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周刊

http://xinzhoukan.vip.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新周刊》,“中国最新锐的时事生活周刊”,创办于1996年8月18日,十二年猛进,已成为中国社会变迁最敏锐的观察者与记录者。 《新周刊》由广东出版集团、三九企业集团联合主办。 《新周刊》每期128页全彩印刷,每月1日、15日出版,零售价15元。

网易考拉推荐

沈星:一句“菜凉了”有万千含义   

2013-10-27 19:1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食物上桌要趁热吃,一句“菜凉了”,解读起来有万千种含义。开口三分暖,左等右等等凉了,是件很令人沮丧的事情。 我始终不能接受美食这个词。我更愿意称之为食物,而不是美食。 现在的“美食”,跟美女一样,变成了一种称呼。其实食物就是食物,美不美见仁见智,所谓“我之蜜糖,彼之砒霜”。它就是种很个人的爱好,比如宁波人喜欢吃霉的苋菜、霉的豆腐,换个地方的人就吃不惯。东北人吃的乱炖,在广东人看来就缺乏形式感。 一个人喜欢哪种食物,往往有些情结。我对黑芝麻糊有特殊感情,源于母亲。我母亲小的时候,每天到了一个时间,就会有人挑着担子,一边敲着竹梆,一边喊:黑芝麻糊、黑芝麻糊……外祖母心领神会,掏给母亲和哥哥们一些零钱,几个孩子捏着钱,转身就没了踪影。大概就是想到这些,以后我每次见着芝麻糊,就无端觉得好吃。 每每吃到生炒黄豆芽,也多半会想起母亲。至今还记得,她为什么喜欢这个菜。那段时间,我祖上定居广西,全家上下普遍重男轻女,家里只她一个女孩,许多要求很难得到满足。放学时,她经常路过一些人家,看到别人把饭桌搬到门口吃饭,甚至还能从头到尾目睹炒黄豆芽的过程——怎么样把黄豆芽煸干水,怎么样爆炒辣椒、酱油和葱蒜,待到香味出来,再把黄豆芽扔进去,最后盛出一盘嫩黄的成品。一次母亲生病了,外婆问她,想吃什么。她说黄豆芽,酱油爆炒黄豆芽。 在我的世界里,环境、情感、人事和食

 

物,几乎是分不开的。就像我现在,一个人住在香港,闲来无事待在家时,每天下午四点多钟,就有一个老爷爷的叫卖声断断续续地传来。一次,我特地走下楼去,看他究竟在卖什么。哦,原来是手磨的豆腐花,很传统地往里添一点黄糖,也可以在上面点一些榨菜,或者芝麻。那一瞬间,我无比怀念在家的感觉,以及那些有机会自己下楼买豆腐花的下午。 有时候,环境会一点点诱出我的食欲。前段时间休假去纽约,街道上停着许多冰淇淋车,种类繁多的冰淇淋里,有许多我以前从没尝过的口味:冰沙、雪霸……奇妙的是,在那种炎热、狭长,一路点缀着书店和古董店的街道上,整个人走得微微发热,但又兴致盎然时,真是忍不住地想吃冰淇淋,一路走,一路买。平时我是不会这样放任自己的。 相比于吃,我倒更喜欢煮东西。这要归功于爸妈太会“培养”我。小时候在家做饭,买什么菜都可以,花多少钱都可以——只要你肯做。“培养”得我直到现在,还很享受做饭的乐趣。 每每试做一些新菜,我就请些同事来吃家宴。这时候我一般在厨房,餐桌上也多半没我的位置,我反倒乐得待在一边,靠着门,留神大家的反应,还不厌其烦地帮大家换碟……在我眼里,吃就是吃,烹饪就是烹饪。来的客人,好好享受我烹饪出来的东西,就是对我最大的回馈了。 我常想,假如我将来有孩子,而且是女儿的话,一定会娇生惯养,不让她下厨当主妇。在灶台前烹煮食物,是件多么辛苦的事啊。我跟台里

食物上桌要趁热吃,一句“菜凉了”,解读起来有万千种含义。开口三分暖,左等右等等凉了,是件很令人沮丧的事情。

 

食物上桌要趁热吃,一句“菜凉了”,解读起来有万千种含义。开口三分暖,左等右等等凉了,是件很令人沮丧的事情。 我始终不能接受美食这个词。我更愿意称之为食物,而不是美食。 现在的“美食”,跟美女一样,变成了一种称呼。其实食物就是食物,美不美见仁见智,所谓“我之蜜糖,彼之砒霜”。它就是种很个人的爱好,比如宁波人喜欢吃霉的苋菜、霉的豆腐,换个地方的人就吃不惯。东北人吃的乱炖,在广东人看来就缺乏形式感。 一个人喜欢哪种食物,往往有些情结。我对黑芝麻糊有特殊感情,源于母亲。我母亲小的时候,每天到了一个时间,就会有人挑着担子,一边敲着竹梆,一边喊:黑芝麻糊、黑芝麻糊……外祖母心领神会,掏给母亲和哥哥们一些零钱,几个孩子捏着钱,转身就没了踪影。大概就是想到这些,以后我每次见着芝麻糊,就无端觉得好吃。 每每吃到生炒黄豆芽,也多半会想起母亲。至今还记得,她为什么喜欢这个菜。那段时间,我祖上定居广西,全家上下普遍重男轻女,家里只她一个女孩,许多要求很难得到满足。放学时,她经常路过一些人家,看到别人把饭桌搬到门口吃饭,甚至还能从头到尾目睹炒黄豆芽的过程——怎么样把黄豆芽煸干水,怎么样爆炒辣椒、酱油和葱蒜,待到香味出来,再把黄豆芽扔进去,最后盛出一盘嫩黄的成品。一次母亲生病了,外婆问她,想吃什么。她说黄豆芽,酱油爆炒黄豆芽。 在我的世界里,环境、情感、人事和食

我始终不能接受美食这个词。我更愿意称之为食物,而不是美食。
现在的“美食”,跟美女一样,变成了一种称呼。其实食物就是食物,美不美见仁见智,所谓“我之蜜糖,彼之砒霜”。它就是种很个人的爱好,比如宁波人喜欢吃霉的苋菜、霉的豆腐,换个地方的人就吃不惯。东北人吃的乱炖,在广东人看来就缺乏形式感。
一个人喜欢哪种食物,往往有些情结。我对黑芝麻糊有特殊感情,源于母亲。我母亲小的时候,每天到了一个时间,就会有人挑着担子,一边敲着竹梆,一边喊:黑芝麻糊、黑芝麻糊……外祖母心领神会,掏给母亲和哥哥们一些零钱,几个孩子捏着钱,转身就没了踪影。大概就是想到这些,以后我每次见着芝麻糊,就无端觉得好吃。物,几乎是分不开的。就像我现在,一个人住在香港,闲来无事待在家时,每天下午四点多钟,就有一个老爷爷的叫卖声断断续续地传来。一次,我特地走下楼去,看他究竟在卖什么。哦,原来是手磨的豆腐花,很传统地往里添一点黄糖,也可以在上面点一些榨菜,或者芝麻。那一瞬间,我无比怀念在家的感觉,以及那些有机会自己下楼买豆腐花的下午。 有时候,环境会一点点诱出我的食欲。前段时间休假去纽约,街道上停着许多冰淇淋车,种类繁多的冰淇淋里,有许多我以前从没尝过的口味:冰沙、雪霸……奇妙的是,在那种炎热、狭长,一路点缀着书店和古董店的街道上,整个人走得微微发热,但又兴致盎然时,真是忍不住地想吃冰淇淋,一路走,一路买。平时我是不会这样放任自己的。 相比于吃,我倒更喜欢煮东西。这要归功于爸妈太会“培养”我。小时候在家做饭,买什么菜都可以,花多少钱都可以——只要你肯做。“培养”得我直到现在,还很享受做饭的乐趣。 每每试做一些新菜,我就请些同事来吃家宴。这时候我一般在厨房,餐桌上也多半没我的位置,我反倒乐得待在一边,靠着门,留神大家的反应,还不厌其烦地帮大家换碟……在我眼里,吃就是吃,烹饪就是烹饪。来的客人,好好享受我烹饪出来的东西,就是对我最大的回馈了。 我常想,假如我将来有孩子,而且是女儿的话,一定会娇生惯养,不让她下厨当主妇。在灶台前烹煮食物,是件多么辛苦的事啊。我跟台里
每每吃到生炒黄豆芽,也多半会想起母亲。至今还记得,她为什么喜欢这个菜。那段时间,我祖上定居广西,全家上下普遍重男轻女,家里只她一个女孩,许多要求很难得到满足。放学时,她经常路过一些人家,看到别人把饭桌搬到门口吃饭,甚至还能从头到尾目睹炒黄豆芽的过程——怎么样把黄豆芽煸干水,怎么样爆炒辣椒、酱油和葱蒜,待到香味出来,再把黄豆芽扔进去,最后盛出一盘嫩黄的成品。一次母亲生病了,外婆问她,想吃什么。她说黄豆芽,酱油爆炒黄豆芽。
在我的世界里,环境、情感、人事和食物,几乎是分不开的。就像我现在,一个人住在香港,闲来无事待在家时,每天下午四点多钟,就有一个老爷爷的叫卖声断断续续地传来。一次,我特地走下楼去,看他究竟在卖什么。哦,原来是手磨的豆腐花,很传统地往里添一点黄糖,也可以在上面点一些榨菜,或者芝麻。那一瞬间,我无比怀念在家的感觉,以及那些有机会自己下楼买豆腐花的下午。
有时候,环境会一点点诱出我的食欲。前段时间休假去纽约,街道上停着许多冰淇淋车,种类繁多的冰淇淋里,有许多我以前从没尝过的口味:冰沙、雪霸……奇妙的是,在那种炎热、狭长,一路点缀着书店和古董店的街道上,整个人走得微微发热,但又兴致盎然时,真是忍不住地想吃冰淇淋,一路走,一路买。平时我是不会这样放任自己的。
相比于吃,我倒更喜欢煮东西。这要归功于爸妈太会“培养”我。小时候在家做饭,买什么菜都可以,花多少钱都可以——只要你肯做。“培养”得我直到现在,还很享受做饭的乐趣。
每每试做一些新菜,我就请些同事来吃家宴。这时候我一般在厨房,餐桌上也多半没我的位置,我反倒乐得待在一边,靠着门,留神大家的反应,还不厌其烦地帮大家换碟……在我眼里,吃就是吃,烹饪就是烹饪。来的客人,好好享受我烹饪出来的东西,就是对我最大的回馈了。
我常想,假如我将来有孩子,而且是女儿的话,一定会娇生惯养,不让她下厨当主妇。在灶台前烹煮食物,是件多么辛苦的事啊。我跟台里的年轻同事讲,你知不知道,每晚回去都能吃到一碗面,那煮面的人该多有心思、多有爱啊。一次这样没什么,十年都这样,就真是很不容易啦。你想啊,厨房里多半没有空调。烹煮的人在厨房,希望没有油烟跑出去,就会关上门,油烟沾得手上、头发上、脖子上,满身都是。每天上完班,回到家里把脸洗干净后,再去买菜。或者一大早起来,先去买菜,摘干净变成半成品,放在冰箱。又或者劳累了一天,大家都睡下了,你再去熬个明天要用的汤底……
常见一些朋友,爸妈这边叫——吃饭啦!他那边回——啊,再打完这盘游戏!你要知道,食物上桌要趁热吃,一句“菜凉了”,解读起来有万千种含义。开口三分暖,左等右等等凉了,是件很令人沮丧的事情。

 

(采访/孙雅兰)

  评论这张
 
阅读(7822)|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