋”、在天花板下用木板加建一层形成的“阁仔”、用铁皮在大厦楼顶违章搭建的“天台屋”、把一个单位用木板分隔成四个或以上的“板间房”;甚至在板间房内再分成6间只有棺材大小的“棺材房”……这样的房间自然勿论阳台,甚至连基本的安全、卫生都无法保障,居住者的身心健康都面临极大问题。 房屋事务委员会的文件中如是说:“在评估长远房屋需求时,我们的基本看法是,香港的每一个住户,都应当有适切的居所。”这显然是一个动人的伟大理想。然而对于那些在不适的居所中奋力生存着的人来说,这样的理想过于遥远,他们早已不奢望宜居宜室,但求有瓦遮头,因而住处内所有的面目可憎,也只有尽量去忍受。因此,每次推开劏房的窗户,不情不愿地收完衣服后,回望一眼窗外的密集楼房,都会让人陷入迷思:对于那么多香港青年来说,在从小就没有阳台的世界里,他们能否从家中眺望到无尽的湛蓝天空? 没有阳台,但是有劏房、笼屋、阁仔、天台屋、板间房
15平方米的香港

文/不欢

人均居住面积只有15平方米,香港人发明了五花八门的特殊居所,如劏房、笼屋、阁仔、天台屋、板间房、棺材房等,都是“不适切居所”,但住在里面的人处处节省,又注重健康,还是把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

香港这个1014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承载着700万人口。每天,无数游客从深圳关口排着队进入这个小城市,他们在摩肩接踵的旺角、尖沙咀、铜锣湾等购物区感受香港惊人的人口密度。倘若有谁在步履匆忙的购物中有空抬起头,看一看旅游点以外的民居香港,或许会被密密麻麻的居民楼中更直观的香港密度所震撼。在这些墙身褪色的高楼的脸上,窗户如同麻子一般星罗棋布,足以让密集恐惧症患者浑身难受,每一扇窗下都横放着一根竹竿,上面挂满了衣服,以示每扇窗里都是有住户的。这些整齐密布的高楼,墙身没有任何凸出建筑,都缺少一件内地司空见惯的东西——阳台。
在现代人的居所中,阳台是常规建筑,用以流通空气,美化家居,提高生活质素;而在香港,由于居住空间狭小,阳台却成了高档居所才有的奢侈品。香港地少人多,房屋短缺,目前人均居住面积为15平方米,远小于内地城镇的35.4平方米。在这样的居室中,连摆放生活必需品都需要精心思量,自然不能指望有个阳台。
笔者来港求学,蜗居15平方米都不到的劏房后,最为思念的东西,无非是家乡的阳台了。每天走进阳台,迎面是温暖的阳光,清爽的东风扑面,架子上种满了绿色植物,引来鸟啼不绝——这一切在香港统统是奢侈品。当你的衣柜冰箱都不知摆放在何处时,房间里不可能有花花草草的一席之地,甚至连衣服晾在哪里,都成了问题。没有阳台,但是有劏房、笼屋、阁仔、天台屋、板间房 15平方米的香港 文不欢 人均居住面积只有15平方米,香港人发明了五花八门的特殊居所,如劏房、笼屋、阁仔、天台屋、板间房、棺材房等,都是“不适切居所”,但住在里面的人处处节省,又注重健康,还是把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 香港这个1014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承载着700万人口。每天,无数游客从深圳关口排着队进入这个小城市,他们在摩肩接踵的旺角、尖沙咀、铜锣湾等购物区感受香港惊人的人口密度。倘若有谁在步履匆忙的购物中有空抬起头,看一看旅游点以外的民居香港,或许会被密密麻麻的居民楼中更直观的香港密度所震撼。在这些墙身褪色的高楼的脸上,窗户如同麻子一般星罗棋布,足以让密集恐惧症患者浑身难受,每一扇窗下都横放着一根竹竿,上面挂满了衣服,以示每扇窗里都是有住户的。这些整齐密布的高楼,墙身没有任何凸出建筑,都缺少一件内地司空见惯的东西——阳台。 在现代人的居所中,阳台是常规建筑,用以流通空气,美化家居,提高生活质素;而在香港,由于居住空间狭小,阳台却成了高档居所才有的奢侈品。香港地少人多,房屋短缺,目前人均居住面积为15平方米,远小于内地城镇的35.4平方米。在这样的居室中,连摆放生活必需品都需要精心思量,自然不能指望有个阳台。 笔者来港求学,蜗居15平方米都不到的劏房后,最为思念的东西,无非是家乡的阳台了。每天走进阳台,迎面是温暖的阳光,清爽的东风扑面,架子上种满了绿色植物,引来鸟啼不绝——这一切在香港统统是奢侈品。当你的衣柜冰箱都不知摆放在何处时,房间里不可能有花花草草的一席之地,甚至连衣服晾在哪里,都成了问题。 也学着香港人,在窗外架了一根竹竿,每天趴在窗沿,探出半个身子,将换洗的衣服晾出去。在香港,因晾衣服不慎坠亡的事件,每年都有至少两三宗。晾衣的地方属于室外,居民要购买特制大夹子,将
也学着香港人,在窗外架了一根竹竿,每天趴在窗沿,探出半个身子,将换洗的衣服晾出去。在香港,因晾衣服不慎坠亡的事件,每年都有至少两三宗。晾衣的地方属于室外,居民要购买特制大夹子,将衣架固定在竹竿上,以防衣服飘走;即便如此,遇上大风天气,还是常有损失:两年多内,随风而去的包括一件内衣、一件短裙和一条牛仔裤。而笔者拜访过的一些朋友,有些买了室内衣架把衣服晾在客厅,即便用抽湿机也难以去除衣服那股看不见阳光的怪味;有些则干脆不买洗衣机,把衣服都拿到洗衣店。香港的洗衣店很多,当衣服多到狭小的家里放不下时,有些女士甚至会将部分衣服长期“寄存”在洗衣店。
居住面积不是香港房屋面临的唯一问题:目前港府以拍卖及投标方式高价出售土地,再加上发展商大量囤积土地,房价和租金不断飞涨,成为香港居所的拦路虎。去年7月有媒体报道,香港100平方米的房屋已达140万美元,房价居全球之首,要买下这套房子,平均需要每个香港人工作40年。如此寸土寸金,也无怪乎香港的房屋设计者从很早之前就把阳台这种不划算的东西从建筑里去掉了。以笔者现居的劏房为例,目前每月房租水电共约4000元港币,而这一价格,在与不少租房者比较之后,相信已很是划算。
为解决房屋问题,港府推出了公屋政策。公屋由政府或志愿团体兴建,出租给低收入居民,但其供应远远不足以覆盖需求,目前全港正在排队申请公屋的人数已达24万。1月15日,特首梁振英发表他的第二份施政报告,香港大学在此前进行一次民意调查,请受访市民列出他们认为最重要的问题,结果显示,71%的市民认为香港最需要处理的是房屋问题,位居榜首。,但事实上,它已是所有不适切居所中相对舒适的一种。除此之外,还有在一间房内用铁笼做成双层或三层床位的“笼屋”、在天花板下用木板加建一层形成的“阁仔”、用铁皮在大厦楼顶违章搭建的“天台屋”、把一个单位用木板分隔成四个或以上的“板间房”;甚至在板间房内再分成6间只有棺材大小的“棺材房”……这样的房间自然勿论阳台,甚至连基本的安全、卫生都无法保障,居住者的身心健康都面临极大问题。 房屋事务委员会的文件中如是说:“在评估长远房屋需求时,我们的基本看法是,香港的每一个住户,都应当有适切的居所。”这显然是一个动人的伟大理想。然而对于那些在不适的居所中奋力生存着的人来说,这样的理想过于遥远,他们早已不奢望宜居宜室,但求有瓦遮头,因而住处内所有的面目可憎,也只有尽量去忍受。因此,每次推开劏房的窗户,不情不愿地收完衣服后,回望一眼窗外的密集楼房,都会让人陷入迷思:对于那么多香港青年来说,在从小就没有阳台的世界里,他们能否从家中眺望到无尽的湛蓝天空?
为应对低收入群体的需求,香港人发明了五花八门的特殊居所,由于环境恶劣,基本都被房屋事务委员会归入“不适切居所”。界定“不适切居所”的情况包括但不限于“房屋位于永久性抑或临时性的结构内”、“是否与其他住户共用该单位”、“是否一个独立单位”、“是否位于非住宅大厦内”。
劏房中的“劏”字,粤语中有切开、解剖之意,劏房是指把建筑物图则上的一个楼宇单位,切分成多个独立房间。这个词听上去有些杀气腾腾,但事实上,它已是所有不适切居所中相对舒适的一种。除此之外,还有在一间房内用铁笼做成双层或三层床位的“笼屋”、在天花板下用木板加建一层形成的“阁仔”、用铁皮在大厦楼顶违章搭建的“天台屋”、把一个单位用木板分隔成四个或以上的“板间房”;甚至在板间房内再分成6间只有棺材大小的“棺材房”……这样的房间自然勿论阳台,甚至连基本的安全、卫生都无法保障,居住者的身心健康都面临极大问题。
房屋事务委员会的文件中如是说:“在评估长远房屋需求时,我们的基本看法是,香港的每一个住户,都应当有适切的居所。”这显然是一个动人的伟大理想。然而对于那些在不适的居所中奋力生存着的人来说,这样的理想过于遥远,他们早已不奢望宜居宜室,但求有瓦遮头,因而住处内所有的面目可憎,也只有尽量去忍受。因此,每次推开劏房的窗户,不情不愿地收完衣服后,回望一眼窗外的密集楼房,都会让人陷入迷思:对于那么多香港青年来说,在从小就没有阳台的世界里,他们能否从家中眺望到无尽的湛蓝天空?

衣架固定在竹竿上,以防衣服飘走;即便如此,遇上大风天气,还是常有损失:两年多内,随风而去的包括一件内衣、一件短裙和一条牛仔裤。而笔者拜访过的一些朋友,有些买了室内衣架把衣服晾在客厅,即便用抽湿机也难以去除衣服那股看不见阳光的怪味;有些则干脆不买洗衣机,把衣服都拿到洗衣店。香港的洗衣店很多,当衣服多到狭小的家里放不下时,有些女士甚至会将部分衣服长期“寄存”在洗衣店。 居住面积不是香港房屋面临的唯一问题:目前港府以拍卖及投标方式高价出售土地,再加上发展商大量囤积土地,房价和租金不断飞涨,成为香港居所的拦路虎。去年7月有媒体报道,香港100平方米的房屋已达140万美元,房价居全球之首,要买下这套房子,平均需要每个香港人工作40年。如此寸土寸金,也无怪乎香港的房屋设计者从很早之前就把阳台这种不划算的东西从建筑里去掉了。以笔者现居的劏房为例,目前每月房租水电共约4000元港币,而这一价格,在与不少租房者比较之后,相信已很是划算。 为解决房屋问题,港府推出了公屋政策。公屋由政府或志愿团体兴建,出租给低收入居民,但其供应远远不足以覆盖需求,目前全港正在排队申请公屋的人数已达24万。1月15日,特首梁振英发表他的第二份施政报告,香港大学在此前进行一次民意调查,请受访市民列出他们认为最重要的问题,结果显示,71%的市民认为香港最需要处理的是房屋问题,位居榜首。 为应对低收入群体的需求,香港人发明了五花八门的特殊居所,由于环境恶劣,基本都被房屋事务委员会归入“不适切居所”。界定“不适切居所”的情况包括但不限于“房屋位于永久性抑或临时性的结构内”、“是否与其他住户共用该单位”、“是否一个独立单位”、“是否位于非住宅大厦内”。 劏房中的“劏”字,粤语中有切开、解剖之意,劏房是指把建筑物图则上的一个楼宇单位,切分成多个独立房间。这个词听上去有些杀气腾腾

 

  评论这张
 
阅读(1210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