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周刊

http://xinzhoukan.vip.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新周刊》,“中国最新锐的时事生活周刊”,创办于1996年8月18日,十二年猛进,已成为中国社会变迁最敏锐的观察者与记录者。 《新周刊》由广东出版集团、三九企业集团联合主办。 《新周刊》每期128页全彩印刷,每月1日、15日出版,零售价15元。

网易考拉推荐

杜登勇:雪灾350天后的爱情归宿  

2009-02-01 14:32: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雪灾350天后的爱情归宿


杜登勇无愧于一个“勇”字。他用16个小时徒步100多公里,在雪灾中寻找被困回家路上的女友;之后,他与女友分手的传闻又铺天盖地——作为2008年一个中国的爱情符号,他被塑造又被误解,最终在一个小山村与女友一起找到了爱情归宿。

 

文/何雄飞


2008年农历十一月初五(公历12月2日)。
27岁的杜登勇站在家门口迎娶21岁的新娘周永红,这是一位10里地外赵家岗乡麻山村的姑娘。
当天的黄历上这样写道:宜订盟、嫁娶、入宅、作梁。
为了这一天,杜登勇花掉了自己多年打工攒下的七八千元钱,置办的物件包括衣柜、新床、酒、菜、烟和鞭炮,以及一台价值400元的“山寨”电视机,10月底时从深圳抱回老家——湖南省张家界市慈利县江垭镇岩板田村,光托运费就花了50块。
最值钱的家当是一辆女式摩托,1000块买的二手车,除了有一次发动机机油冒烟外,一切安好。穿着橘黄夹克、线织棉鞋的杜登勇骑着它奔驰在乡村公路上,发生了静电反应一样的头发被吹到脑后,面色红润,很是精神。
按说,杜登勇早在一年多以前就在为结婚做着准备,2007年年底,杜登勇决定花1万块,将家里刮风漏雨的木板屋改建成石砖房。起初,村支书不同意,理由是当年威震四方的一代武术宗师杜心武的故居就在离他家不到50米的左后方,那里即将兴建一座纪念馆。
1月12日,杜心武故居的木窗上仍然挂满蛛丝网、门口堆满柴火,杜登勇却已经和他新婚一个多月、有着7个月身孕的妻子周永红,坐在石砖房的堂屋里烤火。
他们那场在2008年雪灾中被塑造,后来又在传媒上被误解的爱情,终于有了一个完美而温暖的归宿。


深圳:两个独生子女的工厂初恋
杜登勇是家中的独生子(其妹几年前去世,妹夫再婚,留下一女归杜家照看),周永红是家中的独生女。
男的住在江垭镇岩板田村,女的住在赵家岗乡麻山村,两村相距10里地,两人却没有因此产生交集。
大约在1997年、1998年,尚未初中毕业的杜登勇跟着老乡到广州“抓现金”。
那是海珠区石榴岗的一家儿童服装厂,杜登勇每天的工作是往衣服上钉扣子,每个月能挣五六百块钱。但没做满两个月,他便跑回了老家,“我没身份证,那里要办暂住证,(没证)抓人!”那一年,他十六七岁。
杜登勇在家呆了五年,五年在他的记忆里,除了在地里“搞一下”干干家活,就是天天玩,有时打牌,有时瞎逛,村庄里除了无聊的白天就是寂寞的长夜。
直到2003年,他经在捷丰塑胶制品(深圳)有限公司仓库里做主管的表哥介绍,来到深圳市龙岗区坪地镇,在塑胶玩具厂里当上了一名装卸工。他和十几位工友所要做的工作就是,将仓库里一件件10到50斤重的塑胶玩具搬运到大货柜车里,夏天热的时候,太阳把车皮晒得发烫,车柜就像微波炉烤箱,杜登勇打着赤膊只穿一条短裤上下忙活,“累到连饭都不想吃,辛苦也没办法,想打工挣点钱”。
这份月薪只有1200块的苦力活,并非没有乐趣。工闲时,趁着主管不注意,杜登勇便和工友到车间里转悠,和那群来自湖南、四川、河南、广西的年轻打工妹聊天、开玩笑。
1000多人的工厂里有四五十名湖南慈利人,杜登勇喜欢本地人,“要找远地方的早就找了,近一点的好一点,有时想去看下爸妈,回家方便”。但一二十名慈利女孩大多已婚。
2006年下半年,一个进厂半个月、名叫周永红的陌生女孩引起了杜登勇的注意。他找人打听了一番,得知她是慈利老乡,未婚,无男友,是个左撇子。
19岁的周永红,在生产部做文员,主要负责制作报表和处理杂务,外号“小孩子”,因为面孔和年龄的差异,她曾一度被视为是未成年少女。在杜登勇眼里,这是一个长得好、会做事、性格温柔、说话声音非常嫩的好女孩,他有意无意借做报表的机会接近周永红,这个“一般对男孩子都很反感”的女孩,每次都能把报表漂漂亮亮地做好还给他。杜登勇感觉两人很“谈得来”,每天工作做不完、脑袋没空想“那些东西”(爱情)的周永红事后不好意思地承认,那时,杜登勇是个“好心肠”的人。
杜登勇一直是一个胆小、害羞、不擅言辞的人。
2007年上半年,杜登勇决定向周永红表明“交朋友”的心意,他没敢自己说,而是央求表哥帮忙传话,得到“好呀,让他自己打电话来”的回复后,他麻着胆子打了个电话,约周永红到附近一家超市的长凳上,他们就着一包瓜子和两瓶水坐了一个下午。
深圳市龙岗区坪地镇没有电影院,杜登勇和周永红下班或者溜工后,干得最多的事就是逛超市和菜市场,走路和聊天是他们恋爱的核心内容,下馆子吃顿二三十元三个菜的湘菜小炒是他们恋爱的极致奢侈——在工厂每顿都吃不到肉,除了白菜洋葱就是土豆,牵手和搂腰是他们恋爱的甜蜜点心。杜登勇不喝酒、也舍不得吃水果,每天却要抽掉一包5块钱的硬盒白沙,一个月下来要抽掉150块,周永红和他表哥都曾劝他戒烟,他每次憋不住又抽上了。
这是杜登勇和周永红的初恋。杜登勇认为他们玩得最开心的一次是在2008年9月表哥女儿生日的那天,“大家一起出去溜冰、唱歌”,但周永红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其他原因,予以否认,“没有,我溜冰只跟厂里一个四川女孩子去过,从来没跟别人去过。一般我都会跟很多朋友一起去玩,人多好玩一点,我干嘛要(跟杜登勇)那么亲热?”
杜登勇曾经遇上过情敌,一位和周永红要好的广西工友想把自己的弟弟介绍给她,不过错过了最好时机,当时,杜登勇已经和周永红好上了。
  
韶关—郴州:雪灾中被塑造和误解的爱情
2008年1月23日,春节前15天,周永红一个人拖着大包小包来到深圳龙岗车站,花三四百块买了张车票,挤上开往慈利老家的大巴车。
那天,杜登勇正在上班,没有前来送行。杜登勇和周永红都没有想到,一场50年一遇席卷南中国的暴风雪正在路上等着他们。
几个小时后,周永红给杜登勇打了一个电话来:“韶关堵车了。”声音沙哑。
“注意身体。”杜登勇说。越来越多关于路上因为雪灾封路、城市停水停电的消息正在传来。杜登勇变得很担心,“她一个人在路上我比较不放心”。
周永红的大巴车在韶关停停走走,走了2天才到衡阳。
杜登勇决定赶去寻找女友,但光批假就批了两天。1月27日,他找表哥借了500块,加上自己原有的积蓄,一共揣了1000多元,塞了两大包衣服便上路了,食物以为路上会有,他根本就没带。
花70多块从深圳坐“和谐号”赶到广州火车东站,再从东站转坐公交车到广东省汽车站,快入夜时,交了200块钱,坐上从广州开往韶关的大巴车,一路通畅,到达韶关已是晚上11点。杜登勇在车站吃了个15块的盒饭,此时,京珠高速已封路。
杜登勇一位在沈阳当兵的好友认为,“她是他女朋友,她生病了,再怎样都要想办法去找她。”不然,他回村里会遭受非议。
“就算是你,如果你老婆回不来,你也会去找她是不是?这不是很平常的吗?”周永红认为。
通讯时断时续,周永红说,当时自己带的手机电池很差劲,两块还管不了一天。失去联络的周永红和杜登勇像两只在暴风雪中迷失方向的雪鸟。
幸运的是,周永红的邻座是一位来自常德桃源的好心肠的大爷,“他对我很好,很照顾我,一般吃什么都给我一份,下车买什么东西也会给我买一份,就像一个老爷爷照顾自己的孙女一样”。
杜登勇不愿意在韶关瞎等,他花20块打了个摩的,让其送到京珠高速龙归出口处。此时已是夜里12点,杜登勇只能借着远处零星人家的灯光,朝着近200公里外的郴州前行,路上结了冰,天上下着雪。
穿着毛衣和外套的杜登勇,拢紧一前一后两个黑色的大包赶起夜路,他不知道,郴州已经断水断电,成为一座黑暗之城。
1月28日中午十一二点,正在路上开车进行雪灾报道的某报记者遇见了杜登勇,并拍下了一张事后令杜登勇岳父备感“出丑”的照片,他们将他带上车,下午6时15分,在梅花收费站将其放下,给了面包、饼干和100块钱,报道写道:步行了18小时的小杜,“衣服都结冰了,头发像打了摩丝一样,硬邦邦的。”雨水打湿了杜登勇的衣服,“我一定要找到她。就是爬我也要爬到她跟前。”
杜登勇事后否认曾经说过类似“爬也要爬到她跟前”的话。
接下来的两天,他在路上遇见了零星一些前去寻找母亲和亲人的步行者,在郴州市宜章县,他还遇见了两个同样步行的常德人,三人结伴同行抵达郴州市城区,常德人执意付了晚餐的账。
一位好心的记者安排杜登勇在一家小旅馆住下,他身上盖了两床棉被,头上发着低烧,身子在哆嗦,手机摆在枕边,是怕错过周永红电话。
1月30日,杜登勇接到老乡电话,得知女友周永红已于29日安全回到慈利老家。有报道写道:下午3时许,杜登勇拨通女友电话,电话那头传来哭泣声。“刚刚我姐打电话给我了,什么都给我说了。我的心好痛。你到底怎么样了?说句实话给我好不好?真的好想你!”挂断电话后,女友又给他发来短信。
周永红在仔细看完报道后评价:“报道有一多半是假的,编得跟看电视一样,有些人还看得掉眼泪。一,我根本没感冒;二,没哭;三,也没发过短信。”杜登勇也说,“这是发到人家手机上的短信,不是我的。”
此时,一个被过度渲染的雪灾中的爱情已经把杜登勇塑造成一个英雄般的人物,网友们开始叫嚷“嫁人就嫁杜登勇”。
1月31日从郴州绕道长沙再到慈利的杜登勇,到达县城时已是2月1日凌晨1点,他不得不花20块找间小旅馆住下,并不存在“女友一直在车站等他”的情形,那年春节,杜周两家并未走动。
2月22日,刚回深圳返工的杜登勇被请到了北京,参加《鲁豫有约》的节目录制,此后,便有报道称:杜登勇因女友突然不理睬而失恋,因被工友议论像“乞讨的”而失业。
“我后来在深圳给《鲁豫有约》他们打过电话,说不是呀,你们怎么这个样子呢,搞错了。”杜登勇解释,自己仅仅说过两人“关系不合”,却被误解成“分手”。离开工厂是因为在北京做了一周节目,厂里又招满人,他想趁机换个环境。
  
慈利:拒绝拍照的周永红和一肚子委屈的杜登勇
杜登勇因为雪灾寻女友一举成为了慈利当地的名人。
但在周永红看来,“每个人的(爱情)都是一样的,要说特别,每个人的都特别,平凡的话,每个人都平凡。”
在东莞、深圳晃悠了两个月后,杜登勇又回到了捷丰塑胶玩具厂当装卸工。
国庆节,杜登勇和周永红回到慈利老家,跟家人提出要赶紧操办婚事。“主要是我想结,岁数到了二十六七,再过几年就不放心了。”杜登勇说。但21岁的周永红并不心急,“我再过三四年都不大”。
其实,最大原因是周永红已有身孕。杜家父母和周家爷爷欣然应允,但问题出在了周永红的父亲身上,周父是过门女婿,周的母亲多年前已经去世,多年来,周永红一直备受父亲宠爱。周父不满此桩婚事的理由有三:一、女儿年纪尚小;二、杜家家境不好;三、杜登勇上报“出了丑”。
一个值得玩味的细节是,在邻居和村干部的劝说下,周永红仍坚决拒绝了《新周刊》的拍摄要求,理由是从小到大就像是“忌口”一样不喜欢照相,21年里她只拍过毕业照和结婚照,怕“出丑”和恐遭父亲严责或是真正缘由。
国庆节后,杜登勇和周永红返回深圳结清工资,在10月22日回老家筹备婚事。
杜家门沿贴上了“琴瑟和谐:万载良缘此日成,百年佳偶今朝合”的喜联,堂屋和洞房里,分别贴上了“红太阳”毛主席和“新北京,新奥运”的巨幅油纸画,一张“帮内忙执事单”糊在了石墙上,19人被分派了“做菜”、“做饭”、“打盘”、“扯碗”、“洗碗”、“刷桌”、“伺烟”、“管酒”、“挑水”、“引拜”、“打杂”的活。三桌酒席列在门前,早到早吃晚到晚吃,一场流水席下来开了三四十桌,大大小小加起来有数百号人。
直到今天,婚后一个月的杜登勇和岳父之间仍心存芥蒂,两人见面,除了一声礼节性的招呼外,别无他话。有知情者称,周父至今不肯认女婿。
现在,杜登勇和周永红在两家都开了伙,两边轮流着住,杜登勇俨然是半个上门女婿。一件值得忧虑的事情是,在未来,两家还将为孩子究竟是男是女、姓杜姓周产生纠葛。
在杜登勇看来,周永红是一个不太爱说话、经常发小脾气、有点小孩子气的妻子,他一肚子的委屈,也只能在周永红羽绒服下微隆的肚子前先“忍一忍”。
对于外界赋予“嫁人就嫁杜登勇”的美誉,杜登勇并不感冒,“没兴趣听这些,我现在快30岁了,想挣钱挣到40岁。”他指着漏风的瓦房顶说,“到时我会回到村里,不能再让他们过苦日子。”
在杜登勇未来的计划中,孩子出生后,到2009年年底,他将再次前往深圳打工。周永红也将在孩子长到一到二岁时外出打工挣钱。
美满的生活将在若干年后实现,届时,杜登勇将建起一栋温暖而牢固的水泥平房,再花两三万块钱在马路边盖一爿小店,周永红可以坐在里面,卖点矿泉水、香烟和啤酒。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