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周刊

http://xinzhoukan.vip.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新周刊》,“中国最新锐的时事生活周刊”,创办于1996年8月18日,十二年猛进,已成为中国社会变迁最敏锐的观察者与记录者。 《新周刊》由广东出版集团、三九企业集团联合主办。 《新周刊》每期128页全彩印刷,每月1日、15日出版,零售价15元。

网易考拉推荐

类型之争古 一条子虚乌有的南北分界线  

2008-10-16 11:15:42|  分类: 《新周刊》每期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类型之一 争古
一条子虚乌有的南北分界线


与其说是南北分界线之争,不如说是经济利益之争。在利益冲动与政绩诱导之下,这些政府公司无非想通过打“分界”牌带来旅游热,给当地带来经济收入和宣传效应。

 

文/潘滨 陈旧

 

江苏淮安刚刚宣称要建“中国南北分界标志园”,安徽蚌埠就急不可耐地树起了标志南北分解的“火凤凰雕塑”,河南信阳也不甘居于人后,在全市范围内掀起舆论,号称自己才是最正宗的南北分界线所在地。
横贯中国东西的秦岭-淮河一线,传统上被视为中国南北地理分界线。在此线上贯穿陕西、河南、安徽和江苏四省,其中有很多城市,但以前从来没有哪个城市自称是最能代表中国南北地理分界线的典型城市。但现在,一下子就冒出来三个,也许以后还有第四个,第五个......
有评论家指出,与其说是南北分界线之争,不如说是经济利益之争。在利益冲动与政绩诱导之下,这些政府公司无非想通过打“分界”牌带来旅游热,给当地带来经济收入和宣传效应。
“在争夺的背后,是巨大的投入,是投资环境的竞争,不但超出了学术界的范围,也早已经偏离了实事求是的做法。争夺的动力源于利益驱动,是拉动地方经济增长的无奈之举。”河南大学社会学教授赵文说。
在新浪网的“你如何看待建设我国南北分界标志”的民意调查报告中,89.4%的投票者选择了“不该建,完全是劳民伤财”。有的甚至用“反对”、“扯淡”、“劳民伤财”、“形象工程”等词表示对该行为的不满。
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新近就南北分界线之争表态说:所谓南北地域文化并没有一条明显的分界线,地理上从秦岭到淮河是为了研究方便,不能认为它们是文化上的分界线。

 

江苏淮安:南北分裂的真相


说起王营南大桥,淮安市外宣办的张主任一直很惋惜没有拍下它之前破败的样子。“现在的网友说我们搞南北分裂,这都是因为不明真相。”所谓的中国南北地理分界标志,只是把在上世纪30年代建的老桥废物利用。

淮安多水,四条河流几乎并行着穿过市区:京杭大运河在城南,运河鼎盛时期曾造就了最繁荣发达的淮安;里运河是从大运河裁弯取直留在城区的一段内城河,出城之后,又汇入大运河,盐河因贩运封建时期最重要的战略资源食盐而得名;古淮河也叫废黄河,是黄河泛滥时期夺淮入海的通道,由于泥沙淤积,现在显得很清瘦。

依水而生的城市也就有了大量桥梁。年轻的出租车司机带我跑遍了几乎所有正在翻修和新建的桥梁,就是没有找到所谓的“中国南北分界标志园”的影子。其实它就在市中心的废黄河上。当地人把它叫做红桥,这是国民政府时期修建在废黄河上的一座人行桥。

 

一封陌生老教师的来信

 

58岁的荀德麟步履匆匆地穿过空荡荡的市委大院,即使是周末,他也忙得不可开交。自从进入9月,他每天都只能睡4~5个小时,还要24小时保持手机开通。作为淮安文化名人和史学专家,他必须为政府的各种节会活动赋予文化意义。最近的淮扬美食节、台商投资洽谈会、大运河文化节,以及刚刚结束的洪泽湖文化节,都需要他出谋划策,提供理论支持。

以淮安市地方志办公室主任出现在媒体面前的荀德麟,实际影响力要强大很多,他同时是市政协副主席、民盟淮安市委主委,各种重大事件理论铺垫的幕后主笔。淮安本是县级市名,隶属地级淮阴市,却在7年前上演小蛇吞象,地级淮阴市被改为淮安市,在更名大会前夜,正是荀德麟通宵赶制1.2万字的铺垫长文,发遍全城,让一次不可思议的更名在文化上站稳脚跟。

2006年冬,市委领导找到荀德麟,让他参谋一件事,一名叫黄希文的退休老教师写信给市委书记,提出一个建议:希望在淮安建设一个南北分界的地理标志。此前有报道说,淮安是受市民田宗国发在《淮安日报》上的一篇读者来信启发,起了动建标志的念头,其实不然。到现在,他们还不知道田宗国其人,也没联系过他。

荀德麟非常赞成开建标志物,他从文史和风俗角度加以阐释:淮安历史上就是“辕楫交替”之地,有“南船北马”之说,在建筑、饮食、植被、气候、语言、文化等方面表现出明显的南北过渡特征。闻名海内外的淮扬菜,正式既吸收了北方菜系的味重和南方菜系的清淡,可咸可甜,深具过渡风格。此外,历史上黄河夺淮入海,古黄河与古淮河汇为一体,穿城而过,在古淮河上建南北分界标志有独特的代表意义和纪念成分。

建设标志的讨论会议由市规划局主办,荀德麟参加了所有的会议,最开始争论的是选址,到底建在哪:大运河、水渡口、淮海广场、黄河广场等等,参加会议的水利专家、文史专家、桥梁专家和市民代表围绕这些地方展开了激烈辩论,并各自提出了自己的设计蓝图。有人建议议新建一座跨河大桥,在桥中间修一座纪念碑,有人说在河两边修建不同颜色的标志物,遥相呼应,还有人提出在广场树立大型雕塑……事情一直没有定论。

直到一年多之后的2008年春,从连云港市副书记任上调来的新市委书记刘永忠察看黄河广场,看到河里竖着的老桥墩,说要把它们利用起来,标志物建设和老桥重建才在规划局的会议上结合起来,招标工作也随即开展。最后从成本计,造价最低的北京土人公司设计方案获通过。2008年5月,老桥开工建设。工程总造价477万元,其中,桥墩加固127万元,桥面建设263万元。南北地理分界线标志物造价为87万元。

 

实用价值PK标志意义

 

在这座备受争议、实则因陋就简的红桥建设工地现场,15个旧桥墩被重新贴上钢板并粉刷一新,4根S型的钢梁组成桥面蜿蜒穿过桥墩中间的空隙,一个不大的半球正在被架设起来,这将是标志南北的玻璃钢大球的支撑结构,工地上只有8位建设工人,他们上了电视新闻,也登了当地的报纸,他们还说工地项目部的皮主任,因为跟记者说“错”话,被领导叫去狠批了一顿,第二天就病了。

“我们的建设没有占用一分土地,没有任何拆迁。”朱春阳是淮安规划局用地处长,四个月之前,他还是规划处长,有关标志物的历次的规划讨论他都有参加。标志物开建的消息散出后,网上炒得沸沸扬扬,他经常在网民留言里看到自己的名字被拎出来揪打。“很多话并不是我说的,不知道怎么就安在我名下了。”朱春阳说,淮安当地市民对一此事根本就不在乎,而恰恰是那些不明真相的网友在那里乱说,什么“南北分裂”、“劳民伤财”、“形象工程”,都是无稽之谈,他也不相信所谓的网络调查的“9成网友反对”多有权威性,“网络调查的选项设置就有问题,非此即彼的两个极端。”

与皮主任的遭遇相似,淮安市市政公用事业管理局总工程师卢炳灿也被局长叫去批评一顿。他坚持不接受记者的采访,“我们都是混饭吃的,你这不是叫我为难吗?没有领导批准,我不会再接受采访了。”记者找到建设局长,当面取得同意后,卢工才肯开口说话。“我们当初就只是想建一个便民桥,我只负责从工程技术的角度提供参考。至于赋予它的文化意义,那是文史专家的事。”卢炳灿说,桥两侧是成熟的居民小区,河两岸又分别是黄河广场和淮河公园,在桥修好之前,两边居民很少绕远通过公路桥到对面的公园游玩。人行桥建好之后,不但增添一个风景,还把两个街头公园连为一体,居民也可相互往来。它是名副其实的便民桥。也不存在劳民伤财,建设一个最简朴的人行桥最少也得600多万,而改造旧桥,再增添桥文化标志,才花400多万,非常划算。

与市里统一口径的“便民桥”相反,附近居民也并非全不在乎,却多都有抱怨。“所谓的便民桥,其实一点都不方便。”已经抢先体验了一把的市民张先生说,桥墩中间的空档本来就不高,也就1.8米的样子,再铺上厚达20厘米的钢梁,将来还要铺设木板,留给个行人的高度只剩1.5米,成人要想过桥,必须弯腰钻过去,而且桥宽只有2米左右,只能并行通过两个人,所谓的凭栏观风景,基本上不太可能实现,两边通行,还很容易造成挤压,甚至发生事故。“要是真做便民桥,完全可以在桥墩最上面铺设宽桥板,那样实用性更大。”旁边的王先生也看出门道。“它的标志意义还是大于它的实用价值。”

 

安徽蚌埠:低调的大手笔

 

蚌埠城清晰的分为老城区的新城区,因为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天地。翻开5年前的蚌埠地图就会发现,南有军用机场,北有淮河阻隔,城区被挤压得不成样子。特别是位于蚌埠城南的十三航校机场属于军管区,不但占据了城市向东南湖滨发展的主要通道,还让蚌埠受到净空限制、飞行噪音污染、飞行事故的威胁。蚌埠机场空军部队政治协理员温进喜全程参与了艰苦谈判的全过程,他力主机场搬迁,曾经比喻说,机场就像一只无情的巨手,扼住了蚌埠发展的咽喉。老机场搬走之后,地方政府在旧址上建设新经济开发区,并把市政府也搬迁出来,拥挤不堪的老城区,在这里伸开拳脚。

蚌埠经济开发区(原名新城综合开发区)正是在这个历史背景下应运而生。最近备受关注的南北地理分界的龙雕塑正是由该区管委会策划实施,并竖立于新区东部的龙子湖畔。这座由韩美林设计的雕塑孤零零地立在人迹罕至的湖边,并没有名字,之前网络盛传的“火凤凰”其实是位于蚌埠火车站的另一个雕塑。附近居民不知道这座雕塑的含义,甚至曲解为这是在表明湖里有龙出没。

雕塑有明确的方向性,由三个主要部分组成:四方神兽、钢管阵列和腾龙像。雕塑底部是古代四神青铜像——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代表东南西北四个方位,是“镇四方,避不祥”的守护神。雕塑中部是由八根钢管构成的管阵构成两翼,蓝翼指向冷调的北方,红翼朝向火热的南方。一颗青铜珍珠镶嵌于分指南北的两组钢管之间,代表珠城蚌埠地处南北方之间。处于雕塑最高点的是一只欲飞的腾龙,意指经济腾飞发达。据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柏总工程师介绍,雕塑高达39.9米,总重量100吨,是在北京做好运载过来,由韩美林公司的技术人员安装完成的。

3年前雕塑建好时,这里还杂草荒芜,后来开发区专门成立了龙子湖治理开发公司,围绕湖区和雕塑开建公园,架设了新的跨湖大桥,修建了占地4000多亩的桥头公园,先行开放的北公园旁边还修建了大片别墅。这个项目总投资高达8亿,前后建设了三年,原先散居附近的村民全部拆迁搬走,园子里除了竖起这个大雕塑,还移植栽培了大量珍惜花木。雕塑所在的南园预计今年国庆开园。

但是项目部否认了投资8亿的说法,据项目承建方安徽水利股份开发有限公司的王主任介绍,修大桥用了一亿,建公园用了一亿多,总共不超过三亿。至于龙雕塑,他从来没听说过要用来划分南北分界,“可能开园的时候,领导会有一个说法,现在卖一个关子也未尝不可。”蚌埠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的徐国顺主任也不愿意透露具体的投资数额,更多的强调龙子湖正在打造4A级风景区,至于景区所需的人文意义,可以慢慢丰富,逐渐积累,韩美林雕塑的竖立,就是文化建设的第一步。

虽然项目部一直强调桥头公园的公共免费性质,但这里距市区遥远,附近也没有大型成熟的居住区,开放已快一年的北园,依旧冷冷清清,无人观赏,很难想象,偌大的南园,孤零零的雕塑,能引来大批市民参观。老城区的居民多不知道这个已存在三年的风景,提起南北分界标志,还有人指出应该是淮河桥下的一座雕塑。部分市民是通过淮安和信阳的炒作才知道了蚌埠的标志,“我们真不会做文章。”开食品店的司先生感叹说。

不会做文章的蚌埠或许功夫在标志外,高额投资,大范围征地,新建大桥,广种别墅,人造小岛……这里的文章可能比一个南北地理分界的雕塑更大一些。

 

河南信阳:很冤很委屈

 

在江苏淮安和安徽蚌埠挑起南北分界线之争后,河南信阳人也有话说。
不止信阳当地的民间学者与知识分子坐不住了,还惊动了远在省城郑州的专家学者。如河南省科学院地理研究所所长冯德显就认为,无论是自然景观还是人文资源,如果要建中国南北地理分界线,信阳的代表性更强。
信阳市旅游局局长麻根柱说,信阳、淮安都处在中国南北地理分界线上,谁都有资格建个纪念碑。但如果把纪念碑定性为分界线最典型的代表,性质就变了,获得这个典型荣誉的地方,潜在的利益就大了。
其实早在2006年,河南信阳也曾动过兴建类似文化标志的念头,在规划建设当时的新城区——羊山新区时,文化部门建议在新区建一个可以显示南北交会处的主题广场,不过之后不了了之。
在淮安抢得头筹之后,信阳市政府正在召集各方人员,进行紧急论证工作,从地质构造、气候条件、林业生态等各方面展开调查,论证信阳作为中国南北地理分界线标志的典型性、代表性。
冯德显认为,淮安建的只是一个主题公园,并不妨碍信阳重新规划。“最关键的是怎么选择一条线路,来体现出这种南北差异,包括不同的自然景观和文化模式,这需要好好策划。”
尽管无法预知最终方案究竟为何,但可以预知的是,它的出炉将会更快、更大与更豪华。它可能是个球,可能很能体现“南北”特色,而不是“东西”。
城市竞赛比什么
经济学家张五常说,中国经济的上一轮强劲增长得益于各地政府,尤其是县级政府变成一家家公司。比起单纯的政府来,公司化的政府更有效率。在这场跨地域的南北分界线之争中,相互竞争的各地方政府表现得极其类似于企业间的竞争关系。
这三座城市其实境遇相差不大:偏处内陆,资源有限。传统上以农业为主,工商业欠发达,在本省经济格局内均处于相对偏落后位置。在中国社科院社会科学研究最新出炉的城市综合竞争力排名中,江苏淮安列第81名,安徽蚌埠107名,至于河南信阳,则在第200名以外。
城市的竞争力,不是一个一个指标机械拆分地相比,而是注重城市诸要素的匹配和融合,实现城市整体发展的良性循环。但很遗憾,在这场城市竞赛中,唯一的标准是人口规模与GDP速度,而不是谁最适宜居住、环境最优美、生活最安全等。这三座淮河上的城市其实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污染。众所周知,淮河是中国污染最严重的水域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