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周刊

http://xinzhoukan.vip.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新周刊》,“中国最新锐的时事生活周刊”,创办于1996年8月18日,十二年猛进,已成为中国社会变迁最敏锐的观察者与记录者。 《新周刊》由广东出版集团、三九企业集团联合主办。 《新周刊》每期128页全彩印刷,每月1日、15日出版,零售价15元。

网易考拉推荐

视频如裙,越拍越短   

2014-11-07 12:41:00|  分类: 娱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的最初由来。 6秒、10秒、15秒,不同的短视频有不同的选择,但他们都显著地短于过去几分钟的微电影。与过去PC端的观看习惯不同,碎片化的时间和高昂的资费使移动端探索出新的视频形态。这便是10秒限制的最初来由。 2011年离开酷6以后,韩坤决心在移动端视频领域创业,当时创立了拍客,希望再延续酷6的UGC理想。头两年,韩坤不限制用户拍摄时间,“想拍多长就拍多长”。结果一般用户都拍出两、三分钟的视频,大小有40M—50M,“(手机)上传要四五十块钱,即使他有这个钱去上传,时间也耗不起。传完了以后,分享给别人,别人一看是视频就害怕了,不敢打开。” 网络环境以及产品与优酷、爱奇艺等传统视频网站的雷同,使韩坤一直没有找到自己的定位。2003年年初,Vine的6秒视频在美国火起。那一段时间,韩坤通过公司的一个合作项目拿到一台Google Glass,成为其观念的转折点,“手一点眼镜,就开始拍,头一点,就上传到了Google 。太快了!过去我们拍一段视频,要几分钟,上传要更长时间。这次瞬间就完成了。”这次体验让韩坤灵光一现,“这就是我想要的!” 怎么会这么快呢?韩坤把Google Glass拿回来研究,发现一个视频10秒钟只有1M,而他们以前做的视频都有70M—80M。“虽然内容丰富,但传不上去,别人看不到,没有效率。”韩坤开始预测用户上传大文件时的心理承受能力。“微博上,每天上传数百万张图片,用户最习惯是传四张照片,总大小在800K-900K,换成视频正好是9秒到12秒之间。” 于是,10秒就这么定下来。有了10秒的限制以后,韩坤发现用户上传的内容不仅多了,而且质量也高了,“以前不限制拍摄时间,用户反而不知道拍什么。只有10秒时,选择少了,反而拍了关键的内容。”另一方面,10秒钟的限制也规避了两大成本:高昂的版权费用以及带宽和存储费用,使短视频从传统的视频网站中区别出来,成为专注于UCG的移动应用。此时传统视频网站巨头仍潜心于电影和电视剧的同步热播中。 从冰桶挑战事件开始,短视频已成为大众娱乐和社交传播的方式之一。 今年第三季度,秒拍完成了C轮5000万美元融资,美国顶级VC凯鹏华盈(KPCB)领投,李冰冰、黄晓明和任泉StarVC跟投。 “本来我们担心明星投资人对市场不了解,没想到他们很懂,而且有很多自己独特的观点,我们开产品会,任泉就会来参加。”韩坤说。与微博和明星捆绑,使秒拍走上了短视频媒体化的路径。明星们都有百万、千万规模的

的最初由来。 6秒、10秒、15秒,不同的短视频有不同的选择,但他们都显著地短于过去几分钟的微电影。与过去PC端的观看习惯不同,碎片化的时间和高昂的资费使移动端探索出新的视频形态。这便是10秒限制的最初来由。 2011年离开酷6以后,韩坤决心在移动端视频领域创业,当时创立了拍客,希望再延续酷6的UGC理想。头两年,韩坤不限制用户拍摄时间,“想拍多长就拍多长”。结果一般用户都拍出两、三分钟的视频,大小有40M—50M,“(手机)上传要四五十块钱,即使他有这个钱去上传,时间也耗不起。传完了以后,分享给别人,别人一看是视频就害怕了,不敢打开。” 网络环境以及产品与优酷、爱奇艺等传统视频网站的雷同,使韩坤一直没有找到自己的定位。2003年年初,Vine的6秒视频在美国火起。那一段时间,韩坤通过公司的一个合作项目拿到一台Google Glass,成为其观念的转折点,“手一点眼镜,就开始拍,头一点,就上传到了Google 。太快了!过去我们拍一段视频,要几分钟,上传要更长时间。这次瞬间就完成了。”这次体验让韩坤灵光一现,“这就是我想要的!” 怎么会这么快呢?韩坤把Google Glass拿回来研究,发现一个视频10秒钟只有1M,而他们以前做的视频都有70M—80M。“虽然内容丰富,但传不上去,别人看不到,没有效率。”韩坤开始预测用户上传大文件时的心理承受能力。“微博上,每天上传数百万张图片,用户最习惯是传四张照片,总大小在800K-900K,换成视频正好是9秒到12秒之间。” 于是,10秒就这么定下来。有了10秒的限制以后,韩坤发现用户上传的内容不仅多了,而且质量也高了,“以前不限制拍摄时间,用户反而不知道拍什么。只有10秒时,选择少了,反而拍了关键的内容。”另一方面,10秒钟的限制也规避了两大成本:高昂的版权费用以及带宽和存储费用,使短视频从传统的视频网站中区别出来,成为专注于UCG的移动应用。此时传统视频网站巨头仍潜心于电影和电视剧的同步热播中。 从冰桶挑战事件开始,短视频已成为大众娱乐和社交传播的方式之一。 今年第三季度,秒拍完成了C轮5000万美元融资,美国顶级VC凯鹏华盈(KPCB)领投,李冰冰、黄晓明和任泉StarVC跟投。 “本来我们担心明星投资人对市场不了解,没想到他们很懂,而且有很多自己独特的观点,我们开产品会,任泉就会来参加。”韩坤说。与微博和明星捆绑,使秒拍走上了短视频媒体化的路径。明星们都有百万、千万规模的15秒,10秒,6秒
视频如裙,越拍越短

文/邝新华

 

目前短视频表现出三种模式倾向——媒体化、社交化以及工具化,换一个说法即微博化、微信化和APP化。

粉丝,微博“转发再转发”带来的“无限可能性”播放量是秒拍追逐的模式,特别是面对突发性事件,会有很好的传播性。 另一条路径是社交性。以微信在十一期间推出的6秒微信小视频为代表,短视频已成为强社交关系中重要的传播介质。不相干的人挤眉弄眼没人看,但公司领导挤的眉眼就不一样了。但韩坤从来没有把微视看作竞争对手,“微视和秒拍是在做两种不同价值体系的内容。微信是一个封闭的朋友圈,很难扩散出来。而我们做的短视频的媒体属性非常强,视频如果不去扩散,价值是体现不出来的。” 今年5月,以工具化优势推出的美拍在短视频领域也迎头赶上,一举超越了秒拍和微视,成为各大应用商店中下载量最大的短视频应用。脱胎于美图秀秀的美拍,虽然没有微博和微信做后台,却胜在丰富的后期渲染效果以及长期积累的女性用户。 美拍的崛起,让韩坤明白到“瘦脸”功能很重要。在秒拍,有80%的用户会使用主题即时生成渲染效果再上传。“他们对美女型用户把握得很准。”韩坤笑言,要加强各种美化功能,“让用户拍出连自己家人都认不出来的东西,是我们的方向之一。” 如果说二、三季度时短视频还属于亚文化圈,只有一部分对短视频有认知的朋友在玩,那么从冰桶挑战事件开始,短视频已成为大众娱乐和社交传播的方式之一。“视频是刚需,只要有服务器、有带宽,就一定有人看。”韩坤认为。目前,短视频表现出的三种模式倾向:媒体化、社交化以及工具化,换一个说法即:微博化、微信化和APP化。微信小视频的出现,则预示着短视频将成为主流的传播形态,真正被大众接纳。

 

2013年年初推出的Vine,是一个只提供6秒短视频上传的APP。如今,每天有4000万视频上传至此。Vine蹿红后,去年6月Instagram跟进,定时15秒。这一产品直接导致了“自拍神器”迅速风靡全球。某厂商售价三十多美元、预期销售8个月的自拍杆,3个月就卖光了。
几乎在同时,国内短视频的三国杀形势亦基本形成:去年8月新浪微博增加“秒拍”入口,限时10秒;9月,腾讯推出8秒的“微视”;今年5月,10秒的“美拍”上线。虽然都早早布局,却均未引发国内短视频的浪潮,直到一场由优酷董事长古永锵发起的冰桶挑战。
那次形式大于实质的公益活动,吸引来的互联网大佬并不多,倒是给明星找到了一个彰显正面形象的机会。短短两天,128位明星的粉丝给新浪微博的秒拍贡献了9.3亿次的视频播放量。

到底谁在玩这些只有10秒左右的短视频?

今天,三大短视频应用无不在头条位置主打明星牌。明星,是短视频应用的最重要群落。对于粉丝而言,偶像挤个眉、弄个眼便是一部大片。在微博成为明星最主要的自我展出场所后,微博短视频官方应用——秒拍再次聚集了800多个明星,“国内数得上来的一、二线明星,只要叫得上名字的,在秒拍上都有自己的账号。”秒拍CEO韩坤说,秒拍的用户里70%会关注一到两个明星,而数百个明星所发视频的播放量也占到整个秒拍千万级用户的30%左右。15秒,10秒,6秒视频如裙,越拍越短 文邝新华 目前短视频表现出三种模式倾向——媒体化、社交化以及工具化,换一个说法即微博化、微信化和APP化。 2013年年初推出的Vine,是一个只提供6秒短视频上传的APP。如今,每天有4000万视频上传至此。Vine蹿红后,去年6月Instagram跟进,定时15秒。这一产品直接导致了“自拍神器”迅速风靡全球。某厂商售价三十多美元、预期销售8个月的自拍杆,3个月就卖光了。 几乎在同时,国内短视频的三国杀形势亦基本形成:去年8月新浪微博增加“秒拍”入口,限时10秒;9月,腾讯推出8秒的“微视”;今年5月,10秒的“美拍”上线。虽然都早早布局,却均未引发国内短视频的浪潮,直到一场由优酷董事长古永锵发起的冰桶挑战。 那次形式大于实质的公益活动,吸引来的互联网大佬并不多,倒是给明星找到了一个彰显正面形象的机会。短短两天,128位明星的粉丝给新浪微博的秒拍贡献了9.3亿次的视频播放量。 到底谁在玩这些只有10秒左右的短视频? 今天,三大短视频应用无不在头条位置主打明星牌。明星,是短视频应用的最重要群落。对于粉丝而言,偶像挤个眉、弄个眼便是一部大片。在微博成为明星最主要的自我展出场所后,微博短视频官方应用——秒拍再次聚集了800多个明星,“国内数得上来的一、二线明星,只要叫得上名字的,在秒拍上都有自己的账号。”秒拍CEO韩坤说,秒拍的用户里70%会关注一到两个明星,而数百个明星所发视频的播放量也占到整个秒拍千万级用户的30%左右。 第二大群落被称为达人,他们是专业级的UGC,又称视频段子手,他们常常有一个两三人的小型团队为其策划内容。比起服务于传统视频网站的专业影视制作公司,短视频达人的设备和创意都相对简陋。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一边借鉴老外网站里的创意,一边自导自演以及自虐式地表演着各种段子。有些播放量较高的视频中已植入品牌广告。 第三大群落是普通人。他们会拍很多自娱自乐的视频,例如对着镜头美美甲,化化妆,或者只是展示一下脚丫子,纯粹为了好玩。尽管最长只有10秒,他们上传视频的数量还是占到了全部的90%。“明星随便拍一段,都会比普通人费很大工夫拍出来的播放量高很多。有些人一拍一百几十个内容,占着地方,却没什么可观赏性。”从业者经常会抱怨这部分人的无知,但又不得不靠他们来活跃平台。播放量才是核心指标,短视频APP们的共识是:UGC不够,只能靠大V来凑。 碎片化的时间和高昂的资费是10秒限制
第二大群落被称为达人,他们是专业级的UGC,又称视频段子手,他们常常有一个两三人的小型团队为其策划内容。比起服务于传统视频网站的专业影视制作公司,短视频达人的设备和创意都相对简陋。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一边借鉴老外网站里的创意,一边自导自演以及自虐式地表演着各种段子。有些播放量较高的视频中已植入品牌广告。
第三大群落是普通人。他们会拍很多自娱自乐的视频,例如对着镜头美美甲,化化妆,或者只是展示一下脚丫子,纯粹为了好玩。尽管最长只有10秒,他们上传视频的数量还是占到了全部的90%。“明星随便拍一段,都会比普通人费很大工夫拍出来的播放量高很多。有些人一拍一百几十个内容,占着地方,却没什么可观赏性。”从业者经常会抱怨这部分人的无知,但又不得不靠他们来活跃平台。播放量才是核心指标,短视频APP们的共识是:UGC不够,只能靠大V来凑。

碎片化的时间和高昂的资费是10秒限制的最初由来。

粉丝,微博“转发再转发”带来的“无限可能性”播放量是秒拍追逐的模式,特别是面对突发性事件,会有很好的传播性。 另一条路径是社交性。以微信在十一期间推出的6秒微信小视频为代表,短视频已成为强社交关系中重要的传播介质。不相干的人挤眉弄眼没人看,但公司领导挤的眉眼就不一样了。但韩坤从来没有把微视看作竞争对手,“微视和秒拍是在做两种不同价值体系的内容。微信是一个封闭的朋友圈,很难扩散出来。而我们做的短视频的媒体属性非常强,视频如果不去扩散,价值是体现不出来的。” 今年5月,以工具化优势推出的美拍在短视频领域也迎头赶上,一举超越了秒拍和微视,成为各大应用商店中下载量最大的短视频应用。脱胎于美图秀秀的美拍,虽然没有微博和微信做后台,却胜在丰富的后期渲染效果以及长期积累的女性用户。 美拍的崛起,让韩坤明白到“瘦脸”功能很重要。在秒拍,有80%的用户会使用主题即时生成渲染效果再上传。“他们对美女型用户把握得很准。”韩坤笑言,要加强各种美化功能,“让用户拍出连自己家人都认不出来的东西,是我们的方向之一。” 如果说二、三季度时短视频还属于亚文化圈,只有一部分对短视频有认知的朋友在玩,那么从冰桶挑战事件开始,短视频已成为大众娱乐和社交传播的方式之一。“视频是刚需,只要有服务器、有带宽,就一定有人看。”韩坤认为。目前,短视频表现出的三种模式倾向:媒体化、社交化以及工具化,换一个说法即:微博化、微信化和APP化。微信小视频的出现,则预示着短视频将成为主流的传播形态,真正被大众接纳。

6秒、10秒、15秒,不同的短视频有不同的选择,但他们都显著地短于过去几分钟的微电影。与过去PC端的观看习惯不同,碎片化的时间和高昂的资费使移动端探索出新的视频形态。这便是10秒限制的最初来由。
2011年离开酷6以后,韩坤决心在移动端视频领域创业,当时创立了拍客,希望再延续酷6的UGC理想。头两年,韩坤不限制用户拍摄时间,“想拍多长就拍多长”。结果一般用户都拍出两、三分钟的视频,大小有40M—50M,“(手机)上传要四五十块钱,即使他有这个钱去上传,时间也耗不起。传完了以后,分享给别人,别人一看是视频就害怕了,不敢打开。”
网络环境以及产品与优酷、爱奇艺等传统视频网站的雷同,使韩坤一直没有找到自己的定位。2003年年初,Vine的6秒视频在美国火起。那一段时间,韩坤通过公司的一个合作项目拿到一台Google Glass,成为其观念的转折点,“手一点眼镜,就开始拍,头一点,就上传到了Google 。太快了!过去我们拍一段视频,要几分钟,上传要更长时间。这次瞬间就完成了。”这次体验让韩坤灵光一现,“这就是我想要的!”
怎么会这么快呢?韩坤把Google Glass拿回来研究,发现一个视频10秒钟只有1M,而他们以前做的视频都有70M—80M。“虽然内容丰富,但传不上去,别人看不到,没有效率。”韩坤开始预测用户上传大文件时的心理承受能力。“微博上,每天上传数百万张图片,用户最习惯是传四张照片,总大小在800K-900K,换成视频正好是9秒到12秒之间。”
于是,10秒就这么定下来。有了10秒的限制以后,韩坤发现用户上传的内容不仅多了,而且质量也高了,“以前不限制拍摄时间,用户反而不知道拍什么。只有10秒时,选择少了,反而拍了关键的内容。”另一方面,10秒钟的限制也规避了两大成本:高昂的版权费用以及带宽和存储费用,使短视频从传统的视频网站中区别出来,成为专注于UCG的移动应用。此时传统视频网站巨头仍潜心于电影和电视剧的同步热播中。

从冰桶挑战事件开始,短视频已成为大众娱乐和社交传播的方式之一。

今年第三季度,秒拍完成了C轮5000万美元融资,美国顶级VC凯鹏华盈(KPCB)领投,李冰冰、黄晓明和任泉StarVC跟投。
“本来我们担心明星投资人对市场不了解,没想到他们很懂,而且有很多自己独特的观点,我们开产品会,任泉就会来参加。”韩坤说。与微博和明星捆绑,使秒拍走上了短视频媒体化的路径。明星们都有百万、千万规模的粉丝,微博“转发再转发”带来的“无限可能性”播放量是秒拍追逐的模式,特别是面对突发性事件,会有很好的传播性。
另一条路径是社交性。以微信在十一期间推出的6秒微信小视频为代表,短视频已成为强社交关系中重要的传播介质。不相干的人挤眉弄眼没人看,但公司领导挤的眉眼就不一样了。但韩坤从来没有把微视看作竞争对手,“微视和秒拍是在做两种不同价值体系的内容。微信是一个封闭的朋友圈,很难扩散出来。而我们做的短视频的媒体属性非常强,视频如果不去扩散,价值是体现不出来的。”粉丝,微博“转发再转发”带来的“无限可能性”播放量是秒拍追逐的模式,特别是面对突发性事件,会有很好的传播性。 另一条路径是社交性。以微信在十一期间推出的6秒微信小视频为代表,短视频已成为强社交关系中重要的传播介质。不相干的人挤眉弄眼没人看,但公司领导挤的眉眼就不一样了。但韩坤从来没有把微视看作竞争对手,“微视和秒拍是在做两种不同价值体系的内容。微信是一个封闭的朋友圈,很难扩散出来。而我们做的短视频的媒体属性非常强,视频如果不去扩散,价值是体现不出来的。” 今年5月,以工具化优势推出的美拍在短视频领域也迎头赶上,一举超越了秒拍和微视,成为各大应用商店中下载量最大的短视频应用。脱胎于美图秀秀的美拍,虽然没有微博和微信做后台,却胜在丰富的后期渲染效果以及长期积累的女性用户。 美拍的崛起,让韩坤明白到“瘦脸”功能很重要。在秒拍,有80%的用户会使用主题即时生成渲染效果再上传。“他们对美女型用户把握得很准。”韩坤笑言,要加强各种美化功能,“让用户拍出连自己家人都认不出来的东西,是我们的方向之一。” 如果说二、三季度时短视频还属于亚文化圈,只有一部分对短视频有认知的朋友在玩,那么从冰桶挑战事件开始,短视频已成为大众娱乐和社交传播的方式之一。“视频是刚需,只要有服务器、有带宽,就一定有人看。”韩坤认为。目前,短视频表现出的三种模式倾向:媒体化、社交化以及工具化,换一个说法即:微博化、微信化和APP化。微信小视频的出现,则预示着短视频将成为主流的传播形态,真正被大众接纳。
今年5月,以工具化优势推出的美拍在短视频领域也迎头赶上,一举超越了秒拍和微视,成为各大应用商店中下载量最大的短视频应用。脱胎于美图秀秀的美拍,虽然没有微博和微信做后台,却胜在丰富的后期渲染效果以及长期积累的女性用户。
美拍的崛起,让韩坤明白到“瘦脸”功能很重要。在秒拍,有80%的用户会使用主题即时生成渲染效果再上传。“他们对美女型用户把握得很准。”韩坤笑言,要加强各种美化功能,“让用户拍出连自己家人都认不出来的东西,是我们的方向之一。”
如果说二、三季度时短视频还属于亚文化圈,只有一部分对短视频有认知的朋友在玩,那么从冰桶挑战事件开始,短视频已成为大众娱乐和社交传播的方式之一。“视频是刚需,只要有服务器、有带宽,就一定有人看。”韩坤认为。目前,短视频表现出的三种模式倾向:媒体化、社交化以及工具化,换一个说法即:微博化、微信化和APP化。微信小视频的出现,则预示着短视频将成为主流的传播形态,真正被大众接纳。15秒,10秒,6秒视频如裙,越拍越短 文邝新华 目前短视频表现出三种模式倾向——媒体化、社交化以及工具化,换一个说法即微博化、微信化和APP化。 2013年年初推出的Vine,是一个只提供6秒短视频上传的APP。如今,每天有4000万视频上传至此。Vine蹿红后,去年6月Instagram跟进,定时15秒。这一产品直接导致了“自拍神器”迅速风靡全球。某厂商售价三十多美元、预期销售8个月的自拍杆,3个月就卖光了。 几乎在同时,国内短视频的三国杀形势亦基本形成:去年8月新浪微博增加“秒拍”入口,限时10秒;9月,腾讯推出8秒的“微视”;今年5月,10秒的“美拍”上线。虽然都早早布局,却均未引发国内短视频的浪潮,直到一场由优酷董事长古永锵发起的冰桶挑战。 那次形式大于实质的公益活动,吸引来的互联网大佬并不多,倒是给明星找到了一个彰显正面形象的机会。短短两天,128位明星的粉丝给新浪微博的秒拍贡献了9.3亿次的视频播放量。 到底谁在玩这些只有10秒左右的短视频? 今天,三大短视频应用无不在头条位置主打明星牌。明星,是短视频应用的最重要群落。对于粉丝而言,偶像挤个眉、弄个眼便是一部大片。在微博成为明星最主要的自我展出场所后,微博短视频官方应用——秒拍再次聚集了800多个明星,“国内数得上来的一、二线明星,只要叫得上名字的,在秒拍上都有自己的账号。”秒拍CEO韩坤说,秒拍的用户里70%会关注一到两个明星,而数百个明星所发视频的播放量也占到整个秒拍千万级用户的30%左右。 第二大群落被称为达人,他们是专业级的UGC,又称视频段子手,他们常常有一个两三人的小型团队为其策划内容。比起服务于传统视频网站的专业影视制作公司,短视频达人的设备和创意都相对简陋。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一边借鉴老外网站里的创意,一边自导自演以及自虐式地表演着各种段子。有些播放量较高的视频中已植入品牌广告。 第三大群落是普通人。他们会拍很多自娱自乐的视频,例如对着镜头美美甲,化化妆,或者只是展示一下脚丫子,纯粹为了好玩。尽管最长只有10秒,他们上传视频的数量还是占到了全部的90%。“明星随便拍一段,都会比普通人费很大工夫拍出来的播放量高很多。有些人一拍一百几十个内容,占着地方,却没什么可观赏性。”从业者经常会抱怨这部分人的无知,但又不得不靠他们来活跃平台。播放量才是核心指标,短视频APP们的共识是:UGC不够,只能靠大V来凑。 碎片化的时间和高昂的资费是10秒限制

  评论这张
 
阅读(199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