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周刊

http://xinzhoukan.vip.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新周刊》,“中国最新锐的时事生活周刊”,创办于1996年8月18日,十二年猛进,已成为中国社会变迁最敏锐的观察者与记录者。 《新周刊》由广东出版集团、三九企业集团联合主办。 《新周刊》每期128页全彩印刷,每月1日、15日出版,零售价15元。

网易考拉推荐

岛屿上的行动者  

2012-07-26 13:36:00|  分类: 《新周刊》每期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湾知识分子的思考和行动,构建了一个以岛屿为地理依托,又与全球发生广泛链接的强大的本土精神认同。这同时也拓展了我们的知识图景和行动策略。 文欧宁 我第一次去台湾是2009年,那是为了策划第三届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而做的一次密集的拜访:从台北到新北市(那时还叫台北县),再去宜兰、彰化、美浓、台南,见了许多在农村地区生活和工作的建筑师、作家、音乐人和社运工作者;第二次是2010年,去台中的国立台湾美术馆参加艺术展览,从那又去了台东,认识了很多原住民音乐人和艺术家;第三次是2011年《天南》文学双月刊在台北举办创刊号发刊活动,主要与文学界接触;第四次是参加《印刻》文学生活志举办的2011年两岸文学高峰会,行程包括台北、宜兰、台中、嘉义和台南。 几年下来,我和台湾的朋友们之间往来十分密切。他们也经常到大陆来,有些是因为我的邀请,来参加各种文化活动,有些则是因他们自己的工作而来。有时我们也在大中华地区之外的地方碰头,在威尼斯、伦敦、悉尼、横滨甚至地拉那的艺术展事和学术活动上,我们也常常不期而遇。他们在岛屿上长期累积的各种思想和实践经验,已经越过政治和地理的阻隔,对岛外世界形成有效的辐射。 依我看来,这几年台湾知识分子的思考和行动至少在以下几个层面拓展了我们的知识图景和行动策

台湾知识分子的思考和行动,构建了一个以岛屿为地理依托,又与全球发生广泛链接的强大的本土精神认同。这同时也拓展了我们的知识图景和行动策略。

 

台湾知识分子的思考和行动,构建了一个以岛屿为地理依托,又与全球发生广泛链接的强大的本土精神认同。这同时也拓展了我们的知识图景和行动策略。 文欧宁 我第一次去台湾是2009年,那是为了策划第三届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而做的一次密集的拜访:从台北到新北市(那时还叫台北县),再去宜兰、彰化、美浓、台南,见了许多在农村地区生活和工作的建筑师、作家、音乐人和社运工作者;第二次是2010年,去台中的国立台湾美术馆参加艺术展览,从那又去了台东,认识了很多原住民音乐人和艺术家;第三次是2011年《天南》文学双月刊在台北举办创刊号发刊活动,主要与文学界接触;第四次是参加《印刻》文学生活志举办的2011年两岸文学高峰会,行程包括台北、宜兰、台中、嘉义和台南。 几年下来,我和台湾的朋友们之间往来十分密切。他们也经常到大陆来,有些是因为我的邀请,来参加各种文化活动,有些则是因他们自己的工作而来。有时我们也在大中华地区之外的地方碰头,在威尼斯、伦敦、悉尼、横滨甚至地拉那的艺术展事和学术活动上,我们也常常不期而遇。他们在岛屿上长期累积的各种思想和实践经验,已经越过政治和地理的阻隔,对岛外世界形成有效的辐射。 依我看来,这几年台湾知识分子的思考和行动至少在以下几个层面拓展了我们的知识图景和行动策

文/欧宁

 

我第一次去台湾是2009年,那是为了策划第三届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而做的一次密集的拜访:从台北到新北市(那时还叫台北县),再去宜兰、彰化、美浓、台南,见了许多在农村地区生活和工作的建筑师、作家、音乐人和社运工作者;第二次是2010年,去台中的国立台湾美术馆参加艺术展览,从那又去了台东,认识了很多原住民音乐人和艺术家;第三次是2011年《天南》文学双月刊在台北举办创刊号发刊活动,主要与文学界接触;第四次是参加《印刻》文学生活志举办的2011年两岸文学高峰会,行程包括台北、宜兰、台中、嘉义和台南。
几年下来,我和台湾的朋友们之间往来十分密切。他们也经常到大陆来,有些是因为我的邀请,来参加各种文化活动,有些则是因他们自己的工作而来。有时我们也在大中华地区之外的地方碰头,在威尼斯、伦敦、悉尼、横滨甚至地拉那的艺术展事和学术活动上,我们也常常不期而遇。他们在岛屿上长期累积的各种思想和实践经验,已经越过政治和地理的阻隔,对岛外世界形成有效的辐射。
依我看来,这几年台湾知识分子的思考和行动至少在以下几个层面拓展了我们的知识图景和行动策略:对现代农业、城乡关系、环境生态的反思,促使他们之中的先行者纷纷离城返乡,在选择乡居生活、致力于可持续的农耕实验的同时,他们还发起各种反抗恶劣的农村政策的社会运动,这种运动既立足本土,又融入另类全球化的思想脉络,二者相互印证支持,令台湾农村社运出现高瞻远瞩的阔大视野;民主政治的实践逐渐走出党派的局限,在互联网的强大动员工具的助力之下,知识分子运动和草根运动同时出现无中心、无领袖、无政治代理人的新形态,政治诉求更具体、更集中、更生活化;文学、艺术、音乐、建筑等领域的创作致力于挖掘历史和现实资源中的地方性,构建了一个以岛屿为地理依托同时又与全球发生广泛链接的强大的本土精神认同。
这些努力,落实在一个外来者访问台湾的观感中便是:城乡界线的模糊,绿油油连绵不绝的农业风光,交叉耕种的作物令人感觉小农传统犹存;农村公共生活之活跃,各种传统节庆目不暇接;选举、抗议等政治活动无远弗届,成为岛内随时随处可遇上的“景观”;城市空间自由散漫,风格混搭,没有太多经过政府规划的街道和商业建筑,充斥着大异其趣的市民趣味;知识分子虽然多数说话的语气敦厚温和,但表达的思想颇为激进大胆;他们不仅熟悉世界各地最新发生的理论和实践,更熟悉台湾的历史,并经常比照历史来为自己当下的行动进行“定位”;“岛屿”这个词取替了“美丽岛”,成为他们口中对台湾的自称,以弱化其党派色彩,显示超越党派政治的中性态度。
如果不是亲临岛屿,又翻不了墙、浏览不了被封的网站的话,我对台湾的认识会大大受限于大陆传媒和出版业所输入的台湾资讯。如今除了龙应台、侯孝贤、朱家姐妹、赖声川、林怀民等等这些在大陆尽人皆知的名字,我还认识了更多的名字,见过更多有趣的人——他们包括在塑造台湾本土意识方面着力很深的吴晟和吴音宁父女,客家民谣音乐人林生祥和钟永丰,建筑师谢英俊、黄声远与刘国沧,艺术家陈界仁、王墨林与BBrother,文学界的初安民、阮庆岳与胡淑雯等等——他们不仅是台湾思想构建和文化生产的中坚力量,更是坐言起行、改变台湾的行动派。

 

  评论这张
 
阅读(7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