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周刊

http://xinzhoukan.vip.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新周刊》,“中国最新锐的时事生活周刊”,创办于1996年8月18日,十二年猛进,已成为中国社会变迁最敏锐的观察者与记录者。 《新周刊》由广东出版集团、三九企业集团联合主办。 《新周刊》每期128页全彩印刷,每月1日、15日出版,零售价15元。

网易考拉推荐

白领比少年儿童更爱史努比  

2010-06-21 16:10:00|  分类: 《新周刊》每期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流行文化第一犬”60大寿
白领比少年儿童更爱史努比

 

虽然不一定非要给史努比套上“人文主义”、“知识分子”的帽子,但至少要清醒:史努比,从来就不是一只“小狗”;《花生》漫画,一直都是一个混淆孩童和成人的奇异世界。

 

文/ 张凌凌

 

美国老牌卡通剧集《辛普森一家》的作者Matt Groening,至今还记得《花生》漫画带给他的触动:“绝不仅仅是有趣而已,它所呈现的情绪非常真实。它的核心有着不经意的残酷行径与看似唐突的羞辱,我常因这些部分感到热血沸腾。”让他沸腾了40年之久的一则漫画是:露西有条不紊地堆着一排小雪人,又在查理·布朗的注视下把它们统统踩烂,然后理所当然地解释——我总在创造与破坏的欲望间摇摆不定!这位漫画家兼影视人在1998年第一次邂逅查尔斯·舒尔茨本人时,便急不可待地告诉了他:“谢谢你画了这则漫画,你用一个句子总结了我的一生。”
“Matt Groening所说的,或许也是史巴克(查尔斯·舒尔茨的昵称)自己的写照。《花生》里的很多情感和思想,都是他50多年创作生涯中来自生活的真实感受。”查尔斯·舒尔茨的太太珍妮·舒尔茨在北京接受《新周刊》采访时说道。
这是舒尔茨太太首次来华,所选的时间正是《花生》诞生60周年、舒尔茨离世10周年之际。半个多世纪以来,这部以“米格鲁小猎犬史努比”为品牌核心的漫画集,已经以各种形式遍布全球各地。坐拥近5亿粉丝的史努比,在登上月球、登上《时代》封面后,也当选为美国流行文化第一犬。
虽然史努比印上了各种跟儿童有关的产品——铅笔盒、书包、T恤、球鞋、钥匙链、床单、窗帘等,但舒尔茨本人不止一次地强调:我从来没有把儿童作为自己的主要读者,真正的爱好者应该是成年人,因为他们明白什么是童年,比儿童更理解《花生》漫画。2003年,国内电视台首次引进史努比电视版时,为了“不误导小朋友”,还特意删去了一些朦胧的爱情故事。而2010年,由美国史努比(花生)公司总部最新编排出版的《史努比六十周年》典藏版,在中国引进出版后,上架建议和读者对象一栏,已经很清晰地把“白领”、“知识阶层”写在了“少年儿童”前面。

 

老舒尔茨的情感投射


史努比的几代读者最乐此不疲的事,便是在数千则《花生》漫画中反复分析史努比、查理·布朗、莱纳斯、露西等角色的性格。既对号入座看看自己到底像谁,又费心揣摩到底谁是查尔斯·舒尔茨的个人写照。
“这是史巴克最常被问到的问题。”珍妮·舒尔茨说,“这些人物在生活中应该各有来源。我想他自己也愿意承认,查理·布朗就像一个小号的、漫画版的他。那种缺乏安全感、偶尔孤独焦虑、屡屡失败却宽容乐观,跟他性格非常像。他也习惯在日常生活经验中找取创作灵感。”
 珍妮说得没错,比如,舒尔茨从小是个“相貌平平的圆脸圆脑袋”,查理·布朗也长成这样;舒尔茨的父亲是个理发师,查理·布朗的父亲也是;舒尔茨早期给各大报纸杂志投寄漫画却总是等来退稿信,史努比也变成一个屡遭出版社打击的小说家。舒尔茨曾在二战期间服役三年,“这使我学到了我所需要知道的孤独,而我所经历的孤独全都沉重地落在了可怜的查理·布朗身上”,但更重要的灵感或许还来自包括珍妮在内的家人。虽然早在1968年,史努比和查理·布朗便无比轰动地登上了阿波罗10号太空船,但此后多次化身“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王牌飞行员”的史努比,应该跟“飞行员珍妮”的出现不无关系。“我曾经做过多年的飞行员,大儿子也是飞行员,我们家中有很多一战时的飞机模型,于是史巴克就为史努比设计了一系列经典飞行员角色。” 珍妮·舒尔茨说。
珍妮·舒尔茨回忆史巴克的工作室,“墙上一直贴着三组漫画原稿,也许那才是他最初的创作灵感源。其中就有乔治·海里曼的《疯狂猫》(Krazy Kat),史巴克的最爱”。舒尔茨曾在二战后认真研究《疯狂猫》合集,“这部作品深深地引发我要创造一群人物,而这群人物所从事的活动完全超越了一般儿童的范畴”。
当然,《花生》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获得了漫画界颠覆性的成功,决不仅是因为创造了一群有着大人口吻的小孩。珍妮指着舒尔茨早期的一些作品说:“那时我还是舒尔茨的读者,但我知道他所敢于描绘的主题、对幽默情节的设置,在当时偏重冒险主题的连环漫画中足以脱颖而出。他最大的优势就是每一组四格漫画都是一个足够幽默的独立故事,几十组连起来仍是一个完整的幽默故事系列。”
其实,舒尔茨除了是一位漫画艺术家,更是一位微型小说家。因为《花生》的引人入胜,除了生动、趣智的视觉画面外,叙事结构、巧妙的对话也是核心亮点,这也是舒尔茨把自己从童年到成年的所有情绪向“史努比家族”投射的绝妙渠道。“他从一开始就这样做了,要知道那时很多漫画是没有对白的。史巴克最早曾一边给《星期六晚邮报》投稿,一边为当时成熟的漫画作品撰写对白,有英文版,也有法文和西班牙文的翻译版,虽然有时他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是那些对话会赋予漫画新的生命。”

 

幽默背后的幻想、孤独、伤感


史努比给人们带来欢乐,人们有时会因此认定这是一场欢乐笑剧,事实并非如此。
《花生》真正意义上的读者,总能读出触动心底的“哀伤”。以致舒尔茨会不断收到这样的来信:为什么不为大家创作一些幸福的故事?他的回答是:“我最好的灵感来自悲伤,而不是欢乐……实际上,使人愉快的事并不好笑,在幸福中是创造不出来幽默的。小孩和大人一样,都要在现实生活中挣扎求存。”50年来,《花生》中的孩子在形象上永未长大,电视动画中也用特殊音效淡化处理掉所有涉及大人出场的对话声音。“但我们意识到,每一个角色都发生了重大变化,从过去带有几分倨傲的孩子气行为,到所有成年人的代言人,他们体现了我们所有的希望、恐惧、忧虑,沉迷和小小的快乐。”珍妮·舒尔茨如是说。
不只现在,即便再过三五十年,也有足够理由相信这只小狗将长时间待在书包、T恤,以及快餐店的赠品架上。只是不知道还有多少大人或小孩,真的愿意和这条“人文主义的狗”一起坐在屋顶上发呆,做一些天马行空的梦。“想想看,如果剥夺了史努比的全部幻想,它将处在多么悲惨的境地。”舒尔茨总对这只小猎犬报以深深同情:它可以听懂人们说的话,但自己的语言只有一只小鸟懂;它拒绝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为此大部分时间用两条腿走路……
史努比式的孤独幻想,在当下许多人眼中或许已经有些不合时宜。难道我们没有别的办法让自己快乐?——比如像那只名叫加菲的猫。相信有不少卡通迷幻想过这两位时隔一代的巨星相遇:史努比执着的理想主义在加菲猫玩世不恭的市侩面前,是否会不堪一击?在加菲和它的粉丝的眼中,史努比或许不过是另外一只笨狗欧迪,只能被用来奚落或飞踹?考虑到史努比面对恶猫“二战”时的毫无招架之力,这几乎不构成悬念。对于同样满身缺点的现代人,加菲猫式的“猪肉卷”哲学,相比史努比劳神费力的空想,是更容易的自足和自我确证的方式。从这一点上看,浪漫骑士史努比更显寂寞。
美联社给予舒尔茨和《花生》的评价极其到位:“舒尔茨给我们国家带来了独特的幽默感、意志力和自豪感。《花生》揭示了人类的弱点、情感和潜能。”
舒尔茨曾坦言:“查理·布朗表现了我的作风,史努比是我心中的理想。”从某种程度上说,《花生》的幽默中多少涵盖了婴儿潮一代美国人的作风和理想。像Matt Groening一样,每个花生迷的心中都住着一个查理·布朗和他的史努比,他们的遭遇和喜乐,总能触动这些人心中最柔软的部分,然后会心一笑。就像70后、80后的中国人从小看到大的《机器猫》,到最后发现真正打动自己的并非任意门和时光机,而是和满身缺点的康夫、机器猫们一起成长。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