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周刊

http://xinzhoukan.vip.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新周刊》,“中国最新锐的时事生活周刊”,创办于1996年8月18日,十二年猛进,已成为中国社会变迁最敏锐的观察者与记录者。 《新周刊》由广东出版集团、三九企业集团联合主办。 《新周刊》每期128页全彩印刷,每月1日、15日出版,零售价15元。

网易考拉推荐

文化之 We are the world的背后故事  

2009-07-14 17:18:25|  分类: 《新周刊》每期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迈克尔·杰克逊离开,“八十年代”谢幕We are theworld的背后故事文沐马 图新周刊图片库1985年2月28日在洛杉矶A&M公司的录音棚里拍摄的一张照片,45位美国当红歌星的合影。那是流行音乐的黄金时代,和迈克尔·杰克逊站在一起的每一位歌手都是全才,摇滚乐的反叛基因从这里变为主流传唱,Weare theworld是这种变化的主题曲。可是到了今天,除了照片第一排正中间的录音指挥昆西·琼斯依然在唱片制作和电影配乐的幕后,其他人都在干吗?你说的是哪个里奇?跟迈克尔·杰克逊一起创作这首歌的是莱昂纳尔·里奇。就唱片发行量而言,上世纪80年代的美国当红歌星里,动感的迈克尔·杰克逊排第一,深情款款的里奇排第二,因为他在1983年推出的第二张专辑CantSlowDown仅次于迈克尔·杰克逊的Thriller。就质量而言,格莱美年度最佳专辑的奖项是那张R&B唱片最有力的证明。老歌是经典,但新歌才有消费力。现在还有几个孩子愿意去听他那些慢吞吞的蓝调情歌?两年前,莱昂纳尔·里奇好不容易出了第八张唱片ComingHome体现了自己的存在,但销售成绩证明,除了能让老一代的歌迷满足下怀旧欲,这个偏爱中慢节拍坚守蓝调曲风的变老了的男人,已经掀不起风浪。尽管蓝调依然是美国乐坛最主流和最受欢迎的曲种,但如今已经不是莱昂纳尔·里奇的时代了。刚刚结束欧洲巡演的莱昂纳尔·里奇什么时候开始准备录制下一张唱片,媒体已经不关心了,人们更关心另外一个里奇——他的养女妮可·里奇。作为名利圈里最“臭名昭著”的八婆,妮可·里奇的名字永远和吸毒、打记者、醉酒驾驶、入狱等字眼列在一起。妮可·里奇、帕丽斯·希尔顿、林赛·洛翰三个名字一出现,所有报纸都要用大号黑字配上走光照片。“嘿,让我们看看妮可·里奇在万物复苏的春天都穿了些什么上街!”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注意力。难以改变的史蒂夫·旺德如果说莱昂纳尔·里奇基本混完“八十年代”就到了头,那手捧24座格莱美奖杯获得者史蒂夫·旺德横跨的时间则更长。这个当今世界上最出名的盲人成名于上世纪60年代,但第一张白金唱片Hotterthan July却出现在80年代。虽然在4年前他因唱片A Time ToLove而获得格莱美最佳流行男歌手奖,但从90年代

 

迈克尔·杰克逊离开,“八十年代”谢幕
We are   theworld的背后故事

黛安娜·罗斯成了迈克尔·杰克逊子女的候选监护人,蒂娜·特纳已经被称为摇滚祖母了,昔日的年轻力量,如今已经快成为墙上的肖像。迈克尔·杰克逊离世,势必造就这拨人又一次集体亮相。不管是Weare the world的重新热播,还是必不可少的追悼演出,每一次纪念都是一次喧嚣。如果说摇滚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还处于反文化时期,充当的社会角色只是兴奋剂,那到了80年代,它已经因融入更复杂的电音手法和更普及的视觉传播而成为了录音工业生产的日用品。曾占据统治地位的吉他演奏,并不比音色丰富的键盘更显突出,从包装歌手的角度来看,合成器仿佛比乐手演奏更好用。而歌词便于共鸣,旋律朗朗上口,则是歌手走红的首要利器。“八十年代”的流行风格太多了,在录制We are theworld的时候,重金属和Grunge还没迈入主流,后朋克风潮还限于遥远的英格兰,但流行摇滚、R&B、摇摆舞曲、灵魂乐已经百花齐放。在影像传播开始覆盖全球而互联网时代还远未到来的单一渠道时期,这批美国偶像歌星成了时代的宠儿,唱着Weare theworld向全世界宣扬爱与和平,他们成了流行文化范畴里需要被首先消化的东西。所以直到今天,他们也很难跟那个年代分离。不管他们承认与否,对迈克尔·杰克逊的追忆里一定有自我追忆的成分。这拨人垂垂老矣,地位依然不可撼动,然而迈克尔·杰克逊却已经为他们共同安身立命的时代合上了幕布。他们还在,但余音袅袅的“八十年代”却消失了。We are the world,但如今的世界早已不是当年的模样。

 

文/沐马  图/新周刊图片库

 

黛安娜·罗斯成了迈克尔·杰克逊子女的候选监护人,蒂娜·特纳已经被称为摇滚祖母了,昔日的年轻力量,如今已经快成为墙上的肖像。迈克尔·杰克逊离世,势必造就这拨人又一次集体亮相。不管是Weare the world的重新热播,还是必不可少的追悼演出,每一次纪念都是一次喧嚣。如果说摇滚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还处于反文化时期,充当的社会角色只是兴奋剂,那到了80年代,它已经因融入更复杂的电音手法和更普及的视觉传播而成为了录音工业生产的日用品。曾占据统治地位的吉他演奏,并不比音色丰富的键盘更显突出,从包装歌手的角度来看,合成器仿佛比乐手演奏更好用。而歌词便于共鸣,旋律朗朗上口,则是歌手走红的首要利器。“八十年代”的流行风格太多了,在录制We are theworld的时候,重金属和Grunge还没迈入主流,后朋克风潮还限于遥远的英格兰,但流行摇滚、R&B、摇摆舞曲、灵魂乐已经百花齐放。在影像传播开始覆盖全球而互联网时代还远未到来的单一渠道时期,这批美国偶像歌星成了时代的宠儿,唱着Weare theworld向全世界宣扬爱与和平,他们成了流行文化范畴里需要被首先消化的东西。所以直到今天,他们也很难跟那个年代分离。不管他们承认与否,对迈克尔·杰克逊的追忆里一定有自我追忆的成分。这拨人垂垂老矣,地位依然不可撼动,然而迈克尔·杰克逊却已经为他们共同安身立命的时代合上了幕布。他们还在,但余音袅袅的“八十年代”却消失了。We are the world,但如今的世界早已不是当年的模样。

1985年2月28日在洛杉矶A&M公司的录音棚里拍摄的一张照片,45位美国当红歌星的合影。那是流行音乐的黄金时代,和迈克尔·杰克逊站在一起的每一位歌手都是全才,摇滚乐的反叛基因从这里变为主流传唱,Weare theworld是这种变化的主题曲。可是到了今天,除了照片第一排正中间的录音指挥昆西·琼斯依然在唱片制作和电影配乐的幕后,其他人都在干吗?

 

黛安娜·罗斯成了迈克尔·杰克逊子女的候选监护人,蒂娜·特纳已经被称为摇滚祖母了,昔日的年轻力量,如今已经快成为墙上的肖像。迈克尔·杰克逊离世,势必造就这拨人又一次集体亮相。不管是Weare the world的重新热播,还是必不可少的追悼演出,每一次纪念都是一次喧嚣。如果说摇滚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还处于反文化时期,充当的社会角色只是兴奋剂,那到了80年代,它已经因融入更复杂的电音手法和更普及的视觉传播而成为了录音工业生产的日用品。曾占据统治地位的吉他演奏,并不比音色丰富的键盘更显突出,从包装歌手的角度来看,合成器仿佛比乐手演奏更好用。而歌词便于共鸣,旋律朗朗上口,则是歌手走红的首要利器。“八十年代”的流行风格太多了,在录制We are theworld的时候,重金属和Grunge还没迈入主流,后朋克风潮还限于遥远的英格兰,但流行摇滚、R&B、摇摆舞曲、灵魂乐已经百花齐放。在影像传播开始覆盖全球而互联网时代还远未到来的单一渠道时期,这批美国偶像歌星成了时代的宠儿,唱着Weare theworld向全世界宣扬爱与和平,他们成了流行文化范畴里需要被首先消化的东西。所以直到今天,他们也很难跟那个年代分离。不管他们承认与否,对迈克尔·杰克逊的追忆里一定有自我追忆的成分。这拨人垂垂老矣,地位依然不可撼动,然而迈克尔·杰克逊却已经为他们共同安身立命的时代合上了幕布。他们还在,但余音袅袅的“八十年代”却消失了。We are the world,但如今的世界早已不是当年的模样。你说的是哪个里奇?


跟迈克尔·杰克逊一起创作这首歌的是莱昂纳尔·里奇。就唱片发行量而言,上世纪80年代的美国当红歌星里,动感的迈克尔·杰克逊排第一,深情款款的里奇排第二,因为他在1983年推出的第二张专辑Can'tSlowDown仅次于迈克尔·杰克逊的Thriller。就质量而言,格莱美年度最佳专辑的奖项是那张R&B唱片最有力的证明。
老歌是经典,但新歌才有消费力。现在还有几个孩子愿意去听他那些慢吞吞的蓝调情歌?两年前,莱昂纳尔·里奇好不容易出了第八张唱片ComingHome体现了自己的存在,但销售成绩证明,除了能让老一代的歌迷满足下怀旧欲,这个偏爱中慢节拍坚守蓝调曲风的变老了的男人,已经掀不起风浪。尽管蓝调依然是美国乐坛最主流和最受欢迎的曲种,但如今已经不是莱昂纳尔·里奇的时代了。
刚刚结束欧洲巡演的莱昂纳尔·里奇什么时候开始准备录制下一张唱片,媒体已经不关心了,人们更关心另外一个里奇——他的养女妮可·里奇。作为名利圈里最“臭名昭著”的八婆,妮可·里奇的名字永远和吸毒、打记者、醉酒驾驶、入狱等字眼列在一起。妮可·里奇、帕丽斯·希尔顿、林赛·洛翰三个名字一出现,所有报纸都要用大号黑字配上走光照片。
“嘿,让我们看看妮可·里奇在万物复苏的春天都穿了些什么上街!”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注意力。

迈克尔·杰克逊离开,“八十年代”谢幕We are theworld的背后故事文沐马 图新周刊图片库1985年2月28日在洛杉矶A&M公司的录音棚里拍摄的一张照片,45位美国当红歌星的合影。那是流行音乐的黄金时代,和迈克尔·杰克逊站在一起的每一位歌手都是全才,摇滚乐的反叛基因从这里变为主流传唱,Weare theworld是这种变化的主题曲。可是到了今天,除了照片第一排正中间的录音指挥昆西·琼斯依然在唱片制作和电影配乐的幕后,其他人都在干吗?你说的是哪个里奇?跟迈克尔·杰克逊一起创作这首歌的是莱昂纳尔·里奇。就唱片发行量而言,上世纪80年代的美国当红歌星里,动感的迈克尔·杰克逊排第一,深情款款的里奇排第二,因为他在1983年推出的第二张专辑CantSlowDown仅次于迈克尔·杰克逊的Thriller。就质量而言,格莱美年度最佳专辑的奖项是那张R&B唱片最有力的证明。老歌是经典,但新歌才有消费力。现在还有几个孩子愿意去听他那些慢吞吞的蓝调情歌?两年前,莱昂纳尔·里奇好不容易出了第八张唱片ComingHome体现了自己的存在,但销售成绩证明,除了能让老一代的歌迷满足下怀旧欲,这个偏爱中慢节拍坚守蓝调曲风的变老了的男人,已经掀不起风浪。尽管蓝调依然是美国乐坛最主流和最受欢迎的曲种,但如今已经不是莱昂纳尔·里奇的时代了。刚刚结束欧洲巡演的莱昂纳尔·里奇什么时候开始准备录制下一张唱片,媒体已经不关心了,人们更关心另外一个里奇——他的养女妮可·里奇。作为名利圈里最“臭名昭著”的八婆,妮可·里奇的名字永远和吸毒、打记者、醉酒驾驶、入狱等字眼列在一起。妮可·里奇、帕丽斯·希尔顿、林赛·洛翰三个名字一出现,所有报纸都要用大号黑字配上走光照片。“嘿,让我们看看妮可·里奇在万物复苏的春天都穿了些什么上街!”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注意力。难以改变的史蒂夫·旺德如果说莱昂纳尔·里奇基本混完“八十年代”就到了头,那手捧24座格莱美奖杯获得者史蒂夫·旺德横跨的时间则更长。这个当今世界上最出名的盲人成名于上世纪60年代,但第一张白金唱片Hotterthan July却出现在80年代。虽然在4年前他因唱片A Time ToLove而获得格莱美最佳流行男歌手奖,但从90年代

 

难以改变的史蒂夫·旺德

迈克尔·杰克逊离开,“八十年代”谢幕We are theworld的背后故事文沐马 图新周刊图片库1985年2月28日在洛杉矶A&M公司的录音棚里拍摄的一张照片,45位美国当红歌星的合影。那是流行音乐的黄金时代,和迈克尔·杰克逊站在一起的每一位歌手都是全才,摇滚乐的反叛基因从这里变为主流传唱,Weare theworld是这种变化的主题曲。可是到了今天,除了照片第一排正中间的录音指挥昆西·琼斯依然在唱片制作和电影配乐的幕后,其他人都在干吗?你说的是哪个里奇?跟迈克尔·杰克逊一起创作这首歌的是莱昂纳尔·里奇。就唱片发行量而言,上世纪80年代的美国当红歌星里,动感的迈克尔·杰克逊排第一,深情款款的里奇排第二,因为他在1983年推出的第二张专辑CantSlowDown仅次于迈克尔·杰克逊的Thriller。就质量而言,格莱美年度最佳专辑的奖项是那张R&B唱片最有力的证明。老歌是经典,但新歌才有消费力。现在还有几个孩子愿意去听他那些慢吞吞的蓝调情歌?两年前,莱昂纳尔·里奇好不容易出了第八张唱片ComingHome体现了自己的存在,但销售成绩证明,除了能让老一代的歌迷满足下怀旧欲,这个偏爱中慢节拍坚守蓝调曲风的变老了的男人,已经掀不起风浪。尽管蓝调依然是美国乐坛最主流和最受欢迎的曲种,但如今已经不是莱昂纳尔·里奇的时代了。刚刚结束欧洲巡演的莱昂纳尔·里奇什么时候开始准备录制下一张唱片,媒体已经不关心了,人们更关心另外一个里奇——他的养女妮可·里奇。作为名利圈里最“臭名昭著”的八婆,妮可·里奇的名字永远和吸毒、打记者、醉酒驾驶、入狱等字眼列在一起。妮可·里奇、帕丽斯·希尔顿、林赛·洛翰三个名字一出现,所有报纸都要用大号黑字配上走光照片。“嘿,让我们看看妮可·里奇在万物复苏的春天都穿了些什么上街!”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注意力。难以改变的史蒂夫·旺德如果说莱昂纳尔·里奇基本混完“八十年代”就到了头,那手捧24座格莱美奖杯获得者史蒂夫·旺德横跨的时间则更长。这个当今世界上最出名的盲人成名于上世纪60年代,但第一张白金唱片Hotterthan July却出现在80年代。虽然在4年前他因唱片A Time ToLove而获得格莱美最佳流行男歌手奖,但从90年代


如果说莱昂纳尔·里奇基本混完“八十年代”就到了头,那手捧24座格莱美奖杯获得者史蒂夫·旺德横跨的时间则更长。这个当今世界上最出名的盲人成名于上世纪60年代,但第一张白金唱片Hotterthan July却出现在80年代。虽然在4年前他因唱片A Time ToLove而获得格莱美最佳流行男歌手奖,但从90年代开始,他的情歌其实已经不再流行了,在中国当年广大的打口碟爱好者群体里,也只有少数人热衷于他过于个性化的灵魂乐。虽然他也喜欢尝试各种不同的元素,但到头来基本上还是黑人世界的元素。旺德带个墨镜边弹键盘边哼歌的形象未变,跟莱昂纳尔·里奇多年来留着两撇胡子在演唱会上一边抖动双腿一边抖动麦克风一样。在一个由多媒体渠道引发审美评判日趋多元化的乐坛,在新鲜表演方式不停出炉以及音乐元素融合得稀里糊涂的时代复古很难突变成时髦。
要音乐家改变其实并不容易,因为正是坚持和偏执他们才得以扬名立万,而如果突然改变风格,能否继续成功很难讲。“八十年代”过后,这拨人都不年轻了,唱片工业给自己的形象定位已经完成,突破谈何容易。

迈克尔·杰克逊离开,“八十年代”谢幕We are theworld的背后故事文沐马 图新周刊图片库1985年2月28日在洛杉矶A&M公司的录音棚里拍摄的一张照片,45位美国当红歌星的合影。那是流行音乐的黄金时代,和迈克尔·杰克逊站在一起的每一位歌手都是全才,摇滚乐的反叛基因从这里变为主流传唱,Weare theworld是这种变化的主题曲。可是到了今天,除了照片第一排正中间的录音指挥昆西·琼斯依然在唱片制作和电影配乐的幕后,其他人都在干吗?你说的是哪个里奇?跟迈克尔·杰克逊一起创作这首歌的是莱昂纳尔·里奇。就唱片发行量而言,上世纪80年代的美国当红歌星里,动感的迈克尔·杰克逊排第一,深情款款的里奇排第二,因为他在1983年推出的第二张专辑CantSlowDown仅次于迈克尔·杰克逊的Thriller。就质量而言,格莱美年度最佳专辑的奖项是那张R&B唱片最有力的证明。老歌是经典,但新歌才有消费力。现在还有几个孩子愿意去听他那些慢吞吞的蓝调情歌?两年前,莱昂纳尔·里奇好不容易出了第八张唱片ComingHome体现了自己的存在,但销售成绩证明,除了能让老一代的歌迷满足下怀旧欲,这个偏爱中慢节拍坚守蓝调曲风的变老了的男人,已经掀不起风浪。尽管蓝调依然是美国乐坛最主流和最受欢迎的曲种,但如今已经不是莱昂纳尔·里奇的时代了。刚刚结束欧洲巡演的莱昂纳尔·里奇什么时候开始准备录制下一张唱片,媒体已经不关心了,人们更关心另外一个里奇——他的养女妮可·里奇。作为名利圈里最“臭名昭著”的八婆,妮可·里奇的名字永远和吸毒、打记者、醉酒驾驶、入狱等字眼列在一起。妮可·里奇、帕丽斯·希尔顿、林赛·洛翰三个名字一出现,所有报纸都要用大号黑字配上走光照片。“嘿,让我们看看妮可·里奇在万物复苏的春天都穿了些什么上街!”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注意力。难以改变的史蒂夫·旺德如果说莱昂纳尔·里奇基本混完“八十年代”就到了头,那手捧24座格莱美奖杯获得者史蒂夫·旺德横跨的时间则更长。这个当今世界上最出名的盲人成名于上世纪60年代,但第一张白金唱片Hotterthan July却出现在80年代。虽然在4年前他因唱片A Time ToLove而获得格莱美最佳流行男歌手奖,但从90年代

 

不为品牌代言,就为总统站台


赢得1984年格莱美最佳新人奖的辛迪·劳帕是We are theworld的MV里最活泼的女歌手,那个时候的她长得比上世纪90年代末的布兰妮更甜,唱得比21世纪的艾薇儿更放,处女作专辑销量就突破600万张。可是后来,作为创作型歌手遇到瓶颈期,她却开始分散精力向电视行当进军。90年代之后,隔三差五出唱片的辛迪·劳帕和格莱美缘分已尽,却因为参演电视剧MadaboutYou获得过艾美奖。如今,这位年逾五十的双栖明星依然能为H&M这种时装零售连锁巨头代言,但谁也不再指望她还能出一张600万销量的唱片了。
现在,这拨人里唯一还战斗在最前线的是布鲁斯·斯普林斯汀。这位蓝领摇滚歌手去年还凭单曲RadioNowhere获得格莱美最佳摇滚歌曲和最佳摇滚歌手奖,今年年初又摘得金球奖最佳原创歌曲奖,60岁宝刀未老很难得,有人解读为这是超越时代的阶级的力量。
斯普林斯汀对政治很有热情,多年前,里根竞选的时候用了斯普林斯汀的反越战圣歌Born in theUSA,斯普林斯汀怒不可遏,痛骂了共和党一顿。这次奥巴马竞选,斯普林斯汀自然劳心劳力为奥巴马站台,立下汗马功劳。
事到如今,为工人阶级呐喊的歌手还有谁?不过老歌迷们也不担心他会过时,反正他的巅峰已经定格在25年前的那张Born in theUSA里了。那时候的他还没留胡子,呐喊起来不遗余力,政治民谣味道未脱,仿佛更激烈一点的鲍勃·迪伦。
不过,对于歌迷,“八十年代”的斯普林斯汀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电视启蒙的时代

黛安娜·罗斯成了迈克尔·杰克逊子女的候选监护人,蒂娜·特纳已经被称为摇滚祖母了,昔日的年轻力量,如今已经快成为墙上的肖像。迈克尔·杰克逊离世,势必造就这拨人又一次集体亮相。不管是Weare the world的重新热播,还是必不可少的追悼演出,每一次纪念都是一次喧嚣。如果说摇滚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还处于反文化时期,充当的社会角色只是兴奋剂,那到了80年代,它已经因融入更复杂的电音手法和更普及的视觉传播而成为了录音工业生产的日用品。曾占据统治地位的吉他演奏,并不比音色丰富的键盘更显突出,从包装歌手的角度来看,合成器仿佛比乐手演奏更好用。而歌词便于共鸣,旋律朗朗上口,则是歌手走红的首要利器。“八十年代”的流行风格太多了,在录制We are theworld的时候,重金属和Grunge还没迈入主流,后朋克风潮还限于遥远的英格兰,但流行摇滚、R&B、摇摆舞曲、灵魂乐已经百花齐放。在影像传播开始覆盖全球而互联网时代还远未到来的单一渠道时期,这批美国偶像歌星成了时代的宠儿,唱着Weare theworld向全世界宣扬爱与和平,他们成了流行文化范畴里需要被首先消化的东西。所以直到今天,他们也很难跟那个年代分离。不管他们承认与否,对迈克尔·杰克逊的追忆里一定有自我追忆的成分。这拨人垂垂老矣,地位依然不可撼动,然而迈克尔·杰克逊却已经为他们共同安身立命的时代合上了幕布。他们还在,但余音袅袅的“八十年代”却消失了。We are the world,但如今的世界早已不是当年的模样。


黛安娜·罗斯成了迈克尔·杰克逊子女的候选监护人,蒂娜·特纳已经被称为摇滚祖母了,昔日的年轻力量,如今已经快成为墙上的肖像。迈克尔·杰克逊离世,势必造就这拨人又一次集体亮相。不管是Weare the world的重新热播,还是必不可少的追悼演出,每一次纪念都是一次喧嚣。
如果说摇滚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还处于反文化时期,充当的社会角色只是兴奋剂,那到了80年代,它已经因融入更复杂的电音手法和更普及的视觉传播而成为了录音工业生产的日用品。曾占据统治地位的吉他演奏,并不比音色丰富的键盘更显突出,从包装歌手的角度来看,合成器仿佛比乐手演奏更好用。而歌词便于共鸣,旋律朗朗上口,则是歌手走红的首要利器。
“八十年代”的流行风格太多了,在录制We are theworld的时候,重金属和Grunge还没迈入主流,后朋克风潮还限于遥远的英格兰,但流行摇滚、R&B、摇摆舞曲、灵魂乐已经百花齐放。在影像传播开始覆盖全球而互联网时代还远未到来的单一渠道时期,这批美国偶像歌星成了时代的宠儿,唱着Weare theworld向全世界宣扬爱与和平,他们成了流行文化范畴里需要被首先消化的东西。所以直到今天,他们也很难跟那个年代分离。
不管他们承认与否,对迈克尔·杰克逊的追忆里一定有自我追忆的成分。这拨人垂垂老矣,地位依然不可撼动,然而迈克尔·杰克逊却已经为他们共同安身立命的时代合上了幕布。他们还在,但余音袅袅的“八十年代”却消失了。
We are the world,但如今的世界早已不是当年的模样。

 

迈克尔·杰克逊离开,“八十年代”谢幕We are theworld的背后故事文沐马 图新周刊图片库1985年2月28日在洛杉矶A&M公司的录音棚里拍摄的一张照片,45位美国当红歌星的合影。那是流行音乐的黄金时代,和迈克尔·杰克逊站在一起的每一位歌手都是全才,摇滚乐的反叛基因从这里变为主流传唱,Weare theworld是这种变化的主题曲。可是到了今天,除了照片第一排正中间的录音指挥昆西·琼斯依然在唱片制作和电影配乐的幕后,其他人都在干吗?你说的是哪个里奇?跟迈克尔·杰克逊一起创作这首歌的是莱昂纳尔·里奇。就唱片发行量而言,上世纪80年代的美国当红歌星里,动感的迈克尔·杰克逊排第一,深情款款的里奇排第二,因为他在1983年推出的第二张专辑CantSlowDown仅次于迈克尔·杰克逊的Thriller。就质量而言,格莱美年度最佳专辑的奖项是那张R&B唱片最有力的证明。老歌是经典,但新歌才有消费力。现在还有几个孩子愿意去听他那些慢吞吞的蓝调情歌?两年前,莱昂纳尔·里奇好不容易出了第八张唱片ComingHome体现了自己的存在,但销售成绩证明,除了能让老一代的歌迷满足下怀旧欲,这个偏爱中慢节拍坚守蓝调曲风的变老了的男人,已经掀不起风浪。尽管蓝调依然是美国乐坛最主流和最受欢迎的曲种,但如今已经不是莱昂纳尔·里奇的时代了。刚刚结束欧洲巡演的莱昂纳尔·里奇什么时候开始准备录制下一张唱片,媒体已经不关心了,人们更关心另外一个里奇——他的养女妮可·里奇。作为名利圈里最“臭名昭著”的八婆,妮可·里奇的名字永远和吸毒、打记者、醉酒驾驶、入狱等字眼列在一起。妮可·里奇、帕丽斯·希尔顿、林赛·洛翰三个名字一出现,所有报纸都要用大号黑字配上走光照片。“嘿,让我们看看妮可·里奇在万物复苏的春天都穿了些什么上街!”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注意力。难以改变的史蒂夫·旺德如果说莱昂纳尔·里奇基本混完“八十年代”就到了头,那手捧24座格莱美奖杯获得者史蒂夫·旺德横跨的时间则更长。这个当今世界上最出名的盲人成名于上世纪60年代,但第一张白金唱片Hotterthan July却出现在80年代。虽然在4年前他因唱片A Time ToLove而获得格莱美最佳流行男歌手奖,但从90年代文化之 We are the world的背后故事 - 新周刊 - 新周刊


 

  评论这张
 
阅读(172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