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周刊

http://xinzhoukan.vip.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新周刊》,“中国最新锐的时事生活周刊”,创办于1996年8月18日,十二年猛进,已成为中国社会变迁最敏锐的观察者与记录者。 《新周刊》由广东出版集团、三九企业集团联合主办。 《新周刊》每期128页全彩印刷,每月1日、15日出版,零售价15元。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地震之反思:未知日  

2008-05-16 20:18:42|  分类: 历史上的《新周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未知日


“无知即力量”,这句乔治·奥威尔虚拟的标语至今仍然回响耳际。渺小的我们生活在一个未知的地球上,而“无知”恰恰缘自我们对“未知”的无能为力。大灾难永远不会是大灾难,如果它也有“已知日”的话——只是,它永远只会在“未知日”降临。               (未知日:广东白话,意为“明天”)

 

文/令狐磊

 

拿马地峡,那群西班牙人“又困又累、又饥又渴,身边萦绕着蜇人、吸血的成群昆虫,衣服被刺芒扯破了……”最后他们克服所有的困难,爬上一条山脊,“从那山峰上就能眺望到两个海洋——大西洋和另一个当时尚不为人知和命名的太平洋。”那是1513年9月25日,是人类知道地球上未知的最后一个海洋的日子——奥地利作家斯蒂芬·茨威格在《人类的群星闪耀时》这样记下人类发现海洋的重要一刻。
一场大地震在印尼亚齐省发生时,整个印度洋沿岸的海滩边上,仍然沉浸在西方圣诞假期一片天堂的阳光与海风的沐浴下。海啸毫无征兆地从海底蔓延到印度、斯里兰卡、泰国、马尔代夫甚至东非沿岸。“我看到突然间大海站了起来。”一个幸存者这样描述这场突如其来的海啸带来的惊悚。这是2004年12月26日,人类迄今为止的大灾难中最新的一场。


未知即力量


“我肯定动物有未卜先知的第六感。”印度南部TamilNadu省的野生动物监视员巴鲁(A. D.Baruah)说,他对前来采访的记者描述着一位惊魂未定的灯塔看管员告诉他的动物惊慌逃亡的情形——在海啸冲进印度野生动物保护区10分钟前,一群羚羊从岸边惊慌逃向附近一座山丘的山顶。巴鲁称:“那个人说,他看见海边的动物逃向森林。10分钟后巨浪开始袭击。动物早已经逃到安全地带。”
我们对动物缘何能逃脱这场海啸无法解释,而史前时代遗留下的太平洋复活节岛的似人似神雕像同样无法解释——
至今为止仍然一无所知,没有一个人能告诉我们——它们意味着什么、制作于何时或为什么立在那里。房龙感言道:“就算摆在博物馆里,它们也会让你悚然而惊,即使是但丁在炼狱里游历时,也不曾见过这样凝重的绝望的形象。”
这样的神秘感和未知感一直伴随着人类的航行——唯一值得信赖的是中国人发明的指南针。1405年,中国的舰队便已在郑和统领下横跨印度洋,中国人的身影远达东非沿岸。1498年,葡萄牙人亦终于绕过好望角发现印度洋的存在,10年后他们抵达印度,再过40年,他们登上日本海岸。
相对于风平浪静地便发现了印度洋,接着找到了马六甲航道,随后荷兰人的“东印度公司”轻易扎根印度、东南亚,更随着“海上丝绸之路”的熙熙攘攘,印度洋似乎并不存在漫长的探寻过程。房龙认为“在整个充满戏剧性的、迷人的航海、探险历史中,最具戏剧性、最迷人的一章就是发现太平洋。因为所有这些航行都是在极其孤独寂寞——太平洋的孤独寂寞——的背景下进行的”。在人类发现史上,“探寻南方未知的大陆”(后来终于找到了澳洲),便曾是整个16世纪的重要篇章。当然,这些探寻,并非只是满足对“未知世界”的探索精神,更多的只是在贪欲的想象中,鼓舞着指挥官号令他的水手奋勇穿越未知的海洋、浓雾、巨浪、暴风和各种瘟疫,探寻那个“只要用普通的铁铲轻轻一挖就能得到金矿”的“黄金国”。
对未知的太平洋岛屿宝藏的想象同时也是好莱坞经典影片《金刚》的题材——金刚本来只是野岛上的土著的神,无知(而且无畏)的冒险资本家把金刚当作可供市民观赏的奇物,于是捕来在纽约开秀,最后酿成金刚摧毁大都会的大灾难。
然而随着深海探测的进行,人们以为对海洋的了解已经足够。海洋开始变为消费主义的天堂。对海滩的想象成为一种贪欲——包括香港卡通故事中的麦兜都会对“水清沙幼、椰林树影”的马尔代夫念念不忘。香港评论人“小岛”写下《旅游与阳光海滩之想象》,指出东南亚的海滩对香港人来说,是一个“寻回的失乐园”,旅游活动中“脱离不了一些依凭想象和猎奇而设计的行程”,例如参观人妖表演、鳄鱼潭。
马克·吐温的《来自地球的信》(这部大文豪最后一部重要作品,被评论为“凝聚了他对愚昧人性和荒唐世界的全部愤怒”)对人类的无知状态进行了强烈的讽刺——故事主人公“撒旦”被造物主派到地球考察,于是他在考察后给家里的大天使写信:“这儿真是个奇怪的地方……人全疯了,其他动物全疯了,地球疯了,大自然本身也疯了。人真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稀罕物。……一句话,人一直是对上帝造物的讽刺。然而,人却大言不惭,诚心诚意地自诩为上帝的最高杰作。”
如果,真的有撒旦这样冷酷的观察员,那么乔治·奥威尔在《1984》中为“老大哥”拟的标语“无知即力量”对人类来说,确是再合适不过。

 

下一个“未知日”


在这场“12·26”印度洋地震与海啸中,即便撒旦不是观察员,大量的博客们已经在充当这样的角色。英国《卫报》便留意到:“在这些日子里,很多受灾难影响的人转而在互联网上分享他们非常个人的幸存故事、无助和失落。”网民尼尔·麦金托什(NeilMcIntosh)认为:“很显然地,这些海难博客日记只是海啸故事中很微小的一部分。但海啸可能已经对博客世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只要我们点击进入他们的博客中,就不难发现你也伴随着他们的情绪漩涡被吞入一个巨大的海水无底洞中。他们是私人设立的,但已经形成一个巨大的角色:在告知你灾难发生之时,究竟什么是真正的惊骇,什么是让你震惊的,如今这种影响是如何持续的。这些传播力量集纳在一起,在极短的时间内让欧洲、美国都感到震惊,随后迅速在世界各地开展的赈灾行动,其中便有博客的情感煽动。相比之下,电视和报纸媒体在此方面明显黯然。
在此之前,博客的基础已经相当雄厚。在美国,已经有800万成人网民拥有自己的博客,在2004年,博客的浏览量提升了58%。著名的Pew互联网和美国生活项目发表报告说:“到2004年年底,博客已经在网络文化中成为关键一环,并建立了自我体系。”博客营救海啸大灾难——这样的评论也许显得过于乐观,但总是合适的媒体形式与合适的时代相匹配确是传媒真理,特别在“未知日”与“灾难”降临之时。
1938年,让全美国人恐慌的“《星际战争》广播事件”把广播的欺骗性和侵入生活的能力,表现得淋漓尽致。当时只是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水星剧团节目,进行一个关于外星人入侵的广播剧。由于采用了打断正常广播的播出形式——让听众以为是他们信赖的是“宣布重要新闻最好是用广播”——播音员模拟的剧情听起来煞有介事,“火星人就要来了,大家要立即撤走,不要经过大桥到长岛去……那里太挤了”。结果,播出之时,全美国有几十万人惊惶地跑上街,事后调查发现有170万人相信这个广播节目是真实的新闻广播,有120万人认为“世界末日到了”恐慌得准备马上逃难。“美国人是越来越神经紧张了。用当时流行的话来说,就是全国都搞得人心慌乱。”威廉·曼彻斯特在《光荣与梦想》中这样记下。有心理暗示的是,在这事件发生前一星期,美国遭受了史上危害最大的飓风灾害。
虚假的声音,如今已经由赤裸裸“楚门”的电视摄像机所取代。在“9·11”世纪灾难的全球电视直播,把电视媒体的功能推到一个新的高度,两架飞机先后径直撞入、燃烧中倒下的世贸成为电视摄像机的焦点舞台。电视机前的亿万观众,口瞪目呆。而策动者基地组织和本·拉登更是把录像带作为他们最强有效的宣传工具。“Bethe first toknow(领先知晓)”的CNN为抢夺拉登的最新录像带和被捕人质警告录像带的发布疲于奔命。
像是某种巧合地,而这次,由于地点的分散,电视媒体发现根本无法把它们的摄像机架设到如此广泛的灾区中去,它们的报道显然不能与“9·11”相提并论。而博客,作为一种新兴的网络媒体形式,在此刻证明他们是富有激情的媒体,同时在应对未知状态下保持着一种随时跟进的恒心与钻研精神:现场目睹直击、闲言碎语、救援信息汇聚以至发动捐赠行动在灾后蓬勃发展起来。“尽快把这个救援Blog串联出去”则是这些博客的共同号召,时势迫切,正是需要博客和网络链接的时候,才能让信息和数据达到跨越海洋的有效串联。
不管是否刻薄,媒体总在激情洋溢地期待着下一个“未知日”,这也是当今时代的传媒商业定律。

 

明日之后,明日之前


除了传媒,我们对未知的消费能力还包括——全球销售800万册的《达·芬奇密码》,借助介乎已知与未知之间的“圣杯”传说、耳熟能详的名画背后的奥秘、符号、象征、神秘数字、字谜、塔罗牌、女神、巫术、占星术等等神秘成为潮流探秘;正在筹拍中的同名改编电影《达·芬奇密码》;好莱坞精于此道,突发的产生自大众未知的灾难片从来便是票房保证题材,2004年地球日前后推出的《后天》恰逢其时;《黑客帝国》则是好莱坞大片对未知想象贩卖的代表者——我们竟然都是生活在一个由机器人掌控的虚拟程序世界中?
当然,这场海啸更是在提醒我们需要对自身的科普知识进行重新检视。事实上,我们恰恰正在陷入一个可怕的网络白痴时期。我们以为Google能带我们进入任何无知的领域,但常常在输入搜索词之前,我们一无所知,在之后,我们又变成搜索结果的迷信者与信息白痴。在中国,年轻的网民们沉浸于网络游戏、聊天或者泛泛而过的网络浏览和无聊的论坛中迷惘不可终日。当年尚且有一本研究“UFO”的《飞碟探索》,如今,再没有见过有年轻人购买这本杂志,他们手上只会是那些介绍波鞋、滑板装备、化妆品的潮流杂志。
如果你不知道在这个充满反智文化的现代社会,我们该具备多少的科学知识底蕴,让我们来看柯南道尔笔下定义的“福尔摩斯”的才智清单——1.文学知识:零;2.哲学知识:零;3.天文学知识:零;4.政治知识:弱;5.植物学知识:多种多样,颠茄的知识很丰富,鸦片和毒品的知识一般;6.地质学知识:实用,有局限;7.化学知识:深厚;8.解剖学知识:精确;9.耸人听闻的历史知识:好极了,他似乎知道19世纪一切恐怖的一切细节;10.犯罪学知识:渊博。此外,他会拉小提琴,是一位全能的运动员,又是律师。
当然,柯南道尔和他的“福尔摩斯”与他的时代一致,我们的时代需要的是既有现代社会的本事、有科学头脑又有公关意识的人。奥运金牌运动员田亮本来预定在1月初前往马来西亚拍摄写真,作为一件商业活动,这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问题。但中国的网民“敏感”地认为,“人家都在水深火热中,你作为一个公众人物怎还能去作秀?”于是,网上网下引来轩然大波。其实,可以比较的是,在欧洲,百事可乐的圣诞新年推广广告,主题便是球星贝克汉姆在海啸中冲浪。印度洋海啸发生后,这广告立即被这家公司撤回。他们也随着这场海啸而赶紧进行危机公关,一边收回广告,一边还做出捐款赈灾姿态。
对于大众来说,冲浪本身就是“及时行乐”之一种——明日之前——祈祷死后上天堂。明日之后——天堂是怎样的?
“我敢向你们保证,人从来就没真正地琢磨过那个天堂的特征,半点儿都没有。那个天堂里全是消遣,没有别的。人在地球上对那些消遣几乎毫无兴趣,却满自信地以为自己进了天堂就会喜欢上它们。”马克·吐温这样在《地球的来信》中揶揄道。

  评论这张
 
阅读(4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