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周刊

http://xinzhoukan.vip.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新周刊》,“中国最新锐的时事生活周刊”,创办于1996年8月18日,十二年猛进,已成为中国社会变迁最敏锐的观察者与记录者。 《新周刊》由广东出版集团、三九企业集团联合主办。 《新周刊》每期128页全彩印刷,每月1日、15日出版,零售价15元。

网易考拉推荐

美丽的终端  

2010-07-02 12:44:00|  分类: 《新周刊》每期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的战争叫W.A.G

美丽的终端

 

终端无处不在。一个个终端背后,是一个个鲜活而生动的人,在这个时代,谁掌握了终端,谁就掌握了新经济的“命门”。

 

文/胡尧熙

 

什么是终端?

在旧经济时代,它是产品或者服务的最终对象,是产品或服务转化成消费品的最终实现。将产品或服务比作一个链条,那么终端是这个链条的最终一环。

传统意义上的终端,是超级市场、ATM、7-11便利店,是街头小吃档、报摊、银行与邮局,它是与消费者直接发生买卖关系的经营场所。

终端即需求。每一个终端背后,都对应着一个人与他活生生的需求。所有的经济活动、企业行为无不为满足这些需求而尽心竭力。

终端有多重要?终端是市场的神经末梢。如今企业已不仅仅为市场、品牌而战,更为客户与终端而战。谁掌握了销售终端,谁就找到了创造企业价值的通路。

有无数案例可以证明终端之重要:和路雪为什么能一跃而成中国冰激凌第一品牌?因为其自1994年起,每年向市场投放6000台带Logo的冰柜,这些无处不在的Logo就是和路雪的强大终端。苏宁国美为什么能号令诸侯,依靠的无非也是手中的分布于城市各大角落的终端卖场。谁将最终控制销售,也就是控制了市场的生命线。

普渡大学传播系主任哈沃德·塞弗总结了2010年互联网十大趋势:1.活在此刻,即时的就是有效的;2.位置,位置,还是位置;3.扩充现实;4.信息整理与导航;5.云计算;6.网络电视;7.媒介融合;8.社交网络游戏;9.移动支付;10.沉迷。这十大趋势可以用一大趋势概括:你逃不出终端,终端正在流行。

终端无处不在。在这个时代,谁掌握了终端,谁就掌握了新经济的“命门”。

终端在哪里?显示屏、手机、阅读器、播放器、游戏机、软件商店、购物平台,也许还有次日一睁眼就被发明出来的新玩艺儿。

终端不是无人区,在一个个终端背后,是一个个鲜活而生动的人,你可以称之为手机人、游戏人、阅读人、体验人。他们可以统称为“数字人”,对应着鲍德里亚的那句名言:“我不是我,我是我自己的拟真物。”

如果没有终端的“接入”,人可以称为自然人、社会人,但很难称作“数字人”了。一旦脱离数字化生存,全球化、消费与享乐主义、体验经济全都不存在。

对终端的争夺其实是对用户的争夺,那些软件硬体的“开发商”,如同古代的铁匠一样,制造出无与伦比的杰作。新媒体时代与新石器时代是同样重要的历史阶段——从劳动改变了人本身到终端改变了人本身。

 

今天的战争叫W.A.G

6月7日凌晨,苹果2010全球开发者大会在旧金山举行,从1983年这项活动诞生起,就被IT爱好者称为“一年一度的苹果科幻大片汇演”,今年的大片主角是第四代iPhone,有2万余名观众拥到现场看导演乔布斯和主角的首次公开演出。

和iPhone的3GS版本相比,第四代iPhone更加轻巧,是这个世界上最薄的手机,屏幕像素密度达到326PPI,比现有iPhone提高了4倍,乔布斯每介绍一项功能,都引起台下的如雷欢呼。

回到13年前,肯定不会有人相信重返苹果的乔布斯和他奄奄一息的公司还有机会享受今日荣光。1997年乔布斯重掌大权时,苹果的股价已经跌倒惨不忍睹的7.25美元,微软的股价则在30美元左右徘徊,《名利场》记者达·魏斯曼问比尔·盖茨对二进宫的乔布斯有何忠告,后者回答:“他在做一件注定失败的事情,我不理解为什么。”但时移势迁,如今局面扭转,在2010全球开发者大会开幕前10天,苹果的市值在华尔街收市时冲到了2200亿美元,以微弱优势超过微软的2190亿美元,成为这个星球上最值钱的IT公司。面对来势汹汹的乔布斯团队,再冷静的分析家也会自问:2010年真的属于苹果?

 

重生于终端

没有人会怀疑,苹果重新崛起的秘密在于它毅然把主要战线从PC转向了移动便携终端,乔布斯从不掩饰自己对PC的鄙夷。在整个硅谷,乔布斯都没有朋友,他曾经的亲密战友只有Google的拉里·佩奇,两人曾联手对抗共同的敌人比尔·盖茨。《连线》杂志透露,2006年Google发布Docs在线系统冲击微软的Office软件,此举深得乔布斯的欢心,他多次公开赞扬佩奇和布林领导的公司“表现得难以置信,尽善尽美”。但这份和谐是如此短暂,当Google宣布进入硬件业务,开始研发Android系统时,双方的战斗友谊迅速瓦解,乔布斯觉得自己遭遇了背叛,他从没有想过要进入搜索引擎业务,Google却不知趣地想要在移动终端的市场份额上占有一席之地,他不解地对《华尔街日报》说:“Google说自己不作恶,但你看它干了什么,它竟然主动要和我竞争。不作恶口号难道是放屁吗?”乔布斯说这句话的时候忘了,力主Google进入移动终端的正是CEO施密特,他曾是苹果的高级董事。

谁都清楚,IT产业走到今天,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日益成熟,掌上终端迎来了自己最美好的时代。个人电脑固然还占据每个互联网用户的办公室和书房,但普通人其实用不了那么多的功能,而掌上终端只要抽出被个人电脑浪费掉的那部分资源为我所用便能满足用户对便携式产品的需求,它玲珑轻巧的体形也能奉献不一样的设计感和用户体验。

2003年的时候,有先见之明的IT公司就觉察到了掌上终端的巨大潜力,大家都相信,当移动互联网进入到成熟的商用状态,掌上终端的市场潜力无疑将超过几近饱和的个人电脑市场。唯一的争议是,什么样的掌上终端能够提供最好的用户体验,成为人们选择拿在手里的那个?

以法国爱可视公司为代表的视频终端商坚信,手机会是最先被淘汰的产品,能够通话的MP4产品将会成为全球性的掌上终端。手机生产商当然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在这场争执中,乔布斯一直保持沉默,但一年之后,他发布了苦心打造的第四代iPod,它在当时的所有掌上终端中是功能最单一的一个产品,但却因为美妙的外观设计和良好的操作感而成为终端混战中的第一个胜利者。

iPod的成功让人有话可说,盘点数码产品的历史,它理所当然是划时代产品,不过作为掌上终端,它没有开拓划时代的用户体验,功能单一,没有革命化的举措,只是将其他产品已有的功能做得精致化了,这些精致化的元素还更多体现在产品外观和菜单上,最糟糕的是,用户还必须受制于iTunes音乐商店。次年,微软推出了便携媒体播放器Zune以对抗iPod,Zune的不幸在于,它就是不同造型的iPod,了无新意,很快就泯然众人,比尔·盖茨在掌上终端与乔布斯的第一次正面交锋就以失败告终。

今天再来审视掌上终端,iPod在历史上的地位不可动摇,却已经过时,它提供音乐服务,但这仅仅是一个被动式的享受,无法具备交互式的沟通功能,手机仍然是最重要的移动式掌上终端。诚实的人都会承认,手机真正承载的是手机人的人际网络和社会关系,甚至连你的情感都保留在储存卡和移动通信商的服务器上,通过移动互联网和形形色色的软件,它让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变得唾手可得,这是任何单项选择的终端都无法做到的事情,音乐和视频是可以复制的,但沟通无法被替代,爱可视们正是因为漠视了这一点,才逐渐在终端大战中败下阵来。乔布斯对这一点了然于胸,也在悄然布局自己的计划,iPad的开发计划早在iPhone之前就在秘密进行,2004年,苹果的iPad研发小组终于设计出了触摸式的屏幕面板,这款面板可以支持多指操作,是iPad的核心配件,乔布斯罕有地对员工赞不绝口,但他临时决定,暂停iPad计划,开发一款叫iPhone的手机,把面板首先应用在iPhone上,他意识到,会有手机厂商逐渐陷入困境,但智能手机将是全球化的潮流。2007年iPhone发布,事实证明,这个临时决定至关重要,乔布斯敏锐的商业直觉再次发挥出了巨大作用。

2010年,在手机操作系统上,iPhone系统占据了28%的市场份额,微软的Windows系统占据19%的江山,Google的Android系统只有9%,RIM系统仍旧以35%的份额高居榜首。考虑到应用前景,没有人会否认前三者将会是终端之战的主角,这是发生在另一个半球的三国大战,但却可以影响全世界。移动终端到底是让互动更容易了还是让沟通更廉价了,到底是扩展了人与人之间的情感纽带还是让它仅仅存在于网络信号之中?这些问题和非议将一如既往地持续下去,永远不会停止,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终端时代不可逆转。

 

苹果向右,Google向左,微软在中间

纽约城市大学的新闻学教授杰夫·贾维斯说:“上帝也不能无视Google的影响力,它通过网络改变了经济与社会生活中的权力结构。”这句话可以点出Google成功的秘诀,它不是一个门户网站,它以平台的面目出现,利用各种应用工具,采用分布式的思维理念走向大众。Google的每一项产品研发几乎都基于严谨的数据调研和各种趋势报告,它有1000个项目在同时进行,但最终可能只有5%的项目能够存活下来,和乔布斯发达的右脑相比,佩奇和布林拥有的是一丝不苟的严密左脑,他们所有的决定都基于数据。当数据表示,移动式便携终端大有可为,它立刻就成为Google进入硬件行业的首个项目。

在Google位于加州观景山的总部,它的办公室里有一个大型显示屏,上面的数据随时变化,记录着地球上每一个角落里,人们正在用Google搜索什么,所有造访者都不由得会对它多看几眼。在这个公司里,数据决定一切。摩根士丹利著名的女分析师玛丽·米克尔在2008年发布过一份调研报告,宣称未来5年内,使用手机上网的用户将超过使用个人电脑上网的用户。这份报告在今天看来简直是一个里程碑,它准确地预言了即将发生的事情。在报告发布不久后,Google开始加大力度推出它的下一个明星产品——Android操作系统。

在2005年,Android还只是一家员工不到30人的小公司,埋头于开发手机软件,Google的CEO施密特向布林极力推荐这家公司,要求收购它。在被收购后的3年内,Android一直默默无闻,但与此同时,Google已经在移动互联网应用上投入了极大的精力,所有在个人电脑上受到好评的工具都被完美地移植到了手机上,不过问题随之出现,由于没有自己的手机操作系统,Google在移动互联网上的广告增长缓慢,因此,到了该让Android贡献力量的时候了。

很难说得清楚,Nexus One手机的问世在多大程度上是迫于iPhone强大的压力。最初,Android操作系统被提供给摩托罗拉等传统手机生产商用于制造智能手机,随着苹果越发强势,Google终于决定亲自参战。在Google内部的一份调研报告中,苹果、亚马逊、eBay分别排在Google竞争对手的前三位,推出自主手机,不但可以和苹果抗衡,还能顺势在手机上开发电子商务,压制后两者的威胁。

这些举动都被乔布斯看作是赤裸裸的挑衅,他和Google的两名创始人截然不同,是天生的右脑动物,很多举措来自直觉和突发奇想,而非数据报告,他也无法原谅曾为盟友的Google突然杀入自己的战场。乔布斯在硅谷向来是孤家寡人,人们喜欢他天马行空的右脑,又对他的性格避尤不及,他喜欢大肆裁员,对人几近苛刻,为苹果服务7年的主厨就被他无情地炒了鱿鱼,只因为做不出他喜欢的豆腐。在这一方面,他和佩奇与布林倒有很多相似之处,Google的两个老板也喜欢事无巨细亲自过问,从办公区每平方米需要多少植物到楼和楼之间应该停放多少车辆都有严格要求。但在终端之战中,这些相似之处都要被敌意消解得无影无形。

乔布斯和Google之间的战争无疑会让比尔·盖茨失落,虽然他已经不再担任实职,但作为微软的最大品牌,他显然会对乔布斯只字不提自己的公司感到不满。不过一切都有缘由,2000年之后,硅谷的形势早就翻天覆地,乔布斯创造了一个奇迹,他用充满创意的硬件推动整个移动互联网产业链的发展,还让自己凌驾于传统媒体之上,掌握对方的命门,而Google则成为最成功的互联网平台,并且生产出了不可复制的盈利模式。微软曾经是IT业的标杆,但现在越来越像个杯具,因为对互联网威力的后知后觉,它眼睁睁地看着Google脱颖而出,在许多年后才推出自己的搜索引擎Bing,试图和对方分庭抗礼;它在桌面系统领域仍旧是当之无愧的全球霸主,世界上有90%的个人电脑用户都在使用Windows系统,但乔布斯在终端上的横扫全球让自己的股票价值在13年间飙升了30倍,而微软的股价竟然比1997年时还缩水了22%。

微软并非不想在移动终端上有所作为,但鲍尔默推出的Windows CE手机操作系统并没有在主流手机生产商那里得到认同,中国的酷派和魅族手机采用了这款系统,但在整个市场上,它仍然处于边缘地位。在微软的鼎盛时期,比尔·盖茨曾经无情打压无数公司,现在他也将体验被左右夹击的感觉。WPhone作为微软全力推出的自主手机,很有孤注一掷的悲壮意味,比尔·盖茨可以聊以自慰的是,相比于首次生产硬件的Google,他更有丰富的经验,虽然曾经遭遇过“维纳斯”计划的夭折,但他主导的Xbox游戏机时至今日仍然是唯一能和索尼的PS3并驾齐驱的次世代游戏机。

 

美丽的终端?

终端究竟能够做什么?你在iPhone上发布微博,在iPad上下载《连线》的电子版,如果手里有一部Nexus One,感觉可能会更好,Google的开放式系统会给你更大的自主性。

技术升级换代之快让人难以追赶,亚马逊发布Kindle时,一度在全世界刮起电子书潮流,移动终端不但可以让人打电话看视频,还能让人重拾读书的习惯。但Kindle也引发争议,它只配备黑白屏幕,无法让人阅读杂志,享受不到杂志版式独有的视觉冲击。传统出版商也抱怨,亚马逊制定了新的游戏规则,压榨纸质书的生存空间。于是iPad应运而生了,乔布斯和内容作者签订了新的分账方式,用户可以从苹果网上商店里买到更多的软件,传统媒体也能够自行制作电子版,在发行量和广告量双双下滑的时候赚取另一份利润。

看起来人人都满意,但一切是不是真的那么好?在乔布斯的网上帝国里,有些内容是你永远也看不到的。最新的例子发生在去年12月,漫画作者马克·费奥雷把自己的创作的讽刺漫画摆上苹果商店销售,2小时之后,这款漫画软件被内容审核员以“不得诽谤他人”的理由删除。事情在4个月后发展到另一个极端,费奥雷的这幅漫画获得了普利策奖,他也因此成为史上第一个被苹果封杀的普利策奖得主。事件迅速引起公众的关注,在舆论压力之下,乔布斯出面道歉,并同意把漫画重新放上网销售。但事情并不因此而结束,直到今天,乔布斯仍然没有兑现承诺,仍旧陆续不断有讽刺漫画遭到苹果的封杀。终端里的内容审核究竟是以什么样的标准在进行,为什么乔布斯对讽刺奥巴马的漫画大开绿灯,却对讽刺老虎伍兹的漫画集体绞杀?

在历史上,苹果和微软都不是一家透明的公司,它们公开财报,仅此而已,在用户需要主动权的时候,它们通常选择封闭。乔布斯从不放心把终端的控制权真正交给用户,他允许你下载软件,却禁止你在软件中创造自己的界面,他允许你贩卖内容,却又设置标准不明的审查线。但另一面,憎恶开放却又是它们取得成功的原因,它们自己控制着在产品上可以运行什么、如何运行以及如何盈利的规则。在网络世界兴高采烈地借助于互联网摧毁传统音乐产业的同时,苹果在商业运营上采取的封闭政策便成为它的一大优点。它为粉丝创造了种种途径,使人们可以合法而快乐地购买数以万计的各种歌曲。或许Google是开放的,但在战争中,谁又能保证它能一如既往地坚守底线?

这些都是热爱终端的人无法改变的事,事实上无论怎样,终端巨头们都会发现,它们的用户就是最好的市场营销人员,人们在抱怨的同时却又口耳相传地赞扬移动终端的好处,技术驱动生活,俨然已经是这个时代的口号。从这个意义而言,终端是否美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看上去很美。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