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周刊

http://xinzhoukan.vip.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新周刊》,“中国最新锐的时事生活周刊”,创办于1996年8月18日,十二年猛进,已成为中国社会变迁最敏锐的观察者与记录者。 《新周刊》由广东出版集团、三九企业集团联合主办。 《新周刊》每期128页全彩印刷,每月1日、15日出版,零售价15元。

网易考拉推荐

十大浮云  

2010-12-24 15:14:00|  分类: 《新周刊》每期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轰轰烈烈最后是冷冷清清,正儿八经终究是假装正经,所有的红火热切到头来还不就是一个笑话,有时候还是冷的。神马都是浮云。 文陈漠 周立波 站得越高摔得越狠 从被众多媒体报道、热捧到被网民群骂,从上海气质的代言人到上海人也开始与他划清界线,周立波只用了一年。 周所创立的“海派清口”以市民生活的细节为笑点,是在为一座城市做心理按摩,他的现场演出屡屡以辛辣的讽刺而出彩,这是周在短短的时间里几乎快要成为上海的骄傲的原因。他不仅被长三角的众多媒体热烈报道,也在今年年初登上了《南方周末》,这似乎可以视作周立波开始拥有了全国知名度。 但这一顶点同时也开始成为他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分裂的节点。《南方周末》对周的报道引起很大争议,原因是他在访谈中发出了种种让人难以理解的言论,“我的受众都是比较有钱的人”、“我为精英阶层服务,我不回避这个问题”、“所有说上海不好的人,这个地方的GDP真的是上海的零头”等等。 之后,他又发表了“咖啡大蒜理论”,让北方文化和南方文化再次掐架。 2010年11月20日,周发布微博称“网络是网民们随意泄私愤的地方,有时候像一个公共厕所……”,与众多网民骂成一片。此后,他又发布了数条在公共道德和公众价值层面都让人难以理解的微博。周立波似乎要立志与全体网民为敌。 有网友评论说:当一个演艺者需要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老百姓。当他快要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媒体。当他已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富商大贾。 诚哉斯言。 张悟本 绿豆完全是无辜的 张悟本从一个籍籍无名的人成长为“养生专家”,也只花了一年时间。他自称出身四代中医世家,6岁随父学医,而他自己创造了这套食疗体系。2009年8月,北京悟本堂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张悟本的“咨询号”普通的要卖500元,特殊号要卖2000元,还供不应求。2009年11月,他著书《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让无数人跟风食疗。 2010年2月1日至4日,张悟本连续登上湖南卫视的《百科全说》栏目,他开始拥有了全国知名度。达到顶峰的同时,他也开始面对众多质疑之声。 有媒体报道,他的学历、行医资质和专家资质都涉嫌造假。据说,他不过是纺织厂的下岗工人,练过摊、卖过保健品,学过看手相,突然就变成了中医养生专家。他的养生理论也被质疑:绿豆,茄子和白萝卜真的医治百病?他的养生疗法真的能解决包括糖尿病、心脑血管病、癌症在内的各种医学难题? 张悟本的神话迅速就破灭了。卫生部新闻宣传中心召集专家,对张悟本的错误养生说法进行批驳;朝阳卫生监督部门和工商部门受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委托,对悟本堂进行检查。 唯一留下的痕迹是绿豆的涨价,不过这倒是张悟本掀不起来的波澜。 李一 修身大师的高级俱乐部 李一,原名李军,重庆沙坪坝区人,出生于1969年9月13日,高中学历。1998年开始,他因为种种原因主持缙云山绍龙观的修建;2001年9月,他拜师于上海城隍庙住持、正一派道长陈莲笙,从此有了师承,李一道长正式抛头露面。 李一道长的神通有“人体通电”、“水下闭气两小时”等,但他的真正发达则来自修身养生。众多媒体界、企业界、娱乐界大腕都拜倒在李一道长的脚下。围绕着李一,一个以道家养生理论为包装,以“养生修炼特训营”为主体,专门针对高端人群的产业链被打造了出来。 有信众声称,“李一道长的授课直指生命因缘,语言丰富而生动,让听者跳脱惯性思维的束缚,站在前所未有的思想高度上俯瞰人生,进入一种前所未有的开阔与清明”。是否如此神奇,我们不得而知,但李一的神话依然是迅速破灭了。 一部分媒体热捧李一的同时,另一部分媒体穷追不舍狠挖李一的种种作假和劣迹。部分曾经热捧李一的名人也表态和李一划清界线。 小月月 中国网民的嗜痂之癖 芙蓉、凤姐、马诺、闫凤娇都是浮云,在小月月出现的10月里,只有这个神秘、古怪、未知真假的神

 

纲,他编写了这段相声来反击。郭德纲没想到的是,4年过后,“三俗”一词又找上了他。 因为私宅占地纠纷,郭德纲的徒弟打了北京电视台的记者。是非经过都已经难以分清,但北京媒体界的反应之大的确令人吃惊。北京电视台对打人者和郭德纲不依不饶;央视《新闻直播间》不点名批评郭德纲:“这位公众人物如此庸俗、低俗、媚俗的表现是多么的丑陋”;据传,新华书店系统出售的郭德纲音像制品也一度下架。 郭德纲当然也有话要说。他爆出北京台工作人员在派出所内要求“五万元私了费”,又写博客《有药也不给你吃》针锋相对。 该拘留的拘留,该赔钱的赔钱,该道歉的道歉,事件似乎就此落下帷幕了。但其中留下了余味还着实可以让人回味。 清纯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山楂树之恋》从小说到电影,都掀起了一股“清纯”的热潮。 清纯,而不是青春,这就揭示了我们社会重口味的根源。一定要是麻辣鲜香吃得腻了,才会念叨淡口的好;一定要是鲜衣怒马不爱了,才会回忆缁衣芒鞋的畅快。如今,社会上充斥着各种暴戾和奢靡淫逸,同时也导致了各种愤怒、郁闷和压抑,种种情绪相互冲撞。于是,就有了“山楂树”的清纯来为大家做心理按摩。 问题是,现实终究是现实,如今的受众已经无法重回当年的情景。除了一部分中年人勾起了回忆之外,全民清纯的幻想根本无从谈起,终究只是一场并不专业的Cosplay。房奴、蚁族、艳照门,现实的世界就是这么残酷。网友说得好: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反日游行 抵制日货还是抵制蠢货 隔三差五反个日,逢年过节砸辆车,反日游行这几年几乎成了例牌。每隔三五年,有个国际的、外交的风吹草动,便有激愤青年相约着去游行,表达意见。今年10月,由于“钓鱼岛事件”,四川省德阳市又有近千人举行反日游行,期间更有人与警察发生冲突。 游行示威当然是正当、合法的表达手段,但近来的反日游行却往往从表达变成了泄愤。街上的日本商品广告被毁掉,日本餐馆纷纷关门闭户以求免灾,甚至是偶然路过的日本车也难逃一劫。 难道破坏者不知道砸掉的日本商品大多都是中国生产吗?难道破坏者不知道街上的日本车主都是自己的同胞,都是用自己的辛苦钱买来的吗?眼看着每次反日游行之后,商店一片狼藉,不少中国商人欲哭无泪,真是让人感到愤怒和无奈。

轰轰烈烈最后是冷冷清清,正儿八经终究是假装正经,所有的红火热切到头来还不就是一个笑话,有时候还是冷的。神马都是浮云。

 

轰轰烈烈最后是冷冷清清,正儿八经终究是假装正经,所有的红火热切到头来还不就是一个笑话,有时候还是冷的。神马都是浮云。 文陈漠 周立波 站得越高摔得越狠 从被众多媒体报道、热捧到被网民群骂,从上海气质的代言人到上海人也开始与他划清界线,周立波只用了一年。 周所创立的“海派清口”以市民生活的细节为笑点,是在为一座城市做心理按摩,他的现场演出屡屡以辛辣的讽刺而出彩,这是周在短短的时间里几乎快要成为上海的骄傲的原因。他不仅被长三角的众多媒体热烈报道,也在今年年初登上了《南方周末》,这似乎可以视作周立波开始拥有了全国知名度。 但这一顶点同时也开始成为他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分裂的节点。《南方周末》对周的报道引起很大争议,原因是他在访谈中发出了种种让人难以理解的言论,“我的受众都是比较有钱的人”、“我为精英阶层服务,我不回避这个问题”、“所有说上海不好的人,这个地方的GDP真的是上海的零头”等等。 之后,他又发表了“咖啡大蒜理论”,让北方文化和南方文化再次掐架。 2010年11月20日,周发布微博称“网络是网民们随意泄私愤的地方,有时候像一个公共厕所……”,与众多网民骂成一片。此后,他又发布了数条在公共道德和公众价值层面都让人难以理解的微博。周立波似乎要立志与全体网民为敌。 有网友评论说:当一个演艺者需要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老百姓。当他快要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媒体。当他已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富商大贾。 诚哉斯言。 张悟本 绿豆完全是无辜的 张悟本从一个籍籍无名的人成长为“养生专家”,也只花了一年时间。他自称出身四代中医世家,6岁随父学医,而他自己创造了这套食疗体系。2009年8月,北京悟本堂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张悟本的“咨询号”普通的要卖500元,特殊号要卖2000元,还供不应求。2009年11月,他著书《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让无数人跟风食疗。 2010年2月1日至4日,张悟本连续登上湖南卫视的《百科全说》栏目,他开始拥有了全国知名度。达到顶峰的同时,他也开始面对众多质疑之声。 有媒体报道,他的学历、行医资质和专家资质都涉嫌造假。据说,他不过是纺织厂的下岗工人,练过摊、卖过保健品,学过看手相,突然就变成了中医养生专家。他的养生理论也被质疑:绿豆,茄子和白萝卜真的医治百病?他的养生疗法真的能解决包括糖尿病、心脑血管病、癌症在内的各种医学难题? 张悟本的神话迅速就破灭了。卫生部新闻宣传中心召集专家,对张悟本的错误养生说法进行批驳;朝阳卫生监督部门和工商部门受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委托,对悟本堂进行检查。 唯一留下的痕迹是绿豆的涨价,不过这倒是张悟本掀不起来的波澜。 李一 修身大师的高级俱乐部 李一,原名李军,重庆沙坪坝区人,出生于1969年9月13日,高中学历。1998年开始,他因为种种原因主持缙云山绍龙观的修建;2001年9月,他拜师于上海城隍庙住持、正一派道长陈莲笙,从此有了师承,李一道长正式抛头露面。 李一道长的神通有“人体通电”、“水下闭气两小时”等,但他的真正发达则来自修身养生。众多媒体界、企业界、娱乐界大腕都拜倒在李一道长的脚下。围绕着李一,一个以道家养生理论为包装,以“养生修炼特训营”为主体,专门针对高端人群的产业链被打造了出来。 有信众声称,“李一道长的授课直指生命因缘,语言丰富而生动,让听者跳脱惯性思维的束缚,站在前所未有的思想高度上俯瞰人生,进入一种前所未有的开阔与清明”。是否如此神奇,我们不得而知,但李一的神话依然是迅速破灭了。 一部分媒体热捧李一的同时,另一部分媒体穷追不舍狠挖李一的种种作假和劣迹。部分曾经热捧李一的名人也表态和李一划清界线。 小月月 中国网民的嗜痂之癖 芙蓉、凤姐、马诺、闫凤娇都是浮云,在小月月出现的10月里,只有这个神秘、古怪、未知真假的神

文/陈漠 

 

奇人物一骑绝尘,引领着中国网民的窥视欲。 在原作者“蓉荣”的笔下,小月月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物,在文中,她跑到上海去做了一系列无法理解的怪异之举。小月月的审美观与大众有着明显偏差,她非常缺乏自我认知和自我定位能力,几乎算得上是一个偏执的人格障碍者,或者直接可以说一个精神病人。 稍微拥有一点判断力的读者,应该都可以从文中的细节看出其故事的经不起推敲。但中国网民的嗜痂之癖就在这个时候爆发了,很多人愤怒地去痛骂小月月,很多人乐此不疲地转发、围观、传播小月月,生生把一个无聊的奇异故搞成了现象。 如果小月月是真的,那她不应该被传播;如果小月月是假的,那她不值得被传播。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唐骏 文凭重要还是能力重要 唐骏是中国的企业界和励志界最大的神话,“打工皇帝”的桂冠他戴了许多年,他的言论、行为和生活方式一直都是大学生和职场人士的榜样。但突然一下,他的神话就破灭了。 完全是顺手,著名科学打假人士方舟子质疑了唐骏的留学经历,“西太平洋大学”的文凭问题立刻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连方舟子自己也说,他完全不知道唐骏是谁,只是有网友问起“西太”就回答了而已——唐骏简直算得上是“躺着也中枪”的典范。 “西太”是不是野鸡大学,兀自争论不休,但“西太效应”已经显现:“西太”校友们纷纷被牵了出来,诚信大受质疑;名人们纷纷修改自己的简历,以前都是往高里说,现在唯恐被人揪住;利用中外信息不对等制造海归学历的问题,也被摆上台面。 最有趣的是,在媒体的报道热潮、网络的激烈争论中,一个原本简单的、真或假的问题演变成了文凭重要还是能力重要的诡异论题。中国人的实用主义思想可见一斑。 最终这朵浮云不了了之,唐骏沉寂一段时间之后,继续他的行程。 谷歌退出 是该安静地离开还是该勇敢地留下来 2010年1月,谷歌高级副总裁和首席法律顾问大卫·多姆德(David Drummond)在谷歌官方博客上表示,考虑关闭“谷歌中国”和中国办事处。3月23日,折腾了两个多月之后,google.cn导向google.com.hk,谷歌“半退出”。随后是谷歌中国的ICP执照是否能年检过关的疑问,然后是谷歌中国的地图服务是否能通过国家测绘局新推出的地图服务执照的疑问。 现在的状况是,google.cn依然导向google.com.hk,搜索的时候时常会遭遇众所周知的页面重置,谷歌的https服务依然是被禁止的。但热潮已经过去,网民们已经逐渐习惯了这种 “一国两制”或者“曲线救国”。 谷歌事件让我们唯一可以意识到的问题是:正如同现实中国社会的分裂和互不理解一样,中国的互联网世界也是由很多层级组成的,每个使用者接触的网站、服务和资讯有着极大的区别,他们互不理解对方在做什么、在关心什么。任何一件让某些人感到情绪激动的事情,也许就有上亿人不知道你在激动什么。互联网似乎并没有让人们加强联系,反而扩大了沟壑。 房产调控 不调不知道,一调吓一跳 不是狼来了,而是狼都来腻了。 2005年,“国八条”出台;2006年,“国六条”出台;2007年,“国四条”出台;2010年,又有了“国十条”。 房产调控年年有、年年新,年年高高举起,年年轻轻放下,年年政策给力,年年执行不力。所以,房价也就年年推高。 房产企业个个哭穷,拿地时却毫不手软;中央投资刺激经济,央企却转眼成了“地王”;专家天天预测房价要跌,房价依然见风就涨;安居房、廉租房、经济适用房,摇号、评分、认购,各种概念层出不穷,但没房子的依然没有。 只有普通百姓的状况依然不变,买不起房还是买不起房,无非把不吃不喝存钱买房的时限从一百年变成三百年而已。 于是就有了新的流行词——“空调”。 郭德纲 我就三俗了怎么着吧 《我要反三俗》是郭德纲2006年的老段子。起因是当年有相声界人士集体提出抵制相声中的庸俗、低俗、媚俗成分,矛头指向郭德周立波
站得越高摔得越狠

奇人物一骑绝尘,引领着中国网民的窥视欲。 在原作者“蓉荣”的笔下,小月月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物,在文中,她跑到上海去做了一系列无法理解的怪异之举。小月月的审美观与大众有着明显偏差,她非常缺乏自我认知和自我定位能力,几乎算得上是一个偏执的人格障碍者,或者直接可以说一个精神病人。 稍微拥有一点判断力的读者,应该都可以从文中的细节看出其故事的经不起推敲。但中国网民的嗜痂之癖就在这个时候爆发了,很多人愤怒地去痛骂小月月,很多人乐此不疲地转发、围观、传播小月月,生生把一个无聊的奇异故搞成了现象。 如果小月月是真的,那她不应该被传播;如果小月月是假的,那她不值得被传播。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唐骏 文凭重要还是能力重要 唐骏是中国的企业界和励志界最大的神话,“打工皇帝”的桂冠他戴了许多年,他的言论、行为和生活方式一直都是大学生和职场人士的榜样。但突然一下,他的神话就破灭了。 完全是顺手,著名科学打假人士方舟子质疑了唐骏的留学经历,“西太平洋大学”的文凭问题立刻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连方舟子自己也说,他完全不知道唐骏是谁,只是有网友问起“西太”就回答了而已——唐骏简直算得上是“躺着也中枪”的典范。 “西太”是不是野鸡大学,兀自争论不休,但“西太效应”已经显现:“西太”校友们纷纷被牵了出来,诚信大受质疑;名人们纷纷修改自己的简历,以前都是往高里说,现在唯恐被人揪住;利用中外信息不对等制造海归学历的问题,也被摆上台面。 最有趣的是,在媒体的报道热潮、网络的激烈争论中,一个原本简单的、真或假的问题演变成了文凭重要还是能力重要的诡异论题。中国人的实用主义思想可见一斑。 最终这朵浮云不了了之,唐骏沉寂一段时间之后,继续他的行程。 谷歌退出 是该安静地离开还是该勇敢地留下来 2010年1月,谷歌高级副总裁和首席法律顾问大卫·多姆德(David Drummond)在谷歌官方博客上表示,考虑关闭“谷歌中国”和中国办事处。3月23日,折腾了两个多月之后,google.cn导向google.com.hk,谷歌“半退出”。随后是谷歌中国的ICP执照是否能年检过关的疑问,然后是谷歌中国的地图服务是否能通过国家测绘局新推出的地图服务执照的疑问。 现在的状况是,google.cn依然导向google.com.hk,搜索的时候时常会遭遇众所周知的页面重置,谷歌的https服务依然是被禁止的。但热潮已经过去,网民们已经逐渐习惯了这种 “一国两制”或者“曲线救国”。 谷歌事件让我们唯一可以意识到的问题是:正如同现实中国社会的分裂和互不理解一样,中国的互联网世界也是由很多层级组成的,每个使用者接触的网站、服务和资讯有着极大的区别,他们互不理解对方在做什么、在关心什么。任何一件让某些人感到情绪激动的事情,也许就有上亿人不知道你在激动什么。互联网似乎并没有让人们加强联系,反而扩大了沟壑。 房产调控 不调不知道,一调吓一跳 不是狼来了,而是狼都来腻了。 2005年,“国八条”出台;2006年,“国六条”出台;2007年,“国四条”出台;2010年,又有了“国十条”。 房产调控年年有、年年新,年年高高举起,年年轻轻放下,年年政策给力,年年执行不力。所以,房价也就年年推高。 房产企业个个哭穷,拿地时却毫不手软;中央投资刺激经济,央企却转眼成了“地王”;专家天天预测房价要跌,房价依然见风就涨;安居房、廉租房、经济适用房,摇号、评分、认购,各种概念层出不穷,但没房子的依然没有。 只有普通百姓的状况依然不变,买不起房还是买不起房,无非把不吃不喝存钱买房的时限从一百年变成三百年而已。 于是就有了新的流行词——“空调”。 郭德纲 我就三俗了怎么着吧 《我要反三俗》是郭德纲2006年的老段子。起因是当年有相声界人士集体提出抵制相声中的庸俗、低俗、媚俗成分,矛头指向郭德

从被众多媒体报道、热捧到被网民群骂,从上海气质的代言人到上海人也开始与他划清界线,周立波只用了一年。
周所创立的“海派清口”以市民生活的细节为笑点,是在为一座城市做心理按摩,他的现场演出屡屡以辛辣的讽刺而出彩,这是周在短短的时间里几乎快要成为上海的骄傲的原因。他不仅被长三角的众多媒体热烈报道,也在今年年初登上了《南方周末》,这似乎可以视作周立波开始拥有了全国知名度。
但这一顶点同时也开始成为他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分裂的节点。《南方周末》对周的报道引起很大争议,原因是他在访谈中发出了种种让人难以理解的言论,“我的受众都是比较有钱的人”、“我为精英阶层服务,我不回避这个问题”、“所有说上海不好的人,这个地方的GDP真的是上海的零头”等等。 轰轰烈烈最后是冷冷清清,正儿八经终究是假装正经,所有的红火热切到头来还不就是一个笑话,有时候还是冷的。神马都是浮云。 文陈漠 周立波 站得越高摔得越狠 从被众多媒体报道、热捧到被网民群骂,从上海气质的代言人到上海人也开始与他划清界线,周立波只用了一年。 周所创立的“海派清口”以市民生活的细节为笑点,是在为一座城市做心理按摩,他的现场演出屡屡以辛辣的讽刺而出彩,这是周在短短的时间里几乎快要成为上海的骄傲的原因。他不仅被长三角的众多媒体热烈报道,也在今年年初登上了《南方周末》,这似乎可以视作周立波开始拥有了全国知名度。 但这一顶点同时也开始成为他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分裂的节点。《南方周末》对周的报道引起很大争议,原因是他在访谈中发出了种种让人难以理解的言论,“我的受众都是比较有钱的人”、“我为精英阶层服务,我不回避这个问题”、“所有说上海不好的人,这个地方的GDP真的是上海的零头”等等。 之后,他又发表了“咖啡大蒜理论”,让北方文化和南方文化再次掐架。 2010年11月20日,周发布微博称“网络是网民们随意泄私愤的地方,有时候像一个公共厕所……”,与众多网民骂成一片。此后,他又发布了数条在公共道德和公众价值层面都让人难以理解的微博。周立波似乎要立志与全体网民为敌。 有网友评论说:当一个演艺者需要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老百姓。当他快要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媒体。当他已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富商大贾。 诚哉斯言。 张悟本 绿豆完全是无辜的 张悟本从一个籍籍无名的人成长为“养生专家”,也只花了一年时间。他自称出身四代中医世家,6岁随父学医,而他自己创造了这套食疗体系。2009年8月,北京悟本堂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张悟本的“咨询号”普通的要卖500元,特殊号要卖2000元,还供不应求。2009年11月,他著书《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让无数人跟风食疗。 2010年2月1日至4日,张悟本连续登上湖南卫视的《百科全说》栏目,他开始拥有了全国知名度。达到顶峰的同时,他也开始面对众多质疑之声。 有媒体报道,他的学历、行医资质和专家资质都涉嫌造假。据说,他不过是纺织厂的下岗工人,练过摊、卖过保健品,学过看手相,突然就变成了中医养生专家。他的养生理论也被质疑:绿豆,茄子和白萝卜真的医治百病?他的养生疗法真的能解决包括糖尿病、心脑血管病、癌症在内的各种医学难题? 张悟本的神话迅速就破灭了。卫生部新闻宣传中心召集专家,对张悟本的错误养生说法进行批驳;朝阳卫生监督部门和工商部门受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委托,对悟本堂进行检查。 唯一留下的痕迹是绿豆的涨价,不过这倒是张悟本掀不起来的波澜。 李一 修身大师的高级俱乐部 李一,原名李军,重庆沙坪坝区人,出生于1969年9月13日,高中学历。1998年开始,他因为种种原因主持缙云山绍龙观的修建;2001年9月,他拜师于上海城隍庙住持、正一派道长陈莲笙,从此有了师承,李一道长正式抛头露面。 李一道长的神通有“人体通电”、“水下闭气两小时”等,但他的真正发达则来自修身养生。众多媒体界、企业界、娱乐界大腕都拜倒在李一道长的脚下。围绕着李一,一个以道家养生理论为包装,以“养生修炼特训营”为主体,专门针对高端人群的产业链被打造了出来。 有信众声称,“李一道长的授课直指生命因缘,语言丰富而生动,让听者跳脱惯性思维的束缚,站在前所未有的思想高度上俯瞰人生,进入一种前所未有的开阔与清明”。是否如此神奇,我们不得而知,但李一的神话依然是迅速破灭了。 一部分媒体热捧李一的同时,另一部分媒体穷追不舍狠挖李一的种种作假和劣迹。部分曾经热捧李一的名人也表态和李一划清界线。 小月月 中国网民的嗜痂之癖 芙蓉、凤姐、马诺、闫凤娇都是浮云,在小月月出现的10月里,只有这个神秘、古怪、未知真假的神
之后,他又发表了“咖啡大蒜理论”,让北方文化和南方文化再次掐架。
2010年11月20日,周发布微博称“网络是网民们随意泄私愤的地方,有时候像一个公共厕所……”,与众多网民骂成一片。此后,他又发布了数条在公共道德和公众价值层面都让人难以理解的微博。周立波似乎要立志与全体网民为敌。
有网友评论说:当一个演艺者需要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老百姓。当他快要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媒体。当他已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富商大贾。 轰轰烈烈最后是冷冷清清,正儿八经终究是假装正经,所有的红火热切到头来还不就是一个笑话,有时候还是冷的。神马都是浮云。 文陈漠 周立波 站得越高摔得越狠 从被众多媒体报道、热捧到被网民群骂,从上海气质的代言人到上海人也开始与他划清界线,周立波只用了一年。 周所创立的“海派清口”以市民生活的细节为笑点,是在为一座城市做心理按摩,他的现场演出屡屡以辛辣的讽刺而出彩,这是周在短短的时间里几乎快要成为上海的骄傲的原因。他不仅被长三角的众多媒体热烈报道,也在今年年初登上了《南方周末》,这似乎可以视作周立波开始拥有了全国知名度。 但这一顶点同时也开始成为他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分裂的节点。《南方周末》对周的报道引起很大争议,原因是他在访谈中发出了种种让人难以理解的言论,“我的受众都是比较有钱的人”、“我为精英阶层服务,我不回避这个问题”、“所有说上海不好的人,这个地方的GDP真的是上海的零头”等等。 之后,他又发表了“咖啡大蒜理论”,让北方文化和南方文化再次掐架。 2010年11月20日,周发布微博称“网络是网民们随意泄私愤的地方,有时候像一个公共厕所……”,与众多网民骂成一片。此后,他又发布了数条在公共道德和公众价值层面都让人难以理解的微博。周立波似乎要立志与全体网民为敌。 有网友评论说:当一个演艺者需要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老百姓。当他快要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媒体。当他已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富商大贾。 诚哉斯言。 张悟本 绿豆完全是无辜的 张悟本从一个籍籍无名的人成长为“养生专家”,也只花了一年时间。他自称出身四代中医世家,6岁随父学医,而他自己创造了这套食疗体系。2009年8月,北京悟本堂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张悟本的“咨询号”普通的要卖500元,特殊号要卖2000元,还供不应求。2009年11月,他著书《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让无数人跟风食疗。 2010年2月1日至4日,张悟本连续登上湖南卫视的《百科全说》栏目,他开始拥有了全国知名度。达到顶峰的同时,他也开始面对众多质疑之声。 有媒体报道,他的学历、行医资质和专家资质都涉嫌造假。据说,他不过是纺织厂的下岗工人,练过摊、卖过保健品,学过看手相,突然就变成了中医养生专家。他的养生理论也被质疑:绿豆,茄子和白萝卜真的医治百病?他的养生疗法真的能解决包括糖尿病、心脑血管病、癌症在内的各种医学难题? 张悟本的神话迅速就破灭了。卫生部新闻宣传中心召集专家,对张悟本的错误养生说法进行批驳;朝阳卫生监督部门和工商部门受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委托,对悟本堂进行检查。 唯一留下的痕迹是绿豆的涨价,不过这倒是张悟本掀不起来的波澜。 李一 修身大师的高级俱乐部 李一,原名李军,重庆沙坪坝区人,出生于1969年9月13日,高中学历。1998年开始,他因为种种原因主持缙云山绍龙观的修建;2001年9月,他拜师于上海城隍庙住持、正一派道长陈莲笙,从此有了师承,李一道长正式抛头露面。 李一道长的神通有“人体通电”、“水下闭气两小时”等,但他的真正发达则来自修身养生。众多媒体界、企业界、娱乐界大腕都拜倒在李一道长的脚下。围绕着李一,一个以道家养生理论为包装,以“养生修炼特训营”为主体,专门针对高端人群的产业链被打造了出来。 有信众声称,“李一道长的授课直指生命因缘,语言丰富而生动,让听者跳脱惯性思维的束缚,站在前所未有的思想高度上俯瞰人生,进入一种前所未有的开阔与清明”。是否如此神奇,我们不得而知,但李一的神话依然是迅速破灭了。 一部分媒体热捧李一的同时,另一部分媒体穷追不舍狠挖李一的种种作假和劣迹。部分曾经热捧李一的名人也表态和李一划清界线。 小月月 中国网民的嗜痂之癖 芙蓉、凤姐、马诺、闫凤娇都是浮云,在小月月出现的10月里,只有这个神秘、古怪、未知真假的神
诚哉斯言。

 

奇人物一骑绝尘,引领着中国网民的窥视欲。 在原作者“蓉荣”的笔下,小月月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物,在文中,她跑到上海去做了一系列无法理解的怪异之举。小月月的审美观与大众有着明显偏差,她非常缺乏自我认知和自我定位能力,几乎算得上是一个偏执的人格障碍者,或者直接可以说一个精神病人。 稍微拥有一点判断力的读者,应该都可以从文中的细节看出其故事的经不起推敲。但中国网民的嗜痂之癖就在这个时候爆发了,很多人愤怒地去痛骂小月月,很多人乐此不疲地转发、围观、传播小月月,生生把一个无聊的奇异故搞成了现象。 如果小月月是真的,那她不应该被传播;如果小月月是假的,那她不值得被传播。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唐骏 文凭重要还是能力重要 唐骏是中国的企业界和励志界最大的神话,“打工皇帝”的桂冠他戴了许多年,他的言论、行为和生活方式一直都是大学生和职场人士的榜样。但突然一下,他的神话就破灭了。 完全是顺手,著名科学打假人士方舟子质疑了唐骏的留学经历,“西太平洋大学”的文凭问题立刻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连方舟子自己也说,他完全不知道唐骏是谁,只是有网友问起“西太”就回答了而已——唐骏简直算得上是“躺着也中枪”的典范。 “西太”是不是野鸡大学,兀自争论不休,但“西太效应”已经显现:“西太”校友们纷纷被牵了出来,诚信大受质疑;名人们纷纷修改自己的简历,以前都是往高里说,现在唯恐被人揪住;利用中外信息不对等制造海归学历的问题,也被摆上台面。 最有趣的是,在媒体的报道热潮、网络的激烈争论中,一个原本简单的、真或假的问题演变成了文凭重要还是能力重要的诡异论题。中国人的实用主义思想可见一斑。 最终这朵浮云不了了之,唐骏沉寂一段时间之后,继续他的行程。 谷歌退出 是该安静地离开还是该勇敢地留下来 2010年1月,谷歌高级副总裁和首席法律顾问大卫·多姆德(David Drummond)在谷歌官方博客上表示,考虑关闭“谷歌中国”和中国办事处。3月23日,折腾了两个多月之后,google.cn导向google.com.hk,谷歌“半退出”。随后是谷歌中国的ICP执照是否能年检过关的疑问,然后是谷歌中国的地图服务是否能通过国家测绘局新推出的地图服务执照的疑问。 现在的状况是,google.cn依然导向google.com.hk,搜索的时候时常会遭遇众所周知的页面重置,谷歌的https服务依然是被禁止的。但热潮已经过去,网民们已经逐渐习惯了这种 “一国两制”或者“曲线救国”。 谷歌事件让我们唯一可以意识到的问题是:正如同现实中国社会的分裂和互不理解一样,中国的互联网世界也是由很多层级组成的,每个使用者接触的网站、服务和资讯有着极大的区别,他们互不理解对方在做什么、在关心什么。任何一件让某些人感到情绪激动的事情,也许就有上亿人不知道你在激动什么。互联网似乎并没有让人们加强联系,反而扩大了沟壑。 房产调控 不调不知道,一调吓一跳 不是狼来了,而是狼都来腻了。 2005年,“国八条”出台;2006年,“国六条”出台;2007年,“国四条”出台;2010年,又有了“国十条”。 房产调控年年有、年年新,年年高高举起,年年轻轻放下,年年政策给力,年年执行不力。所以,房价也就年年推高。 房产企业个个哭穷,拿地时却毫不手软;中央投资刺激经济,央企却转眼成了“地王”;专家天天预测房价要跌,房价依然见风就涨;安居房、廉租房、经济适用房,摇号、评分、认购,各种概念层出不穷,但没房子的依然没有。 只有普通百姓的状况依然不变,买不起房还是买不起房,无非把不吃不喝存钱买房的时限从一百年变成三百年而已。 于是就有了新的流行词——“空调”。 郭德纲 我就三俗了怎么着吧 《我要反三俗》是郭德纲2006年的老段子。起因是当年有相声界人士集体提出抵制相声中的庸俗、低俗、媚俗成分,矛头指向郭德张悟本
绿豆完全是无辜的

奇人物一骑绝尘,引领着中国网民的窥视欲。 在原作者“蓉荣”的笔下,小月月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物,在文中,她跑到上海去做了一系列无法理解的怪异之举。小月月的审美观与大众有着明显偏差,她非常缺乏自我认知和自我定位能力,几乎算得上是一个偏执的人格障碍者,或者直接可以说一个精神病人。 稍微拥有一点判断力的读者,应该都可以从文中的细节看出其故事的经不起推敲。但中国网民的嗜痂之癖就在这个时候爆发了,很多人愤怒地去痛骂小月月,很多人乐此不疲地转发、围观、传播小月月,生生把一个无聊的奇异故搞成了现象。 如果小月月是真的,那她不应该被传播;如果小月月是假的,那她不值得被传播。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唐骏 文凭重要还是能力重要 唐骏是中国的企业界和励志界最大的神话,“打工皇帝”的桂冠他戴了许多年,他的言论、行为和生活方式一直都是大学生和职场人士的榜样。但突然一下,他的神话就破灭了。 完全是顺手,著名科学打假人士方舟子质疑了唐骏的留学经历,“西太平洋大学”的文凭问题立刻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连方舟子自己也说,他完全不知道唐骏是谁,只是有网友问起“西太”就回答了而已——唐骏简直算得上是“躺着也中枪”的典范。 “西太”是不是野鸡大学,兀自争论不休,但“西太效应”已经显现:“西太”校友们纷纷被牵了出来,诚信大受质疑;名人们纷纷修改自己的简历,以前都是往高里说,现在唯恐被人揪住;利用中外信息不对等制造海归学历的问题,也被摆上台面。 最有趣的是,在媒体的报道热潮、网络的激烈争论中,一个原本简单的、真或假的问题演变成了文凭重要还是能力重要的诡异论题。中国人的实用主义思想可见一斑。 最终这朵浮云不了了之,唐骏沉寂一段时间之后,继续他的行程。 谷歌退出 是该安静地离开还是该勇敢地留下来 2010年1月,谷歌高级副总裁和首席法律顾问大卫·多姆德(David Drummond)在谷歌官方博客上表示,考虑关闭“谷歌中国”和中国办事处。3月23日,折腾了两个多月之后,google.cn导向google.com.hk,谷歌“半退出”。随后是谷歌中国的ICP执照是否能年检过关的疑问,然后是谷歌中国的地图服务是否能通过国家测绘局新推出的地图服务执照的疑问。 现在的状况是,google.cn依然导向google.com.hk,搜索的时候时常会遭遇众所周知的页面重置,谷歌的https服务依然是被禁止的。但热潮已经过去,网民们已经逐渐习惯了这种 “一国两制”或者“曲线救国”。 谷歌事件让我们唯一可以意识到的问题是:正如同现实中国社会的分裂和互不理解一样,中国的互联网世界也是由很多层级组成的,每个使用者接触的网站、服务和资讯有着极大的区别,他们互不理解对方在做什么、在关心什么。任何一件让某些人感到情绪激动的事情,也许就有上亿人不知道你在激动什么。互联网似乎并没有让人们加强联系,反而扩大了沟壑。 房产调控 不调不知道,一调吓一跳 不是狼来了,而是狼都来腻了。 2005年,“国八条”出台;2006年,“国六条”出台;2007年,“国四条”出台;2010年,又有了“国十条”。 房产调控年年有、年年新,年年高高举起,年年轻轻放下,年年政策给力,年年执行不力。所以,房价也就年年推高。 房产企业个个哭穷,拿地时却毫不手软;中央投资刺激经济,央企却转眼成了“地王”;专家天天预测房价要跌,房价依然见风就涨;安居房、廉租房、经济适用房,摇号、评分、认购,各种概念层出不穷,但没房子的依然没有。 只有普通百姓的状况依然不变,买不起房还是买不起房,无非把不吃不喝存钱买房的时限从一百年变成三百年而已。 于是就有了新的流行词——“空调”。 郭德纲 我就三俗了怎么着吧 《我要反三俗》是郭德纲2006年的老段子。起因是当年有相声界人士集体提出抵制相声中的庸俗、低俗、媚俗成分,矛头指向郭德

张悟本从一个籍籍无名的人成长为“养生专家”,也只花了一年时间。他自称出身四代中医世家,6岁随父学医,而他自己创造了这套食疗体系。2009年8月,北京悟本堂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张悟本的“咨询号”普通的要卖500元,特殊号要卖2000元,还供不应求。2009年11月,他著书《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让无数人跟风食疗。
2010年2月1日至4日,张悟本连续登上湖南卫视的《百科全说》栏目,他开始拥有了全国知名度。达到顶峰的同时,他也开始面对众多质疑之声。
有媒体报道,他的学历、行医资质和专家资质都涉嫌造假。据说,他不过是纺织厂的下岗工人,练过摊、卖过保健品,学过看手相,突然就变成了中医养生专家。他的养生理论也被质疑:绿豆,茄子和白萝卜真的医治百病?他的养生疗法真的能解决包括糖尿病、心脑血管病、癌症在内的各种医学难题? 轰轰烈烈最后是冷冷清清,正儿八经终究是假装正经,所有的红火热切到头来还不就是一个笑话,有时候还是冷的。神马都是浮云。 文陈漠 周立波 站得越高摔得越狠 从被众多媒体报道、热捧到被网民群骂,从上海气质的代言人到上海人也开始与他划清界线,周立波只用了一年。 周所创立的“海派清口”以市民生活的细节为笑点,是在为一座城市做心理按摩,他的现场演出屡屡以辛辣的讽刺而出彩,这是周在短短的时间里几乎快要成为上海的骄傲的原因。他不仅被长三角的众多媒体热烈报道,也在今年年初登上了《南方周末》,这似乎可以视作周立波开始拥有了全国知名度。 但这一顶点同时也开始成为他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分裂的节点。《南方周末》对周的报道引起很大争议,原因是他在访谈中发出了种种让人难以理解的言论,“我的受众都是比较有钱的人”、“我为精英阶层服务,我不回避这个问题”、“所有说上海不好的人,这个地方的GDP真的是上海的零头”等等。 之后,他又发表了“咖啡大蒜理论”,让北方文化和南方文化再次掐架。 2010年11月20日,周发布微博称“网络是网民们随意泄私愤的地方,有时候像一个公共厕所……”,与众多网民骂成一片。此后,他又发布了数条在公共道德和公众价值层面都让人难以理解的微博。周立波似乎要立志与全体网民为敌。 有网友评论说:当一个演艺者需要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老百姓。当他快要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媒体。当他已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富商大贾。 诚哉斯言。 张悟本 绿豆完全是无辜的 张悟本从一个籍籍无名的人成长为“养生专家”,也只花了一年时间。他自称出身四代中医世家,6岁随父学医,而他自己创造了这套食疗体系。2009年8月,北京悟本堂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张悟本的“咨询号”普通的要卖500元,特殊号要卖2000元,还供不应求。2009年11月,他著书《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让无数人跟风食疗。 2010年2月1日至4日,张悟本连续登上湖南卫视的《百科全说》栏目,他开始拥有了全国知名度。达到顶峰的同时,他也开始面对众多质疑之声。 有媒体报道,他的学历、行医资质和专家资质都涉嫌造假。据说,他不过是纺织厂的下岗工人,练过摊、卖过保健品,学过看手相,突然就变成了中医养生专家。他的养生理论也被质疑:绿豆,茄子和白萝卜真的医治百病?他的养生疗法真的能解决包括糖尿病、心脑血管病、癌症在内的各种医学难题? 张悟本的神话迅速就破灭了。卫生部新闻宣传中心召集专家,对张悟本的错误养生说法进行批驳;朝阳卫生监督部门和工商部门受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委托,对悟本堂进行检查。 唯一留下的痕迹是绿豆的涨价,不过这倒是张悟本掀不起来的波澜。 李一 修身大师的高级俱乐部 李一,原名李军,重庆沙坪坝区人,出生于1969年9月13日,高中学历。1998年开始,他因为种种原因主持缙云山绍龙观的修建;2001年9月,他拜师于上海城隍庙住持、正一派道长陈莲笙,从此有了师承,李一道长正式抛头露面。 李一道长的神通有“人体通电”、“水下闭气两小时”等,但他的真正发达则来自修身养生。众多媒体界、企业界、娱乐界大腕都拜倒在李一道长的脚下。围绕着李一,一个以道家养生理论为包装,以“养生修炼特训营”为主体,专门针对高端人群的产业链被打造了出来。 有信众声称,“李一道长的授课直指生命因缘,语言丰富而生动,让听者跳脱惯性思维的束缚,站在前所未有的思想高度上俯瞰人生,进入一种前所未有的开阔与清明”。是否如此神奇,我们不得而知,但李一的神话依然是迅速破灭了。 一部分媒体热捧李一的同时,另一部分媒体穷追不舍狠挖李一的种种作假和劣迹。部分曾经热捧李一的名人也表态和李一划清界线。 小月月 中国网民的嗜痂之癖 芙蓉、凤姐、马诺、闫凤娇都是浮云,在小月月出现的10月里,只有这个神秘、古怪、未知真假的神
张悟本的神话迅速就破灭了。卫生部新闻宣传中心召集专家,对张悟本的错误养生说法进行批驳;朝阳卫生监督部门和工商部门受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委托,对悟本堂进行检查。
唯一留下的痕迹是绿豆的涨价,不过这倒是张悟本掀不起来的波澜。

 

李一
修身大师的高级俱乐部
轰轰烈烈最后是冷冷清清,正儿八经终究是假装正经,所有的红火热切到头来还不就是一个笑话,有时候还是冷的。神马都是浮云。 文陈漠 周立波 站得越高摔得越狠 从被众多媒体报道、热捧到被网民群骂,从上海气质的代言人到上海人也开始与他划清界线,周立波只用了一年。 周所创立的“海派清口”以市民生活的细节为笑点,是在为一座城市做心理按摩,他的现场演出屡屡以辛辣的讽刺而出彩,这是周在短短的时间里几乎快要成为上海的骄傲的原因。他不仅被长三角的众多媒体热烈报道,也在今年年初登上了《南方周末》,这似乎可以视作周立波开始拥有了全国知名度。 但这一顶点同时也开始成为他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分裂的节点。《南方周末》对周的报道引起很大争议,原因是他在访谈中发出了种种让人难以理解的言论,“我的受众都是比较有钱的人”、“我为精英阶层服务,我不回避这个问题”、“所有说上海不好的人,这个地方的GDP真的是上海的零头”等等。 之后,他又发表了“咖啡大蒜理论”,让北方文化和南方文化再次掐架。 2010年11月20日,周发布微博称“网络是网民们随意泄私愤的地方,有时候像一个公共厕所……”,与众多网民骂成一片。此后,他又发布了数条在公共道德和公众价值层面都让人难以理解的微博。周立波似乎要立志与全体网民为敌。 有网友评论说:当一个演艺者需要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老百姓。当他快要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媒体。当他已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富商大贾。 诚哉斯言。 张悟本 绿豆完全是无辜的 张悟本从一个籍籍无名的人成长为“养生专家”,也只花了一年时间。他自称出身四代中医世家,6岁随父学医,而他自己创造了这套食疗体系。2009年8月,北京悟本堂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张悟本的“咨询号”普通的要卖500元,特殊号要卖2000元,还供不应求。2009年11月,他著书《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让无数人跟风食疗。 2010年2月1日至4日,张悟本连续登上湖南卫视的《百科全说》栏目,他开始拥有了全国知名度。达到顶峰的同时,他也开始面对众多质疑之声。 有媒体报道,他的学历、行医资质和专家资质都涉嫌造假。据说,他不过是纺织厂的下岗工人,练过摊、卖过保健品,学过看手相,突然就变成了中医养生专家。他的养生理论也被质疑:绿豆,茄子和白萝卜真的医治百病?他的养生疗法真的能解决包括糖尿病、心脑血管病、癌症在内的各种医学难题? 张悟本的神话迅速就破灭了。卫生部新闻宣传中心召集专家,对张悟本的错误养生说法进行批驳;朝阳卫生监督部门和工商部门受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委托,对悟本堂进行检查。 唯一留下的痕迹是绿豆的涨价,不过这倒是张悟本掀不起来的波澜。 李一 修身大师的高级俱乐部 李一,原名李军,重庆沙坪坝区人,出生于1969年9月13日,高中学历。1998年开始,他因为种种原因主持缙云山绍龙观的修建;2001年9月,他拜师于上海城隍庙住持、正一派道长陈莲笙,从此有了师承,李一道长正式抛头露面。 李一道长的神通有“人体通电”、“水下闭气两小时”等,但他的真正发达则来自修身养生。众多媒体界、企业界、娱乐界大腕都拜倒在李一道长的脚下。围绕着李一,一个以道家养生理论为包装,以“养生修炼特训营”为主体,专门针对高端人群的产业链被打造了出来。 有信众声称,“李一道长的授课直指生命因缘,语言丰富而生动,让听者跳脱惯性思维的束缚,站在前所未有的思想高度上俯瞰人生,进入一种前所未有的开阔与清明”。是否如此神奇,我们不得而知,但李一的神话依然是迅速破灭了。 一部分媒体热捧李一的同时,另一部分媒体穷追不舍狠挖李一的种种作假和劣迹。部分曾经热捧李一的名人也表态和李一划清界线。 小月月 中国网民的嗜痂之癖 芙蓉、凤姐、马诺、闫凤娇都是浮云,在小月月出现的10月里,只有这个神秘、古怪、未知真假的神

李一,原名李军,重庆沙坪坝区人,出生于1969年9月13日,高中学历。1998年开始,他因为种种原因主持缙云山绍龙观的修建;2001年9月,他拜师于上海城隍庙住持、正一派道长陈莲笙,从此有了师承,李一道长正式抛头露面。
李一道长的神通有“人体通电”、“水下闭气两小时”等,但他的真正发达则来自修身养生。众多媒体界、企业界、娱乐界大腕都拜倒在李一道长的脚下。围绕着李一,一个以道家养生理论为包装,以“养生修炼特训营”为主体,专门针对高端人群的产业链被打造了出来。纲,他编写了这段相声来反击。郭德纲没想到的是,4年过后,“三俗”一词又找上了他。 因为私宅占地纠纷,郭德纲的徒弟打了北京电视台的记者。是非经过都已经难以分清,但北京媒体界的反应之大的确令人吃惊。北京电视台对打人者和郭德纲不依不饶;央视《新闻直播间》不点名批评郭德纲:“这位公众人物如此庸俗、低俗、媚俗的表现是多么的丑陋”;据传,新华书店系统出售的郭德纲音像制品也一度下架。 郭德纲当然也有话要说。他爆出北京台工作人员在派出所内要求“五万元私了费”,又写博客《有药也不给你吃》针锋相对。 该拘留的拘留,该赔钱的赔钱,该道歉的道歉,事件似乎就此落下帷幕了。但其中留下了余味还着实可以让人回味。 清纯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山楂树之恋》从小说到电影,都掀起了一股“清纯”的热潮。 清纯,而不是青春,这就揭示了我们社会重口味的根源。一定要是麻辣鲜香吃得腻了,才会念叨淡口的好;一定要是鲜衣怒马不爱了,才会回忆缁衣芒鞋的畅快。如今,社会上充斥着各种暴戾和奢靡淫逸,同时也导致了各种愤怒、郁闷和压抑,种种情绪相互冲撞。于是,就有了“山楂树”的清纯来为大家做心理按摩。 问题是,现实终究是现实,如今的受众已经无法重回当年的情景。除了一部分中年人勾起了回忆之外,全民清纯的幻想根本无从谈起,终究只是一场并不专业的Cosplay。房奴、蚁族、艳照门,现实的世界就是这么残酷。网友说得好: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反日游行 抵制日货还是抵制蠢货 隔三差五反个日,逢年过节砸辆车,反日游行这几年几乎成了例牌。每隔三五年,有个国际的、外交的风吹草动,便有激愤青年相约着去游行,表达意见。今年10月,由于“钓鱼岛事件”,四川省德阳市又有近千人举行反日游行,期间更有人与警察发生冲突。 游行示威当然是正当、合法的表达手段,但近来的反日游行却往往从表达变成了泄愤。街上的日本商品广告被毁掉,日本餐馆纷纷关门闭户以求免灾,甚至是偶然路过的日本车也难逃一劫。 难道破坏者不知道砸掉的日本商品大多都是中国生产吗?难道破坏者不知道街上的日本车主都是自己的同胞,都是用自己的辛苦钱买来的吗?眼看着每次反日游行之后,商店一片狼藉,不少中国商人欲哭无泪,真是让人感到愤怒和无奈。
有信众声称,“李一道长的授课直指生命因缘,语言丰富而生动,让听者跳脱惯性思维的束缚,站在前所未有的思想高度上俯瞰人生,进入一种前所未有的开阔与清明”。是否如此神奇,我们不得而知,但李一的神话依然是迅速破灭了。
一部分媒体热捧李一的同时,另一部分媒体穷追不舍狠挖李一的种种作假和劣迹。部分曾经热捧李一的名人也表态和李一划清界线。

 

纲,他编写了这段相声来反击。郭德纲没想到的是,4年过后,“三俗”一词又找上了他。 因为私宅占地纠纷,郭德纲的徒弟打了北京电视台的记者。是非经过都已经难以分清,但北京媒体界的反应之大的确令人吃惊。北京电视台对打人者和郭德纲不依不饶;央视《新闻直播间》不点名批评郭德纲:“这位公众人物如此庸俗、低俗、媚俗的表现是多么的丑陋”;据传,新华书店系统出售的郭德纲音像制品也一度下架。 郭德纲当然也有话要说。他爆出北京台工作人员在派出所内要求“五万元私了费”,又写博客《有药也不给你吃》针锋相对。 该拘留的拘留,该赔钱的赔钱,该道歉的道歉,事件似乎就此落下帷幕了。但其中留下了余味还着实可以让人回味。 清纯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山楂树之恋》从小说到电影,都掀起了一股“清纯”的热潮。 清纯,而不是青春,这就揭示了我们社会重口味的根源。一定要是麻辣鲜香吃得腻了,才会念叨淡口的好;一定要是鲜衣怒马不爱了,才会回忆缁衣芒鞋的畅快。如今,社会上充斥着各种暴戾和奢靡淫逸,同时也导致了各种愤怒、郁闷和压抑,种种情绪相互冲撞。于是,就有了“山楂树”的清纯来为大家做心理按摩。 问题是,现实终究是现实,如今的受众已经无法重回当年的情景。除了一部分中年人勾起了回忆之外,全民清纯的幻想根本无从谈起,终究只是一场并不专业的Cosplay。房奴、蚁族、艳照门,现实的世界就是这么残酷。网友说得好: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反日游行 抵制日货还是抵制蠢货 隔三差五反个日,逢年过节砸辆车,反日游行这几年几乎成了例牌。每隔三五年,有个国际的、外交的风吹草动,便有激愤青年相约着去游行,表达意见。今年10月,由于“钓鱼岛事件”,四川省德阳市又有近千人举行反日游行,期间更有人与警察发生冲突。 游行示威当然是正当、合法的表达手段,但近来的反日游行却往往从表达变成了泄愤。街上的日本商品广告被毁掉,日本餐馆纷纷关门闭户以求免灾,甚至是偶然路过的日本车也难逃一劫。 难道破坏者不知道砸掉的日本商品大多都是中国生产吗?难道破坏者不知道街上的日本车主都是自己的同胞,都是用自己的辛苦钱买来的吗?眼看着每次反日游行之后,商店一片狼藉,不少中国商人欲哭无泪,真是让人感到愤怒和无奈。

小月月
中国网民的嗜痂之癖奇人物一骑绝尘,引领着中国网民的窥视欲。 在原作者“蓉荣”的笔下,小月月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物,在文中,她跑到上海去做了一系列无法理解的怪异之举。小月月的审美观与大众有着明显偏差,她非常缺乏自我认知和自我定位能力,几乎算得上是一个偏执的人格障碍者,或者直接可以说一个精神病人。 稍微拥有一点判断力的读者,应该都可以从文中的细节看出其故事的经不起推敲。但中国网民的嗜痂之癖就在这个时候爆发了,很多人愤怒地去痛骂小月月,很多人乐此不疲地转发、围观、传播小月月,生生把一个无聊的奇异故搞成了现象。 如果小月月是真的,那她不应该被传播;如果小月月是假的,那她不值得被传播。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唐骏 文凭重要还是能力重要 唐骏是中国的企业界和励志界最大的神话,“打工皇帝”的桂冠他戴了许多年,他的言论、行为和生活方式一直都是大学生和职场人士的榜样。但突然一下,他的神话就破灭了。 完全是顺手,著名科学打假人士方舟子质疑了唐骏的留学经历,“西太平洋大学”的文凭问题立刻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连方舟子自己也说,他完全不知道唐骏是谁,只是有网友问起“西太”就回答了而已——唐骏简直算得上是“躺着也中枪”的典范。 “西太”是不是野鸡大学,兀自争论不休,但“西太效应”已经显现:“西太”校友们纷纷被牵了出来,诚信大受质疑;名人们纷纷修改自己的简历,以前都是往高里说,现在唯恐被人揪住;利用中外信息不对等制造海归学历的问题,也被摆上台面。 最有趣的是,在媒体的报道热潮、网络的激烈争论中,一个原本简单的、真或假的问题演变成了文凭重要还是能力重要的诡异论题。中国人的实用主义思想可见一斑。 最终这朵浮云不了了之,唐骏沉寂一段时间之后,继续他的行程。 谷歌退出 是该安静地离开还是该勇敢地留下来 2010年1月,谷歌高级副总裁和首席法律顾问大卫·多姆德(David Drummond)在谷歌官方博客上表示,考虑关闭“谷歌中国”和中国办事处。3月23日,折腾了两个多月之后,google.cn导向google.com.hk,谷歌“半退出”。随后是谷歌中国的ICP执照是否能年检过关的疑问,然后是谷歌中国的地图服务是否能通过国家测绘局新推出的地图服务执照的疑问。 现在的状况是,google.cn依然导向google.com.hk,搜索的时候时常会遭遇众所周知的页面重置,谷歌的https服务依然是被禁止的。但热潮已经过去,网民们已经逐渐习惯了这种 “一国两制”或者“曲线救国”。 谷歌事件让我们唯一可以意识到的问题是:正如同现实中国社会的分裂和互不理解一样,中国的互联网世界也是由很多层级组成的,每个使用者接触的网站、服务和资讯有着极大的区别,他们互不理解对方在做什么、在关心什么。任何一件让某些人感到情绪激动的事情,也许就有上亿人不知道你在激动什么。互联网似乎并没有让人们加强联系,反而扩大了沟壑。 房产调控 不调不知道,一调吓一跳 不是狼来了,而是狼都来腻了。 2005年,“国八条”出台;2006年,“国六条”出台;2007年,“国四条”出台;2010年,又有了“国十条”。 房产调控年年有、年年新,年年高高举起,年年轻轻放下,年年政策给力,年年执行不力。所以,房价也就年年推高。 房产企业个个哭穷,拿地时却毫不手软;中央投资刺激经济,央企却转眼成了“地王”;专家天天预测房价要跌,房价依然见风就涨;安居房、廉租房、经济适用房,摇号、评分、认购,各种概念层出不穷,但没房子的依然没有。 只有普通百姓的状况依然不变,买不起房还是买不起房,无非把不吃不喝存钱买房的时限从一百年变成三百年而已。 于是就有了新的流行词——“空调”。 郭德纲 我就三俗了怎么着吧 《我要反三俗》是郭德纲2006年的老段子。起因是当年有相声界人士集体提出抵制相声中的庸俗、低俗、媚俗成分,矛头指向郭德

芙蓉、凤姐、马诺、闫凤娇都是浮云,在小月月出现的10月里,只有这个神秘、古怪、未知真假的神奇人物一骑绝尘,引领着中国网民的窥视欲。
在原作者“蓉荣”的笔下,小月月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物,在文中,她跑到上海去做了一系列无法理解的怪异之举。小月月的审美观与大众有着明显偏差,她非常缺乏自我认知和自我定位能力,几乎算得上是一个偏执的人格障碍者,或者直接可以说一个精神病人。 轰轰烈烈最后是冷冷清清,正儿八经终究是假装正经,所有的红火热切到头来还不就是一个笑话,有时候还是冷的。神马都是浮云。 文陈漠 周立波 站得越高摔得越狠 从被众多媒体报道、热捧到被网民群骂,从上海气质的代言人到上海人也开始与他划清界线,周立波只用了一年。 周所创立的“海派清口”以市民生活的细节为笑点,是在为一座城市做心理按摩,他的现场演出屡屡以辛辣的讽刺而出彩,这是周在短短的时间里几乎快要成为上海的骄傲的原因。他不仅被长三角的众多媒体热烈报道,也在今年年初登上了《南方周末》,这似乎可以视作周立波开始拥有了全国知名度。 但这一顶点同时也开始成为他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分裂的节点。《南方周末》对周的报道引起很大争议,原因是他在访谈中发出了种种让人难以理解的言论,“我的受众都是比较有钱的人”、“我为精英阶层服务,我不回避这个问题”、“所有说上海不好的人,这个地方的GDP真的是上海的零头”等等。 之后,他又发表了“咖啡大蒜理论”,让北方文化和南方文化再次掐架。 2010年11月20日,周发布微博称“网络是网民们随意泄私愤的地方,有时候像一个公共厕所……”,与众多网民骂成一片。此后,他又发布了数条在公共道德和公众价值层面都让人难以理解的微博。周立波似乎要立志与全体网民为敌。 有网友评论说:当一个演艺者需要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老百姓。当他快要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媒体。当他已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富商大贾。 诚哉斯言。 张悟本 绿豆完全是无辜的 张悟本从一个籍籍无名的人成长为“养生专家”,也只花了一年时间。他自称出身四代中医世家,6岁随父学医,而他自己创造了这套食疗体系。2009年8月,北京悟本堂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张悟本的“咨询号”普通的要卖500元,特殊号要卖2000元,还供不应求。2009年11月,他著书《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让无数人跟风食疗。 2010年2月1日至4日,张悟本连续登上湖南卫视的《百科全说》栏目,他开始拥有了全国知名度。达到顶峰的同时,他也开始面对众多质疑之声。 有媒体报道,他的学历、行医资质和专家资质都涉嫌造假。据说,他不过是纺织厂的下岗工人,练过摊、卖过保健品,学过看手相,突然就变成了中医养生专家。他的养生理论也被质疑:绿豆,茄子和白萝卜真的医治百病?他的养生疗法真的能解决包括糖尿病、心脑血管病、癌症在内的各种医学难题? 张悟本的神话迅速就破灭了。卫生部新闻宣传中心召集专家,对张悟本的错误养生说法进行批驳;朝阳卫生监督部门和工商部门受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委托,对悟本堂进行检查。 唯一留下的痕迹是绿豆的涨价,不过这倒是张悟本掀不起来的波澜。 李一 修身大师的高级俱乐部 李一,原名李军,重庆沙坪坝区人,出生于1969年9月13日,高中学历。1998年开始,他因为种种原因主持缙云山绍龙观的修建;2001年9月,他拜师于上海城隍庙住持、正一派道长陈莲笙,从此有了师承,李一道长正式抛头露面。 李一道长的神通有“人体通电”、“水下闭气两小时”等,但他的真正发达则来自修身养生。众多媒体界、企业界、娱乐界大腕都拜倒在李一道长的脚下。围绕着李一,一个以道家养生理论为包装,以“养生修炼特训营”为主体,专门针对高端人群的产业链被打造了出来。 有信众声称,“李一道长的授课直指生命因缘,语言丰富而生动,让听者跳脱惯性思维的束缚,站在前所未有的思想高度上俯瞰人生,进入一种前所未有的开阔与清明”。是否如此神奇,我们不得而知,但李一的神话依然是迅速破灭了。 一部分媒体热捧李一的同时,另一部分媒体穷追不舍狠挖李一的种种作假和劣迹。部分曾经热捧李一的名人也表态和李一划清界线。 小月月 中国网民的嗜痂之癖 芙蓉、凤姐、马诺、闫凤娇都是浮云,在小月月出现的10月里,只有这个神秘、古怪、未知真假的神
稍微拥有一点判断力的读者,应该都可以从文中的细节看出其故事的经不起推敲。但中国网民的嗜痂之癖就在这个时候爆发了,很多人愤怒地去痛骂小月月,很多人乐此不疲地转发、围观、传播小月月,生生把一个无聊的奇异故搞成了现象。
如果小月月是真的,那她不应该被传播;如果小月月是假的,那她不值得被传播。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奇人物一骑绝尘,引领着中国网民的窥视欲。 在原作者“蓉荣”的笔下,小月月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物,在文中,她跑到上海去做了一系列无法理解的怪异之举。小月月的审美观与大众有着明显偏差,她非常缺乏自我认知和自我定位能力,几乎算得上是一个偏执的人格障碍者,或者直接可以说一个精神病人。 稍微拥有一点判断力的读者,应该都可以从文中的细节看出其故事的经不起推敲。但中国网民的嗜痂之癖就在这个时候爆发了,很多人愤怒地去痛骂小月月,很多人乐此不疲地转发、围观、传播小月月,生生把一个无聊的奇异故搞成了现象。 如果小月月是真的,那她不应该被传播;如果小月月是假的,那她不值得被传播。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唐骏 文凭重要还是能力重要 唐骏是中国的企业界和励志界最大的神话,“打工皇帝”的桂冠他戴了许多年,他的言论、行为和生活方式一直都是大学生和职场人士的榜样。但突然一下,他的神话就破灭了。 完全是顺手,著名科学打假人士方舟子质疑了唐骏的留学经历,“西太平洋大学”的文凭问题立刻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连方舟子自己也说,他完全不知道唐骏是谁,只是有网友问起“西太”就回答了而已——唐骏简直算得上是“躺着也中枪”的典范。 “西太”是不是野鸡大学,兀自争论不休,但“西太效应”已经显现:“西太”校友们纷纷被牵了出来,诚信大受质疑;名人们纷纷修改自己的简历,以前都是往高里说,现在唯恐被人揪住;利用中外信息不对等制造海归学历的问题,也被摆上台面。 最有趣的是,在媒体的报道热潮、网络的激烈争论中,一个原本简单的、真或假的问题演变成了文凭重要还是能力重要的诡异论题。中国人的实用主义思想可见一斑。 最终这朵浮云不了了之,唐骏沉寂一段时间之后,继续他的行程。 谷歌退出 是该安静地离开还是该勇敢地留下来 2010年1月,谷歌高级副总裁和首席法律顾问大卫·多姆德(David Drummond)在谷歌官方博客上表示,考虑关闭“谷歌中国”和中国办事处。3月23日,折腾了两个多月之后,google.cn导向google.com.hk,谷歌“半退出”。随后是谷歌中国的ICP执照是否能年检过关的疑问,然后是谷歌中国的地图服务是否能通过国家测绘局新推出的地图服务执照的疑问。 现在的状况是,google.cn依然导向google.com.hk,搜索的时候时常会遭遇众所周知的页面重置,谷歌的https服务依然是被禁止的。但热潮已经过去,网民们已经逐渐习惯了这种 “一国两制”或者“曲线救国”。 谷歌事件让我们唯一可以意识到的问题是:正如同现实中国社会的分裂和互不理解一样,中国的互联网世界也是由很多层级组成的,每个使用者接触的网站、服务和资讯有着极大的区别,他们互不理解对方在做什么、在关心什么。任何一件让某些人感到情绪激动的事情,也许就有上亿人不知道你在激动什么。互联网似乎并没有让人们加强联系,反而扩大了沟壑。 房产调控 不调不知道,一调吓一跳 不是狼来了,而是狼都来腻了。 2005年,“国八条”出台;2006年,“国六条”出台;2007年,“国四条”出台;2010年,又有了“国十条”。 房产调控年年有、年年新,年年高高举起,年年轻轻放下,年年政策给力,年年执行不力。所以,房价也就年年推高。 房产企业个个哭穷,拿地时却毫不手软;中央投资刺激经济,央企却转眼成了“地王”;专家天天预测房价要跌,房价依然见风就涨;安居房、廉租房、经济适用房,摇号、评分、认购,各种概念层出不穷,但没房子的依然没有。 只有普通百姓的状况依然不变,买不起房还是买不起房,无非把不吃不喝存钱买房的时限从一百年变成三百年而已。 于是就有了新的流行词——“空调”。 郭德纲 我就三俗了怎么着吧 《我要反三俗》是郭德纲2006年的老段子。起因是当年有相声界人士集体提出抵制相声中的庸俗、低俗、媚俗成分,矛头指向郭德

唐骏
文凭重要还是能力重要 轰轰烈烈最后是冷冷清清,正儿八经终究是假装正经,所有的红火热切到头来还不就是一个笑话,有时候还是冷的。神马都是浮云。 文陈漠 周立波 站得越高摔得越狠 从被众多媒体报道、热捧到被网民群骂,从上海气质的代言人到上海人也开始与他划清界线,周立波只用了一年。 周所创立的“海派清口”以市民生活的细节为笑点,是在为一座城市做心理按摩,他的现场演出屡屡以辛辣的讽刺而出彩,这是周在短短的时间里几乎快要成为上海的骄傲的原因。他不仅被长三角的众多媒体热烈报道,也在今年年初登上了《南方周末》,这似乎可以视作周立波开始拥有了全国知名度。 但这一顶点同时也开始成为他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分裂的节点。《南方周末》对周的报道引起很大争议,原因是他在访谈中发出了种种让人难以理解的言论,“我的受众都是比较有钱的人”、“我为精英阶层服务,我不回避这个问题”、“所有说上海不好的人,这个地方的GDP真的是上海的零头”等等。 之后,他又发表了“咖啡大蒜理论”,让北方文化和南方文化再次掐架。 2010年11月20日,周发布微博称“网络是网民们随意泄私愤的地方,有时候像一个公共厕所……”,与众多网民骂成一片。此后,他又发布了数条在公共道德和公众价值层面都让人难以理解的微博。周立波似乎要立志与全体网民为敌。 有网友评论说:当一个演艺者需要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老百姓。当他快要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媒体。当他已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富商大贾。 诚哉斯言。 张悟本 绿豆完全是无辜的 张悟本从一个籍籍无名的人成长为“养生专家”,也只花了一年时间。他自称出身四代中医世家,6岁随父学医,而他自己创造了这套食疗体系。2009年8月,北京悟本堂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张悟本的“咨询号”普通的要卖500元,特殊号要卖2000元,还供不应求。2009年11月,他著书《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让无数人跟风食疗。 2010年2月1日至4日,张悟本连续登上湖南卫视的《百科全说》栏目,他开始拥有了全国知名度。达到顶峰的同时,他也开始面对众多质疑之声。 有媒体报道,他的学历、行医资质和专家资质都涉嫌造假。据说,他不过是纺织厂的下岗工人,练过摊、卖过保健品,学过看手相,突然就变成了中医养生专家。他的养生理论也被质疑:绿豆,茄子和白萝卜真的医治百病?他的养生疗法真的能解决包括糖尿病、心脑血管病、癌症在内的各种医学难题? 张悟本的神话迅速就破灭了。卫生部新闻宣传中心召集专家,对张悟本的错误养生说法进行批驳;朝阳卫生监督部门和工商部门受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委托,对悟本堂进行检查。 唯一留下的痕迹是绿豆的涨价,不过这倒是张悟本掀不起来的波澜。 李一 修身大师的高级俱乐部 李一,原名李军,重庆沙坪坝区人,出生于1969年9月13日,高中学历。1998年开始,他因为种种原因主持缙云山绍龙观的修建;2001年9月,他拜师于上海城隍庙住持、正一派道长陈莲笙,从此有了师承,李一道长正式抛头露面。 李一道长的神通有“人体通电”、“水下闭气两小时”等,但他的真正发达则来自修身养生。众多媒体界、企业界、娱乐界大腕都拜倒在李一道长的脚下。围绕着李一,一个以道家养生理论为包装,以“养生修炼特训营”为主体,专门针对高端人群的产业链被打造了出来。 有信众声称,“李一道长的授课直指生命因缘,语言丰富而生动,让听者跳脱惯性思维的束缚,站在前所未有的思想高度上俯瞰人生,进入一种前所未有的开阔与清明”。是否如此神奇,我们不得而知,但李一的神话依然是迅速破灭了。 一部分媒体热捧李一的同时,另一部分媒体穷追不舍狠挖李一的种种作假和劣迹。部分曾经热捧李一的名人也表态和李一划清界线。 小月月 中国网民的嗜痂之癖 芙蓉、凤姐、马诺、闫凤娇都是浮云,在小月月出现的10月里,只有这个神秘、古怪、未知真假的神

唐骏是中国的企业界和励志界最大的神话,“打工皇帝”的桂冠他戴了许多年,他的言论、行为和生活方式一直都是大学生和职场人士的榜样。但突然一下,他的神话就破灭了。
完全是顺手,著名科学打假人士方舟子质疑了唐骏的留学经历,“西太平洋大学”的文凭问题立刻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连方舟子自己也说,他完全不知道唐骏是谁,只是有网友问起“西太”就回答了而已——唐骏简直算得上是“躺着也中枪”的典范。奇人物一骑绝尘,引领着中国网民的窥视欲。 在原作者“蓉荣”的笔下,小月月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物,在文中,她跑到上海去做了一系列无法理解的怪异之举。小月月的审美观与大众有着明显偏差,她非常缺乏自我认知和自我定位能力,几乎算得上是一个偏执的人格障碍者,或者直接可以说一个精神病人。 稍微拥有一点判断力的读者,应该都可以从文中的细节看出其故事的经不起推敲。但中国网民的嗜痂之癖就在这个时候爆发了,很多人愤怒地去痛骂小月月,很多人乐此不疲地转发、围观、传播小月月,生生把一个无聊的奇异故搞成了现象。 如果小月月是真的,那她不应该被传播;如果小月月是假的,那她不值得被传播。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唐骏 文凭重要还是能力重要 唐骏是中国的企业界和励志界最大的神话,“打工皇帝”的桂冠他戴了许多年,他的言论、行为和生活方式一直都是大学生和职场人士的榜样。但突然一下,他的神话就破灭了。 完全是顺手,著名科学打假人士方舟子质疑了唐骏的留学经历,“西太平洋大学”的文凭问题立刻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连方舟子自己也说,他完全不知道唐骏是谁,只是有网友问起“西太”就回答了而已——唐骏简直算得上是“躺着也中枪”的典范。 “西太”是不是野鸡大学,兀自争论不休,但“西太效应”已经显现:“西太”校友们纷纷被牵了出来,诚信大受质疑;名人们纷纷修改自己的简历,以前都是往高里说,现在唯恐被人揪住;利用中外信息不对等制造海归学历的问题,也被摆上台面。 最有趣的是,在媒体的报道热潮、网络的激烈争论中,一个原本简单的、真或假的问题演变成了文凭重要还是能力重要的诡异论题。中国人的实用主义思想可见一斑。 最终这朵浮云不了了之,唐骏沉寂一段时间之后,继续他的行程。 谷歌退出 是该安静地离开还是该勇敢地留下来 2010年1月,谷歌高级副总裁和首席法律顾问大卫·多姆德(David Drummond)在谷歌官方博客上表示,考虑关闭“谷歌中国”和中国办事处。3月23日,折腾了两个多月之后,google.cn导向google.com.hk,谷歌“半退出”。随后是谷歌中国的ICP执照是否能年检过关的疑问,然后是谷歌中国的地图服务是否能通过国家测绘局新推出的地图服务执照的疑问。 现在的状况是,google.cn依然导向google.com.hk,搜索的时候时常会遭遇众所周知的页面重置,谷歌的https服务依然是被禁止的。但热潮已经过去,网民们已经逐渐习惯了这种 “一国两制”或者“曲线救国”。 谷歌事件让我们唯一可以意识到的问题是:正如同现实中国社会的分裂和互不理解一样,中国的互联网世界也是由很多层级组成的,每个使用者接触的网站、服务和资讯有着极大的区别,他们互不理解对方在做什么、在关心什么。任何一件让某些人感到情绪激动的事情,也许就有上亿人不知道你在激动什么。互联网似乎并没有让人们加强联系,反而扩大了沟壑。 房产调控 不调不知道,一调吓一跳 不是狼来了,而是狼都来腻了。 2005年,“国八条”出台;2006年,“国六条”出台;2007年,“国四条”出台;2010年,又有了“国十条”。 房产调控年年有、年年新,年年高高举起,年年轻轻放下,年年政策给力,年年执行不力。所以,房价也就年年推高。 房产企业个个哭穷,拿地时却毫不手软;中央投资刺激经济,央企却转眼成了“地王”;专家天天预测房价要跌,房价依然见风就涨;安居房、廉租房、经济适用房,摇号、评分、认购,各种概念层出不穷,但没房子的依然没有。 只有普通百姓的状况依然不变,买不起房还是买不起房,无非把不吃不喝存钱买房的时限从一百年变成三百年而已。 于是就有了新的流行词——“空调”。 郭德纲 我就三俗了怎么着吧 《我要反三俗》是郭德纲2006年的老段子。起因是当年有相声界人士集体提出抵制相声中的庸俗、低俗、媚俗成分,矛头指向郭德
“西太”是不是野鸡大学,兀自争论不休,但“西太效应”已经显现:“西太”校友们纷纷被牵了出来,诚信大受质疑;名人们纷纷修改自己的简历,以前都是往高里说,现在唯恐被人揪住;利用中外信息不对等制造海归学历的问题,也被摆上台面。
最有趣的是,在媒体的报道热潮、网络的激烈争论中,一个原本简单的、真或假的问题演变成了文凭重要还是能力重要的诡异论题。中国人的实用主义思想可见一斑。
最终这朵浮云不了了之,唐骏沉寂一段时间之后,继续他的行程。

奇人物一骑绝尘,引领着中国网民的窥视欲。 在原作者“蓉荣”的笔下,小月月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物,在文中,她跑到上海去做了一系列无法理解的怪异之举。小月月的审美观与大众有着明显偏差,她非常缺乏自我认知和自我定位能力,几乎算得上是一个偏执的人格障碍者,或者直接可以说一个精神病人。 稍微拥有一点判断力的读者,应该都可以从文中的细节看出其故事的经不起推敲。但中国网民的嗜痂之癖就在这个时候爆发了,很多人愤怒地去痛骂小月月,很多人乐此不疲地转发、围观、传播小月月,生生把一个无聊的奇异故搞成了现象。 如果小月月是真的,那她不应该被传播;如果小月月是假的,那她不值得被传播。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唐骏 文凭重要还是能力重要 唐骏是中国的企业界和励志界最大的神话,“打工皇帝”的桂冠他戴了许多年,他的言论、行为和生活方式一直都是大学生和职场人士的榜样。但突然一下,他的神话就破灭了。 完全是顺手,著名科学打假人士方舟子质疑了唐骏的留学经历,“西太平洋大学”的文凭问题立刻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连方舟子自己也说,他完全不知道唐骏是谁,只是有网友问起“西太”就回答了而已——唐骏简直算得上是“躺着也中枪”的典范。 “西太”是不是野鸡大学,兀自争论不休,但“西太效应”已经显现:“西太”校友们纷纷被牵了出来,诚信大受质疑;名人们纷纷修改自己的简历,以前都是往高里说,现在唯恐被人揪住;利用中外信息不对等制造海归学历的问题,也被摆上台面。 最有趣的是,在媒体的报道热潮、网络的激烈争论中,一个原本简单的、真或假的问题演变成了文凭重要还是能力重要的诡异论题。中国人的实用主义思想可见一斑。 最终这朵浮云不了了之,唐骏沉寂一段时间之后,继续他的行程。 谷歌退出 是该安静地离开还是该勇敢地留下来 2010年1月,谷歌高级副总裁和首席法律顾问大卫·多姆德(David Drummond)在谷歌官方博客上表示,考虑关闭“谷歌中国”和中国办事处。3月23日,折腾了两个多月之后,google.cn导向google.com.hk,谷歌“半退出”。随后是谷歌中国的ICP执照是否能年检过关的疑问,然后是谷歌中国的地图服务是否能通过国家测绘局新推出的地图服务执照的疑问。 现在的状况是,google.cn依然导向google.com.hk,搜索的时候时常会遭遇众所周知的页面重置,谷歌的https服务依然是被禁止的。但热潮已经过去,网民们已经逐渐习惯了这种 “一国两制”或者“曲线救国”。 谷歌事件让我们唯一可以意识到的问题是:正如同现实中国社会的分裂和互不理解一样,中国的互联网世界也是由很多层级组成的,每个使用者接触的网站、服务和资讯有着极大的区别,他们互不理解对方在做什么、在关心什么。任何一件让某些人感到情绪激动的事情,也许就有上亿人不知道你在激动什么。互联网似乎并没有让人们加强联系,反而扩大了沟壑。 房产调控 不调不知道,一调吓一跳 不是狼来了,而是狼都来腻了。 2005年,“国八条”出台;2006年,“国六条”出台;2007年,“国四条”出台;2010年,又有了“国十条”。 房产调控年年有、年年新,年年高高举起,年年轻轻放下,年年政策给力,年年执行不力。所以,房价也就年年推高。 房产企业个个哭穷,拿地时却毫不手软;中央投资刺激经济,央企却转眼成了“地王”;专家天天预测房价要跌,房价依然见风就涨;安居房、廉租房、经济适用房,摇号、评分、认购,各种概念层出不穷,但没房子的依然没有。 只有普通百姓的状况依然不变,买不起房还是买不起房,无非把不吃不喝存钱买房的时限从一百年变成三百年而已。 于是就有了新的流行词——“空调”。 郭德纲 我就三俗了怎么着吧 《我要反三俗》是郭德纲2006年的老段子。起因是当年有相声界人士集体提出抵制相声中的庸俗、低俗、媚俗成分,矛头指向郭德

 

谷歌退出奇人物一骑绝尘,引领着中国网民的窥视欲。 在原作者“蓉荣”的笔下,小月月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物,在文中,她跑到上海去做了一系列无法理解的怪异之举。小月月的审美观与大众有着明显偏差,她非常缺乏自我认知和自我定位能力,几乎算得上是一个偏执的人格障碍者,或者直接可以说一个精神病人。 稍微拥有一点判断力的读者,应该都可以从文中的细节看出其故事的经不起推敲。但中国网民的嗜痂之癖就在这个时候爆发了,很多人愤怒地去痛骂小月月,很多人乐此不疲地转发、围观、传播小月月,生生把一个无聊的奇异故搞成了现象。 如果小月月是真的,那她不应该被传播;如果小月月是假的,那她不值得被传播。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唐骏 文凭重要还是能力重要 唐骏是中国的企业界和励志界最大的神话,“打工皇帝”的桂冠他戴了许多年,他的言论、行为和生活方式一直都是大学生和职场人士的榜样。但突然一下,他的神话就破灭了。 完全是顺手,著名科学打假人士方舟子质疑了唐骏的留学经历,“西太平洋大学”的文凭问题立刻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连方舟子自己也说,他完全不知道唐骏是谁,只是有网友问起“西太”就回答了而已——唐骏简直算得上是“躺着也中枪”的典范。 “西太”是不是野鸡大学,兀自争论不休,但“西太效应”已经显现:“西太”校友们纷纷被牵了出来,诚信大受质疑;名人们纷纷修改自己的简历,以前都是往高里说,现在唯恐被人揪住;利用中外信息不对等制造海归学历的问题,也被摆上台面。 最有趣的是,在媒体的报道热潮、网络的激烈争论中,一个原本简单的、真或假的问题演变成了文凭重要还是能力重要的诡异论题。中国人的实用主义思想可见一斑。 最终这朵浮云不了了之,唐骏沉寂一段时间之后,继续他的行程。 谷歌退出 是该安静地离开还是该勇敢地留下来 2010年1月,谷歌高级副总裁和首席法律顾问大卫·多姆德(David Drummond)在谷歌官方博客上表示,考虑关闭“谷歌中国”和中国办事处。3月23日,折腾了两个多月之后,google.cn导向google.com.hk,谷歌“半退出”。随后是谷歌中国的ICP执照是否能年检过关的疑问,然后是谷歌中国的地图服务是否能通过国家测绘局新推出的地图服务执照的疑问。 现在的状况是,google.cn依然导向google.com.hk,搜索的时候时常会遭遇众所周知的页面重置,谷歌的https服务依然是被禁止的。但热潮已经过去,网民们已经逐渐习惯了这种 “一国两制”或者“曲线救国”。 谷歌事件让我们唯一可以意识到的问题是:正如同现实中国社会的分裂和互不理解一样,中国的互联网世界也是由很多层级组成的,每个使用者接触的网站、服务和资讯有着极大的区别,他们互不理解对方在做什么、在关心什么。任何一件让某些人感到情绪激动的事情,也许就有上亿人不知道你在激动什么。互联网似乎并没有让人们加强联系,反而扩大了沟壑。 房产调控 不调不知道,一调吓一跳 不是狼来了,而是狼都来腻了。 2005年,“国八条”出台;2006年,“国六条”出台;2007年,“国四条”出台;2010年,又有了“国十条”。 房产调控年年有、年年新,年年高高举起,年年轻轻放下,年年政策给力,年年执行不力。所以,房价也就年年推高。 房产企业个个哭穷,拿地时却毫不手软;中央投资刺激经济,央企却转眼成了“地王”;专家天天预测房价要跌,房价依然见风就涨;安居房、廉租房、经济适用房,摇号、评分、认购,各种概念层出不穷,但没房子的依然没有。 只有普通百姓的状况依然不变,买不起房还是买不起房,无非把不吃不喝存钱买房的时限从一百年变成三百年而已。 于是就有了新的流行词——“空调”。 郭德纲 我就三俗了怎么着吧 《我要反三俗》是郭德纲2006年的老段子。起因是当年有相声界人士集体提出抵制相声中的庸俗、低俗、媚俗成分,矛头指向郭德
是该安静地离开还是该勇敢地留下来

2010年1月,谷歌高级副总裁和首席法律顾问大卫·多姆德(David Drummond)在谷歌官方博客上表示,考虑关闭“谷歌中国”和中国办事处。3月23日,折腾了两个多月之后,google.cn导向google.com.hk,谷歌“半退出”。随后是谷歌中国的ICP执照是否能年检过关的疑问,然后是谷歌中国的地图服务是否能通过国家测绘局新推出的地图服务执照的疑问。
现在的状况是,google.cn依然导向google.com.hk,搜索的时候时常会遭遇众所周知的页面重置,谷歌的https服务依然是被禁止的。但热潮已经过去,网民们已经逐渐习惯了这种 “一国两制”或者“曲线救国”。
谷歌事件让我们唯一可以意识到的问题是:正如同现实中国社会的分裂和互不理解一样,中国的互联网世界也是由很多层级组成的,每个使用者接触的网站、服务和资讯有着极大的区别,他们互不理解对方在做什么、在关心什么。任何一件让某些人感到情绪激动的事情,也许就有上亿人不知道你在激动什么。互联网似乎并没有让人们加强联系,反而扩大了沟壑。

 

房产调控
不调不知道,一调吓一跳
纲,他编写了这段相声来反击。郭德纲没想到的是,4年过后,“三俗”一词又找上了他。 因为私宅占地纠纷,郭德纲的徒弟打了北京电视台的记者。是非经过都已经难以分清,但北京媒体界的反应之大的确令人吃惊。北京电视台对打人者和郭德纲不依不饶;央视《新闻直播间》不点名批评郭德纲:“这位公众人物如此庸俗、低俗、媚俗的表现是多么的丑陋”;据传,新华书店系统出售的郭德纲音像制品也一度下架。 郭德纲当然也有话要说。他爆出北京台工作人员在派出所内要求“五万元私了费”,又写博客《有药也不给你吃》针锋相对。 该拘留的拘留,该赔钱的赔钱,该道歉的道歉,事件似乎就此落下帷幕了。但其中留下了余味还着实可以让人回味。 清纯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山楂树之恋》从小说到电影,都掀起了一股“清纯”的热潮。 清纯,而不是青春,这就揭示了我们社会重口味的根源。一定要是麻辣鲜香吃得腻了,才会念叨淡口的好;一定要是鲜衣怒马不爱了,才会回忆缁衣芒鞋的畅快。如今,社会上充斥着各种暴戾和奢靡淫逸,同时也导致了各种愤怒、郁闷和压抑,种种情绪相互冲撞。于是,就有了“山楂树”的清纯来为大家做心理按摩。 问题是,现实终究是现实,如今的受众已经无法重回当年的情景。除了一部分中年人勾起了回忆之外,全民清纯的幻想根本无从谈起,终究只是一场并不专业的Cosplay。房奴、蚁族、艳照门,现实的世界就是这么残酷。网友说得好: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反日游行 抵制日货还是抵制蠢货 隔三差五反个日,逢年过节砸辆车,反日游行这几年几乎成了例牌。每隔三五年,有个国际的、外交的风吹草动,便有激愤青年相约着去游行,表达意见。今年10月,由于“钓鱼岛事件”,四川省德阳市又有近千人举行反日游行,期间更有人与警察发生冲突。 游行示威当然是正当、合法的表达手段,但近来的反日游行却往往从表达变成了泄愤。街上的日本商品广告被毁掉,日本餐馆纷纷关门闭户以求免灾,甚至是偶然路过的日本车也难逃一劫。 难道破坏者不知道砸掉的日本商品大多都是中国生产吗?难道破坏者不知道街上的日本车主都是自己的同胞,都是用自己的辛苦钱买来的吗?眼看着每次反日游行之后,商店一片狼藉,不少中国商人欲哭无泪,真是让人感到愤怒和无奈。

不是狼来了,而是狼都来腻了。
2005年,“国八条”出台;2006年,“国六条”出台;2007年,“国四条”出台;2010年,又有了“国十条”。
房产调控年年有、年年新,年年高高举起,年年轻轻放下,年年政策给力,年年执行不力。所以,房价也就年年推高。
房产企业个个哭穷,拿地时却毫不手软;中央投资刺激经济,央企却转眼成了“地王”;专家天天预测房价要跌,房价依然见风就涨;安居房、廉租房、经济适用房,摇号、评分、认购,各种概念层出不穷,但没房子的依然没有。
只有普通百姓的状况依然不变,买不起房还是买不起房,无非把不吃不喝存钱买房的时限从一百年变成三百年而已。 轰轰烈烈最后是冷冷清清,正儿八经终究是假装正经,所有的红火热切到头来还不就是一个笑话,有时候还是冷的。神马都是浮云。 文陈漠 周立波 站得越高摔得越狠 从被众多媒体报道、热捧到被网民群骂,从上海气质的代言人到上海人也开始与他划清界线,周立波只用了一年。 周所创立的“海派清口”以市民生活的细节为笑点,是在为一座城市做心理按摩,他的现场演出屡屡以辛辣的讽刺而出彩,这是周在短短的时间里几乎快要成为上海的骄傲的原因。他不仅被长三角的众多媒体热烈报道,也在今年年初登上了《南方周末》,这似乎可以视作周立波开始拥有了全国知名度。 但这一顶点同时也开始成为他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分裂的节点。《南方周末》对周的报道引起很大争议,原因是他在访谈中发出了种种让人难以理解的言论,“我的受众都是比较有钱的人”、“我为精英阶层服务,我不回避这个问题”、“所有说上海不好的人,这个地方的GDP真的是上海的零头”等等。 之后,他又发表了“咖啡大蒜理论”,让北方文化和南方文化再次掐架。 2010年11月20日,周发布微博称“网络是网民们随意泄私愤的地方,有时候像一个公共厕所……”,与众多网民骂成一片。此后,他又发布了数条在公共道德和公众价值层面都让人难以理解的微博。周立波似乎要立志与全体网民为敌。 有网友评论说:当一个演艺者需要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老百姓。当他快要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媒体。当他已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富商大贾。 诚哉斯言。 张悟本 绿豆完全是无辜的 张悟本从一个籍籍无名的人成长为“养生专家”,也只花了一年时间。他自称出身四代中医世家,6岁随父学医,而他自己创造了这套食疗体系。2009年8月,北京悟本堂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张悟本的“咨询号”普通的要卖500元,特殊号要卖2000元,还供不应求。2009年11月,他著书《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让无数人跟风食疗。 2010年2月1日至4日,张悟本连续登上湖南卫视的《百科全说》栏目,他开始拥有了全国知名度。达到顶峰的同时,他也开始面对众多质疑之声。 有媒体报道,他的学历、行医资质和专家资质都涉嫌造假。据说,他不过是纺织厂的下岗工人,练过摊、卖过保健品,学过看手相,突然就变成了中医养生专家。他的养生理论也被质疑:绿豆,茄子和白萝卜真的医治百病?他的养生疗法真的能解决包括糖尿病、心脑血管病、癌症在内的各种医学难题? 张悟本的神话迅速就破灭了。卫生部新闻宣传中心召集专家,对张悟本的错误养生说法进行批驳;朝阳卫生监督部门和工商部门受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委托,对悟本堂进行检查。 唯一留下的痕迹是绿豆的涨价,不过这倒是张悟本掀不起来的波澜。 李一 修身大师的高级俱乐部 李一,原名李军,重庆沙坪坝区人,出生于1969年9月13日,高中学历。1998年开始,他因为种种原因主持缙云山绍龙观的修建;2001年9月,他拜师于上海城隍庙住持、正一派道长陈莲笙,从此有了师承,李一道长正式抛头露面。 李一道长的神通有“人体通电”、“水下闭气两小时”等,但他的真正发达则来自修身养生。众多媒体界、企业界、娱乐界大腕都拜倒在李一道长的脚下。围绕着李一,一个以道家养生理论为包装,以“养生修炼特训营”为主体,专门针对高端人群的产业链被打造了出来。 有信众声称,“李一道长的授课直指生命因缘,语言丰富而生动,让听者跳脱惯性思维的束缚,站在前所未有的思想高度上俯瞰人生,进入一种前所未有的开阔与清明”。是否如此神奇,我们不得而知,但李一的神话依然是迅速破灭了。 一部分媒体热捧李一的同时,另一部分媒体穷追不舍狠挖李一的种种作假和劣迹。部分曾经热捧李一的名人也表态和李一划清界线。 小月月 中国网民的嗜痂之癖 芙蓉、凤姐、马诺、闫凤娇都是浮云,在小月月出现的10月里,只有这个神秘、古怪、未知真假的神
于是就有了新的流行词——“空调”。

纲,他编写了这段相声来反击。郭德纲没想到的是,4年过后,“三俗”一词又找上了他。 因为私宅占地纠纷,郭德纲的徒弟打了北京电视台的记者。是非经过都已经难以分清,但北京媒体界的反应之大的确令人吃惊。北京电视台对打人者和郭德纲不依不饶;央视《新闻直播间》不点名批评郭德纲:“这位公众人物如此庸俗、低俗、媚俗的表现是多么的丑陋”;据传,新华书店系统出售的郭德纲音像制品也一度下架。 郭德纲当然也有话要说。他爆出北京台工作人员在派出所内要求“五万元私了费”,又写博客《有药也不给你吃》针锋相对。 该拘留的拘留,该赔钱的赔钱,该道歉的道歉,事件似乎就此落下帷幕了。但其中留下了余味还着实可以让人回味。 清纯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山楂树之恋》从小说到电影,都掀起了一股“清纯”的热潮。 清纯,而不是青春,这就揭示了我们社会重口味的根源。一定要是麻辣鲜香吃得腻了,才会念叨淡口的好;一定要是鲜衣怒马不爱了,才会回忆缁衣芒鞋的畅快。如今,社会上充斥着各种暴戾和奢靡淫逸,同时也导致了各种愤怒、郁闷和压抑,种种情绪相互冲撞。于是,就有了“山楂树”的清纯来为大家做心理按摩。 问题是,现实终究是现实,如今的受众已经无法重回当年的情景。除了一部分中年人勾起了回忆之外,全民清纯的幻想根本无从谈起,终究只是一场并不专业的Cosplay。房奴、蚁族、艳照门,现实的世界就是这么残酷。网友说得好: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反日游行 抵制日货还是抵制蠢货 隔三差五反个日,逢年过节砸辆车,反日游行这几年几乎成了例牌。每隔三五年,有个国际的、外交的风吹草动,便有激愤青年相约着去游行,表达意见。今年10月,由于“钓鱼岛事件”,四川省德阳市又有近千人举行反日游行,期间更有人与警察发生冲突。 游行示威当然是正当、合法的表达手段,但近来的反日游行却往往从表达变成了泄愤。街上的日本商品广告被毁掉,日本餐馆纷纷关门闭户以求免灾,甚至是偶然路过的日本车也难逃一劫。 难道破坏者不知道砸掉的日本商品大多都是中国生产吗?难道破坏者不知道街上的日本车主都是自己的同胞,都是用自己的辛苦钱买来的吗?眼看着每次反日游行之后,商店一片狼藉,不少中国商人欲哭无泪,真是让人感到愤怒和无奈。 郭德纲
我就三俗了怎么着吧

轰轰烈烈最后是冷冷清清,正儿八经终究是假装正经,所有的红火热切到头来还不就是一个笑话,有时候还是冷的。神马都是浮云。 文陈漠 周立波 站得越高摔得越狠 从被众多媒体报道、热捧到被网民群骂,从上海气质的代言人到上海人也开始与他划清界线,周立波只用了一年。 周所创立的“海派清口”以市民生活的细节为笑点,是在为一座城市做心理按摩,他的现场演出屡屡以辛辣的讽刺而出彩,这是周在短短的时间里几乎快要成为上海的骄傲的原因。他不仅被长三角的众多媒体热烈报道,也在今年年初登上了《南方周末》,这似乎可以视作周立波开始拥有了全国知名度。 但这一顶点同时也开始成为他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分裂的节点。《南方周末》对周的报道引起很大争议,原因是他在访谈中发出了种种让人难以理解的言论,“我的受众都是比较有钱的人”、“我为精英阶层服务,我不回避这个问题”、“所有说上海不好的人,这个地方的GDP真的是上海的零头”等等。 之后,他又发表了“咖啡大蒜理论”,让北方文化和南方文化再次掐架。 2010年11月20日,周发布微博称“网络是网民们随意泄私愤的地方,有时候像一个公共厕所……”,与众多网民骂成一片。此后,他又发布了数条在公共道德和公众价值层面都让人难以理解的微博。周立波似乎要立志与全体网民为敌。 有网友评论说:当一个演艺者需要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老百姓。当他快要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媒体。当他已成名的时候,他的衣食父母是富商大贾。 诚哉斯言。 张悟本 绿豆完全是无辜的 张悟本从一个籍籍无名的人成长为“养生专家”,也只花了一年时间。他自称出身四代中医世家,6岁随父学医,而他自己创造了这套食疗体系。2009年8月,北京悟本堂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张悟本的“咨询号”普通的要卖500元,特殊号要卖2000元,还供不应求。2009年11月,他著书《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让无数人跟风食疗。 2010年2月1日至4日,张悟本连续登上湖南卫视的《百科全说》栏目,他开始拥有了全国知名度。达到顶峰的同时,他也开始面对众多质疑之声。 有媒体报道,他的学历、行医资质和专家资质都涉嫌造假。据说,他不过是纺织厂的下岗工人,练过摊、卖过保健品,学过看手相,突然就变成了中医养生专家。他的养生理论也被质疑:绿豆,茄子和白萝卜真的医治百病?他的养生疗法真的能解决包括糖尿病、心脑血管病、癌症在内的各种医学难题? 张悟本的神话迅速就破灭了。卫生部新闻宣传中心召集专家,对张悟本的错误养生说法进行批驳;朝阳卫生监督部门和工商部门受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委托,对悟本堂进行检查。 唯一留下的痕迹是绿豆的涨价,不过这倒是张悟本掀不起来的波澜。 李一 修身大师的高级俱乐部 李一,原名李军,重庆沙坪坝区人,出生于1969年9月13日,高中学历。1998年开始,他因为种种原因主持缙云山绍龙观的修建;2001年9月,他拜师于上海城隍庙住持、正一派道长陈莲笙,从此有了师承,李一道长正式抛头露面。 李一道长的神通有“人体通电”、“水下闭气两小时”等,但他的真正发达则来自修身养生。众多媒体界、企业界、娱乐界大腕都拜倒在李一道长的脚下。围绕着李一,一个以道家养生理论为包装,以“养生修炼特训营”为主体,专门针对高端人群的产业链被打造了出来。 有信众声称,“李一道长的授课直指生命因缘,语言丰富而生动,让听者跳脱惯性思维的束缚,站在前所未有的思想高度上俯瞰人生,进入一种前所未有的开阔与清明”。是否如此神奇,我们不得而知,但李一的神话依然是迅速破灭了。 一部分媒体热捧李一的同时,另一部分媒体穷追不舍狠挖李一的种种作假和劣迹。部分曾经热捧李一的名人也表态和李一划清界线。 小月月 中国网民的嗜痂之癖 芙蓉、凤姐、马诺、闫凤娇都是浮云,在小月月出现的10月里,只有这个神秘、古怪、未知真假的神

《我要反三俗》是郭德纲2006年的老段子。起因是当年有相声界人士集体提出抵制相声中的庸俗、低俗、媚俗成分,矛头指向郭德纲,他编写了这段相声来反击。郭德纲没想到的是,4年过后,“三俗”一词又找上了他。
因为私宅占地纠纷,郭德纲的徒弟打了北京电视台的记者。是非经过都已经难以分清,但北京媒体界的反应之大的确令人吃惊。北京电视台对打人者和郭德纲不依不饶;央视《新闻直播间》不点名批评郭德纲:“这位公众人物如此庸俗、低俗、媚俗的表现是多么的丑陋”;据传,新华书店系统出售的郭德纲音像制品也一度下架。
郭德纲当然也有话要说。他爆出北京台工作人员在派出所内要求“五万元私了费”,又写博客《有药也不给你吃》针锋相对。奇人物一骑绝尘,引领着中国网民的窥视欲。 在原作者“蓉荣”的笔下,小月月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物,在文中,她跑到上海去做了一系列无法理解的怪异之举。小月月的审美观与大众有着明显偏差,她非常缺乏自我认知和自我定位能力,几乎算得上是一个偏执的人格障碍者,或者直接可以说一个精神病人。 稍微拥有一点判断力的读者,应该都可以从文中的细节看出其故事的经不起推敲。但中国网民的嗜痂之癖就在这个时候爆发了,很多人愤怒地去痛骂小月月,很多人乐此不疲地转发、围观、传播小月月,生生把一个无聊的奇异故搞成了现象。 如果小月月是真的,那她不应该被传播;如果小月月是假的,那她不值得被传播。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唐骏 文凭重要还是能力重要 唐骏是中国的企业界和励志界最大的神话,“打工皇帝”的桂冠他戴了许多年,他的言论、行为和生活方式一直都是大学生和职场人士的榜样。但突然一下,他的神话就破灭了。 完全是顺手,著名科学打假人士方舟子质疑了唐骏的留学经历,“西太平洋大学”的文凭问题立刻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连方舟子自己也说,他完全不知道唐骏是谁,只是有网友问起“西太”就回答了而已——唐骏简直算得上是“躺着也中枪”的典范。 “西太”是不是野鸡大学,兀自争论不休,但“西太效应”已经显现:“西太”校友们纷纷被牵了出来,诚信大受质疑;名人们纷纷修改自己的简历,以前都是往高里说,现在唯恐被人揪住;利用中外信息不对等制造海归学历的问题,也被摆上台面。 最有趣的是,在媒体的报道热潮、网络的激烈争论中,一个原本简单的、真或假的问题演变成了文凭重要还是能力重要的诡异论题。中国人的实用主义思想可见一斑。 最终这朵浮云不了了之,唐骏沉寂一段时间之后,继续他的行程。 谷歌退出 是该安静地离开还是该勇敢地留下来 2010年1月,谷歌高级副总裁和首席法律顾问大卫·多姆德(David Drummond)在谷歌官方博客上表示,考虑关闭“谷歌中国”和中国办事处。3月23日,折腾了两个多月之后,google.cn导向google.com.hk,谷歌“半退出”。随后是谷歌中国的ICP执照是否能年检过关的疑问,然后是谷歌中国的地图服务是否能通过国家测绘局新推出的地图服务执照的疑问。 现在的状况是,google.cn依然导向google.com.hk,搜索的时候时常会遭遇众所周知的页面重置,谷歌的https服务依然是被禁止的。但热潮已经过去,网民们已经逐渐习惯了这种 “一国两制”或者“曲线救国”。 谷歌事件让我们唯一可以意识到的问题是:正如同现实中国社会的分裂和互不理解一样,中国的互联网世界也是由很多层级组成的,每个使用者接触的网站、服务和资讯有着极大的区别,他们互不理解对方在做什么、在关心什么。任何一件让某些人感到情绪激动的事情,也许就有上亿人不知道你在激动什么。互联网似乎并没有让人们加强联系,反而扩大了沟壑。 房产调控 不调不知道,一调吓一跳 不是狼来了,而是狼都来腻了。 2005年,“国八条”出台;2006年,“国六条”出台;2007年,“国四条”出台;2010年,又有了“国十条”。 房产调控年年有、年年新,年年高高举起,年年轻轻放下,年年政策给力,年年执行不力。所以,房价也就年年推高。 房产企业个个哭穷,拿地时却毫不手软;中央投资刺激经济,央企却转眼成了“地王”;专家天天预测房价要跌,房价依然见风就涨;安居房、廉租房、经济适用房,摇号、评分、认购,各种概念层出不穷,但没房子的依然没有。 只有普通百姓的状况依然不变,买不起房还是买不起房,无非把不吃不喝存钱买房的时限从一百年变成三百年而已。 于是就有了新的流行词——“空调”。 郭德纲 我就三俗了怎么着吧 《我要反三俗》是郭德纲2006年的老段子。起因是当年有相声界人士集体提出抵制相声中的庸俗、低俗、媚俗成分,矛头指向郭德
该拘留的拘留,该赔钱的赔钱,该道歉的道歉,事件似乎就此落下帷幕了。但其中留下了余味还着实可以让人回味。

 

清纯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纲,他编写了这段相声来反击。郭德纲没想到的是,4年过后,“三俗”一词又找上了他。 因为私宅占地纠纷,郭德纲的徒弟打了北京电视台的记者。是非经过都已经难以分清,但北京媒体界的反应之大的确令人吃惊。北京电视台对打人者和郭德纲不依不饶;央视《新闻直播间》不点名批评郭德纲:“这位公众人物如此庸俗、低俗、媚俗的表现是多么的丑陋”;据传,新华书店系统出售的郭德纲音像制品也一度下架。 郭德纲当然也有话要说。他爆出北京台工作人员在派出所内要求“五万元私了费”,又写博客《有药也不给你吃》针锋相对。 该拘留的拘留,该赔钱的赔钱,该道歉的道歉,事件似乎就此落下帷幕了。但其中留下了余味还着实可以让人回味。 清纯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山楂树之恋》从小说到电影,都掀起了一股“清纯”的热潮。 清纯,而不是青春,这就揭示了我们社会重口味的根源。一定要是麻辣鲜香吃得腻了,才会念叨淡口的好;一定要是鲜衣怒马不爱了,才会回忆缁衣芒鞋的畅快。如今,社会上充斥着各种暴戾和奢靡淫逸,同时也导致了各种愤怒、郁闷和压抑,种种情绪相互冲撞。于是,就有了“山楂树”的清纯来为大家做心理按摩。 问题是,现实终究是现实,如今的受众已经无法重回当年的情景。除了一部分中年人勾起了回忆之外,全民清纯的幻想根本无从谈起,终究只是一场并不专业的Cosplay。房奴、蚁族、艳照门,现实的世界就是这么残酷。网友说得好: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反日游行 抵制日货还是抵制蠢货 隔三差五反个日,逢年过节砸辆车,反日游行这几年几乎成了例牌。每隔三五年,有个国际的、外交的风吹草动,便有激愤青年相约着去游行,表达意见。今年10月,由于“钓鱼岛事件”,四川省德阳市又有近千人举行反日游行,期间更有人与警察发生冲突。 游行示威当然是正当、合法的表达手段,但近来的反日游行却往往从表达变成了泄愤。街上的日本商品广告被毁掉,日本餐馆纷纷关门闭户以求免灾,甚至是偶然路过的日本车也难逃一劫。 难道破坏者不知道砸掉的日本商品大多都是中国生产吗?难道破坏者不知道街上的日本车主都是自己的同胞,都是用自己的辛苦钱买来的吗?眼看着每次反日游行之后,商店一片狼藉,不少中国商人欲哭无泪,真是让人感到愤怒和无奈。

《山楂树之恋》从小说到电影,都掀起了一股“清纯”的热潮。
清纯,而不是青春,这就揭示了我们社会重口味的根源。一定要是麻辣鲜香吃得腻了,才会念叨淡口的好;一定要是鲜衣怒马不爱了,才会回忆缁衣芒鞋的畅快。如今,社会上充斥着各种暴戾和奢靡淫逸,同时也导致了各种愤怒、郁闷和压抑,种种情绪相互冲撞。于是,就有了“山楂树”的清纯来为大家做心理按摩。
问题是,现实终究是现实,如今的受众已经无法重回当年的情景。除了一部分中年人勾起了回忆之外,全民清纯的幻想根本无从谈起,终究只是一场并不专业的Cosplay。房奴、蚁族、艳照门,现实的世界就是这么残酷。网友说得好: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奇人物一骑绝尘,引领着中国网民的窥视欲。 在原作者“蓉荣”的笔下,小月月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物,在文中,她跑到上海去做了一系列无法理解的怪异之举。小月月的审美观与大众有着明显偏差,她非常缺乏自我认知和自我定位能力,几乎算得上是一个偏执的人格障碍者,或者直接可以说一个精神病人。 稍微拥有一点判断力的读者,应该都可以从文中的细节看出其故事的经不起推敲。但中国网民的嗜痂之癖就在这个时候爆发了,很多人愤怒地去痛骂小月月,很多人乐此不疲地转发、围观、传播小月月,生生把一个无聊的奇异故搞成了现象。 如果小月月是真的,那她不应该被传播;如果小月月是假的,那她不值得被传播。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唐骏 文凭重要还是能力重要 唐骏是中国的企业界和励志界最大的神话,“打工皇帝”的桂冠他戴了许多年,他的言论、行为和生活方式一直都是大学生和职场人士的榜样。但突然一下,他的神话就破灭了。 完全是顺手,著名科学打假人士方舟子质疑了唐骏的留学经历,“西太平洋大学”的文凭问题立刻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连方舟子自己也说,他完全不知道唐骏是谁,只是有网友问起“西太”就回答了而已——唐骏简直算得上是“躺着也中枪”的典范。 “西太”是不是野鸡大学,兀自争论不休,但“西太效应”已经显现:“西太”校友们纷纷被牵了出来,诚信大受质疑;名人们纷纷修改自己的简历,以前都是往高里说,现在唯恐被人揪住;利用中外信息不对等制造海归学历的问题,也被摆上台面。 最有趣的是,在媒体的报道热潮、网络的激烈争论中,一个原本简单的、真或假的问题演变成了文凭重要还是能力重要的诡异论题。中国人的实用主义思想可见一斑。 最终这朵浮云不了了之,唐骏沉寂一段时间之后,继续他的行程。 谷歌退出 是该安静地离开还是该勇敢地留下来 2010年1月,谷歌高级副总裁和首席法律顾问大卫·多姆德(David Drummond)在谷歌官方博客上表示,考虑关闭“谷歌中国”和中国办事处。3月23日,折腾了两个多月之后,google.cn导向google.com.hk,谷歌“半退出”。随后是谷歌中国的ICP执照是否能年检过关的疑问,然后是谷歌中国的地图服务是否能通过国家测绘局新推出的地图服务执照的疑问。 现在的状况是,google.cn依然导向google.com.hk,搜索的时候时常会遭遇众所周知的页面重置,谷歌的https服务依然是被禁止的。但热潮已经过去,网民们已经逐渐习惯了这种 “一国两制”或者“曲线救国”。 谷歌事件让我们唯一可以意识到的问题是:正如同现实中国社会的分裂和互不理解一样,中国的互联网世界也是由很多层级组成的,每个使用者接触的网站、服务和资讯有着极大的区别,他们互不理解对方在做什么、在关心什么。任何一件让某些人感到情绪激动的事情,也许就有上亿人不知道你在激动什么。互联网似乎并没有让人们加强联系,反而扩大了沟壑。 房产调控 不调不知道,一调吓一跳 不是狼来了,而是狼都来腻了。 2005年,“国八条”出台;2006年,“国六条”出台;2007年,“国四条”出台;2010年,又有了“国十条”。 房产调控年年有、年年新,年年高高举起,年年轻轻放下,年年政策给力,年年执行不力。所以,房价也就年年推高。 房产企业个个哭穷,拿地时却毫不手软;中央投资刺激经济,央企却转眼成了“地王”;专家天天预测房价要跌,房价依然见风就涨;安居房、廉租房、经济适用房,摇号、评分、认购,各种概念层出不穷,但没房子的依然没有。 只有普通百姓的状况依然不变,买不起房还是买不起房,无非把不吃不喝存钱买房的时限从一百年变成三百年而已。 于是就有了新的流行词——“空调”。 郭德纲 我就三俗了怎么着吧 《我要反三俗》是郭德纲2006年的老段子。起因是当年有相声界人士集体提出抵制相声中的庸俗、低俗、媚俗成分,矛头指向郭德

 

反日游行奇人物一骑绝尘,引领着中国网民的窥视欲。 在原作者“蓉荣”的笔下,小月月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物,在文中,她跑到上海去做了一系列无法理解的怪异之举。小月月的审美观与大众有着明显偏差,她非常缺乏自我认知和自我定位能力,几乎算得上是一个偏执的人格障碍者,或者直接可以说一个精神病人。 稍微拥有一点判断力的读者,应该都可以从文中的细节看出其故事的经不起推敲。但中国网民的嗜痂之癖就在这个时候爆发了,很多人愤怒地去痛骂小月月,很多人乐此不疲地转发、围观、传播小月月,生生把一个无聊的奇异故搞成了现象。 如果小月月是真的,那她不应该被传播;如果小月月是假的,那她不值得被传播。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唐骏 文凭重要还是能力重要 唐骏是中国的企业界和励志界最大的神话,“打工皇帝”的桂冠他戴了许多年,他的言论、行为和生活方式一直都是大学生和职场人士的榜样。但突然一下,他的神话就破灭了。 完全是顺手,著名科学打假人士方舟子质疑了唐骏的留学经历,“西太平洋大学”的文凭问题立刻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连方舟子自己也说,他完全不知道唐骏是谁,只是有网友问起“西太”就回答了而已——唐骏简直算得上是“躺着也中枪”的典范。 “西太”是不是野鸡大学,兀自争论不休,但“西太效应”已经显现:“西太”校友们纷纷被牵了出来,诚信大受质疑;名人们纷纷修改自己的简历,以前都是往高里说,现在唯恐被人揪住;利用中外信息不对等制造海归学历的问题,也被摆上台面。 最有趣的是,在媒体的报道热潮、网络的激烈争论中,一个原本简单的、真或假的问题演变成了文凭重要还是能力重要的诡异论题。中国人的实用主义思想可见一斑。 最终这朵浮云不了了之,唐骏沉寂一段时间之后,继续他的行程。 谷歌退出 是该安静地离开还是该勇敢地留下来 2010年1月,谷歌高级副总裁和首席法律顾问大卫·多姆德(David Drummond)在谷歌官方博客上表示,考虑关闭“谷歌中国”和中国办事处。3月23日,折腾了两个多月之后,google.cn导向google.com.hk,谷歌“半退出”。随后是谷歌中国的ICP执照是否能年检过关的疑问,然后是谷歌中国的地图服务是否能通过国家测绘局新推出的地图服务执照的疑问。 现在的状况是,google.cn依然导向google.com.hk,搜索的时候时常会遭遇众所周知的页面重置,谷歌的https服务依然是被禁止的。但热潮已经过去,网民们已经逐渐习惯了这种 “一国两制”或者“曲线救国”。 谷歌事件让我们唯一可以意识到的问题是:正如同现实中国社会的分裂和互不理解一样,中国的互联网世界也是由很多层级组成的,每个使用者接触的网站、服务和资讯有着极大的区别,他们互不理解对方在做什么、在关心什么。任何一件让某些人感到情绪激动的事情,也许就有上亿人不知道你在激动什么。互联网似乎并没有让人们加强联系,反而扩大了沟壑。 房产调控 不调不知道,一调吓一跳 不是狼来了,而是狼都来腻了。 2005年,“国八条”出台;2006年,“国六条”出台;2007年,“国四条”出台;2010年,又有了“国十条”。 房产调控年年有、年年新,年年高高举起,年年轻轻放下,年年政策给力,年年执行不力。所以,房价也就年年推高。 房产企业个个哭穷,拿地时却毫不手软;中央投资刺激经济,央企却转眼成了“地王”;专家天天预测房价要跌,房价依然见风就涨;安居房、廉租房、经济适用房,摇号、评分、认购,各种概念层出不穷,但没房子的依然没有。 只有普通百姓的状况依然不变,买不起房还是买不起房,无非把不吃不喝存钱买房的时限从一百年变成三百年而已。 于是就有了新的流行词——“空调”。 郭德纲 我就三俗了怎么着吧 《我要反三俗》是郭德纲2006年的老段子。起因是当年有相声界人士集体提出抵制相声中的庸俗、低俗、媚俗成分,矛头指向郭德
抵制日货还是抵制蠢货

隔三差五反个日,逢年过节砸辆车,反日游行这几年几乎成了例牌。每隔三五年,有个国际的、外交的风吹草动,便有激愤青年相约着去游行,表达意见。今年10月,由于“钓鱼岛事件”,四川省德阳市又有近千人举行反日游行,期间更有人与警察发生冲突。奇人物一骑绝尘,引领着中国网民的窥视欲。 在原作者“蓉荣”的笔下,小月月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物,在文中,她跑到上海去做了一系列无法理解的怪异之举。小月月的审美观与大众有着明显偏差,她非常缺乏自我认知和自我定位能力,几乎算得上是一个偏执的人格障碍者,或者直接可以说一个精神病人。 稍微拥有一点判断力的读者,应该都可以从文中的细节看出其故事的经不起推敲。但中国网民的嗜痂之癖就在这个时候爆发了,很多人愤怒地去痛骂小月月,很多人乐此不疲地转发、围观、传播小月月,生生把一个无聊的奇异故搞成了现象。 如果小月月是真的,那她不应该被传播;如果小月月是假的,那她不值得被传播。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唐骏 文凭重要还是能力重要 唐骏是中国的企业界和励志界最大的神话,“打工皇帝”的桂冠他戴了许多年,他的言论、行为和生活方式一直都是大学生和职场人士的榜样。但突然一下,他的神话就破灭了。 完全是顺手,著名科学打假人士方舟子质疑了唐骏的留学经历,“西太平洋大学”的文凭问题立刻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连方舟子自己也说,他完全不知道唐骏是谁,只是有网友问起“西太”就回答了而已——唐骏简直算得上是“躺着也中枪”的典范。 “西太”是不是野鸡大学,兀自争论不休,但“西太效应”已经显现:“西太”校友们纷纷被牵了出来,诚信大受质疑;名人们纷纷修改自己的简历,以前都是往高里说,现在唯恐被人揪住;利用中外信息不对等制造海归学历的问题,也被摆上台面。 最有趣的是,在媒体的报道热潮、网络的激烈争论中,一个原本简单的、真或假的问题演变成了文凭重要还是能力重要的诡异论题。中国人的实用主义思想可见一斑。 最终这朵浮云不了了之,唐骏沉寂一段时间之后,继续他的行程。 谷歌退出 是该安静地离开还是该勇敢地留下来 2010年1月,谷歌高级副总裁和首席法律顾问大卫·多姆德(David Drummond)在谷歌官方博客上表示,考虑关闭“谷歌中国”和中国办事处。3月23日,折腾了两个多月之后,google.cn导向google.com.hk,谷歌“半退出”。随后是谷歌中国的ICP执照是否能年检过关的疑问,然后是谷歌中国的地图服务是否能通过国家测绘局新推出的地图服务执照的疑问。 现在的状况是,google.cn依然导向google.com.hk,搜索的时候时常会遭遇众所周知的页面重置,谷歌的https服务依然是被禁止的。但热潮已经过去,网民们已经逐渐习惯了这种 “一国两制”或者“曲线救国”。 谷歌事件让我们唯一可以意识到的问题是:正如同现实中国社会的分裂和互不理解一样,中国的互联网世界也是由很多层级组成的,每个使用者接触的网站、服务和资讯有着极大的区别,他们互不理解对方在做什么、在关心什么。任何一件让某些人感到情绪激动的事情,也许就有上亿人不知道你在激动什么。互联网似乎并没有让人们加强联系,反而扩大了沟壑。 房产调控 不调不知道,一调吓一跳 不是狼来了,而是狼都来腻了。 2005年,“国八条”出台;2006年,“国六条”出台;2007年,“国四条”出台;2010年,又有了“国十条”。 房产调控年年有、年年新,年年高高举起,年年轻轻放下,年年政策给力,年年执行不力。所以,房价也就年年推高。 房产企业个个哭穷,拿地时却毫不手软;中央投资刺激经济,央企却转眼成了“地王”;专家天天预测房价要跌,房价依然见风就涨;安居房、廉租房、经济适用房,摇号、评分、认购,各种概念层出不穷,但没房子的依然没有。 只有普通百姓的状况依然不变,买不起房还是买不起房,无非把不吃不喝存钱买房的时限从一百年变成三百年而已。 于是就有了新的流行词——“空调”。 郭德纲 我就三俗了怎么着吧 《我要反三俗》是郭德纲2006年的老段子。起因是当年有相声界人士集体提出抵制相声中的庸俗、低俗、媚俗成分,矛头指向郭德
游行示威当然是正当、合法的表达手段,但近来的反日游行却往往从表达变成了泄愤。街上的日本商品广告被毁掉,日本餐馆纷纷关门闭户以求免灾,甚至是偶然路过的日本车也难逃一劫。
难道破坏者不知道砸掉的日本商品大多都是中国生产吗?难道破坏者不知道街上的日本车主都是自己的同胞,都是用自己的辛苦钱买来的吗?眼看着每次反日游行之后,商店一片狼藉,不少中国商人欲哭无泪,真是让人感到愤怒和无奈。

纲,他编写了这段相声来反击。郭德纲没想到的是,4年过后,“三俗”一词又找上了他。 因为私宅占地纠纷,郭德纲的徒弟打了北京电视台的记者。是非经过都已经难以分清,但北京媒体界的反应之大的确令人吃惊。北京电视台对打人者和郭德纲不依不饶;央视《新闻直播间》不点名批评郭德纲:“这位公众人物如此庸俗、低俗、媚俗的表现是多么的丑陋”;据传,新华书店系统出售的郭德纲音像制品也一度下架。 郭德纲当然也有话要说。他爆出北京台工作人员在派出所内要求“五万元私了费”,又写博客《有药也不给你吃》针锋相对。 该拘留的拘留,该赔钱的赔钱,该道歉的道歉,事件似乎就此落下帷幕了。但其中留下了余味还着实可以让人回味。 清纯 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山楂树之恋》从小说到电影,都掀起了一股“清纯”的热潮。 清纯,而不是青春,这就揭示了我们社会重口味的根源。一定要是麻辣鲜香吃得腻了,才会念叨淡口的好;一定要是鲜衣怒马不爱了,才会回忆缁衣芒鞋的畅快。如今,社会上充斥着各种暴戾和奢靡淫逸,同时也导致了各种愤怒、郁闷和压抑,种种情绪相互冲撞。于是,就有了“山楂树”的清纯来为大家做心理按摩。 问题是,现实终究是现实,如今的受众已经无法重回当年的情景。除了一部分中年人勾起了回忆之外,全民清纯的幻想根本无从谈起,终究只是一场并不专业的Cosplay。房奴、蚁族、艳照门,现实的世界就是这么残酷。网友说得好:世界这么乱,装纯给谁看。 反日游行 抵制日货还是抵制蠢货 隔三差五反个日,逢年过节砸辆车,反日游行这几年几乎成了例牌。每隔三五年,有个国际的、外交的风吹草动,便有激愤青年相约着去游行,表达意见。今年10月,由于“钓鱼岛事件”,四川省德阳市又有近千人举行反日游行,期间更有人与警察发生冲突。 游行示威当然是正当、合法的表达手段,但近来的反日游行却往往从表达变成了泄愤。街上的日本商品广告被毁掉,日本餐馆纷纷关门闭户以求免灾,甚至是偶然路过的日本车也难逃一劫。 难道破坏者不知道砸掉的日本商品大多都是中国生产吗?难道破坏者不知道街上的日本车主都是自己的同胞,都是用自己的辛苦钱买来的吗?眼看着每次反日游行之后,商店一片狼藉,不少中国商人欲哭无泪,真是让人感到愤怒和无奈。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