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周刊

http://xinzhoukan.vip.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新周刊》,“中国最新锐的时事生活周刊”,创办于1996年8月18日,十二年猛进,已成为中国社会变迁最敏锐的观察者与记录者。 《新周刊》由广东出版集团、三九企业集团联合主办。 《新周刊》每期128页全彩印刷,每月1日、15日出版,零售价15元。

网易考拉推荐

草原三人谈  

2012-05-08 14:59:00|  分类: 《新周刊》每期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化。 游牧民族的整个游牧过程是很艰苦的,千百年来牧民遵从这种习俗,只是为了能够与自然保持一种平衡关系:因为畜群在不同季节有不同需要,游牧也让牧民能够抵御灾害。比如冬营地就是能够在雪非常大的时候,也能让牲畜存活。而从让牧民定居、实行承包制、再划分草场之后,蒙古草原就开始退化、变化。蒙古人在草原上已经生活了上千年,为什么就在这短短几十年,草原退化、沙化得这么严重?从气候上来说,中国整个西北地区的缺水状况确实已经持续了十几二十年,但在另一方面,与当地的人口增加、对牧民实行定居与承包制也脱不了干系——这些政策其实是用农业的视角来看草原的发展。 草原每隔十年就会有比较好的时候,比如说1998年和2008年。因为差不多十年才会有充沛的雨量。但这种“好”的状况也并非是所有的地区,有些地区会长期恶化。而若在草原深处建一个矿,草原上又不可能有公路,一些运输的大卡车就会在草原上随意地走,而并非沿着同一条路走。这种重载车会在草场上压出很多条道,草根都压没了。也有一些从内地过去的司机,直接压过一些牧民用栅栏圈起来的草场,因为他们懒得绕路。这种情况牧民一般阻止不了,因为对方的工人一般都有好几个,而牧民并不像农村那样挨家挨户,一户牧民周围往往一两公里之外才会有另外一家人。 这两年发现的矿主要就在锡林郭勒和呼伦贝尔,这两块也是仅剩的草原。呼伦贝尔盟发现的露天矿非常大,据说还有油田,是大庆的三倍。呼伦贝尔盟还有一些化工厂入驻。在锡林郭勒修公路时,因为没有给水流留一个出口,导致一块湿地消失了。 从1992年离开内蒙古后,我差不多每年都会回去一趟。近几年回去得比较少,因为回去后觉得越来越失望。没有草原,蒙古人不可能形成自己的文化。这种生活方式与生产方式,也决定了蒙古人对于自然的不同认识。我也听说过这样的故事:牧民卖了草场来到城市,却又根本没有一技之长可以为生。在城市、在草原中,都没有他们能够生存的地方。 石磊 大量开矿之前,草原的退化已经存在 (北京富华宇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华北区总经理,熟悉内蒙古) 其实在大量开矿之前,草原的退化已经存在。上世纪90年代时煤炭的价格很低,并没有大量开采,那时候鄂尔多斯也没有多少矿。(根据鄂尔多斯市发展委网站数据,上世纪90年代末已有部分草原退化、沙化严重。)我去年去鄂尔多斯,也去了呼和浩特,已经没有什么绿色的地方,唯一的感觉就是风沙都很大。我在鄂尔多斯基本没有见过放牧的。鄂尔多斯70%的地方都有储煤,矿的位置都比较集中,因为挖煤洗煤等的产业链不能相离太远,所以开矿就算破坏,也只破坏附近地区。在康巴什等没有开矿的地方也一样沙漠化,没什么草原。 以前开煤矿的企业中,乡镇、个人、国有企业都有。后来因为事故频发,国家开始控制煤矿开采,进行煤炭重组。一是国有大中型煤矿之间的强强联合,国内大型煤炭企业位列500强的就有三家:神华、冀中能源、平煤。二是用国有大矿兼并私人矿,将所有权收归至国有煤矿。现在矿所属的法人越来越少。但内蒙有些例外,私人矿不少,比如规模很大的伊泰集团,它在煤矿开采、循环利用、绿色矿山等方面做得都很好。 很多人对于煤矿的印象就是污染与高能耗,但其实煤炭本身就能够做很多的循环利用。很多企业也提出高能低碳,采煤不烧煤。比如挖煤过程中产生的瓦斯气体,就能够为本地企业供热供电。因为煤炭的运输问题一直很难解决,所以将煤炭在原地转制成其他能源,如气、油和电就成了煤企的首选。又因煤炭在国内主要是用来炼钢和发电,在煤矿旁边一般都会有电厂。神华集团就已开始用煤制油、用煤制气,随着石油价格的上涨,煤转油、转气也会越来越多。对于煤炭的二次加工也会在煤矿旁进行,现在的煤炭企业都是一个很大的产业园——神华就拥有自

 

邓志新 付出和得到失衡,让他们对草原的爱消失
(波恩大学农学博士)

我很认同国务院参事陈全生发表过的一个观点:中国的矿产是唯一以开采量计算矿价,而不是以储量计算矿价的。而在国外一般均以储量计算资源价格。这种情况会让很多中小开矿企业选择最好、成本最低的矿来开,因为浪费的地方并不用开矿方负责。
目前内蒙古遇到的问题更像是一场公地悲剧,如果一个公共资源的产权界定不明确,谁都可以去,就会超过它原本的承载量,公共资源就会被不可持续地损坏掉。如果一个公园明确归你所有,那么你就会把它经营得很好。如果有一部分灰色地带产权不清,那么每个人都会想来分一杯羹。
虽然内蒙古是寒带干旱气候,与热带亚热带干旱气候不同,但是它们之间有一个相同的地方: 热带亚热带很多地方,比如热带雨林,看起来植物非常茂盛,但它的表土层有机质也非常浅——只有十公分到三十公分,下面全都是沙。这种很浅的表层,如果被农耕、过度放牧、开矿所破坏后,会让环境的恢复变得非常困难。蒙古草原脆弱的半干旱高原寒冷气候,就更是如此。本来就缺水,又因寒冷,植物生长的季节也不长。从大兴安岭往西,本来是树到草到沙漠的过渡带,但目前草场的畜牧量已经大大超过了草场理论承载量的上限。如果说十万平方公里的牛或羊的承载量是一百万头,那么现在很有可能已经到了两三百万头。己的加油站,好多大型煤企也建造了矿山花园区。 煤炭的污染主要集中在开采时地面塌陷,采煤洗煤过程中产生的污水,拉煤运煤时对外部环境产生的影响,以及露天煤矿的矿坑污染。原来的挖煤步骤是挖煤、洗煤、筛选品色,再运输出去。现在则多出了一些循环利用的部分,比如筛煤洗煤之后大量的煤灰煤渣,现在都直接在旁边建水泥厂,将它们水泥化。除此之外还会在旁边建污水厂,把洗煤的水通过二次绿化,再供给水泥厂。而在挖煤的同时也会进行填充,这是国家的硬性规定。煤企赚到钱之后也会在当地投资,用其他的能源代替煤炭——很多大型的煤企都拥有风能发电和光热发电厂。 除了外部改造,在矿井内部的改造也是减少污染的重要部分。以前有很多污染都来自于内部,今天需要一个系统就拉一个缆线,明天需要另外一个系统就又拉一根缆线,并没有统一的规划,导致井下线路复杂,设备不稳定,矿工不安全。现在已将铜缆全部改换成光缆。互联网、光纤高速宽带、传感器等技术手段,也已把井下环境构建得更好——它们通过光信号建造井下光纤环网,把煤矿所需要的工业自动化生产主系统统一接入一个端口,将井下所有电信号都转化为光信号,不仅降低井下投入,也提高了安全指数。而又因为光纤是由玻璃纤维造成,成本更低也不会有重金属污染。 现在的煤矿早已不是挖个坑下去采些煤出来这么简单了,未建成六大系统是不准开采的。当地的安监局与煤炭局都会对煤矿进行很多巡检,六大系统齐全才会给予开采证,若有系统不全的矿一经发现马上封矿。除此之外,煤炭企业上缴的费用也在增多,国家已经规定,根据企业的产量,每吨必须提取一些钱来做安全和环保等方面的建设。新出台的草原植被恢复费也属于这类费用。现在开采的矿源上都建造了很多花园式厂区,有花有树,绿化得很好,看起来都不像煤矿企业。冀中能源就有一个花园矿区建造得非常漂亮,地方政府已经要求其他煤企像其看齐。但归根结底,草原绿化的职责更多是在政府身上,靠企业是做不成的。
我国高校的科研机构属于事业单位,经费主要靠国家政府发配。而在美国,孟山都公司、杜邦公司等科研公司均表明,最好的科研人员均在企业中,企业的研发费用超过政府投入研发的资金。欧洲的牛羊选种育种体系、研发的产前产后的服务体系也非常发达,牛羊饮食的合理搭配等等都做得非常到位,产学研结合,育繁推一体化。而中国的科技水平、硬件系统都是由短板原理决定的。这也因为中国的科研机构大多数归事业单位,从编制、经费上来说,都必须由政府决定,造成产学研脱节。如果是企业自己投资,它就非常清楚地了解该在哪个领域投入多少资金。
就德国的奶业来说,政府机构会与协会制定配额标准,根据奶农的资产与经营情况来判定是否给他们分配配额。申请到配额之后,奶农出产的牛奶就能够在最低国家保护价的基础上卖掉,欧洲的牛奶产商会受很多补贴保护。而我们国家的最低国家保护价低到根本没意义,又因为一些大企业的谈判能力太强,散户无力招架,在产业链与价格链的分布中,他们付出的非常多,得到的却非常少。我们国家也并没有制定配额标准。
目前来说,我国的牛奶市场供不应求,需要大量进口,但尽管如此,还会有一些大型制奶企业、零售企业压价,先预存一批牛奶,然后一段时间不收奶,用这种方法来压低价格。而个人奶农资金不足,基本没有话语权。草原的生活本就艰苦,牧民的付出和得到又非常失衡,让他们对草原的爱失望地消失。


伊立奇 没有草原,蒙古人不可能形成自己的文化己的加油站,好多大型煤企也建造了矿山花园区。 煤炭的污染主要集中在开采时地面塌陷,采煤洗煤过程中产生的污水,拉煤运煤时对外部环境产生的影响,以及露天煤矿的矿坑污染。原来的挖煤步骤是挖煤、洗煤、筛选品色,再运输出去。现在则多出了一些循环利用的部分,比如筛煤洗煤之后大量的煤灰煤渣,现在都直接在旁边建水泥厂,将它们水泥化。除此之外还会在旁边建污水厂,把洗煤的水通过二次绿化,再供给水泥厂。而在挖煤的同时也会进行填充,这是国家的硬性规定。煤企赚到钱之后也会在当地投资,用其他的能源代替煤炭——很多大型的煤企都拥有风能发电和光热发电厂。 除了外部改造,在矿井内部的改造也是减少污染的重要部分。以前有很多污染都来自于内部,今天需要一个系统就拉一个缆线,明天需要另外一个系统就又拉一根缆线,并没有统一的规划,导致井下线路复杂,设备不稳定,矿工不安全。现在已将铜缆全部改换成光缆。互联网、光纤高速宽带、传感器等技术手段,也已把井下环境构建得更好——它们通过光信号建造井下光纤环网,把煤矿所需要的工业自动化生产主系统统一接入一个端口,将井下所有电信号都转化为光信号,不仅降低井下投入,也提高了安全指数。而又因为光纤是由玻璃纤维造成,成本更低也不会有重金属污染。 现在的煤矿早已不是挖个坑下去采些煤出来这么简单了,未建成六大系统是不准开采的。当地的安监局与煤炭局都会对煤矿进行很多巡检,六大系统齐全才会给予开采证,若有系统不全的矿一经发现马上封矿。除此之外,煤炭企业上缴的费用也在增多,国家已经规定,根据企业的产量,每吨必须提取一些钱来做安全和环保等方面的建设。新出台的草原植被恢复费也属于这类费用。现在开采的矿源上都建造了很多花园式厂区,有花有树,绿化得很好,看起来都不像煤矿企业。冀中能源就有一个花园矿区建造得非常漂亮,地方政府已经要求其他煤企像其看齐。但归根结底,草原绿化的职责更多是在政府身上,靠企业是做不成的。
(杭盖乐队主唱)

我出生在锡林郭勒锡林浩特市,一个在草原深处的城市。小时候城市很小,基本没有楼房,找个高点的地方往外看就全都是草。1992年我十二岁时,离开家乡去了北京。在我还没离开的时候,锡林郭勒就已经有二连油田,是华北油田的一个下属油田。锡盟有很多露天矿,因为坑与面积都很大,挖出来的土堆起来就跟大山一样。
农耕在不断向北推进,从张家口到张北到宝昌,全都是农业。从宝昌再往北才能看到草原。但内蒙古草原的土质并不适合耕种,我在3月底时路过通辽,那边已经有了沙尘暴。所以现在又开始实行退耕还林、退耕还牧、只准养大型牲畜等办法,但这些方式同样面对着很多质疑:草原是由很多种草构成的,并不是某一种草吃得越多它就越少,因为牲畜的消化系统会帮助它扩散。蒙古人有五畜——山羊、绵羊、骆驼、马和牛,这五畜喜欢吃的是不同的草种,草原草种的不平衡也有可能导致草原的退化。
游牧民族的整个游牧过程是很艰苦的,千百年来牧民遵从这种习俗,只是为了能够与自然保持一种平衡关系:因为畜群在不同季节有不同需要,游牧也让牧民能够抵御灾害。比如冬营地就是能够在雪非常大的时候,也能让牲畜存活。而从让牧民定居、实行承包制、再划分草场之后,蒙古草原就开始退化、变化。蒙古人在草原上已经生活了上千年,为什么就在这短短几十年,草原退化、沙化得这么严重?从气候上来说,中国整个西北地区的缺水状况确实已经持续了十几二十年,但在另一方面,与当地的人口增加、对牧民实行定居与承包制也脱不了干系——这些政策其实是用农业的视角来看草原的发展。
草原每隔十年就会有比较好的时候,比如说1998年和2008年。因为差不多十年才会有充沛的雨量。但这种“好”的状况也并非是所有的地区,有些地区会长期恶化。而若在草原深处建一个矿,草原上又不可能有公路,一些运输的大卡车就会在草原上随意地走,而并非沿着同一条路走。这种重载车会在草场上压出很多条道,草根都压没了。也有一些从内地过去的司机,直接压过一些牧民用栅栏圈起来的草场,因为他们懒得绕路。这种情况牧民一般阻止不了,因为对方的工人一般都有好几个,而牧民并不像农村那样挨家挨户,一户牧民周围往往一两公里之外才会有另外一家人。
这两年发现的矿主要就在锡林郭勒和呼伦贝尔,这两块也是仅剩的草原。呼伦贝尔盟发现的露天矿非常大,据说还有油田,是大庆的三倍。呼伦贝尔盟还有一些化工厂入驻。在锡林郭勒修公路时,因为没有给水流留一个出口,导致一块湿地消失了。化。 游牧民族的整个游牧过程是很艰苦的,千百年来牧民遵从这种习俗,只是为了能够与自然保持一种平衡关系:因为畜群在不同季节有不同需要,游牧也让牧民能够抵御灾害。比如冬营地就是能够在雪非常大的时候,也能让牲畜存活。而从让牧民定居、实行承包制、再划分草场之后,蒙古草原就开始退化、变化。蒙古人在草原上已经生活了上千年,为什么就在这短短几十年,草原退化、沙化得这么严重?从气候上来说,中国整个西北地区的缺水状况确实已经持续了十几二十年,但在另一方面,与当地的人口增加、对牧民实行定居与承包制也脱不了干系——这些政策其实是用农业的视角来看草原的发展。 草原每隔十年就会有比较好的时候,比如说1998年和2008年。因为差不多十年才会有充沛的雨量。但这种“好”的状况也并非是所有的地区,有些地区会长期恶化。而若在草原深处建一个矿,草原上又不可能有公路,一些运输的大卡车就会在草原上随意地走,而并非沿着同一条路走。这种重载车会在草场上压出很多条道,草根都压没了。也有一些从内地过去的司机,直接压过一些牧民用栅栏圈起来的草场,因为他们懒得绕路。这种情况牧民一般阻止不了,因为对方的工人一般都有好几个,而牧民并不像农村那样挨家挨户,一户牧民周围往往一两公里之外才会有另外一家人。 这两年发现的矿主要就在锡林郭勒和呼伦贝尔,这两块也是仅剩的草原。呼伦贝尔盟发现的露天矿非常大,据说还有油田,是大庆的三倍。呼伦贝尔盟还有一些化工厂入驻。在锡林郭勒修公路时,因为没有给水流留一个出口,导致一块湿地消失了。 从1992年离开内蒙古后,我差不多每年都会回去一趟。近几年回去得比较少,因为回去后觉得越来越失望。没有草原,蒙古人不可能形成自己的文化。这种生活方式与生产方式,也决定了蒙古人对于自然的不同认识。我也听说过这样的故事:牧民卖了草场来到城市,却又根本没有一技之长可以为生。在城市、在草原中,都没有他们能够生存的地方。 石磊 大量开矿之前,草原的退化已经存在 (北京富华宇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华北区总经理,熟悉内蒙古) 其实在大量开矿之前,草原的退化已经存在。上世纪90年代时煤炭的价格很低,并没有大量开采,那时候鄂尔多斯也没有多少矿。(根据鄂尔多斯市发展委网站数据,上世纪90年代末已有部分草原退化、沙化严重。)我去年去鄂尔多斯,也去了呼和浩特,已经没有什么绿色的地方,唯一的感觉就是风沙都很大。我在鄂尔多斯基本没有见过放牧的。鄂尔多斯70%的地方都有储煤,矿的位置都比较集中,因为挖煤洗煤等的产业链不能相离太远,所以开矿就算破坏,也只破坏附近地区。在康巴什等没有开矿的地方也一样沙漠化,没什么草原。 以前开煤矿的企业中,乡镇、个人、国有企业都有。后来因为事故频发,国家开始控制煤矿开采,进行煤炭重组。一是国有大中型煤矿之间的强强联合,国内大型煤炭企业位列500强的就有三家:神华、冀中能源、平煤。二是用国有大矿兼并私人矿,将所有权收归至国有煤矿。现在矿所属的法人越来越少。但内蒙有些例外,私人矿不少,比如规模很大的伊泰集团,它在煤矿开采、循环利用、绿色矿山等方面做得都很好。 很多人对于煤矿的印象就是污染与高能耗,但其实煤炭本身就能够做很多的循环利用。很多企业也提出高能低碳,采煤不烧煤。比如挖煤过程中产生的瓦斯气体,就能够为本地企业供热供电。因为煤炭的运输问题一直很难解决,所以将煤炭在原地转制成其他能源,如气、油和电就成了煤企的首选。又因煤炭在国内主要是用来炼钢和发电,在煤矿旁边一般都会有电厂。神华集团就已开始用煤制油、用煤制气,随着石油价格的上涨,煤转油、转气也会越来越多。对于煤炭的二次加工也会在煤矿旁进行,现在的煤炭企业都是一个很大的产业园——神华就拥有自
从1992年离开内蒙古后,我差不多每年都会回去一趟。近几年回去得比较少,因为回去后觉得越来越失望。没有草原,蒙古人不可能形成自己的文化。这种生活方式与生产方式,也决定了蒙古人对于自然的不同认识。我也听说过这样的故事:牧民卖了草场来到城市,却又根本没有一技之长可以为生。在城市、在草原中,都没有他们能够生存的地方。


石磊 大量开矿之前,草原的退化已经存在
(北京富华宇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华北区总经理,熟悉内蒙古)

其实在大量开矿之前,草原的退化已经存在。上世纪90年代时煤炭的价格很低,并没有大量开采,那时候鄂尔多斯也没有多少矿。(根据鄂尔多斯市发展委网站数据,上世纪90年代末已有部分草原退化、沙化严重。)我去年去鄂尔多斯,也去了呼和浩特,已经没有什么绿色的地方,唯一的感觉就是风沙都很大。我在鄂尔多斯基本没有见过放牧的。鄂尔多斯70%的地方都有储煤,矿的位置都比较集中,因为挖煤洗煤等的产业链不能相离太远,所以开矿就算破坏,也只破坏附近地区。在康巴什等没有开矿的地方也一样沙漠化,没什么草原。己的加油站,好多大型煤企也建造了矿山花园区。 煤炭的污染主要集中在开采时地面塌陷,采煤洗煤过程中产生的污水,拉煤运煤时对外部环境产生的影响,以及露天煤矿的矿坑污染。原来的挖煤步骤是挖煤、洗煤、筛选品色,再运输出去。现在则多出了一些循环利用的部分,比如筛煤洗煤之后大量的煤灰煤渣,现在都直接在旁边建水泥厂,将它们水泥化。除此之外还会在旁边建污水厂,把洗煤的水通过二次绿化,再供给水泥厂。而在挖煤的同时也会进行填充,这是国家的硬性规定。煤企赚到钱之后也会在当地投资,用其他的能源代替煤炭——很多大型的煤企都拥有风能发电和光热发电厂。 除了外部改造,在矿井内部的改造也是减少污染的重要部分。以前有很多污染都来自于内部,今天需要一个系统就拉一个缆线,明天需要另外一个系统就又拉一根缆线,并没有统一的规划,导致井下线路复杂,设备不稳定,矿工不安全。现在已将铜缆全部改换成光缆。互联网、光纤高速宽带、传感器等技术手段,也已把井下环境构建得更好——它们通过光信号建造井下光纤环网,把煤矿所需要的工业自动化生产主系统统一接入一个端口,将井下所有电信号都转化为光信号,不仅降低井下投入,也提高了安全指数。而又因为光纤是由玻璃纤维造成,成本更低也不会有重金属污染。 现在的煤矿早已不是挖个坑下去采些煤出来这么简单了,未建成六大系统是不准开采的。当地的安监局与煤炭局都会对煤矿进行很多巡检,六大系统齐全才会给予开采证,若有系统不全的矿一经发现马上封矿。除此之外,煤炭企业上缴的费用也在增多,国家已经规定,根据企业的产量,每吨必须提取一些钱来做安全和环保等方面的建设。新出台的草原植被恢复费也属于这类费用。现在开采的矿源上都建造了很多花园式厂区,有花有树,绿化得很好,看起来都不像煤矿企业。冀中能源就有一个花园矿区建造得非常漂亮,地方政府已经要求其他煤企像其看齐。但归根结底,草原绿化的职责更多是在政府身上,靠企业是做不成的。
以前开煤矿的企业中,乡镇、个人、国有企业都有。后来因为事故频发,国家开始控制煤矿开采,进行煤炭重组。一是国有大中型煤矿之间的强强联合,国内大型煤炭企业位列500强的就有三家:神华、冀中能源、平煤。二是用国有大矿兼并私人矿,将所有权收归至国有煤矿。现在矿所属的法人越来越少。但内蒙有些例外,私人矿不少,比如规模很大的伊泰集团,它在煤矿开采、循环利用、绿色矿山等方面做得都很好。
很多人对于煤矿的印象就是污染与高能耗,但其实煤炭本身就能够做很多的循环利用。很多企业也提出高能低碳,采煤不烧煤。比如挖煤过程中产生的瓦斯气体,就能够为本地企业供热供电。因为煤炭的运输问题一直很难解决,所以将煤炭在原地转制成其他能源,如气、油和电就成了煤企的首选。又因煤炭在国内主要是用来炼钢和发电,在煤矿旁边一般都会有电厂。神华集团就已开始用煤制油、用煤制气,随着石油价格的上涨,煤转油、转气也会越来越多。对于煤炭的二次加工也会在煤矿旁进行,现在的煤炭企业都是一个很大的产业园——神华就拥有自己的加油站,好多大型煤企也建造了矿山花园区。
煤炭的污染主要集中在开采时地面塌陷,采煤洗煤过程中产生的污水,拉煤运煤时对外部环境产生的影响,以及露天煤矿的矿坑污染。原来的挖煤步骤是挖煤、洗煤、筛选品色,再运输出去。现在则多出了一些循环利用的部分,比如筛煤洗煤之后大量的煤灰煤渣,现在都直接在旁边建水泥厂,将它们水泥化。除此之外还会在旁边建污水厂,把洗煤的水通过二次绿化,再供给水泥厂。而在挖煤的同时也会进行填充,这是国家的硬性规定。煤企赚到钱之后也会在当地投资,用其他的能源代替煤炭——很多大型的煤企都拥有风能发电和光热发电厂。化。 游牧民族的整个游牧过程是很艰苦的,千百年来牧民遵从这种习俗,只是为了能够与自然保持一种平衡关系:因为畜群在不同季节有不同需要,游牧也让牧民能够抵御灾害。比如冬营地就是能够在雪非常大的时候,也能让牲畜存活。而从让牧民定居、实行承包制、再划分草场之后,蒙古草原就开始退化、变化。蒙古人在草原上已经生活了上千年,为什么就在这短短几十年,草原退化、沙化得这么严重?从气候上来说,中国整个西北地区的缺水状况确实已经持续了十几二十年,但在另一方面,与当地的人口增加、对牧民实行定居与承包制也脱不了干系——这些政策其实是用农业的视角来看草原的发展。 草原每隔十年就会有比较好的时候,比如说1998年和2008年。因为差不多十年才会有充沛的雨量。但这种“好”的状况也并非是所有的地区,有些地区会长期恶化。而若在草原深处建一个矿,草原上又不可能有公路,一些运输的大卡车就会在草原上随意地走,而并非沿着同一条路走。这种重载车会在草场上压出很多条道,草根都压没了。也有一些从内地过去的司机,直接压过一些牧民用栅栏圈起来的草场,因为他们懒得绕路。这种情况牧民一般阻止不了,因为对方的工人一般都有好几个,而牧民并不像农村那样挨家挨户,一户牧民周围往往一两公里之外才会有另外一家人。 这两年发现的矿主要就在锡林郭勒和呼伦贝尔,这两块也是仅剩的草原。呼伦贝尔盟发现的露天矿非常大,据说还有油田,是大庆的三倍。呼伦贝尔盟还有一些化工厂入驻。在锡林郭勒修公路时,因为没有给水流留一个出口,导致一块湿地消失了。 从1992年离开内蒙古后,我差不多每年都会回去一趟。近几年回去得比较少,因为回去后觉得越来越失望。没有草原,蒙古人不可能形成自己的文化。这种生活方式与生产方式,也决定了蒙古人对于自然的不同认识。我也听说过这样的故事:牧民卖了草场来到城市,却又根本没有一技之长可以为生。在城市、在草原中,都没有他们能够生存的地方。 石磊 大量开矿之前,草原的退化已经存在 (北京富华宇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华北区总经理,熟悉内蒙古) 其实在大量开矿之前,草原的退化已经存在。上世纪90年代时煤炭的价格很低,并没有大量开采,那时候鄂尔多斯也没有多少矿。(根据鄂尔多斯市发展委网站数据,上世纪90年代末已有部分草原退化、沙化严重。)我去年去鄂尔多斯,也去了呼和浩特,已经没有什么绿色的地方,唯一的感觉就是风沙都很大。我在鄂尔多斯基本没有见过放牧的。鄂尔多斯70%的地方都有储煤,矿的位置都比较集中,因为挖煤洗煤等的产业链不能相离太远,所以开矿就算破坏,也只破坏附近地区。在康巴什等没有开矿的地方也一样沙漠化,没什么草原。 以前开煤矿的企业中,乡镇、个人、国有企业都有。后来因为事故频发,国家开始控制煤矿开采,进行煤炭重组。一是国有大中型煤矿之间的强强联合,国内大型煤炭企业位列500强的就有三家:神华、冀中能源、平煤。二是用国有大矿兼并私人矿,将所有权收归至国有煤矿。现在矿所属的法人越来越少。但内蒙有些例外,私人矿不少,比如规模很大的伊泰集团,它在煤矿开采、循环利用、绿色矿山等方面做得都很好。 很多人对于煤矿的印象就是污染与高能耗,但其实煤炭本身就能够做很多的循环利用。很多企业也提出高能低碳,采煤不烧煤。比如挖煤过程中产生的瓦斯气体,就能够为本地企业供热供电。因为煤炭的运输问题一直很难解决,所以将煤炭在原地转制成其他能源,如气、油和电就成了煤企的首选。又因煤炭在国内主要是用来炼钢和发电,在煤矿旁边一般都会有电厂。神华集团就已开始用煤制油、用煤制气,随着石油价格的上涨,煤转油、转气也会越来越多。对于煤炭的二次加工也会在煤矿旁进行,现在的煤炭企业都是一个很大的产业园——神华就拥有自
除了外部改造,在矿井内部的改造也是减少污染的重要部分。以前有很多污染都来自于内部,今天需要一个系统就拉一个缆线,明天需要另外一个系统就又拉一根缆线,并没有统一的规划,导致井下线路复杂,设备不稳定,矿工不安全。现在已将铜缆全部改换成光缆。互联网、光纤高速宽带、传感器等技术手段,也已把井下环境构建得更好——它们通过光信号建造井下光纤环网,把煤矿所需要的工业自动化生产主系统统一接入一个端口,将井下所有电信号都转化为光信号,不仅降低井下投入,也提高了安全指数。而又因为光纤是由玻璃纤维造成,成本更低也不会有重金属污染。
现在的煤矿早已不是挖个坑下去采些煤出来这么简单了,未建成六大系统是不准开采的。当地的安监局与煤炭局都会对煤矿进行很多巡检,六大系统齐全才会给予开采证,若有系统不全的矿一经发现马上封矿。除此之外,煤炭企业上缴的费用也在增多,国家已经规定,根据企业的产量,每吨必须提取一些钱来做安全和环保等方面的建设。新出台的草原植被恢复费也属于这类费用。现在开采的矿源上都建造了很多花园式厂区,有花有树,绿化得很好,看起来都不像煤矿企业。冀中能源就有一个花园矿区建造得非常漂亮,地方政府已经要求其他煤企像其看齐。但归根结底,草原绿化的职责更多是在政府身上,靠企业是做不成的。

  评论这张
 
阅读(6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