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周刊

http://xinzhoukan.vip.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新周刊》,“中国最新锐的时事生活周刊”,创办于1996年8月18日,十二年猛进,已成为中国社会变迁最敏锐的观察者与记录者。 《新周刊》由广东出版集团、三九企业集团联合主办。 《新周刊》每期128页全彩印刷,每月1日、15日出版,零售价15元。

网易考拉推荐

YYeTs的“外围生意”  

2010-08-12 15:36:00|  分类: 《新周刊》每期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字幕组转型“教研室”

 

无论是“外围生意”还是“外围义务”,字幕组都在版权和资金双重压力下,开始了自己的转型。

 

文/丁晓洁

 

从5月开始出现的网络原创剧《天剩我才》,到7月突然风靡的耶鲁大学课程,细心的网友们察觉到:在字幕组中一直备受推崇的YYeTs(人人影视),悄悄地扩展了许多“外围生意”。

与其说这是主动转型,不如说是去年年底一场“BT封杀风暴”带来的后遗症。身处灰色地带的字幕组和资源界,多年来已是相安无事的默认存在,但BTChina的关闭,让他们颇受打击。

“利益都被那些视频网站和盗版商给拿去了,他们无耻地拿走了我们的东西去盈利,而我们却要背负着传播盗版、侵权的罪名,”风波暂时平息后,YYeTs的站长梁良感叹,“BTChina倒下了,但是分享的精神是永远不会消失的,只是改变了方式改变了模样而已。”

这个成立了6年的字幕组,从创立初期就确定了要以“非盈利组织”的形式存在,他们坚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理想也有自己的爱好,和一大群有相同爱好的人一起做你喜欢的事情的时候,你会发现原来这样的工作是多么地有趣,找到成就感和认同感”。而如今,因为涉及到版权和管制的问题,他们在坚持分享精神的同时,也不得不寻找着规避版权的生存之道。

人Cean说:“这不是刻意的转型,而是为了开拓翻译范围所做的新尝试。”因为美剧正处夏歇期,所以字幕组大多数人的精力目前都转到了课程上,目前翻译组共有300多人,做课程的有100多人,做原创剧的有几十人。 “教程字幕也是字幕的一个范畴吧,谈不上多元化,只是公开课不存在版权问题而已。虽然这一块我们目前是全力在做,但是教程的受众相对来说还是很少的。”梁良称,等到美剧恢复常规播出以后,教程的将以一到两周尽量出一集的频率,持续更新下去。 在字幕组看来,无论是美剧和教程字幕,还是网络原创剧,都只是一种对兴趣爱好的分享:“但凡是分享的都不是生意,现在外围义务,还是我们借助论坛这个平台做其他事,比如商业翻译,网站设计制作,软件程序开发等,我们在做网站以及软件开发等方面也积累了不少经验。”据Cean透露,字幕组的商业翻译,只是偶尔会有人找他们翻译几千字,大概只是千字百元的低廉收入。6年的发展,有人觉得字幕组赚了很多钱,曾有媒体说YYeTs每年可以赚200万,这让他们觉得很憋屈:“别说年赚200万,连10万都是我们憧憬的远大目标而已。”作为一个爱好者组织,YYeTs的成员流动性一直很大,只是依靠着这些微薄的收入,让他们拥有了固定的服务器,不必再四处找赞助。 “有一点大家没有注意到的是,‘人人’现在的职能是做字幕,但它给自己的定位并不是永远都做字幕。”《天剩我才》另一位导演朱宏这样评价YYeTs。字幕组的转型势在必行,梁良却有一点始终坚持的:“做海外影视以及教程字幕都是师夷长技,做原创是发展强大自我。字幕组仍然是字幕组,只要国家允许字幕还会继续做的,如果国家有法律或规定不让发布资源,我们会只发字幕,供大家学习交流。”

 

我们直接站在我们的受众面前

“2009年年底人人影视决定向原创剧方向发展,这是一个非常大胆非常勇敢的决定,” 在YYeTs的2009年纪事中,梁良写道,“以前做字幕总想着我国的剧集什么时候才能做到这样的水准,经过6年的等待,我们失望了,非常地失望,电视上依然是一堆脑残剧集充斥着屏幕,连动画都模仿别人。难道我们永远只是山寨?我们不相信。”

做网络原创剧是梁良的梦想,他希望“能最终制作出与美剧抗衡的电视剧来”,而对YYeTs来说,这无疑也是摆脱版权纠葛的最直接办法。2010年5月,YYeTs联合新物种工作室发布了网络原创剧《天剩我才》首集,正式向着原创剧迈出了第一步。

《天剩我才》也是新物种工作室的第一部作品,回想起当初找YYeTs合作的初衷,导演蔡悦说:“第一集样片出来以后,制片人聂晶找到了梁良,他主动提出帮我们做发布的工作,因为多年字幕组的工作,他和各个视频发布网站的关系都很不错。”YYeTs和新物种工作室自此结下了“网络推广战略合作伙伴”的关系,“新物种工作室之长,是内容制作;人人影视之所长,是老牌字幕组的渠道背景。在推广网络原创剧这一块,我们有着共同的理想。”

模式,我们选择边拍边播,这样有利于最快收集观众反应,适时调整。” 虽然网友对于这出“山寨美剧”褒贬不一,但梁良却给出了极高的评价:“个人感觉比国内很多电视台播出的影视作品模式已经有很大进步,一个连拍摄器材都不足、拍摄场地都需要发愁的团队能做到这样的程度已经很不错了。如果就其投入和成品比较,满分10分我会给9分,如果不算拍摄条件,可以达到6分。”而在新物种工作室来看来,YYeTs让他们得到了最好的渠道反馈:“我们直接站在了我们想要告诉的一部分年轻群体的面前,不受创作上的约束,评论来得快而直接。” 原创剧让影视作品更灵活 “字幕组在原创剧的推广上比较有优势,对于剧本以及细节会很较真,创作能力会比较强。”梁良很清楚,多年来制作美剧的经验,会让他们对网络原创剧的内容有一定的眼光,但在《天剩我才》的制作中,字幕组只发挥了渠道推广上的作用,却没有给前期剧本以任何意见。在新物种工作室看来,这是达成此次合作的基础,YYeTs却更希望“有一天能有钱做自己的原创作品”,不只是推广,而是亲历亲为地拍摄网络原创剧。 “拍摄剧集不像做个字幕组做个网站那么简单,资金的输出将会成几十倍的上升,这也是我们最大的难题,设备,资金,我们如何解决呢?车到山前必有路吧。”梁良说。根据新物种工作室透露:与美剧每集制作费用150万-200万美金的费用相比,《天剩我才》实在是不可能相提并论的,目前他们的制作资金大概是一集2000-3000元,全部是几个导演自掏腰包。 完全没有任何盈利模式的字幕组,除了与工作室合作之外,别无他路。“毕竟原创影视投资大,但是收益很难说,没有名气、没有资金,很少有人会涉足这块。”YYeTs只能把眼前的原创剧发展计划定位为“积聚人和力量”,大量招募人才,希望能先把各行各业的影视爱好者都笼络其中。 自称是“美剧迷”的蔡悦,早在《天剩我才》之前就对YYeTs十分熟悉:“《好汉两个半》、《生活大爆炸》,我们看的都是YYeTs制作的版本。字幕组都是活雷锋,但工作内容都是没有版权的,这不是长久之道,以后国家政策一收缩,可能字幕组还会有麻烦,所以字幕组肯定是要转型的,现在YYeTs走在了前面。” 但在梁良看来,坚持做网络原创剧,不仅仅是字幕组的转型,更多是可以推动传统电视模式的改革:“原创剧让影视作品更灵活,更能反应观众的心理,而不是填鸭式的拍摄手法——只要有钱就拍,收视率好坏,评价好坏都不会影响其播出,而且很多频道轮流播出。这样是没有竞争模式的,没有竞争就不会有进步,这也是为什么目前国内很多翻拍电视剧还不如80年代拍摄的水准。” 字幕组仍然是字幕组 做美剧字幕,要顾虑版权;做网络原创,又苦于没有资金。版权、资金,是字幕组面对的两大难题,在这两大难题面前,YYeTs误打误撞地发现了第三条路——翻译教程。 今年夏天,YYeTs开始做起了耶鲁大学开放课程的字幕,字幕组负责

蔡悦承认,《天剩我才》中有诸多模仿美剧的元素:萌发制作的灵感,是在看《生活大爆炸》时突然闪过的一个念头;依照美剧每周发布一集的模式,制定了严格的工作流程,每两周发布一集;定下了季播的方式,第一季先出10集,在有了一定影响力之后,想办法实现商业运作,并和YYeTs一起建立一个独立作品的发布平台……制片人聂晶认为,最刻意模仿美剧的地方,是制作模式:“打破国内剧拍完再播的模式,我们选择边拍边播,这样有利于最快收集观众反应,适时调整。”

虽然网友对于这出“山寨美剧”褒贬不一,但梁良却给出了极高的评价:“个人感觉比国内很多电视台播出的影视作品模式已经有很大进步,一个连拍摄器材都不足、拍摄场地都需要发愁的团队能做到这样的程度已经很不错了。如果就其投入和成品比较,满分10分我会给9分,如果不算拍摄条件,可以达到6分。”而在新物种工作室来看来,YYeTs让他们得到了最好的渠道反馈:“我们直接站在了我们想要告诉的一部分年轻群体的面前,不受创作上的约束,评论来得快而直接。”

 

原创剧让影视作品更灵活

“字幕组在原创剧的推广上比较有优势,对于剧本以及细节会很较真,创作能力会比较强。”梁良很清楚,多年来制作美剧的经验,会让他们对网络原创剧的内容有一定的眼光,但在《天剩我才》的制作中,字幕组只发挥了渠道推广上的作用,却没有给前期剧本以任何意见。在新物种工作室看来,这是达成此次合作的基础,YYeTs却更希望“有一天能有钱做自己的原创作品”,不只是推广,而是亲历亲为地拍摄网络原创剧。

模式,我们选择边拍边播,这样有利于最快收集观众反应,适时调整。” 虽然网友对于这出“山寨美剧”褒贬不一,但梁良却给出了极高的评价:“个人感觉比国内很多电视台播出的影视作品模式已经有很大进步,一个连拍摄器材都不足、拍摄场地都需要发愁的团队能做到这样的程度已经很不错了。如果就其投入和成品比较,满分10分我会给9分,如果不算拍摄条件,可以达到6分。”而在新物种工作室来看来,YYeTs让他们得到了最好的渠道反馈:“我们直接站在了我们想要告诉的一部分年轻群体的面前,不受创作上的约束,评论来得快而直接。” 原创剧让影视作品更灵活 “字幕组在原创剧的推广上比较有优势,对于剧本以及细节会很较真,创作能力会比较强。”梁良很清楚,多年来制作美剧的经验,会让他们对网络原创剧的内容有一定的眼光,但在《天剩我才》的制作中,字幕组只发挥了渠道推广上的作用,却没有给前期剧本以任何意见。在新物种工作室看来,这是达成此次合作的基础,YYeTs却更希望“有一天能有钱做自己的原创作品”,不只是推广,而是亲历亲为地拍摄网络原创剧。 “拍摄剧集不像做个字幕组做个网站那么简单,资金的输出将会成几十倍的上升,这也是我们最大的难题,设备,资金,我们如何解决呢?车到山前必有路吧。”梁良说。根据新物种工作室透露:与美剧每集制作费用150万-200万美金的费用相比,《天剩我才》实在是不可能相提并论的,目前他们的制作资金大概是一集2000-3000元,全部是几个导演自掏腰包。 完全没有任何盈利模式的字幕组,除了与工作室合作之外,别无他路。“毕竟原创影视投资大,但是收益很难说,没有名气、没有资金,很少有人会涉足这块。”YYeTs只能把眼前的原创剧发展计划定位为“积聚人和力量”,大量招募人才,希望能先把各行各业的影视爱好者都笼络其中。 自称是“美剧迷”的蔡悦,早在《天剩我才》之前就对YYeTs十分熟悉:“《好汉两个半》、《生活大爆炸》,我们看的都是YYeTs制作的版本。字幕组都是活雷锋,但工作内容都是没有版权的,这不是长久之道,以后国家政策一收缩,可能字幕组还会有麻烦,所以字幕组肯定是要转型的,现在YYeTs走在了前面。” 但在梁良看来,坚持做网络原创剧,不仅仅是字幕组的转型,更多是可以推动传统电视模式的改革:“原创剧让影视作品更灵活,更能反应观众的心理,而不是填鸭式的拍摄手法——只要有钱就拍,收视率好坏,评价好坏都不会影响其播出,而且很多频道轮流播出。这样是没有竞争模式的,没有竞争就不会有进步,这也是为什么目前国内很多翻拍电视剧还不如80年代拍摄的水准。” 字幕组仍然是字幕组 做美剧字幕,要顾虑版权;做网络原创,又苦于没有资金。版权、资金,是字幕组面对的两大难题,在这两大难题面前,YYeTs误打误撞地发现了第三条路——翻译教程。 今年夏天,YYeTs开始做起了耶鲁大学开放课程的字幕,字幕组负责

“拍摄剧集不像做个字幕组做个网站那么简单,资金的输出将会成几十倍的上升,这也是我们最大的难题,设备,资金,我们如何解决呢?车到山前必有路吧。”梁良说。根据新物种工作室透露:与美剧每集制作费用150万-200万美金的费用相比,《天剩我才》实在是不可能相提并论的,目前他们的制作资金大概是一集2000-3000元,全部是几个导演自掏腰包。

完全没有任何盈利模式的字幕组,除了与工作室合作之外,别无他路。“毕竟原创影视投资大,但是收益很难说,没有名气、没有资金,很少有人会涉足这块。”YYeTs只能把眼前的原创剧发展计划定位为“积聚人和力量”,大量招募人才,希望能先把各行各业的影视爱好者都笼络其中。

自称是“美剧迷”的蔡悦,早在《天剩我才》之前就对YYeTs十分熟悉:“《好汉两个半》、《生活大爆炸》,我们看的都是YYeTs制作的版本。字幕组都是活雷锋,但工作内容都是没有版权的,这不是长久之道,以后国家政策一收缩,可能字幕组还会有麻烦,所以字幕组肯定是要转型的,现在YYeTs走在了前面。”

人Cean说:“这不是刻意的转型,而是为了开拓翻译范围所做的新尝试。”因为美剧正处夏歇期,所以字幕组大多数人的精力目前都转到了课程上,目前翻译组共有300多人,做课程的有100多人,做原创剧的有几十人。 “教程字幕也是字幕的一个范畴吧,谈不上多元化,只是公开课不存在版权问题而已。虽然这一块我们目前是全力在做,但是教程的受众相对来说还是很少的。”梁良称,等到美剧恢复常规播出以后,教程的将以一到两周尽量出一集的频率,持续更新下去。 在字幕组看来,无论是美剧和教程字幕,还是网络原创剧,都只是一种对兴趣爱好的分享:“但凡是分享的都不是生意,现在外围义务,还是我们借助论坛这个平台做其他事,比如商业翻译,网站设计制作,软件程序开发等,我们在做网站以及软件开发等方面也积累了不少经验。”据Cean透露,字幕组的商业翻译,只是偶尔会有人找他们翻译几千字,大概只是千字百元的低廉收入。6年的发展,有人觉得字幕组赚了很多钱,曾有媒体说YYeTs每年可以赚200万,这让他们觉得很憋屈:“别说年赚200万,连10万都是我们憧憬的远大目标而已。”作为一个爱好者组织,YYeTs的成员流动性一直很大,只是依靠着这些微薄的收入,让他们拥有了固定的服务器,不必再四处找赞助。 “有一点大家没有注意到的是,‘人人’现在的职能是做字幕,但它给自己的定位并不是永远都做字幕。”《天剩我才》另一位导演朱宏这样评价YYeTs。字幕组的转型势在必行,梁良却有一点始终坚持的:“做海外影视以及教程字幕都是师夷长技,做原创是发展强大自我。字幕组仍然是字幕组,只要国家允许字幕还会继续做的,如果国家有法律或规定不让发布资源,我们会只发字幕,供大家学习交流。”

但在梁良看来,坚持做网络原创剧,不仅仅是字幕组的转型,更多是可以推动传统电视模式的改革:“原创剧让影视作品更灵活,更能反应观众的心理,而不是填鸭式的拍摄手法——只要有钱就拍,收视率好坏,评价好坏都不会影响其播出,而且很多频道轮流播出。这样是没有竞争模式的,没有竞争就不会有进步,这也是为什么目前国内很多翻拍电视剧还不如80年代拍摄的水准。”

 

人Cean说:“这不是刻意的转型,而是为了开拓翻译范围所做的新尝试。”因为美剧正处夏歇期,所以字幕组大多数人的精力目前都转到了课程上,目前翻译组共有300多人,做课程的有100多人,做原创剧的有几十人。 “教程字幕也是字幕的一个范畴吧,谈不上多元化,只是公开课不存在版权问题而已。虽然这一块我们目前是全力在做,但是教程的受众相对来说还是很少的。”梁良称,等到美剧恢复常规播出以后,教程的将以一到两周尽量出一集的频率,持续更新下去。 在字幕组看来,无论是美剧和教程字幕,还是网络原创剧,都只是一种对兴趣爱好的分享:“但凡是分享的都不是生意,现在外围义务,还是我们借助论坛这个平台做其他事,比如商业翻译,网站设计制作,软件程序开发等,我们在做网站以及软件开发等方面也积累了不少经验。”据Cean透露,字幕组的商业翻译,只是偶尔会有人找他们翻译几千字,大概只是千字百元的低廉收入。6年的发展,有人觉得字幕组赚了很多钱,曾有媒体说YYeTs每年可以赚200万,这让他们觉得很憋屈:“别说年赚200万,连10万都是我们憧憬的远大目标而已。”作为一个爱好者组织,YYeTs的成员流动性一直很大,只是依靠着这些微薄的收入,让他们拥有了固定的服务器,不必再四处找赞助。 “有一点大家没有注意到的是,‘人人’现在的职能是做字幕,但它给自己的定位并不是永远都做字幕。”《天剩我才》另一位导演朱宏这样评价YYeTs。字幕组的转型势在必行,梁良却有一点始终坚持的:“做海外影视以及教程字幕都是师夷长技,做原创是发展强大自我。字幕组仍然是字幕组,只要国家允许字幕还会继续做的,如果国家有法律或规定不让发布资源,我们会只发字幕,供大家学习交流。” 字幕组仍然是字幕组

做美剧字幕,要顾虑版权;做网络原创,又苦于没有资金。版权、资金,是字幕组面对的两大难题,在这两大难题面前,YYeTs误打误撞地发现了第三条路——翻译教程。

今年夏天,YYeTs开始做起了耶鲁大学开放课程的字幕,字幕组负责人Cean说:“这不是刻意的转型,而是为了开拓翻译范围所做的新尝试。”因为美剧正处夏歇期,所以字幕组大多数人的精力目前都转到了课程上,目前翻译组共有300多人,做课程的有100多人,做原创剧的有几十人。

“教程字幕也是字幕的一个范畴吧,谈不上多元化,只是公开课不存在版权问题而已。虽然这一块我们目前是全力在做,但是教程的受众相对来说还是很少的。”梁良称,等到美剧恢复常规播出以后,教程的将以一到两周尽量出一集的频率,持续更新下去。

在字幕组看来,无论是美剧和教程字幕,还是网络原创剧,都只是一种对兴趣爱好的分享:“但凡是分享的都不是生意,现在外围义务,还是我们借助论坛这个平台做其他事,比如商业翻译,网站设计制作,软件程序开发等,我们在做网站以及软件开发等方面也积累了不少经验。”据Cean透露,字幕组的商业翻译,只是偶尔会有人找他们翻译几千字,大概只是千字百元的低廉收入。6年的发展,有人觉得字幕组赚了很多钱,曾有媒体说YYeTs每年可以赚200万,这让他们觉得很憋屈:“别说年赚200万,连10万都是我们憧憬的远大目标而已。”作为一个爱好者组织,YYeTs的成员流动性一直很大,只是依靠着这些微薄的收入,让他们拥有了固定的服务器,不必再四处找赞助。

“有一点大家没有注意到的是,‘人人’现在的职能是做字幕,但它给自己的定位并不是永远都做字幕。”《天剩我才》另一位导演朱宏这样评价YYeTs。字幕组的转型势在必行,梁良却有一点始终坚持的:“做海外影视以及教程字幕都是师夷长技,做原创是发展强大自我。字幕组仍然是字幕组,只要国家允许字幕还会继续做的,如果国家有法律或规定不让发布资源,我们会只发字幕,供大家学习交流。”

人Cean说:“这不是刻意的转型,而是为了开拓翻译范围所做的新尝试。”因为美剧正处夏歇期,所以字幕组大多数人的精力目前都转到了课程上,目前翻译组共有300多人,做课程的有100多人,做原创剧的有几十人。 “教程字幕也是字幕的一个范畴吧,谈不上多元化,只是公开课不存在版权问题而已。虽然这一块我们目前是全力在做,但是教程的受众相对来说还是很少的。”梁良称,等到美剧恢复常规播出以后,教程的将以一到两周尽量出一集的频率,持续更新下去。 在字幕组看来,无论是美剧和教程字幕,还是网络原创剧,都只是一种对兴趣爱好的分享:“但凡是分享的都不是生意,现在外围义务,还是我们借助论坛这个平台做其他事,比如商业翻译,网站设计制作,软件程序开发等,我们在做网站以及软件开发等方面也积累了不少经验。”据Cean透露,字幕组的商业翻译,只是偶尔会有人找他们翻译几千字,大概只是千字百元的低廉收入。6年的发展,有人觉得字幕组赚了很多钱,曾有媒体说YYeTs每年可以赚200万,这让他们觉得很憋屈:“别说年赚200万,连10万都是我们憧憬的远大目标而已。”作为一个爱好者组织,YYeTs的成员流动性一直很大,只是依靠着这些微薄的收入,让他们拥有了固定的服务器,不必再四处找赞助。 “有一点大家没有注意到的是,‘人人’现在的职能是做字幕,但它给自己的定位并不是永远都做字幕。”《天剩我才》另一位导演朱宏这样评价YYeTs。字幕组的转型势在必行,梁良却有一点始终坚持的:“做海外影视以及教程字幕都是师夷长技,做原创是发展强大自我。字幕组仍然是字幕组,只要国家允许字幕还会继续做的,如果国家有法律或规定不让发布资源,我们会只发字幕,供大家学习交流。”

 

  评论这张
 
阅读(77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