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周刊

http://xinzhoukan.vip.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新周刊》,“中国最新锐的时事生活周刊”,创办于1996年8月18日,十二年猛进,已成为中国社会变迁最敏锐的观察者与记录者。 《新周刊》由广东出版集团、三九企业集团联合主办。 《新周刊》每期128页全彩印刷,每月1日、15日出版,零售价15元。

网易考拉推荐

你是你自己的心媒体  

2011-09-05 12:47:00|  分类: 《新周刊》每期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这个利化的世界上 你是你自己的心媒体 我们内心有三个我——“本我”、“自我”和“超我”,其实,还有一个“真我”在俯视三个我的战争。 文肖锋 到一座城市看什么?看广告。虚张声势的广告,是夺人眼目的强迫阅读。但你到一座欧洲城市,发现广告内敛地一行小字贴在楼面上。欧洲是三百年后的内敛,中国是三十年中的暴发。 有人用玛莎拉蒂吹牛,有人用豪宅吹牛,有人用摩天大楼吹牛。打开一座城市,上书顶级奢华、皇家帝景,却找不到一家书店,就是没有了内涵。城市的抱负就如人们的脸,无论装扮多么酷、多么炫,也难掩内心苍白。城市是人造的,是人心的投射。人心苍白,时代苍白;人心乱,时代就乱。 那么,回到一千五百多年前禅宗二祖慧可的人生命题:找心。 心VS心眼 整部《坛经》就是让人“但用此心,直了成佛”的。心如明镜台。禅宗教人直指人心,可我们的心在哪? 基督教人有爱心,可我们连心都从“愛”拔除。书简识繁,你可以不写繁体,但必须认知。建议大陆小学适当恢复繁体字学习,那是与古人沟通的密码。 没有了爱心,没有了佛心,则心机盛行。正所谓“机关算尽太聪明”:上EMBA,只是为了今后能有一个良好的人脉;讲情调,只是为了满足人的本能的前戏;做慈善,只是为了博取一个好的名声与评价……我赴台观光,行前被告知台湾人不搞砍价,尤其厌恶“腰斩”的砍价法。我成长于广州的儿子从小就会砍价,还学会了“假装走人”逼卖主就范的绝招。苏东坡在其《洗儿》一诗中这样写:“人皆有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唯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苏东坡对自己一生因聪明而受的苦真是刻骨铭心,以至于希望自己的儿子愚蠢一点,才能躲避各种灾难。我希望“孩儿愚且鲁”,但又怕他吃亏上当。 现在来盘点过去的三十年,我们进口了西方价值观中最坏的部分:一个是成功主义;另一个是消费主义;再有一个就是阴谋论。中国崛起了,可以说不了。但这并没有得到西方的尊重。因为我们捡起了他在这个利化的世界上
你是你自己的心媒体

得到了你想要的GDP。其他一切从来就不是真正的需求,何谈缺? “贵格”号称是世界上最闪亮的金字招牌。目前英国的五大银行中,就有三家是贵格会的信徒所创立。在船运、钢铁、铁路等领域,贵格会成员都声名显赫。贵格会成员在商业上的惊人成功,其奥秘就在于上升到信仰层面的“诚信”。他们拒绝宣誓,认为宣誓根本没必要,只需要一言为定,个人良知为上,不需要再订立任何契约。 在商业活动中,贵格会成员不搞讨价还价,一律是一口价。很多贵格会成员之间做生意,依然不签合同,一诺千金。传媒评论说,这或许就是温总理所说的“道德的血液”吧。 其实“道德的血液”不必求诸西方,中国人的传统伦理中即有,比如王阳明的“致良知”之说:无善无恶是心之体,有善有恶是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良知”即“本心”是本然之心与明觉之心的先天自然统一体,既具有是是非非、知善知恶的潜能,又具有是是非非、知善知恶的实际内容。当下中国社会也许“失去了本心”。在这个利化的世界上,那就回到内心,回到良知吧。


我们内心有三个我——“本我”、“自我”和“超我”,其实,还有一个“真我”在俯视三个我的战争。


文/肖锋

 

在这个利化的世界上 你是你自己的心媒体 我们内心有三个我——“本我”、“自我”和“超我”,其实,还有一个“真我”在俯视三个我的战争。 文肖锋 到一座城市看什么?看广告。虚张声势的广告,是夺人眼目的强迫阅读。但你到一座欧洲城市,发现广告内敛地一行小字贴在楼面上。欧洲是三百年后的内敛,中国是三十年中的暴发。 有人用玛莎拉蒂吹牛,有人用豪宅吹牛,有人用摩天大楼吹牛。打开一座城市,上书顶级奢华、皇家帝景,却找不到一家书店,就是没有了内涵。城市的抱负就如人们的脸,无论装扮多么酷、多么炫,也难掩内心苍白。城市是人造的,是人心的投射。人心苍白,时代苍白;人心乱,时代就乱。 那么,回到一千五百多年前禅宗二祖慧可的人生命题:找心。 心VS心眼 整部《坛经》就是让人“但用此心,直了成佛”的。心如明镜台。禅宗教人直指人心,可我们的心在哪? 基督教人有爱心,可我们连心都从“愛”拔除。书简识繁,你可以不写繁体,但必须认知。建议大陆小学适当恢复繁体字学习,那是与古人沟通的密码。 没有了爱心,没有了佛心,则心机盛行。正所谓“机关算尽太聪明”:上EMBA,只是为了今后能有一个良好的人脉;讲情调,只是为了满足人的本能的前戏;做慈善,只是为了博取一个好的名声与评价……我赴台观光,行前被告知台湾人不搞砍价,尤其厌恶“腰斩”的砍价法。我成长于广州的儿子从小就会砍价,还学会了“假装走人”逼卖主就范的绝招。苏东坡在其《洗儿》一诗中这样写:“人皆有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唯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苏东坡对自己一生因聪明而受的苦真是刻骨铭心,以至于希望自己的儿子愚蠢一点,才能躲避各种灾难。我希望“孩儿愚且鲁”,但又怕他吃亏上当。 现在来盘点过去的三十年,我们进口了西方价值观中最坏的部分:一个是成功主义;另一个是消费主义;再有一个就是阴谋论。中国崛起了,可以说不了。但这并没有得到西方的尊重。因为我们捡起了他

到一座城市看什么?看广告。虚张声势的广告,是夺人眼目的强迫阅读。但你到一座欧洲城市,发现广告内敛地一行小字贴在楼面上。欧洲是三百年后的内敛,中国是三十年中的暴发。
有人用玛莎拉蒂吹牛,有人用豪宅吹牛,有人用摩天大楼吹牛。打开一座城市,上书顶级奢华、皇家帝景,却找不到一家书店,就是没有了内涵。城市的抱负就如人们的脸,无论装扮多么酷、多么炫,也难掩内心苍白。城市是人造的,是人心的投射。人心苍白,时代苍白;人心乱,时代就乱。
那么,回到一千五百多年前禅宗二祖慧可的人生命题:找心。

心VS心眼
整部《坛经》就是让人“但用此心,直了成佛”的。心如明镜台。禅宗教人直指人心,可我们的心在哪?得到了你想要的GDP。其他一切从来就不是真正的需求,何谈缺? “贵格”号称是世界上最闪亮的金字招牌。目前英国的五大银行中,就有三家是贵格会的信徒所创立。在船运、钢铁、铁路等领域,贵格会成员都声名显赫。贵格会成员在商业上的惊人成功,其奥秘就在于上升到信仰层面的“诚信”。他们拒绝宣誓,认为宣誓根本没必要,只需要一言为定,个人良知为上,不需要再订立任何契约。 在商业活动中,贵格会成员不搞讨价还价,一律是一口价。很多贵格会成员之间做生意,依然不签合同,一诺千金。传媒评论说,这或许就是温总理所说的“道德的血液”吧。 其实“道德的血液”不必求诸西方,中国人的传统伦理中即有,比如王阳明的“致良知”之说:无善无恶是心之体,有善有恶是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良知”即“本心”是本然之心与明觉之心的先天自然统一体,既具有是是非非、知善知恶的潜能,又具有是是非非、知善知恶的实际内容。当下中国社会也许“失去了本心”。在这个利化的世界上,那就回到内心,回到良知吧。
基督教人有爱心,可我们连心都从“愛”拔除。书简识繁,你可以不写繁体,但必须认知。建议大陆小学适当恢复繁体字学习,那是与古人沟通的密码。
没有了爱心,没有了佛心,则心机盛行。正所谓“机关算尽太聪明”:上EMBA,只是为了今后能有一个良好的人脉;讲情调,只是为了满足人的本能的前戏;做慈善,只是为了博取一个好的名声与评价……我赴台观光,行前被告知台湾人不搞砍价,尤其厌恶“腰斩”的砍价法。我成长于广州的儿子从小就会砍价,还学会了“假装走人”逼卖主就范的绝招。苏东坡在其《洗儿》一诗中这样写:“人皆有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唯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苏东坡对自己一生因聪明而受的苦真是刻骨铭心,以至于希望自己的儿子愚蠢一点,才能躲避各种灾难。我希望“孩儿愚且鲁”,但又怕他吃亏上当。
现在来盘点过去的三十年,我们进口了西方价值观中最坏的部分:一个是成功主义;另一个是消费主义;再有一个就是阴谋论。中国崛起了,可以说不了。但这并没有得到西方的尊重。因为我们捡起了他们丢掉的东西。

在这个利化的世界上 你是你自己的心媒体 我们内心有三个我——“本我”、“自我”和“超我”,其实,还有一个“真我”在俯视三个我的战争。 文肖锋 到一座城市看什么?看广告。虚张声势的广告,是夺人眼目的强迫阅读。但你到一座欧洲城市,发现广告内敛地一行小字贴在楼面上。欧洲是三百年后的内敛,中国是三十年中的暴发。 有人用玛莎拉蒂吹牛,有人用豪宅吹牛,有人用摩天大楼吹牛。打开一座城市,上书顶级奢华、皇家帝景,却找不到一家书店,就是没有了内涵。城市的抱负就如人们的脸,无论装扮多么酷、多么炫,也难掩内心苍白。城市是人造的,是人心的投射。人心苍白,时代苍白;人心乱,时代就乱。 那么,回到一千五百多年前禅宗二祖慧可的人生命题:找心。 心VS心眼 整部《坛经》就是让人“但用此心,直了成佛”的。心如明镜台。禅宗教人直指人心,可我们的心在哪? 基督教人有爱心,可我们连心都从“愛”拔除。书简识繁,你可以不写繁体,但必须认知。建议大陆小学适当恢复繁体字学习,那是与古人沟通的密码。 没有了爱心,没有了佛心,则心机盛行。正所谓“机关算尽太聪明”:上EMBA,只是为了今后能有一个良好的人脉;讲情调,只是为了满足人的本能的前戏;做慈善,只是为了博取一个好的名声与评价……我赴台观光,行前被告知台湾人不搞砍价,尤其厌恶“腰斩”的砍价法。我成长于广州的儿子从小就会砍价,还学会了“假装走人”逼卖主就范的绝招。苏东坡在其《洗儿》一诗中这样写:“人皆有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唯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苏东坡对自己一生因聪明而受的苦真是刻骨铭心,以至于希望自己的儿子愚蠢一点,才能躲避各种灾难。我希望“孩儿愚且鲁”,但又怕他吃亏上当。 现在来盘点过去的三十年,我们进口了西方价值观中最坏的部分:一个是成功主义;另一个是消费主义;再有一个就是阴谋论。中国崛起了,可以说不了。但这并没有得到西方的尊重。因为我们捡起了他

同情心、同理心VS阴谋论
鲁迅先生曾说“不惮以最坏的心思来揣测部分人”,到了互联网时代,我们“不惮以最坏的心思来揣测所有人”。得到了你想要的GDP。其他一切从来就不是真正的需求,何谈缺? “贵格”号称是世界上最闪亮的金字招牌。目前英国的五大银行中,就有三家是贵格会的信徒所创立。在船运、钢铁、铁路等领域,贵格会成员都声名显赫。贵格会成员在商业上的惊人成功,其奥秘就在于上升到信仰层面的“诚信”。他们拒绝宣誓,认为宣誓根本没必要,只需要一言为定,个人良知为上,不需要再订立任何契约。 在商业活动中,贵格会成员不搞讨价还价,一律是一口价。很多贵格会成员之间做生意,依然不签合同,一诺千金。传媒评论说,这或许就是温总理所说的“道德的血液”吧。 其实“道德的血液”不必求诸西方,中国人的传统伦理中即有,比如王阳明的“致良知”之说:无善无恶是心之体,有善有恶是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良知”即“本心”是本然之心与明觉之心的先天自然统一体,既具有是是非非、知善知恶的潜能,又具有是是非非、知善知恶的实际内容。当下中国社会也许“失去了本心”。在这个利化的世界上,那就回到内心,回到良知吧。
在中国做企业别被盯上,三鹿被盯上了,蒙牛被盯上了,汇源被盯上了……在中国当成功人士别被盯上,只要被盯上麻烦跟着到。唐骏被盯上,李一被盯上了,郭美美被盯上了,郎咸平要解脱郭美美,结果郎教授被盯上了,网民怀疑他收了两百万。
西方人是罪感文化,日本人是耻感文化,中国人是惩戒文化。在中国,只要没被盯上,你就是个好人或好企业。
互联网暴露了人们怎样的心性?是否互联网放大了阴谋论?天津撞人事件二审,整个社会的同情心受到打击。们丢掉的东西。 同情心、同理心VS阴谋论 鲁迅先生曾说“不惮以最坏的心思来揣测部分人”,到了互联网时代,我们“不惮以最坏的心思来揣测所有人”。 在中国做企业别被盯上,三鹿被盯上了,蒙牛被盯上了,汇源被盯上了……在中国当成功人士别被盯上,只要被盯上麻烦跟着到。唐骏被盯上,李一被盯上了,郭美美被盯上了,郎咸平要解脱郭美美,结果郎教授被盯上了,网民怀疑他收了两百万。 西方人是罪感文化,日本人是耻感文化,中国人是惩戒文化。在中国,只要没被盯上,你就是个好人或好企业。 互联网暴露了人们怎样的心性?是否互联网放大了阴谋论?天津撞人事件二审,整个社会的同情心受到打击。 没有同情心的社会是冷漠的。但除了同情心还应讲讲同理心。假如都换位思考,想一想别人怎么看你,或许跋扈和恶搞会少一些,社会两极对峙的状况会改善一些。 Twitter说自己要成为“地球的脉搏”。Facebook要成为“人类的大脑”。在《阿凡达》里,所有树木的根都紧密相连,说是相当于人脑的细胞和神经元的相互交错,因而产生了高等智能。在微博上,每个人的微博内容就相当于Ta的神经元,人们相互收听相互评论和转播,就相当于这些神经元的相互交错和能量交换。因此也产生了超越于个人大脑之上的高等智慧。 心能转物,物也能转心。我们的心情投射到城市,城市也决定着我们的心情。心心相联,心物相联。当我们想寄情山水时,山水没了,树没了。寄情花鸟,花鸟绝迹了。你不善待大自然,大自然就不会善待你。 良知VS诚信 弗洛伊德说我们内心有三个我,每次言行是“本我”、“自我”和“超我”的交战。其实,还有一个“真我”在俯视三个我的战争。 我在微博上发了条“中国缺什么”的帖子,许小年教授反问:人们也许会说,缺宗教,缺道德,缺法治,缺科学,缺民主,缺正义,缺公平,缺尊严……其实什么都不缺。缺是相对需求而言的,未满足的需求为缺。将物质需求置于首位,视非物质追求为虚无和虚假,你已
没有同情心的社会是冷漠的。但除了同情心还应讲讲同理心。假如都换位思考,想一想别人怎么看你,或许跋扈和恶搞会少一些,社会两极对峙的状况会改善一些。
Twitter说自己要成为“地球的脉搏”。Facebook要成为“人类的大脑”。在《阿凡达》里,所有树木的根都紧密相连,说是相当于人脑的细胞和神经元的相互交错,因而产生了高等智能。在微博上,每个人的微博内容就相当于Ta的神经元,人们相互收听相互评论和转播,就相当于这些神经元的相互交错和能量交换。因此也产生了超越于个人大脑之上的高等智慧。
心能转物,物也能转心。我们的心情投射到城市,城市也决定着我们的心情。心心相联,心物相联。当我们想寄情山水时,山水没了,树没了。寄情花鸟,花鸟绝迹了。你不善待大自然,大自然就不会善待你。

在这个利化的世界上 你是你自己的心媒体 我们内心有三个我——“本我”、“自我”和“超我”,其实,还有一个“真我”在俯视三个我的战争。 文肖锋 到一座城市看什么?看广告。虚张声势的广告,是夺人眼目的强迫阅读。但你到一座欧洲城市,发现广告内敛地一行小字贴在楼面上。欧洲是三百年后的内敛,中国是三十年中的暴发。 有人用玛莎拉蒂吹牛,有人用豪宅吹牛,有人用摩天大楼吹牛。打开一座城市,上书顶级奢华、皇家帝景,却找不到一家书店,就是没有了内涵。城市的抱负就如人们的脸,无论装扮多么酷、多么炫,也难掩内心苍白。城市是人造的,是人心的投射。人心苍白,时代苍白;人心乱,时代就乱。 那么,回到一千五百多年前禅宗二祖慧可的人生命题:找心。 心VS心眼 整部《坛经》就是让人“但用此心,直了成佛”的。心如明镜台。禅宗教人直指人心,可我们的心在哪? 基督教人有爱心,可我们连心都从“愛”拔除。书简识繁,你可以不写繁体,但必须认知。建议大陆小学适当恢复繁体字学习,那是与古人沟通的密码。 没有了爱心,没有了佛心,则心机盛行。正所谓“机关算尽太聪明”:上EMBA,只是为了今后能有一个良好的人脉;讲情调,只是为了满足人的本能的前戏;做慈善,只是为了博取一个好的名声与评价……我赴台观光,行前被告知台湾人不搞砍价,尤其厌恶“腰斩”的砍价法。我成长于广州的儿子从小就会砍价,还学会了“假装走人”逼卖主就范的绝招。苏东坡在其《洗儿》一诗中这样写:“人皆有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唯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苏东坡对自己一生因聪明而受的苦真是刻骨铭心,以至于希望自己的儿子愚蠢一点,才能躲避各种灾难。我希望“孩儿愚且鲁”,但又怕他吃亏上当。 现在来盘点过去的三十年,我们进口了西方价值观中最坏的部分:一个是成功主义;另一个是消费主义;再有一个就是阴谋论。中国崛起了,可以说不了。但这并没有得到西方的尊重。因为我们捡起了他

良知VS诚信
弗洛伊德说我们内心有三个我,每次言行是“本我”、“自我”和“超我”的交战。其实,还有一个“真我”在俯视三个我的战争。们丢掉的东西。 同情心、同理心VS阴谋论 鲁迅先生曾说“不惮以最坏的心思来揣测部分人”,到了互联网时代,我们“不惮以最坏的心思来揣测所有人”。 在中国做企业别被盯上,三鹿被盯上了,蒙牛被盯上了,汇源被盯上了……在中国当成功人士别被盯上,只要被盯上麻烦跟着到。唐骏被盯上,李一被盯上了,郭美美被盯上了,郎咸平要解脱郭美美,结果郎教授被盯上了,网民怀疑他收了两百万。 西方人是罪感文化,日本人是耻感文化,中国人是惩戒文化。在中国,只要没被盯上,你就是个好人或好企业。 互联网暴露了人们怎样的心性?是否互联网放大了阴谋论?天津撞人事件二审,整个社会的同情心受到打击。 没有同情心的社会是冷漠的。但除了同情心还应讲讲同理心。假如都换位思考,想一想别人怎么看你,或许跋扈和恶搞会少一些,社会两极对峙的状况会改善一些。 Twitter说自己要成为“地球的脉搏”。Facebook要成为“人类的大脑”。在《阿凡达》里,所有树木的根都紧密相连,说是相当于人脑的细胞和神经元的相互交错,因而产生了高等智能。在微博上,每个人的微博内容就相当于Ta的神经元,人们相互收听相互评论和转播,就相当于这些神经元的相互交错和能量交换。因此也产生了超越于个人大脑之上的高等智慧。 心能转物,物也能转心。我们的心情投射到城市,城市也决定着我们的心情。心心相联,心物相联。当我们想寄情山水时,山水没了,树没了。寄情花鸟,花鸟绝迹了。你不善待大自然,大自然就不会善待你。 良知VS诚信 弗洛伊德说我们内心有三个我,每次言行是“本我”、“自我”和“超我”的交战。其实,还有一个“真我”在俯视三个我的战争。 我在微博上发了条“中国缺什么”的帖子,许小年教授反问:人们也许会说,缺宗教,缺道德,缺法治,缺科学,缺民主,缺正义,缺公平,缺尊严……其实什么都不缺。缺是相对需求而言的,未满足的需求为缺。将物质需求置于首位,视非物质追求为虚无和虚假,你已
我在微博上发了条“中国缺什么”的帖子,许小年教授反问:人们也许会说,缺宗教,缺道德,缺法治,缺科学,缺民主,缺正义,缺公平,缺尊严……其实什么都不缺。缺是相对需求而言的,未满足的需求为缺。将物质需求置于首位,视非物质追求为虚无和虚假,你已得到了你想要的GDP。其他一切从来就不是真正的需求,何谈缺?
“贵格”号称是世界上最闪亮的金字招牌。目前英国的五大银行中,就有三家是贵格会的信徒所创立。在船运、钢铁、铁路等领域,贵格会成员都声名显赫。贵格会成员在商业上的惊人成功,其奥秘就在于上升到信仰层面的“诚信”。他们拒绝宣誓,认为宣誓根本没必要,只需要一言为定,个人良知为上,不需要再订立任何契约。
在商业活动中,贵格会成员不搞讨价还价,一律是一口价。很多贵格会成员之间做生意,依然不签合同,一诺千金。传媒评论说,这或许就是温总理所说的“道德的血液”吧。
其实“道德的血液”不必求诸西方,中国人的传统伦理中即有,比如王阳明的“致良知”之说:无善无恶是心之体,有善有恶是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良知”即“本心”是本然之心与明觉之心的先天自然统一体,既具有是是非非、知善知恶的潜能,又具有是是非非、知善知恶的实际内容。当下中国社会也许“失去了本心”。在这个利化的世界上,那就回到内心,回到良知吧。

 

  评论这张
 
阅读(4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