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周刊

http://xinzhoukan.vip.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新周刊》,“中国最新锐的时事生活周刊”,创办于1996年8月18日,十二年猛进,已成为中国社会变迁最敏锐的观察者与记录者。 《新周刊》由广东出版集团、三九企业集团联合主办。 《新周刊》每期128页全彩印刷,每月1日、15日出版,零售价15元。

网易考拉推荐

你不需要理解,你只需要接受  

2011-04-20 12:44:00|  分类: 《新周刊》每期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兼容和无法使用——MSN就是这么干的。 很多网络游戏你可以永远免费玩,但你必须持续不断地购买道具,你在虚拟“系统”里的能力,和你现实世界中的财务能力是挂钩的,否则你在里面永远都是一个菜鸟。 你很早以前就知道他们的控制手段,但你就是无法摆脱它。 极客的上帝视角没有哪个行业的模式规划者,能比科技行业中的极客更能蛊惑我们。 乔布斯用i打头的3个产品重新塑造人类的视听和沟通习惯,而扎克伯格几乎仅凭个人之力让Facebook在7年时间内拥有5亿用户。他们不仅塑造了Logo崇拜,他们还能用技术的力量让用户产生使用黏性——所以,习惯iPhone的人一般不轻易换手机,天天上Facebook的人肯定要随时更新状态,否则就和跟《社交网络》上的那个倒霉蛋一样,因为忘记修改“单身”状态,而被女友大骂一顿。 在Logo崇拜的年代里,我们只是被蛊惑消费产品。而到了极客统治的年代里,我们是被蛊惑嵌入到产品中。不只是你使用技术,技术也在玩你。互联网专家杰伦·兰尼尔预言,人类将最终成为电脑的某种外设插件,其功能在于协助后者更有效地感知外部世界。 技术控制的背后都站着“先知”一般的模式设计者。不喜欢iPhone的人可以举出一百个缺点,无法拆卸电池、过于费电、“死亡之握”……喜欢iPhone的人,一个理由就够了,因为它是苹果的产品。每个人都知道,苹果背后站着完美主义者乔布斯。 乔布斯一个人决定软件、硬件、系统设计、应用程序、外围周边、广告方案和产品设计,从不信任用户的商业建议。有两个例子:设计麦金塔电脑机箱的时候,乔布斯故意设计方案,使普通消费者难以拆开,因为他不希望有顾客修改里面的任何东西。在开放系统的问题上,约翰.斯卡利说:“乔布斯认为如果你开放了系统,人们就会自己动小手脚进行修改,而这些修改是对用户体验的妥协,而他不会交付一种他自己不想提供的用户体验。” 没错,乔布斯如同上帝一般俯视众生,然后告诉用户,只管喜欢我的产品吧,别问为什么。 数字生存的“美丽新世界” 让技术完美主义者打点一切,我们会获得怎样的幸福感? 苹果让我们拥有白色的耳机线、流畅的多点触摸、简洁的设计感、贴合人心的用户体验和无穷无尽的应用程序;Facebook让我们体验和几亿人交往的权利、数不胜数的社交游戏、通行无阻的FB账号;微软让你在一个平台上,做任何想做的事情,游戏、上网、写作和看电影。 看上去很美好,有什么问题吗? 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描述的盛世景象能给我们一点启示:人们被打点好一

模式设计者的上帝视角
你不需要理解,你只需要接受

不兼容和无法使用——MSN就是这么干的。 很多网络游戏你可以永远免费玩,但你必须持续不断地购买道具,你在虚拟“系统”里的能力,和你现实世界中的财务能力是挂钩的,否则你在里面永远都是一个菜鸟。 你很早以前就知道他们的控制手段,但你就是无法摆脱它。 极客的上帝视角没有哪个行业的模式规划者,能比科技行业中的极客更能蛊惑我们。 乔布斯用i打头的3个产品重新塑造人类的视听和沟通习惯,而扎克伯格几乎仅凭个人之力让Facebook在7年时间内拥有5亿用户。他们不仅塑造了Logo崇拜,他们还能用技术的力量让用户产生使用黏性——所以,习惯iPhone的人一般不轻易换手机,天天上Facebook的人肯定要随时更新状态,否则就和跟《社交网络》上的那个倒霉蛋一样,因为忘记修改“单身”状态,而被女友大骂一顿。 在Logo崇拜的年代里,我们只是被蛊惑消费产品。而到了极客统治的年代里,我们是被蛊惑嵌入到产品中。不只是你使用技术,技术也在玩你。互联网专家杰伦·兰尼尔预言,人类将最终成为电脑的某种外设插件,其功能在于协助后者更有效地感知外部世界。 技术控制的背后都站着“先知”一般的模式设计者。不喜欢iPhone的人可以举出一百个缺点,无法拆卸电池、过于费电、“死亡之握”……喜欢iPhone的人,一个理由就够了,因为它是苹果的产品。每个人都知道,苹果背后站着完美主义者乔布斯。 乔布斯一个人决定软件、硬件、系统设计、应用程序、外围周边、广告方案和产品设计,从不信任用户的商业建议。有两个例子:设计麦金塔电脑机箱的时候,乔布斯故意设计方案,使普通消费者难以拆开,因为他不希望有顾客修改里面的任何东西。在开放系统的问题上,约翰.斯卡利说:“乔布斯认为如果你开放了系统,人们就会自己动小手脚进行修改,而这些修改是对用户体验的妥协,而他不会交付一种他自己不想提供的用户体验。” 没错,乔布斯如同上帝一般俯视众生,然后告诉用户,只管喜欢我的产品吧,别问为什么。 数字生存的“美丽新世界” 让技术完美主义者打点一切,我们会获得怎样的幸福感? 苹果让我们拥有白色的耳机线、流畅的多点触摸、简洁的设计感、贴合人心的用户体验和无穷无尽的应用程序;Facebook让我们体验和几亿人交往的权利、数不胜数的社交游戏、通行无阻的FB账号;微软让你在一个平台上,做任何想做的事情,游戏、上网、写作和看电影。 看上去很美好,有什么问题吗? 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描述的盛世景象能给我们一点启示:人们被打点好一

 

人类寻找苹果的过程,就是寻找别人为自己赋予意义的过程。从宗教到政治,从工业到消费,从现实到虚拟,我们都在寻求别人为自己定制一个生活模式。

切——不愁吃穿,享受着最舒适的生活,每天下班以后,可以乘坐私人的超音速飞机,去世界各地度假旅行。经济繁荣和享受生活成为整个社会唯一的哲学理念。看上去很美好,唯一的问题是,每个人是“被幸福”的。被恩赐幸福的同时,需要额外代价——这个世界,没有艺术、诗歌,亦没有莎士比亚。 和“美丽新世界”一样,苹果、Facebook和微软最大的问题在于封闭——不是商业上的封闭,而是运行规则上的封闭。 在苹果的世界里,你不知道每天有多少程序在应用商店被下架和封杀——苹果是这个“世界”法律的制定者和执行者,你无权过问。 在Facebook这个用户超过5亿人的王国里,所有的规则都是扎克伯格制定的,所以我们免费使用这个网站的代价是“被广告”,因为我们的隐私是商品,而扎克伯格对个人隐私的态度,正如Facebook员工所言,“个人隐私?扎克伯格根本就不相信这东西的存在!” 微软是个巨大的托拉斯,它建立一整套自己的标准和开放标准对抗,你不服从它的代价是不兼容。 但我们还是趋之若鹜,因为我们懒得思考,以为他们都是好的——更重要的是,我们觉得它们很“酷”,不使用它,自己就out了。 在这个数字化生存的时代,你想过自己想要什么吗? 电影《麻将》里面的人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他们就等着别人来告诉他们。” 《美丽新世界》里的“野蛮人”则说:“我不需要舒服。我需要上帝,需要诗,需要真正的危险,需要自由,需要善,需要罪恶。” 你认同的是前者还是后者?


文/张坚

 

柏拉图的《理想国》里,哲人王掌控这个世界。而现在,商人掌控着这个世界,他们让“我们在符号的掩护下并在否定真相的情况下生活着”。
《黑客帝国》里的机器以电子催眠手段构建世界,让“Matrix比这个世界还要真实”。虚拟和现实国度里的模式设计者,从不缺乏规划这个世界的手段,他们如同上帝一般决定我们的生活和喜好。
我们这个时代有哪些“模式规划者”?最初,只是商人制造Logo崇拜控制我们的物欲,现在以社交网络和苹果为代表的技术力量则似乎要接管我们的数字化生存——所以,Facebook的扎克伯格被当做“人类2.0造物主”,而Techcrunch的主笔阿灵顿则称“没有乔布斯的世界将变得黯淡无光”——技术将会安排我们的一切吗?不管你是否承认,以往在科幻电影里出现的技术统治时代正隐约可见。

模式设计者的上帝视角 你不需要理解,你只需要接受 人类寻找苹果的过程,就是寻找别人为自己赋予意义的过程。从宗教到政治,从工业到消费,从现实到虚拟,我们都在寻求别人为自己定制一个生活模式。 文张坚 柏拉图的《理想国》里,哲人王掌控这个世界。而现在,商人掌控着这个世界,他们让“我们在符号的掩护下并在否定真相的情况下生活着”。 《黑客帝国》里的机器以电子催眠手段构建世界,让“Matrix比这个世界还要真实”。虚拟和现实国度里的模式设计者,从不缺乏规划这个世界的手段,他们如同上帝一般决定我们的生活和喜好。 我们这个时代有哪些“模式规划者”?最初,只是商人制造Logo崇拜控制我们的物欲,现在以社交网络和苹果为代表的技术力量则似乎要接管我们的数字化生存——所以,Facebook的扎克伯格被当做“人类2.0造物主”,而Techcrunch的主笔阿灵顿则称“没有乔布斯的世界将变得黯淡无光”——技术将会安排我们的一切吗?不管你是否承认,以往在科幻电影里出现的技术统治时代正隐约可见。 从Logo崇拜到技术统治我信佛,连卡佛。我信教,苹果教。 物质丰裕的年代里,拜物教大行其道。你未必每周去读经或者做礼拜,但你必定每天在家里、电梯和公交车上接受广告的洗礼,如波德里亚所言,“橱窗、广告、生产的商号和商标在这里起着主要作用,并强加着一种一致的集体观念,好似一条链子、一个几乎无法分离的整体,它们不再是一串简单的商品,而是一串意义”。 广告公司和传媒是拜物教的布道者。它们负责阐述和传播“意义”,消费者负责接收“意义”,直至最后为这些虚无缥缈的“意义”买单。各式Logo因而成为最显眼的图腾——你不一定能发出它们的标准读音,但在广告的教育下,你一定明白它来自哪个国家,代表哪一类商品,象征的是古典还是现代。快速消费品行业和时尚行业最热衷于塑造Logo,前者需要横向的地毯式轰炸营造品牌幻觉,后者需要纵向的高端价值塑造以榨取高附加值。 比Logo崇拜更具技术性的消费操纵手段是什么?各式各样的模式控制。 宜家必须让你在里面绕几十分钟,因为他们相信你不能拒绝产品的诱惑。他们把产品的名称设计得拗口难听,是因为想断绝你和家具之间的情感联系——这样你才能弃之如敝履,保证在购买目录上的替代品时毫无心理负担。 Windows几年升级一次,并不是我们有这个需求,而是硬件厂商和配套软件厂商需要挣钱。没有升级,“WINTEL”和PC厂商的报表数据不会那么好看。你可以选择不升级,代价是

 

从Logo崇拜到技术统治切——不愁吃穿,享受着最舒适的生活,每天下班以后,可以乘坐私人的超音速飞机,去世界各地度假旅行。经济繁荣和享受生活成为整个社会唯一的哲学理念。看上去很美好,唯一的问题是,每个人是“被幸福”的。被恩赐幸福的同时,需要额外代价——这个世界,没有艺术、诗歌,亦没有莎士比亚。 和“美丽新世界”一样,苹果、Facebook和微软最大的问题在于封闭——不是商业上的封闭,而是运行规则上的封闭。 在苹果的世界里,你不知道每天有多少程序在应用商店被下架和封杀——苹果是这个“世界”法律的制定者和执行者,你无权过问。 在Facebook这个用户超过5亿人的王国里,所有的规则都是扎克伯格制定的,所以我们免费使用这个网站的代价是“被广告”,因为我们的隐私是商品,而扎克伯格对个人隐私的态度,正如Facebook员工所言,“个人隐私?扎克伯格根本就不相信这东西的存在!” 微软是个巨大的托拉斯,它建立一整套自己的标准和开放标准对抗,你不服从它的代价是不兼容。 但我们还是趋之若鹜,因为我们懒得思考,以为他们都是好的——更重要的是,我们觉得它们很“酷”,不使用它,自己就out了。 在这个数字化生存的时代,你想过自己想要什么吗? 电影《麻将》里面的人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他们就等着别人来告诉他们。” 《美丽新世界》里的“野蛮人”则说:“我不需要舒服。我需要上帝,需要诗,需要真正的危险,需要自由,需要善,需要罪恶。” 你认同的是前者还是后者?
我信佛,连卡佛。我信教,苹果教。
物质丰裕的年代里,拜物教大行其道。你未必每周去读经或者做礼拜,但你必定每天在家里、电梯和公交车上接受广告的洗礼,如波德里亚所言,“橱窗、广告、生产的商号和商标在这里起着主要作用,并强加着一种一致的集体观念,好似一条链子、一个几乎无法分离的整体,它们不再是一串简单的商品,而是一串意义”。
广告公司和传媒是拜物教的布道者。它们负责阐述和传播“意义”,消费者负责接收“意义”,直至最后为这些虚无缥缈的“意义”买单。各式Logo因而成为最显眼的图腾——你不一定能发出它们的标准读音,但在广告的教育下,你一定明白它来自哪个国家,代表哪一类商品,象征的是古典还是现代。快速消费品行业和时尚行业最热衷于塑造Logo,前者需要横向的地毯式轰炸营造品牌幻觉,后者需要纵向的高端价值塑造以榨取高附加值。
比Logo崇拜更具技术性的消费操纵手段是什么?各式各样的模式控制。
宜家必须让你在里面绕几十分钟,因为他们相信你不能拒绝产品的诱惑。他们把产品的名称设计得拗口难听,是因为想断绝你和家具之间的情感联系——这样你才能弃之如敝履,保证在购买目录上的替代品时毫无心理负担。
Windows几年升级一次,并不是我们有这个需求,而是硬件厂商和配套软件厂商需要挣钱。没有升级,“WINTEL”和PC厂商的报表数据不会那么好看。你可以选择不升级,代价是不兼容和无法使用——MSN就是这么干的。不兼容和无法使用——MSN就是这么干的。 很多网络游戏你可以永远免费玩,但你必须持续不断地购买道具,你在虚拟“系统”里的能力,和你现实世界中的财务能力是挂钩的,否则你在里面永远都是一个菜鸟。 你很早以前就知道他们的控制手段,但你就是无法摆脱它。 极客的上帝视角没有哪个行业的模式规划者,能比科技行业中的极客更能蛊惑我们。 乔布斯用i打头的3个产品重新塑造人类的视听和沟通习惯,而扎克伯格几乎仅凭个人之力让Facebook在7年时间内拥有5亿用户。他们不仅塑造了Logo崇拜,他们还能用技术的力量让用户产生使用黏性——所以,习惯iPhone的人一般不轻易换手机,天天上Facebook的人肯定要随时更新状态,否则就和跟《社交网络》上的那个倒霉蛋一样,因为忘记修改“单身”状态,而被女友大骂一顿。 在Logo崇拜的年代里,我们只是被蛊惑消费产品。而到了极客统治的年代里,我们是被蛊惑嵌入到产品中。不只是你使用技术,技术也在玩你。互联网专家杰伦·兰尼尔预言,人类将最终成为电脑的某种外设插件,其功能在于协助后者更有效地感知外部世界。 技术控制的背后都站着“先知”一般的模式设计者。不喜欢iPhone的人可以举出一百个缺点,无法拆卸电池、过于费电、“死亡之握”……喜欢iPhone的人,一个理由就够了,因为它是苹果的产品。每个人都知道,苹果背后站着完美主义者乔布斯。 乔布斯一个人决定软件、硬件、系统设计、应用程序、外围周边、广告方案和产品设计,从不信任用户的商业建议。有两个例子:设计麦金塔电脑机箱的时候,乔布斯故意设计方案,使普通消费者难以拆开,因为他不希望有顾客修改里面的任何东西。在开放系统的问题上,约翰.斯卡利说:“乔布斯认为如果你开放了系统,人们就会自己动小手脚进行修改,而这些修改是对用户体验的妥协,而他不会交付一种他自己不想提供的用户体验。” 没错,乔布斯如同上帝一般俯视众生,然后告诉用户,只管喜欢我的产品吧,别问为什么。 数字生存的“美丽新世界” 让技术完美主义者打点一切,我们会获得怎样的幸福感? 苹果让我们拥有白色的耳机线、流畅的多点触摸、简洁的设计感、贴合人心的用户体验和无穷无尽的应用程序;Facebook让我们体验和几亿人交往的权利、数不胜数的社交游戏、通行无阻的FB账号;微软让你在一个平台上,做任何想做的事情,游戏、上网、写作和看电影。 看上去很美好,有什么问题吗? 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描述的盛世景象能给我们一点启示:人们被打点好一
很多网络游戏你可以永远免费玩,但你必须持续不断地购买道具,你在虚拟“系统”里的能力,和你现实世界中的财务能力是挂钩的,否则你在里面永远都是一个菜鸟。
你很早以前就知道他们的控制手段,但你就是无法摆脱它。

极客的上帝视角
没有哪个行业的模式规划者,能比科技行业中的极客更能蛊惑我们。模式设计者的上帝视角 你不需要理解,你只需要接受 人类寻找苹果的过程,就是寻找别人为自己赋予意义的过程。从宗教到政治,从工业到消费,从现实到虚拟,我们都在寻求别人为自己定制一个生活模式。 文张坚 柏拉图的《理想国》里,哲人王掌控这个世界。而现在,商人掌控着这个世界,他们让“我们在符号的掩护下并在否定真相的情况下生活着”。 《黑客帝国》里的机器以电子催眠手段构建世界,让“Matrix比这个世界还要真实”。虚拟和现实国度里的模式设计者,从不缺乏规划这个世界的手段,他们如同上帝一般决定我们的生活和喜好。 我们这个时代有哪些“模式规划者”?最初,只是商人制造Logo崇拜控制我们的物欲,现在以社交网络和苹果为代表的技术力量则似乎要接管我们的数字化生存——所以,Facebook的扎克伯格被当做“人类2.0造物主”,而Techcrunch的主笔阿灵顿则称“没有乔布斯的世界将变得黯淡无光”——技术将会安排我们的一切吗?不管你是否承认,以往在科幻电影里出现的技术统治时代正隐约可见。 从Logo崇拜到技术统治我信佛,连卡佛。我信教,苹果教。 物质丰裕的年代里,拜物教大行其道。你未必每周去读经或者做礼拜,但你必定每天在家里、电梯和公交车上接受广告的洗礼,如波德里亚所言,“橱窗、广告、生产的商号和商标在这里起着主要作用,并强加着一种一致的集体观念,好似一条链子、一个几乎无法分离的整体,它们不再是一串简单的商品,而是一串意义”。 广告公司和传媒是拜物教的布道者。它们负责阐述和传播“意义”,消费者负责接收“意义”,直至最后为这些虚无缥缈的“意义”买单。各式Logo因而成为最显眼的图腾——你不一定能发出它们的标准读音,但在广告的教育下,你一定明白它来自哪个国家,代表哪一类商品,象征的是古典还是现代。快速消费品行业和时尚行业最热衷于塑造Logo,前者需要横向的地毯式轰炸营造品牌幻觉,后者需要纵向的高端价值塑造以榨取高附加值。 比Logo崇拜更具技术性的消费操纵手段是什么?各式各样的模式控制。 宜家必须让你在里面绕几十分钟,因为他们相信你不能拒绝产品的诱惑。他们把产品的名称设计得拗口难听,是因为想断绝你和家具之间的情感联系——这样你才能弃之如敝履,保证在购买目录上的替代品时毫无心理负担。 Windows几年升级一次,并不是我们有这个需求,而是硬件厂商和配套软件厂商需要挣钱。没有升级,“WINTEL”和PC厂商的报表数据不会那么好看。你可以选择不升级,代价是
乔布斯用i打头的3个产品重新塑造人类的视听和沟通习惯,而扎克伯格几乎仅凭个人之力让Facebook在7年时间内拥有5亿用户。他们不仅塑造了Logo崇拜,他们还能用技术的力量让用户产生使用黏性——所以,习惯iPhone的人一般不轻易换手机,天天上Facebook的人肯定要随时更新状态,否则就和跟《社交网络》上的那个倒霉蛋一样,因为忘记修改“单身”状态,而被女友大骂一顿。
在Logo崇拜的年代里,我们只是被蛊惑消费产品。而到了极客统治的年代里,我们是被蛊惑嵌入到产品中。不只是你使用技术,技术也在玩你。互联网专家杰伦·兰尼尔预言,人类将最终成为电脑的某种外设插件,其功能在于协助后者更有效地感知外部世界。
技术控制的背后都站着“先知”一般的模式设计者。不喜欢iPhone的人可以举出一百个缺点,无法拆卸电池、过于费电、“死亡之握”……喜欢iPhone的人,一个理由就够了,因为它是苹果的产品。每个人都知道,苹果背后站着完美主义者乔布斯。
乔布斯一个人决定软件、硬件、系统设计、应用程序、外围周边、广告方案和产品设计,从不信任用户的商业建议。有两个例子:设计麦金塔电脑机箱的时候,乔布斯故意设计方案,使普通消费者难以拆开,因为他不希望有顾客修改里面的任何东西。在开放系统的问题上,约翰.斯卡利说:“乔布斯认为如果你开放了系统,人们就会自己动小手脚进行修改,而这些修改是对用户体验的妥协,而他不会交付一种他自己不想提供的用户体验。”
没错,乔布斯如同上帝一般俯视众生,然后告诉用户,只管喜欢我的产品吧,别问为什么。

 

模式设计者的上帝视角 你不需要理解,你只需要接受 人类寻找苹果的过程,就是寻找别人为自己赋予意义的过程。从宗教到政治,从工业到消费,从现实到虚拟,我们都在寻求别人为自己定制一个生活模式。 文张坚 柏拉图的《理想国》里,哲人王掌控这个世界。而现在,商人掌控着这个世界,他们让“我们在符号的掩护下并在否定真相的情况下生活着”。 《黑客帝国》里的机器以电子催眠手段构建世界,让“Matrix比这个世界还要真实”。虚拟和现实国度里的模式设计者,从不缺乏规划这个世界的手段,他们如同上帝一般决定我们的生活和喜好。 我们这个时代有哪些“模式规划者”?最初,只是商人制造Logo崇拜控制我们的物欲,现在以社交网络和苹果为代表的技术力量则似乎要接管我们的数字化生存——所以,Facebook的扎克伯格被当做“人类2.0造物主”,而Techcrunch的主笔阿灵顿则称“没有乔布斯的世界将变得黯淡无光”——技术将会安排我们的一切吗?不管你是否承认,以往在科幻电影里出现的技术统治时代正隐约可见。 从Logo崇拜到技术统治我信佛,连卡佛。我信教,苹果教。 物质丰裕的年代里,拜物教大行其道。你未必每周去读经或者做礼拜,但你必定每天在家里、电梯和公交车上接受广告的洗礼,如波德里亚所言,“橱窗、广告、生产的商号和商标在这里起着主要作用,并强加着一种一致的集体观念,好似一条链子、一个几乎无法分离的整体,它们不再是一串简单的商品,而是一串意义”。 广告公司和传媒是拜物教的布道者。它们负责阐述和传播“意义”,消费者负责接收“意义”,直至最后为这些虚无缥缈的“意义”买单。各式Logo因而成为最显眼的图腾——你不一定能发出它们的标准读音,但在广告的教育下,你一定明白它来自哪个国家,代表哪一类商品,象征的是古典还是现代。快速消费品行业和时尚行业最热衷于塑造Logo,前者需要横向的地毯式轰炸营造品牌幻觉,后者需要纵向的高端价值塑造以榨取高附加值。 比Logo崇拜更具技术性的消费操纵手段是什么?各式各样的模式控制。 宜家必须让你在里面绕几十分钟,因为他们相信你不能拒绝产品的诱惑。他们把产品的名称设计得拗口难听,是因为想断绝你和家具之间的情感联系——这样你才能弃之如敝履,保证在购买目录上的替代品时毫无心理负担。 Windows几年升级一次,并不是我们有这个需求,而是硬件厂商和配套软件厂商需要挣钱。没有升级,“WINTEL”和PC厂商的报表数据不会那么好看。你可以选择不升级,代价是

数字生存的“美丽新世界”
让技术完美主义者打点一切,我们会获得怎样的幸福感?模式设计者的上帝视角 你不需要理解,你只需要接受 人类寻找苹果的过程,就是寻找别人为自己赋予意义的过程。从宗教到政治,从工业到消费,从现实到虚拟,我们都在寻求别人为自己定制一个生活模式。 文张坚 柏拉图的《理想国》里,哲人王掌控这个世界。而现在,商人掌控着这个世界,他们让“我们在符号的掩护下并在否定真相的情况下生活着”。 《黑客帝国》里的机器以电子催眠手段构建世界,让“Matrix比这个世界还要真实”。虚拟和现实国度里的模式设计者,从不缺乏规划这个世界的手段,他们如同上帝一般决定我们的生活和喜好。 我们这个时代有哪些“模式规划者”?最初,只是商人制造Logo崇拜控制我们的物欲,现在以社交网络和苹果为代表的技术力量则似乎要接管我们的数字化生存——所以,Facebook的扎克伯格被当做“人类2.0造物主”,而Techcrunch的主笔阿灵顿则称“没有乔布斯的世界将变得黯淡无光”——技术将会安排我们的一切吗?不管你是否承认,以往在科幻电影里出现的技术统治时代正隐约可见。 从Logo崇拜到技术统治我信佛,连卡佛。我信教,苹果教。 物质丰裕的年代里,拜物教大行其道。你未必每周去读经或者做礼拜,但你必定每天在家里、电梯和公交车上接受广告的洗礼,如波德里亚所言,“橱窗、广告、生产的商号和商标在这里起着主要作用,并强加着一种一致的集体观念,好似一条链子、一个几乎无法分离的整体,它们不再是一串简单的商品,而是一串意义”。 广告公司和传媒是拜物教的布道者。它们负责阐述和传播“意义”,消费者负责接收“意义”,直至最后为这些虚无缥缈的“意义”买单。各式Logo因而成为最显眼的图腾——你不一定能发出它们的标准读音,但在广告的教育下,你一定明白它来自哪个国家,代表哪一类商品,象征的是古典还是现代。快速消费品行业和时尚行业最热衷于塑造Logo,前者需要横向的地毯式轰炸营造品牌幻觉,后者需要纵向的高端价值塑造以榨取高附加值。 比Logo崇拜更具技术性的消费操纵手段是什么?各式各样的模式控制。 宜家必须让你在里面绕几十分钟,因为他们相信你不能拒绝产品的诱惑。他们把产品的名称设计得拗口难听,是因为想断绝你和家具之间的情感联系——这样你才能弃之如敝履,保证在购买目录上的替代品时毫无心理负担。 Windows几年升级一次,并不是我们有这个需求,而是硬件厂商和配套软件厂商需要挣钱。没有升级,“WINTEL”和PC厂商的报表数据不会那么好看。你可以选择不升级,代价是
苹果让我们拥有白色的耳机线、流畅的多点触摸、简洁的设计感、贴合人心的用户体验和无穷无尽的应用程序;Facebook让我们体验和几亿人交往的权利、数不胜数的社交游戏、通行无阻的FB账号;微软让你在一个平台上,做任何想做的事情,游戏、上网、写作和看电影。
看上去很美好,有什么问题吗?
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描述的盛世景象能给我们一点启示:人们被打点好一切——不愁吃穿,享受着最舒适的生活,每天下班以后,可以乘坐私人的超音速飞机,去世界各地度假旅行。经济繁荣和享受生活成为整个社会唯一的哲学理念。看上去很美好,唯一的问题是,每个人是“被幸福”的。被恩赐幸福的同时,需要额外代价——这个世界,没有艺术、诗歌,亦没有莎士比亚。切——不愁吃穿,享受着最舒适的生活,每天下班以后,可以乘坐私人的超音速飞机,去世界各地度假旅行。经济繁荣和享受生活成为整个社会唯一的哲学理念。看上去很美好,唯一的问题是,每个人是“被幸福”的。被恩赐幸福的同时,需要额外代价——这个世界,没有艺术、诗歌,亦没有莎士比亚。 和“美丽新世界”一样,苹果、Facebook和微软最大的问题在于封闭——不是商业上的封闭,而是运行规则上的封闭。 在苹果的世界里,你不知道每天有多少程序在应用商店被下架和封杀——苹果是这个“世界”法律的制定者和执行者,你无权过问。 在Facebook这个用户超过5亿人的王国里,所有的规则都是扎克伯格制定的,所以我们免费使用这个网站的代价是“被广告”,因为我们的隐私是商品,而扎克伯格对个人隐私的态度,正如Facebook员工所言,“个人隐私?扎克伯格根本就不相信这东西的存在!” 微软是个巨大的托拉斯,它建立一整套自己的标准和开放标准对抗,你不服从它的代价是不兼容。 但我们还是趋之若鹜,因为我们懒得思考,以为他们都是好的——更重要的是,我们觉得它们很“酷”,不使用它,自己就out了。 在这个数字化生存的时代,你想过自己想要什么吗? 电影《麻将》里面的人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他们就等着别人来告诉他们。” 《美丽新世界》里的“野蛮人”则说:“我不需要舒服。我需要上帝,需要诗,需要真正的危险,需要自由,需要善,需要罪恶。” 你认同的是前者还是后者?
和“美丽新世界”一样,苹果、Facebook和微软最大的问题在于封闭——不是商业上的封闭,而是运行规则上的封闭。
在苹果的世界里,你不知道每天有多少程序在应用商店被下架和封杀——苹果是这个“世界”法律的制定者和执行者,你无权过问。
在Facebook这个用户超过5亿人的王国里,所有的规则都是扎克伯格制定的,所以我们免费使用这个网站的代价是“被广告”,因为我们的隐私是商品,而扎克伯格对个人隐私的态度,正如Facebook员工所言,“个人隐私?扎克伯格根本就不相信这东西的存在!”
微软是个巨大的托拉斯,它建立一整套自己的标准和开放标准对抗,你不服从它的代价是不兼容。
但我们还是趋之若鹜,因为我们懒得思考,以为他们都是好的——更重要的是,我们觉得它们很“酷”,不使用它,自己就out了。
在这个数字化生存的时代,你想过自己想要什么吗?
电影《麻将》里面的人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他们就等着别人来告诉他们。”
《美丽新世界》里的“野蛮人”则说:“我不需要舒服。我需要上帝,需要诗,需要真正的危险,需要自由,需要善,需要罪恶。”
你认同的是前者还是后者?

  评论这张
 
阅读(130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