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周刊

http://xinzhoukan.vip.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新周刊》,“中国最新锐的时事生活周刊”,创办于1996年8月18日,十二年猛进,已成为中国社会变迁最敏锐的观察者与记录者。 《新周刊》由广东出版集团、三九企业集团联合主办。 《新周刊》每期128页全彩印刷,每月1日、15日出版,零售价15元。

网易考拉推荐

张发财 外婆的太阳蛋   

2013-10-24 12:1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宴的时候她挑了一勺奶油尝了尝说:“给这混蛋吃吧。”在场观众当然知道混蛋是谁,我当然就吃,一点都不腼腆。记得还赏赐给她一勺奶油,我小姨还夸我懂事,于是我虚情假意又赏给小姨一勺。之后吃得昏天黑地,早晨醒来,还有蛋糕,早晨醒来,还有……好像一直吃到过年,还有……我现在都想不明白,一块小小的蛋糕,怎么可能吃得这么持久? 大概是1994年,或者是1995年,老太太中风了,恢复之后只有一只手可以动。我那时候已经上大学了,暑假回去突然想吃太阳蛋。就问她:“你吃过太阳蛋吗?”她说这辈子就伺候你们这些王八蛋了,你想装孝心吗? 我在她装模作样一辈子的灶台前,装模作样地煎蛋。我就知道她会来,她果然来了。她挪动半个身子到厨房,坐在凳子上指导:“火到一半就好了;油不要多,鸡蛋要斜着下……”后来就生气了,让我扶着她,右手敲开鸡蛋,右手把鸡蛋下锅,右手拿铲子小心收蛋汁……我乐了:“你这是杨过啊!”她很迷茫,僵着身子问我:“杨过谁啊?” “一个大英雄,可牛逼啦。” 当时正是黄昏,余晖和湖光正好拍在脸上,我说完,忽然眼睛有点涩。

我此生第一次吃的东西就是太阳蛋,据说有我太公的风采,“呲溜”一声把蛋花吸进嘴里。老太太当时就崩了,哭得泪水磅礴,把对她爹以及老公的爱全部转移到我身上,爱死我了。

我外婆家隔壁是国营涂料厂,这个近邻的存在,使得老太太家餐桌的颜色变幻无穷。上午是红色,或许下午就变成蓝色,至黄昏又变成黄色,这取决于隔壁工人扔出的废油漆桶。我记得某次老太太突发奇想,将蓝白红三种废油漆分成三等份涂抹在桌子上,这个跟法国国旗一模一样的餐桌勾起了我小姨的小资情怀,强行敲开已经关门的副食品商店,买回一个面包和两瓶汽水,使得整个晚餐充满了异国情调。
我对西餐的了解就起始于这次晚餐,对西餐的兴趣也终结于这次晚餐。原因是当夜拉得波涛汹涌,手纸告罄拿面包包装纸收拾时,无意中看到了生产日期。很巧,它与我同年同月生。 我此生第一次吃的东西就是太阳蛋,据说有我太公的风采,“呲溜”一声把蛋花吸进嘴里。老太太当时就崩了,哭得泪水磅礴,把对她爹以及老公的爱全部转移到我身上,爱死我了。 我外婆家隔壁是国营涂料厂,这个近邻的存在,使得老太太家餐桌的颜色变幻无穷。上午是红色,或许下午就变成蓝色,至黄昏又变成黄色,这取决于隔壁工人扔出的废油漆桶。我记得某次老太太突发奇想,将蓝白红三种废油漆分成三等份涂抹在桌子上,这个跟法国国旗一模一样的餐桌勾起了我小姨的小资情怀,强行敲开已经关门的副食品商店,买回一个面包和两瓶汽水,使得整个晚餐充满了异国情调。 我对西餐的了解就起始于这次晚餐,对西餐的兴趣也终结于这次晚餐。原因是当夜拉得波涛汹涌,手纸告罄拿面包包装纸收拾时,无意中看到了生产日期。很巧,它与我同年同月生。 但这枚有着厚重历史积淀感的面包味道还可以,起码比我外婆做的馒头强。老太太的馒头做得很白,但除了白之外一无是处,几乎是一团勉强成形的糨糊,吃的时候必须一口塞进嘴里,因为黏性太强没有办法再张嘴吃第二口。我怀疑这超强的附着力和它怪异的白有关系,是不是把剩下的白油漆刷上去了? 此后,老太太用毕生的精力钻研一个课题:怎样把菜做得半生不熟。 在我印象里,老太太的面食就是变着花样的固体胶水,她能够把一锅面条煮成一根麻花,也能把一张面饼烙成一张胶布。粥自然不用说了,那是一盆等待分瓶灌装的502胶水。老太太的作品有时也有食客上门点尝,一般七岁左右,捂着腮帮子进门:“姥姥,我这牙就是不掉啊!” 她女儿,也就是我娘,对她娘的厨艺深恶痛绝,背叛的脚步铿锵有力,所以我娘的作品又是一个极致:馒头像铅球,面条像筷子,米饭能练铁砂掌,烙饼可以当菜板。 我的童年记忆,是一段粘稠的忧伤。但画面是很美的:我家的后面是一片波光粼粼的大湖,我外婆在厨房后面开了扇窗户,每到黄昏,太阳坠入湖里的时候,余晖和湖光打在她的脸上,又漂亮又温馨。她忙着煮菜,我坐在门槛上翻白眼,等着太阳蛋出锅。 老太太对自己煎的太阳蛋很得意。
但这枚有着厚重历史积淀感的面包味道还可以,起码比我外婆做的馒头强。老太太的馒头做得很白,但除了白之外一无是处,几乎是一团勉强成形的糨糊,吃的时候必须一口塞进嘴里,因为黏性太强没有办法再张嘴吃第二口。我怀疑这超强的附着力和它怪异的白有关系,是不是把剩下的白油漆刷上去了?
此后,老太太用毕生的精力钻研一个课题:怎样把菜做得半生不熟。

在我印象里,老太太的面食就是变着花样的固体胶水,她能够把一锅面条煮成一根麻花,也能把一张面饼烙成一张胶布。粥自然不用说了,那是一盆等待分瓶灌装的502胶水。老太太的作品有时也有食客上门点尝,一般七岁左右,捂着腮帮子进门:“姥姥,我这牙就是不掉啊!”
她女儿,也就是我娘,对她娘的厨艺深恶痛绝,背叛的脚步铿锵有力,所以我娘的作品又是一个极致:馒头像铅球,面条像筷子,米饭能练铁砂掌,烙饼可以当菜板。
我的童年记忆,是一段粘稠的忧伤。但画面是很美的:我家的后面是一片波光粼粼的大湖,我外婆在厨房后面开了扇窗户,每到黄昏,太阳坠入湖里的时候,余晖和湖光打在她的脸上,又漂亮又温馨。她忙着煮菜,我坐在门槛上翻白眼,等着太阳蛋出锅。日宴的时候她挑了一勺奶油尝了尝说:“给这混蛋吃吧。”在场观众当然知道混蛋是谁,我当然就吃,一点都不腼腆。记得还赏赐给她一勺奶油,我小姨还夸我懂事,于是我虚情假意又赏给小姨一勺。之后吃得昏天黑地,早晨醒来,还有蛋糕,早晨醒来,还有……好像一直吃到过年,还有……我现在都想不明白,一块小小的蛋糕,怎么可能吃得这么持久? 大概是1994年,或者是1995年,老太太中风了,恢复之后只有一只手可以动。我那时候已经上大学了,暑假回去突然想吃太阳蛋。就问她:“你吃过太阳蛋吗?”她说这辈子就伺候你们这些王八蛋了,你想装孝心吗? 我在她装模作样一辈子的灶台前,装模作样地煎蛋。我就知道她会来,她果然来了。她挪动半个身子到厨房,坐在凳子上指导:“火到一半就好了;油不要多,鸡蛋要斜着下……”后来就生气了,让我扶着她,右手敲开鸡蛋,右手把鸡蛋下锅,右手拿铲子小心收蛋汁……我乐了:“你这是杨过啊!”她很迷茫,僵着身子问我:“杨过谁啊?” “一个大英雄,可牛逼啦。” 当时正是黄昏,余晖和湖光正好拍在脸上,我说完,忽然眼睛有点涩。
老太太对自己煎的太阳蛋很得意。她爹好像留过洋,东西没学回来,学了一身资产阶级臭毛病——特别喜欢吃生东西,太阳蛋是至爱。老太太少女时代第一次下厨做的就是太阳蛋,她爹吃后赞叹有加,说墨索里尼的厨子做的太阳蛋他吃过。“那厨子当时40岁,20年过去了,厨艺应该有所长进。现在估计能和我女儿的厨艺抗衡了。”说完“呲溜”一声把蛋花吸进嘴里。
这一评语的影响是深远的,此后,老太太用毕生的精力钻研一个课题:怎样把菜做得半生不熟。终于,在嫁给我外公那一年,她醍醐灌顶大彻大悟。首先,锅要冷;其次,烹饪时间一定缩至最短!就在她悟出厨艺的终极真理时,厨房忽然神光照室,烟雾缭绕,炊烟幻化为七彩祥云,蔓延数里……大师就这样出世了。
我外公尝过后赞不绝口:“大师的菜,味道和火候拿捏得真是登峰造极啊。”说完夹起一根空心菜咔咔咬,半个小时后,将这根崭新的空心菜从嘴里抽了出来说:“质量这么好的自行车气门芯,吃了实在浪费!”又嚼了一块干豆腐,半小时后又吐,拿它去补自行车轮胎了。当时正值抗美援朝的关键阶段,所以炸花生没舍得吃,捐献给兵工厂了。只好吃炖鱼,一筷子夹起一条活蹦乱跳的小鲤鱼,不料脱手,那条鱼一个筋斗翻回汤里,动作流畅直追伏明霞。“还是老了,不然能跳回厨房后面的湖里。”我外公说。 我此生第一次吃的东西就是太阳蛋,据说有我太公的风采,“呲溜”一声把蛋花吸进嘴里。老太太当时就崩了,哭得泪水磅礴,把对她爹以及老公的爱全部转移到我身上,爱死我了。 我外婆家隔壁是国营涂料厂,这个近邻的存在,使得老太太家餐桌的颜色变幻无穷。上午是红色,或许下午就变成蓝色,至黄昏又变成黄色,这取决于隔壁工人扔出的废油漆桶。我记得某次老太太突发奇想,将蓝白红三种废油漆分成三等份涂抹在桌子上,这个跟法国国旗一模一样的餐桌勾起了我小姨的小资情怀,强行敲开已经关门的副食品商店,买回一个面包和两瓶汽水,使得整个晚餐充满了异国情调。 我对西餐的了解就起始于这次晚餐,对西餐的兴趣也终结于这次晚餐。原因是当夜拉得波涛汹涌,手纸告罄拿面包包装纸收拾时,无意中看到了生产日期。很巧,它与我同年同月生。 但这枚有着厚重历史积淀感的面包味道还可以,起码比我外婆做的馒头强。老太太的馒头做得很白,但除了白之外一无是处,几乎是一团勉强成形的糨糊,吃的时候必须一口塞进嘴里,因为黏性太强没有办法再张嘴吃第二口。我怀疑这超强的附着力和它怪异的白有关系,是不是把剩下的白油漆刷上去了? 此后,老太太用毕生的精力钻研一个课题:怎样把菜做得半生不熟。 在我印象里,老太太的面食就是变着花样的固体胶水,她能够把一锅面条煮成一根麻花,也能把一张面饼烙成一张胶布。粥自然不用说了,那是一盆等待分瓶灌装的502胶水。老太太的作品有时也有食客上门点尝,一般七岁左右,捂着腮帮子进门:“姥姥,我这牙就是不掉啊!” 她女儿,也就是我娘,对她娘的厨艺深恶痛绝,背叛的脚步铿锵有力,所以我娘的作品又是一个极致:馒头像铅球,面条像筷子,米饭能练铁砂掌,烙饼可以当菜板。 我的童年记忆,是一段粘稠的忧伤。但画面是很美的:我家的后面是一片波光粼粼的大湖,我外婆在厨房后面开了扇窗户,每到黄昏,太阳坠入湖里的时候,余晖和湖光打在她的脸上,又漂亮又温馨。她忙着煮菜,我坐在门槛上翻白眼,等着太阳蛋出锅。 老太太对自己煎的太阳蛋很得意。
我外婆看着我外公,觉得他成熟又顽皮,风趣又幽默,于是腼腆地、幸福地笑了,当时窗外正好飞过一抹夕阳,脸都红了。

可惜我不解风情,除了太阳蛋之外,什么都不吃。

她爹好像留过洋,东西没学回来,学了一身资产阶级臭毛病——特别喜欢吃生东西,太阳蛋是至爱。老太太少女时代第一次下厨做的就是太阳蛋,她爹吃后赞叹有加,说墨索里尼的厨子做的太阳蛋他吃过。“那厨子当时40岁,20年过去了,厨艺应该有所长进。现在估计能和我女儿的厨艺抗衡了。”说完“呲溜”一声把蛋花吸进嘴里。 这一评语的影响是深远的,此后,老太太用毕生的精力钻研一个课题:怎样把菜做得半生不熟。终于,在嫁给我外公那一年,她醍醐灌顶大彻大悟。首先,锅要冷;其次,烹饪时间一定缩至最短!就在她悟出厨艺的终极真理时,厨房忽然神光照室,烟雾缭绕,炊烟幻化为七彩祥云,蔓延数里……大师就这样出世了。 我外公尝过后赞不绝口:“大师的菜,味道和火候拿捏得真是登峰造极啊。”说完夹起一根空心菜咔咔咬,半个小时后,将这根崭新的空心菜从嘴里抽了出来说:“质量这么好的自行车气门芯,吃了实在浪费!”又嚼了一块干豆腐,半小时后又吐,拿它去补自行车轮胎了。当时正值抗美援朝的关键阶段,所以炸花生没舍得吃,捐献给兵工厂了。只好吃炖鱼,一筷子夹起一条活蹦乱跳的小鲤鱼,不料脱手,那条鱼一个筋斗翻回汤里,动作流畅直追伏明霞。“还是老了,不然能跳回厨房后面的湖里。”我外公说。 我外婆看着我外公,觉得他成熟又顽皮,风趣又幽默,于是腼腆地、幸福地笑了,当时窗外正好飞过一抹夕阳,脸都红了。 可惜我不解风情,除了太阳蛋之外,什么都不吃。 诗意永远是短暂的,我外公在反右的伟大的浪潮中很快就over了。我外婆带着三个女儿苦等春天,1977年是一个春天,她们家终于等来了一个新男人,就是我。 我此生第一次吃的东西就是太阳蛋,据说有我太公的风采,“呲溜”一声把蛋花吸进嘴里。老太太当时就崩了,哭得泪水磅礴,坚信我是墨索里尼转世,把对她爹以及老公的爱全部转移到我身上,爱死我了。 可惜我不解风情,除了太阳蛋之外,什么都不吃。她很忧郁,于是尽力讨好我,尽量不给我做吃的。我记得她主动给我吃的是1984年,她70岁生日,买了一个大蛋糕。生

诗意永远是短暂的,我外公在反右的伟大的浪潮中很快就over了。我外婆带着三个女儿苦等春天,1977年是一个春天,她们家终于等来了一个新男人,就是我。
我此生第一次吃的东西就是太阳蛋,据说有我太公的风采,“呲溜”一声把蛋花吸进嘴里。老太太当时就崩了,哭得泪水磅礴,坚信我是墨索里尼转世,把对她爹以及老公的爱全部转移到我身上,爱死我了。
可惜我不解风情,除了太阳蛋之外,什么都不吃。她很忧郁,于是尽力讨好我,尽量不给我做吃的。我记得她主动给我吃的是1984年,她70岁生日,买了一个大蛋糕。生日宴的时候她挑了一勺奶油尝了尝说:“给这混蛋吃吧。”在场观众当然知道混蛋是谁,我当然就吃,一点都不腼腆。记得还赏赐给她一勺奶油,我小姨还夸我懂事,于是我虚情假意又赏给小姨一勺。之后吃得昏天黑地,早晨醒来,还有蛋糕,早晨醒来,还有……好像一直吃到过年,还有……我现在都想不明白,一块小小的蛋糕,怎么可能吃得这么持久?
大概是1994年,或者是1995年,老太太中风了,恢复之后只有一只手可以动。我那时候已经上大学了,暑假回去突然想吃太阳蛋。就问她:“你吃过太阳蛋吗?”她说这辈子就伺候你们这些王八蛋了,你想装孝心吗?
我在她装模作样一辈子的灶台前,装模作样地煎蛋。我就知道她会来,她果然来了。她挪动半个身子到厨房,坐在凳子上指导:“火到一半就好了;油不要多,鸡蛋要斜着下……”后来就生气了,让我扶着她,右手敲开鸡蛋,右手把鸡蛋下锅,右手拿铲子小心收蛋汁……我乐了:“你这是杨过啊!”她很迷茫,僵着身子问我:“杨过谁啊?”
“一个大英雄,可牛逼啦。”日宴的时候她挑了一勺奶油尝了尝说:“给这混蛋吃吧。”在场观众当然知道混蛋是谁,我当然就吃,一点都不腼腆。记得还赏赐给她一勺奶油,我小姨还夸我懂事,于是我虚情假意又赏给小姨一勺。之后吃得昏天黑地,早晨醒来,还有蛋糕,早晨醒来,还有……好像一直吃到过年,还有……我现在都想不明白,一块小小的蛋糕,怎么可能吃得这么持久? 大概是1994年,或者是1995年,老太太中风了,恢复之后只有一只手可以动。我那时候已经上大学了,暑假回去突然想吃太阳蛋。就问她:“你吃过太阳蛋吗?”她说这辈子就伺候你们这些王八蛋了,你想装孝心吗? 我在她装模作样一辈子的灶台前,装模作样地煎蛋。我就知道她会来,她果然来了。她挪动半个身子到厨房,坐在凳子上指导:“火到一半就好了;油不要多,鸡蛋要斜着下……”后来就生气了,让我扶着她,右手敲开鸡蛋,右手把鸡蛋下锅,右手拿铲子小心收蛋汁……我乐了:“你这是杨过啊!”她很迷茫,僵着身子问我:“杨过谁啊?” “一个大英雄,可牛逼啦。” 当时正是黄昏,余晖和湖光正好拍在脸上,我说完,忽然眼睛有点涩。
当时正是黄昏,余晖和湖光正好拍在脸上,我说完,忽然眼睛有点涩。

  评论这张
 
阅读(10304)|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