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周刊

http://xinzhoukan.vip.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新周刊》,“中国最新锐的时事生活周刊”,创办于1996年8月18日,十二年猛进,已成为中国社会变迁最敏锐的观察者与记录者。 《新周刊》由广东出版集团、三九企业集团联合主办。 《新周刊》每期128页全彩印刷,每月1日、15日出版,零售价15元。

网易考拉推荐

当写实绘画走到刘小东这一站  

2012-10-22 14:37:00|  分类: 《新周刊》每期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天没有被负面新闻所折磨?在此,我当然不是为今天出现的种种丑行辩护,相反,今天要做的,是努力地去消除种种丑行。但是,不要指望这些丑行和负面新闻会从生活中彻底消失。它是生活的必然部分,它总是以这样那样的形式发明出来。我们要承认和接受这一点。 事实上,每个时代的人都说自己的时代是独一无二的。这是因为人们能够最深刻地体会到自己所置身的时代。我相信再过二十年后,我们的社会也不会崩溃。我们也可以从这个角度去看刘小东作品中的人物:他们承受丑行,接纳丑闻。他们从不开口大笑。 画家和现实“不应该”有一种固定的关系。每个画家和每个现实都存在一种特定的关系。每一种关系都是合理的。今天,不存在纯粹的入世或者遁世。 绘画史上有一个庞大的对生活和现实感兴趣的写实主义传统。甚至可以说,从文艺复兴到19世纪都是这个传统。比如人们常常说起的库尔贝、费舍尔、弗洛伊德等。但是,所有这些艺术家都太不一样了,很难说他们到底产生了哪些反响和功用。刘小东属于这个传统。但他的特殊之处在于,他用他的方式、他的目光、他的画笔来记录他的时代、他的地域、他的目力所及。就如同历史上的那些杰出的画家一样,他做得非常成功。 中国古代绘画也许是另外一个传统。他们对记录和写实的兴趣,对日常生活的兴趣,对身体、面孔以及行为细节的兴趣一直不是非常强烈。我不认为刘小东的作品跟这个传统有很大的关联,或者说,“在做着类似的事”。 大卫·霍克尼回到他的家乡进行写生创作,创作巨大尺幅的风景画, 这似乎是他用绘画与装置、影像等没那么古老的艺术形式抗衡的办法。今天的艺术家也确实是越画越大了,这有多方面的原绘画史上有一个庞大的对生活和现实感兴趣的写实主义传统。甚至可以说,从文艺复兴到19世纪都是这个传统。刘小东属于这个传统。但他的特殊之处在于,他用他的方式、他的目光、他的画笔来记录他的时代、他的地域、他的目力所及。

 

口述/汪民安   采访整理/丁晓洁

 

我和刘小东认识很久,但是,并不常见面。所以每次见面印象都很深。我们见面的时候没有发生什么事,只是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他直言不讳地表达他的想法,非常坦率——这是我所欣赏的。即使在表达他的困惑、他的怀疑,甚至是他的苦恼时,他也直言不讳。他有非凡的表现能力,我喜欢他画的人物。他画的人物如此生动,有一次我站在他的作品面前,突然出现一种错觉,仿佛画面上的人物挣脱了画框和画布,变成了活人。他们就坐在那里,坐在画室中,有血有肉。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努力地把他们推回和还原到画布上面去。

 

绘画史上有一个庞大的对生活和现实感兴趣的写实主义传统。甚至可以说,从文艺复兴到19世纪都是这个传统。刘小东属于这个传统。但他的特殊之处在于,他用他的方式、他的目光、他的画笔来记录他的时代、他的地域、他的目力所及。 口述汪民安 采访整理丁晓洁 我和刘小东认识很久,但是,并不常见面。所以每次见面印象都很深。我们见面的时候没有发生什么事,只是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他直言不讳地表达他的想法,非常坦率——这是我所欣赏的。即使在表达他的困惑、他的怀疑,甚至是他的苦恼时,他也直言不讳。他有非凡的表现能力,我喜欢他画的人物。他画的人物如此生动,有一次我站在他的作品面前,突然出现一种错觉,仿佛画面上的人物挣脱了画框和画布,变成了活人。他们就坐在那里,坐在画室中,有血有肉。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努力地把他们推回和还原到画布上面去。 我相信再过二十年,我们的社会也不会崩溃。 刘小东把普通人物及其平凡的日常生活带入到画面中来了。在这个方面他不仅是开拓者,而且是最成功的艺术家。如果后世的人们要从绘画中去了解20世纪末期的中国人的生活状态的话,他的作品毫无疑问是最重要的窗口。 负面新闻其实一直都存在,只不过今天的微博将它们暴露出来了。但肯定还有更严重的事实没有暴露出来。面对这种危机,人们有两种说法:要么它会导致崩溃,这就是所谓的崩溃论;要么它会被克服,从而实现伟大的复兴。这就是所谓的崛起论。我的看法是,既不会崩溃,也不存在所谓的复兴。危机可能是常态,我们会一直处在危机状态,不可能一劳永逸地消除危机。事实上,有记忆以来,我们哪一天不是处在危机状态?我们哪我相信再过二十年,我们的社会也不会崩溃。

 

刘小东把普通人物及其平凡的日常生活带入到画面中来了。在这个方面他不仅是开拓者,而且是最成功的艺术家。如果后世的人们要从绘画中去了解20世纪末期的中国人的生活状态的话,他的作品毫无疑问是最重要的窗口。

绘画史上有一个庞大的对生活和现实感兴趣的写实主义传统。甚至可以说,从文艺复兴到19世纪都是这个传统。刘小东属于这个传统。但他的特殊之处在于,他用他的方式、他的目光、他的画笔来记录他的时代、他的地域、他的目力所及。 口述汪民安 采访整理丁晓洁 我和刘小东认识很久,但是,并不常见面。所以每次见面印象都很深。我们见面的时候没有发生什么事,只是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他直言不讳地表达他的想法,非常坦率——这是我所欣赏的。即使在表达他的困惑、他的怀疑,甚至是他的苦恼时,他也直言不讳。他有非凡的表现能力,我喜欢他画的人物。他画的人物如此生动,有一次我站在他的作品面前,突然出现一种错觉,仿佛画面上的人物挣脱了画框和画布,变成了活人。他们就坐在那里,坐在画室中,有血有肉。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努力地把他们推回和还原到画布上面去。 我相信再过二十年,我们的社会也不会崩溃。 刘小东把普通人物及其平凡的日常生活带入到画面中来了。在这个方面他不仅是开拓者,而且是最成功的艺术家。如果后世的人们要从绘画中去了解20世纪末期的中国人的生活状态的话,他的作品毫无疑问是最重要的窗口。 负面新闻其实一直都存在,只不过今天的微博将它们暴露出来了。但肯定还有更严重的事实没有暴露出来。面对这种危机,人们有两种说法:要么它会导致崩溃,这就是所谓的崩溃论;要么它会被克服,从而实现伟大的复兴。这就是所谓的崛起论。我的看法是,既不会崩溃,也不存在所谓的复兴。危机可能是常态,我们会一直处在危机状态,不可能一劳永逸地消除危机。事实上,有记忆以来,我们哪一天不是处在危机状态?我们哪

负面新闻其实一直都存在,只不过今天的微博将它们暴露出来了。但肯定还有更严重的事实没有暴露出来。面对这种危机,人们有两种说法:要么它会导致崩溃,这就是所谓的崩溃论;要么它会被克服,从而实现伟大的复兴。这就是所谓的崛起论。我的看法是,既不会崩溃,也不存在所谓的复兴。危机可能是常态,我们会一直处在危机状态,不可能一劳永逸地消除危机。事实上,有记忆以来,我们哪一天不是处在危机状态?我们哪一天没有被负面新闻所折磨?在此,我当然不是为今天出现的种种丑行辩护,相反,今天要做的,是努力地去消除种种丑行。但是,不要指望这些丑行和负面新闻会从生活中彻底消失。它是生活的必然部分,它总是以这样那样的形式发明出来。我们要承认和接受这一点。

事实上,每个时代的人都说自己的时代是独一无二的。这是因为人们能够最深刻地体会到自己所置身的时代。我相信再过二十年后,我们的社会也不会崩溃。我们也可以从这个角度去看刘小东作品中的人物:他们承受丑行,接纳丑闻。他们从不开口大笑。

 

画家和现实“不应该”有一种固定的关系。每个画家和每个现实都存在一种特定的关系。每一种关系都是合理的。今天,不存在纯粹的入世或者遁世。

 

绘画史上有一个庞大的对生活和现实感兴趣的写实主义传统。甚至可以说,从文艺复兴到19世纪都是这个传统。刘小东属于这个传统。但他的特殊之处在于,他用他的方式、他的目光、他的画笔来记录他的时代、他的地域、他的目力所及。 口述汪民安 采访整理丁晓洁 我和刘小东认识很久,但是,并不常见面。所以每次见面印象都很深。我们见面的时候没有发生什么事,只是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他直言不讳地表达他的想法,非常坦率——这是我所欣赏的。即使在表达他的困惑、他的怀疑,甚至是他的苦恼时,他也直言不讳。他有非凡的表现能力,我喜欢他画的人物。他画的人物如此生动,有一次我站在他的作品面前,突然出现一种错觉,仿佛画面上的人物挣脱了画框和画布,变成了活人。他们就坐在那里,坐在画室中,有血有肉。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努力地把他们推回和还原到画布上面去。 我相信再过二十年,我们的社会也不会崩溃。 刘小东把普通人物及其平凡的日常生活带入到画面中来了。在这个方面他不仅是开拓者,而且是最成功的艺术家。如果后世的人们要从绘画中去了解20世纪末期的中国人的生活状态的话,他的作品毫无疑问是最重要的窗口。 负面新闻其实一直都存在,只不过今天的微博将它们暴露出来了。但肯定还有更严重的事实没有暴露出来。面对这种危机,人们有两种说法:要么它会导致崩溃,这就是所谓的崩溃论;要么它会被克服,从而实现伟大的复兴。这就是所谓的崛起论。我的看法是,既不会崩溃,也不存在所谓的复兴。危机可能是常态,我们会一直处在危机状态,不可能一劳永逸地消除危机。事实上,有记忆以来,我们哪一天不是处在危机状态?我们哪

绘画史上有一个庞大的对生活和现实感兴趣的写实主义传统。甚至可以说,从文艺复兴到19世纪都是这个传统。比如人们常常说起的库尔贝、费舍尔、弗洛伊德等。但是,所有这些艺术家都太不一样了,很难说他们到底产生了哪些反响和功用。刘小东属于这个传统。但他的特殊之处在于,他用他的方式、他的目光、他的画笔来记录他的时代、他的地域、他的目力所及。就如同历史上的那些杰出的画家一样,他做得非常成功。

中国古代绘画也许是另外一个传统。他们对记录和写实的兴趣,对日常生活的兴趣,对身体、面孔以及行为细节的兴趣一直不是非常强烈。我不认为刘小东的作品跟这个传统有很大的关联,或者说,“在做着类似的事”。

大卫·霍克尼回到他的家乡进行写生创作,创作巨大尺幅的风景画, 这似乎是他用绘画与装置、影像等没那么古老的艺术形式抗衡的办法。今天的艺术家也确实是越画越大了,这有多方面的原因。现在到处都是图像,到处都是视觉奇观,一幅图像要想脱颖而出,要想令人“震撼”,尺幅也许是一个可能的竞争要素。另外,商业的考量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这也是我很难理解的,为什么市场会将尺幅作为重要的参考对象。

绘画史上有一个庞大的对生活和现实感兴趣的写实主义传统。甚至可以说,从文艺复兴到19世纪都是这个传统。刘小东属于这个传统。但他的特殊之处在于,他用他的方式、他的目光、他的画笔来记录他的时代、他的地域、他的目力所及。 口述汪民安 采访整理丁晓洁 我和刘小东认识很久,但是,并不常见面。所以每次见面印象都很深。我们见面的时候没有发生什么事,只是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他直言不讳地表达他的想法,非常坦率——这是我所欣赏的。即使在表达他的困惑、他的怀疑,甚至是他的苦恼时,他也直言不讳。他有非凡的表现能力,我喜欢他画的人物。他画的人物如此生动,有一次我站在他的作品面前,突然出现一种错觉,仿佛画面上的人物挣脱了画框和画布,变成了活人。他们就坐在那里,坐在画室中,有血有肉。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努力地把他们推回和还原到画布上面去。 我相信再过二十年,我们的社会也不会崩溃。 刘小东把普通人物及其平凡的日常生活带入到画面中来了。在这个方面他不仅是开拓者,而且是最成功的艺术家。如果后世的人们要从绘画中去了解20世纪末期的中国人的生活状态的话,他的作品毫无疑问是最重要的窗口。 负面新闻其实一直都存在,只不过今天的微博将它们暴露出来了。但肯定还有更严重的事实没有暴露出来。面对这种危机,人们有两种说法:要么它会导致崩溃,这就是所谓的崩溃论;要么它会被克服,从而实现伟大的复兴。这就是所谓的崛起论。我的看法是,既不会崩溃,也不存在所谓的复兴。危机可能是常态,我们会一直处在危机状态,不可能一劳永逸地消除危机。事实上,有记忆以来,我们哪一天不是处在危机状态?我们哪

当然,有些作品的确需要很大的尺幅才能实现它的表达欲望。所有这些,可能导致今天的一个艺术趋向:小幅绘画无可避免地衰败。但在我看来,一幅画作的价值跟大小没有关系——《蒙娜丽莎》就很小。

若要探讨画家与现实社会之间的关系,我认为:画家和现实“不应该”有一种固定的关系。每个画家和每个现实都存在一种特定的关系。每一种关系都是合理的。今天,不存在纯粹的入世或者遁世。这和所谓的“艺术生长”也没有关系——也根本没有什么“艺术生长”。伟大的艺术作品或者艺术家都采取了一种特殊的,谁也无法事先预测或者想象的处理生活的方式。

  评论这张
 
阅读(176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