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周刊

http://xinzhoukan.vip.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新周刊》,“中国最新锐的时事生活周刊”,创办于1996年8月18日,十二年猛进,已成为中国社会变迁最敏锐的观察者与记录者。 《新周刊》由广东出版集团、三九企业集团联合主办。 《新周刊》每期128页全彩印刷,每月1日、15日出版,零售价15元。

网易考拉推荐

杨冠三 现在说的八十年代全说过   

2013-08-07 13:2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的方案。当时的中央异常重视调查。方案前有预调查,方案中有实施调查,方案实施后有效果调查。包括“十三大”报告都融进了我们的调研报告。 这些调研可是严格按照社会学原理,从56个城市、100多个县严格抽样调查的。盖洛普协会当时对我们调查的评价是,“中国的调查水平优于国际平均水平”。 当时大兴调查之风,数以万计的调查组,全国性开展调查。不像现在,调查个什么还得报批。 大兴调研之风的推动力,一个是来自上面,叫“冲出一条血路”,中国面临崩溃的边缘,必须改革;另一个来自下面,我们要吃饭,我们要吃饱饭,必须改革。 决策是个严格的科学过程。当时的调研,得出的方案、决议,为未来中国改革的走向奠定了大致的基础。 现在的决策,之所以造成那么大的反弹,就是因为没有调研。现在的一些人不是懒了,不想调研了,而是靠利益驱动决策了。 顶层设计是需要的,但顶层设计需要底层依据,这个中间环节就是调研。 当时调研报告上会这么写,“只有人民支持的改革,才是现实可操作的改革”。现在的很多改革为什么都拧着呀,就是你刚才提到的部委设计,与底层调研无关。 八十年代最大的顶层设计是邓小平的三句话:“允许看”——这是说给不想改革的人听的;“大胆试”——这是说给改革的人听的;第三句“不争论”——其中有实事求是的成分。 当你想不清怎么干的时候,最好做做调研。 我们给“十三大”报告做调研时,建议“建立上下的对话机制”,这“对话”是什么,就是调研。哪像现在,开个听证会就完了。 之所以重提调研之风,是因为后来二十年的许多决策只顾及既得利益者的利益而没照顾人民群众的利益。 年轻人要有危机感。国歌里唱的“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要把这种危机意识传导给他们。 现在大谈八十年代的话题,按我儿子他们的说法,就是“遗老遗少”在怀旧。我现在想明白了,年轻人这么看是现实的。就像我们当初反感五六十年代人吃忆苦思甜饭是一个道理。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历史使命。你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就够了。不要要求年轻人跟

杨冠三  现在说的八十年代全说过

 

杨冠三 经济学家、社会学家、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常务理事。


有人说,未来十年是我们八十年代人最后的十年;我要说,未来十年是改革再继续的十年。

 

口述/杨冠三   采访/肖锋

 

对我个人来说,八十年代是以天下为己任的年代。第二,八十年代是个出“大字眼”的年代,比如“国家民族”、“改革开放”、“解放思想”、“自由民主”、“发家致富”等等。现在会被人笑话,那时可是我们内心真实的想法。
对中华民族来说,我概括八十年代也是两条。首先,这是个启蒙的年代:回归最基本的常识。终于明白我们不需要解救天下三分之二受苦人,明白人要有饭吃、人说话要有人听是常识。第二,这是个奠基的年代:是八十年代的思想解放和体制改革奠定了今后国家的走向。
中国今天又面临一个三岔路口:回去,维持,或改革。我不相信中国往回走,就像不相信人类会再回到树上去。虽然街上还会有“文革”式标语出现,就像德国仍会有新纳粹主义,就像俄罗斯仍有斯大林模式怀旧思潮,但由于人们经历了思想解放,这就奠定了回不去的基础。
今天,我们再把八十年代写的文章拿出来看,会发现现在很多思路、建议、方案都在那个时代说过了。今天媒体上讲的话八十年代也都说过。
我们正在编辑那个年代的文集,定名“体制中国”、“调查中国”。这些文集不但有文献意义、历史意义,对未来还有指导意义。这不是简单的怀旧,不是写回忆录,这可是改革的传承。
八十年代的调研精神可概括为“接到任务、拔脚就走”。那时是坐火车,还是硬座。碰到任务急得坐飞机时要领导特批。
八十年代对我们这代人来说,真是故乡,精神的故乡。我们这帮人现在聚在一起,不谈房价,不勾兑关系,大家谈的还是改革。有人说,未来十年是我们八十年代人最后的十年;我要说,未来十年是改革再继续的十年。
我在2004年发现,现在的人都不作调查了。我是1979年参与农村调查的,到1989年这十年是调查的十年。当时认为,不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不可能给中央写出好的建议、好的方案。当时的中央异常重视调查。方案前有预调查,方案中有实施调查,方案实施后有效果调查。包括“十三大”报告都融进了我们的调研报告。你们一块去回忆八十年代。干好自己的事吧。年轻人会自己找到自己的位置。 我们八十年代那会儿谁“传帮带”我们了?现在的年轻人也不用你教。 八十年代讲奋斗,现在讲成功。奋斗是过程,成功是结果。这个成功的结果,有可能是奋斗来的,也可能是拼爹、找关系来的。对年轻的教育是一个个社会事实,而不是你的说教。你再说“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他们会笑你。这二十年的腐败和不公正教育了年轻人,奋斗不必然带来成功。所以你光靠说,没用。他会反问,某某地产大王的儿子靠奋斗了吗?郭美美奋斗了吗? 要改变社会学上所说的“社会评价体系”。当今社会的“社会评价体系”出了问题,谁有钱谁牛叉、谁关系硬谁牛叉,所以需要纠偏——这恰恰是需要顶层设计的。靠说教是没用的。仍然要改革,而改革就要大兴调研之风。 必须告诉年轻人的是要有危机感。国歌里唱的“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要把这种危机意识传导给他们。你们看到这些繁华,也要看到那些贫困人口,那些失学儿童,那些冤假错案,看到我们在别国人心目中低下的地位——而这些都需要改革,需要调研。
这些调研可是严格按照社会学原理,从56个城市、100多个县严格抽样调查的。盖洛普协会当时对我们调查的评价是,“中国的调查水平优于国际平均水平”。
当时大兴调查之风,数以万计的调查组,全国性开展调查。不像现在,调查个什么还得报批。
大兴调研之风的推动力,一个是来自上面,叫“冲出一条血路”,中国面临崩溃的边缘,必须改革;另一个来自下面,我们要吃饭,我们要吃饱饭,必须改革。杨冠三 现在说的八十年代全说过 杨冠三 经济学家、社会学家、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常务理事。 有人说,未来十年是我们八十年代人最后的十年;我要说,未来十年是改革再继续的十年。 口述杨冠三 采访肖锋 对我个人来说,八十年代是以天下为己任的年代。第二,八十年代是个出“大字眼”的年代,比如“国家民族”、“改革开放”、“解放思想”、“自由民主”、“发家致富”等等。现在会被人笑话,那时可是我们内心真实的想法。 对中华民族来说,我概括八十年代也是两条。首先,这是个启蒙的年代:回归最基本的常识。终于明白我们不需要解救天下三分之二受苦人,明白人要有饭吃、人说话要有人听是常识。第二,这是个奠基的年代:是八十年代的思想解放和体制改革奠定了今后国家的走向。 中国今天又面临一个三岔路口:回去,维持,或改革。我不相信中国往回走,就像不相信人类会再回到树上去。虽然街上还会有“文革”式标语出现,就像德国仍会有新纳粹主义,就像俄罗斯仍有斯大林模式怀旧思潮,但由于人们经历了思想解放,这就奠定了回不去的基础。 今天,我们再把八十年代写的文章拿出来看,会发现现在很多思路、建议、方案都在那个时代说过了。今天媒体上讲的话八十年代也都说过。 我们正在编辑那个年代的文集,定名“体制中国”、“调查中国”。这些文集不但有文献意义、历史意义,对未来还有指导意义。这不是简单的怀旧,不是写回忆录,这可是改革的传承。 八十年代的调研精神可概括为“接到任务、拔脚就走”。那时是坐火车,还是硬座。碰到任务急得坐飞机时要领导特批。 八十年代对我们这代人来说,真是故乡,精神的故乡。我们这帮人现在聚在一起,不谈房价,不勾兑关系,大家谈的还是改革。有人说,未来十年是我们八十年代人最后的十年;我要说,未来十年是改革再继续的十年。 我在2004年发现,现在的人都不作调查了。我是1979年参与农村调查的,到1989年这十年是调查的十年。当时认为,不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不可能给中央写出好的建议、
决策是个严格的科学过程。当时的调研,得出的方案、决议,为未来中国改革的走向奠定了大致的基础。
现在的决策,之所以造成那么大的反弹,就是因为没有调研。现在的一些人不是懒了,不想调研了,而是靠利益驱动决策了。
顶层设计是需要的,但顶层设计需要底层依据,这个中间环节就是调研。好的方案。当时的中央异常重视调查。方案前有预调查,方案中有实施调查,方案实施后有效果调查。包括“十三大”报告都融进了我们的调研报告。 这些调研可是严格按照社会学原理,从56个城市、100多个县严格抽样调查的。盖洛普协会当时对我们调查的评价是,“中国的调查水平优于国际平均水平”。 当时大兴调查之风,数以万计的调查组,全国性开展调查。不像现在,调查个什么还得报批。 大兴调研之风的推动力,一个是来自上面,叫“冲出一条血路”,中国面临崩溃的边缘,必须改革;另一个来自下面,我们要吃饭,我们要吃饱饭,必须改革。 决策是个严格的科学过程。当时的调研,得出的方案、决议,为未来中国改革的走向奠定了大致的基础。 现在的决策,之所以造成那么大的反弹,就是因为没有调研。现在的一些人不是懒了,不想调研了,而是靠利益驱动决策了。 顶层设计是需要的,但顶层设计需要底层依据,这个中间环节就是调研。 当时调研报告上会这么写,“只有人民支持的改革,才是现实可操作的改革”。现在的很多改革为什么都拧着呀,就是你刚才提到的部委设计,与底层调研无关。 八十年代最大的顶层设计是邓小平的三句话:“允许看”——这是说给不想改革的人听的;“大胆试”——这是说给改革的人听的;第三句“不争论”——其中有实事求是的成分。 当你想不清怎么干的时候,最好做做调研。 我们给“十三大”报告做调研时,建议“建立上下的对话机制”,这“对话”是什么,就是调研。哪像现在,开个听证会就完了。 之所以重提调研之风,是因为后来二十年的许多决策只顾及既得利益者的利益而没照顾人民群众的利益。 年轻人要有危机感。国歌里唱的“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要把这种危机意识传导给他们。 现在大谈八十年代的话题,按我儿子他们的说法,就是“遗老遗少”在怀旧。我现在想明白了,年轻人这么看是现实的。就像我们当初反感五六十年代人吃忆苦思甜饭是一个道理。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历史使命。你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就够了。不要要求年轻人跟
当时调研报告上会这么写,“只有人民支持的改革,才是现实可操作的改革”。现在的很多改革为什么都拧着呀,就是你刚才提到的部委设计,与底层调研无关。
八十年代最大的顶层设计是邓小平的三句话:“允许看”——这是说给不想改革的人听的;“大胆试”——这是说给改革的人听的;第三句“不争论”——其中有实事求是的成分。
当你想不清怎么干的时候,最好做做调研。杨冠三 现在说的八十年代全说过 杨冠三 经济学家、社会学家、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常务理事。 有人说,未来十年是我们八十年代人最后的十年;我要说,未来十年是改革再继续的十年。 口述杨冠三 采访肖锋 对我个人来说,八十年代是以天下为己任的年代。第二,八十年代是个出“大字眼”的年代,比如“国家民族”、“改革开放”、“解放思想”、“自由民主”、“发家致富”等等。现在会被人笑话,那时可是我们内心真实的想法。 对中华民族来说,我概括八十年代也是两条。首先,这是个启蒙的年代:回归最基本的常识。终于明白我们不需要解救天下三分之二受苦人,明白人要有饭吃、人说话要有人听是常识。第二,这是个奠基的年代:是八十年代的思想解放和体制改革奠定了今后国家的走向。 中国今天又面临一个三岔路口:回去,维持,或改革。我不相信中国往回走,就像不相信人类会再回到树上去。虽然街上还会有“文革”式标语出现,就像德国仍会有新纳粹主义,就像俄罗斯仍有斯大林模式怀旧思潮,但由于人们经历了思想解放,这就奠定了回不去的基础。 今天,我们再把八十年代写的文章拿出来看,会发现现在很多思路、建议、方案都在那个时代说过了。今天媒体上讲的话八十年代也都说过。 我们正在编辑那个年代的文集,定名“体制中国”、“调查中国”。这些文集不但有文献意义、历史意义,对未来还有指导意义。这不是简单的怀旧,不是写回忆录,这可是改革的传承。 八十年代的调研精神可概括为“接到任务、拔脚就走”。那时是坐火车,还是硬座。碰到任务急得坐飞机时要领导特批。 八十年代对我们这代人来说,真是故乡,精神的故乡。我们这帮人现在聚在一起,不谈房价,不勾兑关系,大家谈的还是改革。有人说,未来十年是我们八十年代人最后的十年;我要说,未来十年是改革再继续的十年。 我在2004年发现,现在的人都不作调查了。我是1979年参与农村调查的,到1989年这十年是调查的十年。当时认为,不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不可能给中央写出好的建议、
我们给“十三大”报告做调研时,建议“建立上下的对话机制”,这“对话”是什么,就是调研。哪像现在,开个听证会就完了。
之所以重提调研之风,是因为后来二十年的许多决策只顾及既得利益者的利益而没照顾人民群众的利益。

年轻人要有危机感。国歌里唱的“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要把这种危机意识传导给他们。

现在大谈八十年代的话题,按我儿子他们的说法,就是“遗老遗少”在怀旧。我现在想明白了,年轻人这么看是现实的。就像我们当初反感五六十年代人吃忆苦思甜饭是一个道理。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历史使命。你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就够了。不要要求年轻人跟你们一块去回忆八十年代。干好自己的事吧。年轻人会自己找到自己的位置。
我们八十年代那会儿谁“传帮带”我们了?现在的年轻人也不用你教。
八十年代讲奋斗,现在讲成功。奋斗是过程,成功是结果。这个成功的结果,有可能是奋斗来的,也可能是拼爹、找关系来的。对年轻的教育是一个个社会事实,而不是你的说教。你再说“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他们会笑你。这二十年的腐败和不公正教育了年轻人,奋斗不必然带来成功。所以你光靠说,没用。他会反问,某某地产大王的儿子靠奋斗了吗?郭美美奋斗了吗?
要改变社会学上所说的“社会评价体系”。当今社会的“社会评价体系”出了问题,谁有钱谁牛叉、谁关系硬谁牛叉,所以需要纠偏——这恰恰是需要顶层设计的。靠说教是没用的。仍然要改革,而改革就要大兴调研之风。杨冠三 现在说的八十年代全说过 杨冠三 经济学家、社会学家、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常务理事。 有人说,未来十年是我们八十年代人最后的十年;我要说,未来十年是改革再继续的十年。 口述杨冠三 采访肖锋 对我个人来说,八十年代是以天下为己任的年代。第二,八十年代是个出“大字眼”的年代,比如“国家民族”、“改革开放”、“解放思想”、“自由民主”、“发家致富”等等。现在会被人笑话,那时可是我们内心真实的想法。 对中华民族来说,我概括八十年代也是两条。首先,这是个启蒙的年代:回归最基本的常识。终于明白我们不需要解救天下三分之二受苦人,明白人要有饭吃、人说话要有人听是常识。第二,这是个奠基的年代:是八十年代的思想解放和体制改革奠定了今后国家的走向。 中国今天又面临一个三岔路口:回去,维持,或改革。我不相信中国往回走,就像不相信人类会再回到树上去。虽然街上还会有“文革”式标语出现,就像德国仍会有新纳粹主义,就像俄罗斯仍有斯大林模式怀旧思潮,但由于人们经历了思想解放,这就奠定了回不去的基础。 今天,我们再把八十年代写的文章拿出来看,会发现现在很多思路、建议、方案都在那个时代说过了。今天媒体上讲的话八十年代也都说过。 我们正在编辑那个年代的文集,定名“体制中国”、“调查中国”。这些文集不但有文献意义、历史意义,对未来还有指导意义。这不是简单的怀旧,不是写回忆录,这可是改革的传承。 八十年代的调研精神可概括为“接到任务、拔脚就走”。那时是坐火车,还是硬座。碰到任务急得坐飞机时要领导特批。 八十年代对我们这代人来说,真是故乡,精神的故乡。我们这帮人现在聚在一起,不谈房价,不勾兑关系,大家谈的还是改革。有人说,未来十年是我们八十年代人最后的十年;我要说,未来十年是改革再继续的十年。 我在2004年发现,现在的人都不作调查了。我是1979年参与农村调查的,到1989年这十年是调查的十年。当时认为,不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不可能给中央写出好的建议、
必须告诉年轻人的是要有危机感。国歌里唱的“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要把这种危机意识传导给他们。你们看到这些繁华,也要看到那些贫困人口,那些失学儿童,那些冤假错案,看到我们在别国人心目中低下的地位——而这些都需要改革,需要调研。

 

  评论这张
 
阅读(229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