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周刊

http://xinzhoukan.vip.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新周刊》,“中国最新锐的时事生活周刊”,创办于1996年8月18日,十二年猛进,已成为中国社会变迁最敏锐的观察者与记录者。 《新周刊》由广东出版集团、三九企业集团联合主办。 《新周刊》每期128页全彩印刷,每月1日、15日出版,零售价15元。

网易考拉推荐

艺术权力再分配  

2009-11-30 14:40:45|  分类: 《新周刊》每期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馆长、新院长相继出炉艺术权力再分配王璜生、罗中立相继进京赴任,中国当代艺术院招揽了21位当代艺术明星。不管中国艺术界的权力如何分配,艺术家的创作一直是独立的,这很重要。文盛文今年艺术界的人事变动特别频繁,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梁江调任中国美术馆副馆长,西安美术学院院长杨晓阳调任中国国家画院院长,王璜生从广东美术馆离职动静也很大,媒体对他的集中报道超过了以往任何时候。11月,罗中立进京赴任中国当代艺术院院长,又让艺术圈兴奋了一把。王璜生:不做第二个广东馆王璜生从任职13年的广东美术馆离职了,他一走,广东美术馆的独立精神还能不能保留?这是艺术界最关心和担心的。而悬而未决的新馆长的人选,也吊足了人们的胃口。很多人都很惊讶,被称为“广东王”的王璜生,为何愿意从一个省级馆长变成大学馆长。“当年我去广东美术馆时,其实是没人想去,才叫我去的。这几年做下来,像个样,在国际国内影响还比较大。”王璜生告诉《新周刊》,到北京是自愿选择的,“北京是一个更为开阔的天地。尤其是中央美院的学术积累、学术资源等,都是我今后发展很重要的基础。”事实上,2007年,广东美术馆建馆十周年系列活动后,王璜生就想走了。“不过当时手上还有很多工作没完成,2008年第三届广州三年展,紧接着又是2009年5月第三届广州摄影三年展。”王璜生看好中央美院美术馆的前景:“从运作角度讲,学院美术馆是立足学院而面向世界、面向社会的。国际上有很多重要的大学美术馆影响特别大,像伯克利大学和宾州大学美术馆。”王璜生说,广东美术馆毕竟经营了十多年,一切都驾轻就熟,而央美美术馆是一个新馆,配套还不是特别健全。“到新的地方,要搭建新的东西,我现在的工作是打好基础。”王璜生上任后,中央美院美术馆明显热闹了。华彬09全球收藏家论坛期间举办了“碰撞”展,世界设计大会展览影响也不小,“平均每天两千人以上来参观”。采访当日,王璜生正忙于筹备11月底开幕的“景观静观:中国当代摄影展”。因为广州三年展和广州摄影三年展的成功,有人问王璜生会不会在北京继续这种模式。王璜生很明确地说,不会在央美建第二个广东美术馆。“这里是另外一个环境,我有另外一种发展规划。央美美术馆有非常好的古代藏品,近现代也有很多好东西。”王璜生告诉《新周刊》,美术馆的整个建构还是以现当代为主,在美术史研究方面还是会依托学院资源。“精神品质和文化标准,我会坚持。”以前在广东馆时,办的刊物是《美术馆》,而现在,王璜生正在策划《大学与美术馆》。在央美美术馆,王璜生将和徐冰一起工作。在海外多年的徐冰,现在既管中央美院的国际交流,又管

美术馆。加上北京本身的地域优势,当王璜生与徐冰联手,结果让人期待。罗中立:掌管当代艺术院是国家任务2009年11月13日,中国当代艺术院在北京中国艺术研究院挂牌成立。四川美术学院院长罗中立就任中国当代艺术院院长。文化部副部长、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王文章说:“中国艺术研究院筹备4年,成立了中国当代艺术院。相信由这一平台集合起的中国当代具有旺盛创造活力的艺术家群体,会推动具有中国精神气象的当代艺术进入一个新境界。”担任中国当代艺术院艺术总监的艺术家叶永青说:“这是第一家由政府命名的国家级当代艺术院。由于中国当代艺术取得了越来越令人瞩目的成就,文化部经数年调研评估后,最终决定成立中国当代艺术院。”叶永青透露,文化部副部长王文章三年前就和他们接触了。而罗中立任院长,是文化部直接任命的,他考虑再三,才决定出任。向来低调的罗中立,这次更是回避了所有采访。罗中立的儿子罗丹在四川美院油画系任教,他透露了父亲再当院长的心态:“他们这一代人使命感很强,出任当代艺术院院长,我父亲觉得是国家交给他的任务,他理应要去完成。”“英国皇家艺术院或者法兰西艺术院这样的机构给杰出艺术家以院士称号,文化部的这次聘任,也等于说给了中国的艺术家们‘院士’的荣誉。”叶永青说。当代艺术院聘用了21位当代艺术明星,除了院长罗中立、艺术总监叶永青,获聘的还有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鲁迅美术学院院长韦尔申、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徐冰,以及自由艺术家蔡国强、曾梵志、方力钧、王广义、岳敏君、张晓刚、汪建伟、邱志杰等。选罗中立当院长是众望所归。1980年因《父亲》扬名的罗中立,已经在四川美院当了8年院长。无论是当代艺术的创作还是研究,四川美术学院一直冲在前头,罗中立前两年更是将F4集体聘为四川美院客座教授。除了院长,罗中立还是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本身就是体制内的领导。而对这些艺术家而言,罗中立成名最早,是当之不愧的老大哥。当年,他和张晓刚、叶永青、周春芽都是四川美院77、78级的学生,生于1948年的罗中立,一直被这些50后叫作“罗哥”。罗中立再次成为“带头大哥”,也就相当自然了。当代艺术会不会被招安?挂牌仪式上,陈丹青说,王文章是他遇到的文化部领导中,特别有魄力、珍惜人才的一位,紧接着又以一贯的愤青腔调说:“今天将这些梁山好汉纳入体制内,但他们都是调皮捣蛋的,万一出了什么事,你们愿不愿担当?”转而马上对艺术家们说,不管怎么样,都不要把自己的锐气灭掉,不要让自己慢慢变蔫了。招安的话题,就这样被陈丹青摆到了台面上,而网络上的激烈争论正在延续。对此,叶永青说:“成立了一个当代艺术的学术新馆长、新院长相继出炉

艺术权力再分配

 

王璜生、罗中立相继进京赴任,中国当代艺术院招揽了21位当代艺术明星。不管中国艺术界的权力如何分配,艺术家的创作一直是独立的,这很重要。

 

创作机构,就被认为是招安,这是我们一直以来简单地将官方和民间对立起来造成的。事实上,中国当代艺术从一开始就与各种机构打交道,而艺术家的创作一直是独立的。”曾梵志也回应:“我一直作为独立艺术家进行创作。”叶永青解释道,当代艺术院是聘请艺术家,不是包养艺术家。“不发工资、不分房,不是一个管艺术家的单位,就是一个平台、孵化器、温床,一个展示的场所。艺术家的角色没有变,他们还是自在、自为的状态。”西安美术学院的批评家彭德也在博客中表达了自己的观点:“积极地看,这是一件好事,表明中国在变化。当代艺术是几代人追求的事业,不会满足于永远地被视为异端。招安而进入体制的批评太笼统。”关于招安的争论,在2008年徐冰就任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时同样热烈。徐冰在海外的那些年,在世界各地大学和艺术机构做过上百场讲演,每年差不多二三十个展览,同时还是古根海姆美术馆艺术家顾问委员会成员。除了他本身的艺术成就,这样的国际资源也不是每个人都有的。而当时中央美院院长潘公凯也明确指出,徐冰熟悉国际美术发展的潮流并密切关注国内美术发展、美术教育动态,他的到来将会对中央美院国际交流与教学、科研创作工作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一年以后,事实证明,徐冰果然促进了央美的国际交流。更重要的是,他是院长,但他更是艺术家。“这不是某一个历史的终结,也不是某一个历史的开始,只是一个过程,一个进步。” 叶永青这样评价当代艺术院的成立。

文/盛文 

 

今年艺术界的人事变动特别频繁,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梁江调任中国美术馆副馆长,西安美术学院院长杨晓阳调任中国国家画院院长,王璜生从广东美术馆离职动静也很大,媒体对他的集中报道超过了以往任何时候。11月,罗中立进京赴任中国当代艺术院院长,又让艺术圈兴奋了一把。

 

王璜生:不做第二个广东馆

 

王璜生从任职13年的广东美术馆离职了,他一走,广东美术馆的独立精神还能不能保留?这是艺术界最关心和担心的。而悬而未决的新馆长的人选,也吊足了人们的胃口。

很多人都很惊讶,被称为“广东王”的王璜生,为何愿意从一个省级馆长变成大学馆长。“当年我去广东美术馆时,其实是没人想去,才叫我去的。这几年做下来,像个样,在国际国内影响还比较大。”王璜生告诉《新周刊》,到北京是自愿选择的,“北京是一个更为开阔的天地。尤其是中央美院的学术积累、学术资源等,都是我今后发展很重要的基础。”

美术馆。加上北京本身的地域优势,当王璜生与徐冰联手,结果让人期待。罗中立:掌管当代艺术院是国家任务2009年11月13日,中国当代艺术院在北京中国艺术研究院挂牌成立。四川美术学院院长罗中立就任中国当代艺术院院长。文化部副部长、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王文章说:“中国艺术研究院筹备4年,成立了中国当代艺术院。相信由这一平台集合起的中国当代具有旺盛创造活力的艺术家群体,会推动具有中国精神气象的当代艺术进入一个新境界。”担任中国当代艺术院艺术总监的艺术家叶永青说:“这是第一家由政府命名的国家级当代艺术院。由于中国当代艺术取得了越来越令人瞩目的成就,文化部经数年调研评估后,最终决定成立中国当代艺术院。”叶永青透露,文化部副部长王文章三年前就和他们接触了。而罗中立任院长,是文化部直接任命的,他考虑再三,才决定出任。向来低调的罗中立,这次更是回避了所有采访。罗中立的儿子罗丹在四川美院油画系任教,他透露了父亲再当院长的心态:“他们这一代人使命感很强,出任当代艺术院院长,我父亲觉得是国家交给他的任务,他理应要去完成。”“英国皇家艺术院或者法兰西艺术院这样的机构给杰出艺术家以院士称号,文化部的这次聘任,也等于说给了中国的艺术家们‘院士’的荣誉。”叶永青说。当代艺术院聘用了21位当代艺术明星,除了院长罗中立、艺术总监叶永青,获聘的还有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鲁迅美术学院院长韦尔申、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徐冰,以及自由艺术家蔡国强、曾梵志、方力钧、王广义、岳敏君、张晓刚、汪建伟、邱志杰等。选罗中立当院长是众望所归。1980年因《父亲》扬名的罗中立,已经在四川美院当了8年院长。无论是当代艺术的创作还是研究,四川美术学院一直冲在前头,罗中立前两年更是将F4集体聘为四川美院客座教授。除了院长,罗中立还是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本身就是体制内的领导。而对这些艺术家而言,罗中立成名最早,是当之不愧的老大哥。当年,他和张晓刚、叶永青、周春芽都是四川美院77、78级的学生,生于1948年的罗中立,一直被这些50后叫作“罗哥”。罗中立再次成为“带头大哥”,也就相当自然了。当代艺术会不会被招安?挂牌仪式上,陈丹青说,王文章是他遇到的文化部领导中,特别有魄力、珍惜人才的一位,紧接着又以一贯的愤青腔调说:“今天将这些梁山好汉纳入体制内,但他们都是调皮捣蛋的,万一出了什么事,你们愿不愿担当?”转而马上对艺术家们说,不管怎么样,都不要把自己的锐气灭掉,不要让自己慢慢变蔫了。招安的话题,就这样被陈丹青摆到了台面上,而网络上的激烈争论正在延续。对此,叶永青说:“成立了一个当代艺术的学术

事实上,2007年,广东美术馆建馆十周年系列活动后,王璜生就想走了。“不过当时手上还有很多工作没完成,2008年第三届广州三年展,紧接着又是2009年5月第三届广州摄影三年展。”

王璜生看好中央美院美术馆的前景:“从运作角度讲,学院美术馆是立足学院而面向世界、面向社会的。国际上有很多重要的大学美术馆影响特别大,像伯克利大学和宾州大学美术馆。”王璜生说,广东美术馆毕竟经营了十多年,一切都驾轻就熟,而央美美术馆是一个新馆,配套还不是特别健全。“到新的地方,要搭建新的东西,我现在的工作是打好基础。”王璜生上任后,中央美院美术馆明显热闹了。华彬09全球收藏家论坛期间举办了“碰撞”展,世界设计大会展览影响也不小,“平均每天两千人以上来参观”。采访当日,王璜生正忙于筹备11月底开幕的“景观静观:中国当代摄影展”。

因为广州三年展和广州摄影三年展的成功,有人问王璜生会不会在北京继续这种模式。王璜生很明确地说,不会在央美建第二个广东美术馆。“这里是另外一个环境,我有另外一种发展规划。央美美术馆有非常好的古代藏品,近现代也有很多好东西。”王璜生告诉《新周刊》,美术馆的整个建构还是以现当代为主,在美术史研究方面还是会依托学院资源。“精神品质和文化标准,我会坚持。”以前在广东馆时,办的刊物是《美术馆》,而现在,王璜生正在策划《大学与美术馆》。

创作机构,就被认为是招安,这是我们一直以来简单地将官方和民间对立起来造成的。事实上,中国当代艺术从一开始就与各种机构打交道,而艺术家的创作一直是独立的。”曾梵志也回应:“我一直作为独立艺术家进行创作。”叶永青解释道,当代艺术院是聘请艺术家,不是包养艺术家。“不发工资、不分房,不是一个管艺术家的单位,就是一个平台、孵化器、温床,一个展示的场所。艺术家的角色没有变,他们还是自在、自为的状态。”西安美术学院的批评家彭德也在博客中表达了自己的观点:“积极地看,这是一件好事,表明中国在变化。当代艺术是几代人追求的事业,不会满足于永远地被视为异端。招安而进入体制的批评太笼统。”关于招安的争论,在2008年徐冰就任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时同样热烈。徐冰在海外的那些年,在世界各地大学和艺术机构做过上百场讲演,每年差不多二三十个展览,同时还是古根海姆美术馆艺术家顾问委员会成员。除了他本身的艺术成就,这样的国际资源也不是每个人都有的。而当时中央美院院长潘公凯也明确指出,徐冰熟悉国际美术发展的潮流并密切关注国内美术发展、美术教育动态,他的到来将会对中央美院国际交流与教学、科研创作工作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一年以后,事实证明,徐冰果然促进了央美的国际交流。更重要的是,他是院长,但他更是艺术家。“这不是某一个历史的终结,也不是某一个历史的开始,只是一个过程,一个进步。” 叶永青这样评价当代艺术院的成立。

在央美美术馆,王璜生将和徐冰一起工作。在海外多年的徐冰,现在既管中央美院的国际交流,又管美术馆。加上北京本身的地域优势,当王璜生与徐冰联手,结果让人期待。

 

创作机构,就被认为是招安,这是我们一直以来简单地将官方和民间对立起来造成的。事实上,中国当代艺术从一开始就与各种机构打交道,而艺术家的创作一直是独立的。”曾梵志也回应:“我一直作为独立艺术家进行创作。”叶永青解释道,当代艺术院是聘请艺术家,不是包养艺术家。“不发工资、不分房,不是一个管艺术家的单位,就是一个平台、孵化器、温床,一个展示的场所。艺术家的角色没有变,他们还是自在、自为的状态。”西安美术学院的批评家彭德也在博客中表达了自己的观点:“积极地看,这是一件好事,表明中国在变化。当代艺术是几代人追求的事业,不会满足于永远地被视为异端。招安而进入体制的批评太笼统。”关于招安的争论,在2008年徐冰就任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时同样热烈。徐冰在海外的那些年,在世界各地大学和艺术机构做过上百场讲演,每年差不多二三十个展览,同时还是古根海姆美术馆艺术家顾问委员会成员。除了他本身的艺术成就,这样的国际资源也不是每个人都有的。而当时中央美院院长潘公凯也明确指出,徐冰熟悉国际美术发展的潮流并密切关注国内美术发展、美术教育动态,他的到来将会对中央美院国际交流与教学、科研创作工作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一年以后,事实证明,徐冰果然促进了央美的国际交流。更重要的是,他是院长,但他更是艺术家。“这不是某一个历史的终结,也不是某一个历史的开始,只是一个过程,一个进步。” 叶永青这样评价当代艺术院的成立。罗中立:掌管当代艺术院是国家任务

 

2009年11月13日,中国当代艺术院在北京中国艺术研究院挂牌成立。四川美术学院院长罗中立就任中国当代艺术院院长。文化部副部长、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王文章说:“中国艺术研究院筹备4年,成立了中国当代艺术院。相信由这一平台集合起的中国当代具有旺盛创造活力的艺术家群体,会推动具有中国精神气象的当代艺术进入一个新境界。”

担任中国当代艺术院艺术总监的艺术家叶永青说:“这是第一家由政府命名的国家级当代艺术院。由于中国当代艺术取得了越来越令人瞩目的成就,文化部经数年调研评估后,最终决定成立中国当代艺术院。”叶永青透露,文化部副部长王文章三年前就和他们接触了。而罗中立任院长,是文化部直接任命的,他考虑再三,才决定出任。向来低调的罗中立,这次更是回避了所有采访。罗中立的儿子罗丹在四川美院油画系任教,他透露了父亲再当院长的心态:“他们这一代人使命感很强,出任当代艺术院院长,我父亲觉得是国家交给他的任务,他理应要去完成。”

“英国皇家艺术院或者法兰西艺术院这样的机构给杰出艺术家以院士称号,文化部的这次聘任,也等于说给了中国的艺术家们‘院士’的荣誉。”叶永青说。当代艺术院聘用了21位当代艺术明星,除了院长罗中立、艺术总监叶永青,获聘的还有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鲁迅美术学院院长韦尔申、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徐冰,以及自由艺术家蔡国强、曾梵志、方力钧、王广义、岳敏君、张晓刚、汪建伟、邱志杰等。

选罗中立当院长是众望所归。1980年因《父亲》扬名的罗中立,已经在四川美院当了8年院长。无论是当代艺术的创作还是研究,四川美术学院一直冲在前头,罗中立前两年更是将F4集体聘为四川美院客座教授。除了院长,罗中立还是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本身就是体制内的领导。而对这些艺术家而言,罗中立成名最早,是当之不愧的老大哥。当年,他和张晓刚、叶永青、周春芽都是四川美院77、78级的学生,生于1948年的罗中立,一直被这些50后叫作“罗哥”。罗中立再次成为“带头大哥”,也就相当自然了。

 

当代艺术会不会被招安?

创作机构,就被认为是招安,这是我们一直以来简单地将官方和民间对立起来造成的。事实上,中国当代艺术从一开始就与各种机构打交道,而艺术家的创作一直是独立的。”曾梵志也回应:“我一直作为独立艺术家进行创作。”叶永青解释道,当代艺术院是聘请艺术家,不是包养艺术家。“不发工资、不分房,不是一个管艺术家的单位,就是一个平台、孵化器、温床,一个展示的场所。艺术家的角色没有变,他们还是自在、自为的状态。”西安美术学院的批评家彭德也在博客中表达了自己的观点:“积极地看,这是一件好事,表明中国在变化。当代艺术是几代人追求的事业,不会满足于永远地被视为异端。招安而进入体制的批评太笼统。”关于招安的争论,在2008年徐冰就任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时同样热烈。徐冰在海外的那些年,在世界各地大学和艺术机构做过上百场讲演,每年差不多二三十个展览,同时还是古根海姆美术馆艺术家顾问委员会成员。除了他本身的艺术成就,这样的国际资源也不是每个人都有的。而当时中央美院院长潘公凯也明确指出,徐冰熟悉国际美术发展的潮流并密切关注国内美术发展、美术教育动态,他的到来将会对中央美院国际交流与教学、科研创作工作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一年以后,事实证明,徐冰果然促进了央美的国际交流。更重要的是,他是院长,但他更是艺术家。“这不是某一个历史的终结,也不是某一个历史的开始,只是一个过程,一个进步。” 叶永青这样评价当代艺术院的成立。

 

挂牌仪式上,陈丹青说,王文章是他遇到的文化部领导中,特别有魄力、珍惜人才的一位,紧接着又以一贯的愤青腔调说:“今天将这些梁山好汉纳入体制内,但他们都是调皮捣蛋的,万一出了什么事,你们愿不愿担当?”转而马上对艺术家们说,不管怎么样,都不要把自己的锐气灭掉,不要让自己慢慢变蔫了。

招安的话题,就这样被陈丹青摆到了台面上,而网络上的激烈争论正在延续。对此,叶永青说:“成立了一个当代艺术的学术创作机构,就被认为是招安,这是我们一直以来简单地将官方和民间对立起来造成的。事实上,中国当代艺术从一开始就与各种机构打交道,而艺术家的创作一直是独立的。”曾梵志也回应:“我一直作为独立艺术家进行创作。”

美术馆。加上北京本身的地域优势,当王璜生与徐冰联手,结果让人期待。罗中立:掌管当代艺术院是国家任务2009年11月13日,中国当代艺术院在北京中国艺术研究院挂牌成立。四川美术学院院长罗中立就任中国当代艺术院院长。文化部副部长、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王文章说:“中国艺术研究院筹备4年,成立了中国当代艺术院。相信由这一平台集合起的中国当代具有旺盛创造活力的艺术家群体,会推动具有中国精神气象的当代艺术进入一个新境界。”担任中国当代艺术院艺术总监的艺术家叶永青说:“这是第一家由政府命名的国家级当代艺术院。由于中国当代艺术取得了越来越令人瞩目的成就,文化部经数年调研评估后,最终决定成立中国当代艺术院。”叶永青透露,文化部副部长王文章三年前就和他们接触了。而罗中立任院长,是文化部直接任命的,他考虑再三,才决定出任。向来低调的罗中立,这次更是回避了所有采访。罗中立的儿子罗丹在四川美院油画系任教,他透露了父亲再当院长的心态:“他们这一代人使命感很强,出任当代艺术院院长,我父亲觉得是国家交给他的任务,他理应要去完成。”“英国皇家艺术院或者法兰西艺术院这样的机构给杰出艺术家以院士称号,文化部的这次聘任,也等于说给了中国的艺术家们‘院士’的荣誉。”叶永青说。当代艺术院聘用了21位当代艺术明星,除了院长罗中立、艺术总监叶永青,获聘的还有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鲁迅美术学院院长韦尔申、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徐冰,以及自由艺术家蔡国强、曾梵志、方力钧、王广义、岳敏君、张晓刚、汪建伟、邱志杰等。选罗中立当院长是众望所归。1980年因《父亲》扬名的罗中立,已经在四川美院当了8年院长。无论是当代艺术的创作还是研究,四川美术学院一直冲在前头,罗中立前两年更是将F4集体聘为四川美院客座教授。除了院长,罗中立还是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本身就是体制内的领导。而对这些艺术家而言,罗中立成名最早,是当之不愧的老大哥。当年,他和张晓刚、叶永青、周春芽都是四川美院77、78级的学生,生于1948年的罗中立,一直被这些50后叫作“罗哥”。罗中立再次成为“带头大哥”,也就相当自然了。当代艺术会不会被招安?挂牌仪式上,陈丹青说,王文章是他遇到的文化部领导中,特别有魄力、珍惜人才的一位,紧接着又以一贯的愤青腔调说:“今天将这些梁山好汉纳入体制内,但他们都是调皮捣蛋的,万一出了什么事,你们愿不愿担当?”转而马上对艺术家们说,不管怎么样,都不要把自己的锐气灭掉,不要让自己慢慢变蔫了。招安的话题,就这样被陈丹青摆到了台面上,而网络上的激烈争论正在延续。对此,叶永青说:“成立了一个当代艺术的学术

叶永青解释道,当代艺术院是聘请艺术家,不是包养艺术家。“不发工资、不分房,不是一个管艺术家的单位,就是一个平台、孵化器、温床,一个展示的场所。艺术家的角色没有变,他们还是自在、自为的状态。”

西安美术学院的批评家彭德也在博客中表达了自己的观点:“积极地看,这是一件好事,表明中国在变化。当代艺术是几代人追求的事业,不会满足于永远地被视为异端。招安而进入体制的批评太笼统。”

关于招安的争论,在2008年徐冰就任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时同样热烈。徐冰在海外的那些年,在世界各地大学和艺术机构做过上百场讲演,每年差不多二三十个展览,同时还是古根海姆美术馆艺术家顾问委员会成员。除了他本身的艺术成就,这样的国际资源也不是每个人都有的。而当时中央美院院长潘公凯也明确指出,徐冰熟悉国际美术发展的潮流并密切关注国内美术发展、美术教育动态,他的到来将会对中央美院国际交流与教学、科研创作工作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一年以后,事实证明,徐冰果然促进了央美的国际交流。更重要的是,他是院长,但他更是艺术家。

新馆长、新院长相继出炉艺术权力再分配王璜生、罗中立相继进京赴任,中国当代艺术院招揽了21位当代艺术明星。不管中国艺术界的权力如何分配,艺术家的创作一直是独立的,这很重要。文盛文今年艺术界的人事变动特别频繁,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梁江调任中国美术馆副馆长,西安美术学院院长杨晓阳调任中国国家画院院长,王璜生从广东美术馆离职动静也很大,媒体对他的集中报道超过了以往任何时候。11月,罗中立进京赴任中国当代艺术院院长,又让艺术圈兴奋了一把。王璜生:不做第二个广东馆王璜生从任职13年的广东美术馆离职了,他一走,广东美术馆的独立精神还能不能保留?这是艺术界最关心和担心的。而悬而未决的新馆长的人选,也吊足了人们的胃口。很多人都很惊讶,被称为“广东王”的王璜生,为何愿意从一个省级馆长变成大学馆长。“当年我去广东美术馆时,其实是没人想去,才叫我去的。这几年做下来,像个样,在国际国内影响还比较大。”王璜生告诉《新周刊》,到北京是自愿选择的,“北京是一个更为开阔的天地。尤其是中央美院的学术积累、学术资源等,都是我今后发展很重要的基础。”事实上,2007年,广东美术馆建馆十周年系列活动后,王璜生就想走了。“不过当时手上还有很多工作没完成,2008年第三届广州三年展,紧接着又是2009年5月第三届广州摄影三年展。”王璜生看好中央美院美术馆的前景:“从运作角度讲,学院美术馆是立足学院而面向世界、面向社会的。国际上有很多重要的大学美术馆影响特别大,像伯克利大学和宾州大学美术馆。”王璜生说,广东美术馆毕竟经营了十多年,一切都驾轻就熟,而央美美术馆是一个新馆,配套还不是特别健全。“到新的地方,要搭建新的东西,我现在的工作是打好基础。”王璜生上任后,中央美院美术馆明显热闹了。华彬09全球收藏家论坛期间举办了“碰撞”展,世界设计大会展览影响也不小,“平均每天两千人以上来参观”。采访当日,王璜生正忙于筹备11月底开幕的“景观静观:中国当代摄影展”。因为广州三年展和广州摄影三年展的成功,有人问王璜生会不会在北京继续这种模式。王璜生很明确地说,不会在央美建第二个广东美术馆。“这里是另外一个环境,我有另外一种发展规划。央美美术馆有非常好的古代藏品,近现代也有很多好东西。”王璜生告诉《新周刊》,美术馆的整个建构还是以现当代为主,在美术史研究方面还是会依托学院资源。“精神品质和文化标准,我会坚持。”以前在广东馆时,办的刊物是《美术馆》,而现在,王璜生正在策划《大学与美术馆》。在央美美术馆,王璜生将和徐冰一起工作。在海外多年的徐冰,现在既管中央美院的国际交流,又管

“这不是某一个历史的终结,也不是某一个历史的开始,只是一个过程,一个进步。” 叶永青这样评价当代艺术院的成立。

  评论这张
 
阅读(3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