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周刊

http://xinzhoukan.vip.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新周刊》,“中国最新锐的时事生活周刊”,创办于1996年8月18日,十二年猛进,已成为中国社会变迁最敏锐的观察者与记录者。 《新周刊》由广东出版集团、三九企业集团联合主办。 《新周刊》每期128页全彩印刷,每月1日、15日出版,零售价15元。

网易考拉推荐

电视人修电视禅  

2011-03-21 12:15:00|  分类: 《新周刊》每期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总有人想给电视画个句号,但它还在纷纷路演。电视人将迎来“复合型媒体”、“全媒体”的新春天。 “有视频,没电视”的论调是电视人冬天的哀号,但也是春天的前奏。只是,我们不再希望电视是宏大叙事的呈现主体。 凯文·凯利在《失控》中强调“涌现”的本质,在混乱而失控的群体中,有一只非匀质的看不见的手能“涌现”出“超级有机体”。它远远超越了逻辑的理解,而是跟心智、群氓的个体化选择有关。电视的进化奥秘,必将从底层涌现。 我们还要讨论电视很多年,这是可以想见的。“念念成形”,电视不过是“意念的产物”,有什么样的念头,就形成什么样的电视观。可喜的是,电视一直在进化途中。 如果有一天,当电视像恐龙一样消失时,我们谈论电视时谈论些什么呢?
电视人修电视禅

 

电视口头禅:“广告之后更精彩”、“让我们拭目以待”、“我在现场为您报道”、“谢谢收看”。这些,不是电视禅。电视禅是电视人的修为外化,或如刘长乐与星云大师的对话。


文/胡赳赳   

拉高电视剧制作水平,养活电视人口。 指挥棒,仍在电视人手中;操控权,还在导演席上。电视人身心俱疲,是表象;电视人淬火沥金,是真功夫。 一个传媒人感叹,写十年纸媒文章无人问津,电视上露一小脸发小都打电话来了。电视,仍是第一媒体。其主流地位,可以憾动,不容坍塌。 内视:2.0还是1.5?有人把电视当票子、位子、骰子、戏子,也有人把它当修行——老百姓把看电视当作静修,电视人把做电视当作苦修。笑骂由人,荣辱不惊,现代人的生活禅,跟着电视的念头走。 且看蔡康永用“说话之道”阐释生活真谛;乐嘉用知心话解答情感困惑;崔永元用崔式幽默洞穿世情;白岩松用宽容语气解说时代进步;杨锦麟用走读方式悲天悯人。电视人的修行和修为,决定着电视的机锋和禅意。 电视人自视甚高,因为掌握强大话语权、频频亮相;电视人自视甚低,因为语境受限、深度欠缺。 无论如何,电视人的内省和返求诸己,都在促进电视业向“一点五”的目标前进。 求败:第三层境界“看山还是山” 《失控》、《Facebook效应》、《大设计》三本著作,已经将未来媒体、未来世界的“世界观”推演到了新高度。电视,不过是传统媒体的传统产业? 然而,电视私人叙事的胜利表明电视仍有用武之地,并非穷途末路,而是能在新媒体平台上

 

电视上落满尘埃,按遥控器的手肌无力,机顶盒使人咒骂设计者——这不是电视的现状。
视频网络上传像扔向电视的TNT炸药包,微博像投向电视的匕首,中国网络电视台像是砸向电视的闷棍——这不是电视的现状。纷纷路演。电视人将迎来“复合型媒体”、“全媒体”的新春天。 “有视频,没电视”的论调是电视人冬天的哀号,但也是春天的前奏。只是,我们不再希望电视是宏大叙事的呈现主体。 凯文·凯利在《失控》中强调“涌现”的本质,在混乱而失控的群体中,有一只非匀质的看不见的手能“涌现”出“超级有机体”。它远远超越了逻辑的理解,而是跟心智、群氓的个体化选择有关。电视的进化奥秘,必将从底层涌现。 我们还要讨论电视很多年,这是可以想见的。“念念成形”,电视不过是“意念的产物”,有什么样的念头,就形成什么样的电视观。可喜的是,电视一直在进化途中。 如果有一天,当电视像恐龙一样消失时,我们谈论电视时谈论些什么呢?
重庆卫视红彤彤,电视弄潮儿跨区域合纵连横(第一财经借宁夏卫视上星,湖南卫视提携青海卫视)、电视业海外拓展影响力——这也不是电视的现状。
电视的现状是什么?

 

淡定:你仍是第一媒体
传媒日新月异,绞杀微博的将是定位社交媒体;电视不变应变,将视频、手机、网站作为推广利器。都说:传媒工具产生理性,传播技术产生思想,传播理念产生革命。但,谁见过母鸡下出了天鹅蛋?是人性的归于人性,是天命的归于天命。纷纷路演。电视人将迎来“复合型媒体”、“全媒体”的新春天。 “有视频,没电视”的论调是电视人冬天的哀号,但也是春天的前奏。只是,我们不再希望电视是宏大叙事的呈现主体。 凯文·凯利在《失控》中强调“涌现”的本质,在混乱而失控的群体中,有一只非匀质的看不见的手能“涌现”出“超级有机体”。它远远超越了逻辑的理解,而是跟心智、群氓的个体化选择有关。电视的进化奥秘,必将从底层涌现。 我们还要讨论电视很多年,这是可以想见的。“念念成形”,电视不过是“意念的产物”,有什么样的念头,就形成什么样的电视观。可喜的是,电视一直在进化途中。 如果有一天,当电视像恐龙一样消失时,我们谈论电视时谈论些什么呢?
传播规律,中国的。电视人比其他媒体人更不兴奋、更耐受、更钝感、更周旋、更长袖善舞。
一台春晚,五亿人收看,这是冷酷仙境,也是残酷现实;一档《非诚勿扰》,激活一家电视台,引领一年电视潮,这是创意先锋,也是立意先手;一种“谍战剧”,催生一个产业,拉高电视剧制作水平,养活电视人口。
指挥棒,仍在电视人手中;操控权,还在导演席上。电视人身心俱疲,是表象;电视人淬火沥金,是真功夫。
一个传媒人感叹,写十年纸媒文章无人问津,电视上露一小脸发小都打电话来了。电视,仍是第一媒体。其主流地位,可以憾动,不容坍塌。

 

拉高电视剧制作水平,养活电视人口。 指挥棒,仍在电视人手中;操控权,还在导演席上。电视人身心俱疲,是表象;电视人淬火沥金,是真功夫。 一个传媒人感叹,写十年纸媒文章无人问津,电视上露一小脸发小都打电话来了。电视,仍是第一媒体。其主流地位,可以憾动,不容坍塌。 内视:2.0还是1.5?有人把电视当票子、位子、骰子、戏子,也有人把它当修行——老百姓把看电视当作静修,电视人把做电视当作苦修。笑骂由人,荣辱不惊,现代人的生活禅,跟着电视的念头走。 且看蔡康永用“说话之道”阐释生活真谛;乐嘉用知心话解答情感困惑;崔永元用崔式幽默洞穿世情;白岩松用宽容语气解说时代进步;杨锦麟用走读方式悲天悯人。电视人的修行和修为,决定着电视的机锋和禅意。 电视人自视甚高,因为掌握强大话语权、频频亮相;电视人自视甚低,因为语境受限、深度欠缺。 无论如何,电视人的内省和返求诸己,都在促进电视业向“一点五”的目标前进。 求败:第三层境界“看山还是山” 《失控》、《Facebook效应》、《大设计》三本著作,已经将未来媒体、未来世界的“世界观”推演到了新高度。电视,不过是传统媒体的传统产业? 然而,电视私人叙事的胜利表明电视仍有用武之地,并非穷途末路,而是能在新媒体平台上内视:2.0还是1.5?
有人把电视当票子、位子、骰子、戏子,也有人把它当修行——老百姓把看电视当作静修,电视人把做电视当作苦修。笑骂由人,荣辱不惊,现代人的生活禅,跟着电视的念头走。
且看蔡康永用“说话之道”阐释生活真谛;乐嘉用知心话解答情感困惑;崔永元用崔式幽默洞穿世情;白岩松用宽容语气解说时代进步;杨锦麟用走读方式悲天悯人。电视人的修行和修为,决定着电视的机锋和禅意。纷纷路演。电视人将迎来“复合型媒体”、“全媒体”的新春天。 “有视频,没电视”的论调是电视人冬天的哀号,但也是春天的前奏。只是,我们不再希望电视是宏大叙事的呈现主体。 凯文·凯利在《失控》中强调“涌现”的本质,在混乱而失控的群体中,有一只非匀质的看不见的手能“涌现”出“超级有机体”。它远远超越了逻辑的理解,而是跟心智、群氓的个体化选择有关。电视的进化奥秘,必将从底层涌现。 我们还要讨论电视很多年,这是可以想见的。“念念成形”,电视不过是“意念的产物”,有什么样的念头,就形成什么样的电视观。可喜的是,电视一直在进化途中。 如果有一天,当电视像恐龙一样消失时,我们谈论电视时谈论些什么呢?
电视人自视甚高,因为掌握强大话语权、频频亮相;电视人自视甚低,因为语境受限、深度欠缺。
无论如何,电视人的内省和返求诸己,都在促进电视业向“一点五”的目标前进。

 

拉高电视剧制作水平,养活电视人口。 指挥棒,仍在电视人手中;操控权,还在导演席上。电视人身心俱疲,是表象;电视人淬火沥金,是真功夫。 一个传媒人感叹,写十年纸媒文章无人问津,电视上露一小脸发小都打电话来了。电视,仍是第一媒体。其主流地位,可以憾动,不容坍塌。 内视:2.0还是1.5?有人把电视当票子、位子、骰子、戏子,也有人把它当修行——老百姓把看电视当作静修,电视人把做电视当作苦修。笑骂由人,荣辱不惊,现代人的生活禅,跟着电视的念头走。 且看蔡康永用“说话之道”阐释生活真谛;乐嘉用知心话解答情感困惑;崔永元用崔式幽默洞穿世情;白岩松用宽容语气解说时代进步;杨锦麟用走读方式悲天悯人。电视人的修行和修为,决定着电视的机锋和禅意。 电视人自视甚高,因为掌握强大话语权、频频亮相;电视人自视甚低,因为语境受限、深度欠缺。 无论如何,电视人的内省和返求诸己,都在促进电视业向“一点五”的目标前进。 求败:第三层境界“看山还是山” 《失控》、《Facebook效应》、《大设计》三本著作,已经将未来媒体、未来世界的“世界观”推演到了新高度。电视,不过是传统媒体的传统产业? 然而,电视私人叙事的胜利表明电视仍有用武之地,并非穷途末路,而是能在新媒体平台上

求败:第三层境界“看山还是山”
《失控》、《Facebook效应》、《大设计》三本著作,已经将未来媒体、未来世界的“世界观”推演到了新高度。电视,不过是传统媒体的传统产业?
然而,电视私人叙事的胜利表明电视仍有用武之地,并非穷途末路,而是能在新媒体平台上纷纷路演。电视人将迎来“复合型媒体”、“全媒体”的新春天。
“有视频,没电视”的论调是电视人冬天的哀号,但也是春天的前奏。只是,我们不再希望电视是宏大叙事的呈现主体。
凯文·凯利在《失控》中强调“涌现”的本质,在混乱而失控的群体中,有一只非匀质的看不见的手能“涌现”出“超级有机体”。它远远超越了逻辑的理解,而是跟心智、群氓的个体化选择有关。电视的进化奥秘,必将从底层涌现。
我们还要讨论电视很多年,这是可以想见的。“念念成形”,电视不过是“意念的产物”,有什么样的念头,就形成什么样的电视观。可喜的是,电视一直在进化途中。
如果有一天,当电视像恐龙一样消失时,我们谈论电视时谈论些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4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