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周刊

http://xinzhoukan.vip.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新周刊》,“中国最新锐的时事生活周刊”,创办于1996年8月18日,十二年猛进,已成为中国社会变迁最敏锐的观察者与记录者。 《新周刊》由广东出版集团、三九企业集团联合主办。 《新周刊》每期128页全彩印刷,每月1日、15日出版,零售价15元。

网易考拉推荐

国际救援中的义利博弈  

2008-05-16 20:16:53|  分类: 历史上的《新周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际救援中的义利博弈
大国在此

 

国际大救援是各国间综合国力的比拼,也是各国树立自己国际公共形象的大好机会。在道义与利益之间,若能找到一个最佳结合点,也不失为人类新世纪政治游戏的一种进步。

 

文/齐莉莉

 

常的说法是:天灾无情人有情,岁末的这场印度洋大海啸让人类感到了自身的渺小,也让人性的光辉得以再次闪现——灾难过后的短短一周内,国际社会的援助就达到了20亿美元,并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攀升。国际大家庭的互帮互助的确让我们在天灾面前感受到了人世间的温暖,无怪乎联合国负责人道主义救援的官员埃格兰表示:“这是联合国有史以来,第一次在这么短时间内收到这么多援助捐款,也是联合国在最短时间内最大规模的协调援助。”

 

印度洋:一次灾难和一场角力


然而,以往的经验告诉我们,即便人世间的关怀如何温暖,这世上仍然没有免费的午餐:二战后美国人著名的援助欧洲重建的马歇尔计划即为明证。当年若不是出于与苏联及共产主义阵营国家的对抗,美国人马歇尔能那么好心地提议美国政府援助西欧在战后重建吗?经验同样告诉我们,在灾难面前,人们的正常的判断力常常容易被那些包裹在某种政治利益外表那些看似纯粹的人性温情表白所遮蔽。纵使不以最坏的恶意来揣度政客们的言行,谁又敢说美利坚们、大日本们会白白的把自己的银子扔进印度洋呢?毕竟,政治家不是慈善家,“人道”常常为利益所支配而沦为煽情说辞;更何况从地缘战略角度讲,印度洋是连接太平洋和大西洋的交通和石油输送纽带。历史上不少西方战略家有一个几乎成了公理的说法:“五把钥匙锁住世界,”而以往近百年来相对显得沉寂的印度洋就至少抓住其中苏伊士运河、马六甲海峡和好望角三把。难怪美国海权论鼻祖艾尔弗雷德·马汉曾断言:“谁掌握印度洋,谁就把握住了整个世界。”
因此,在整个世界因为灾难而沉痛、因为无私而感动的时刻,我们不得不从冷冰冰的国际政治的角度,理性地看待大救援之下各国的众生相。可以预见的是,围绕着紧急救援、善款到位、灾后重建这样一系列问题,以及更重要的对南亚和东南亚地区的战略争夺,海啸之后的印度洋,依然不会平静。远的不说,近来某些大国的表现就足以证明,印度洋海啸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施展“援助外交”的契机。
“援助外交”在国际政治的舞台上并不新鲜,尽管利益是国际关系永恒的主题,但善良的人们宁愿相信,天灾面前,人类表现出的互帮互助,是可以战胜一切的。美国大兵不是说了嘛,参加救援和到伊拉克打仗的感觉完全不同。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张国庆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指出:某种意义上,当前的国际救援已成为一种“和平竞赛”,是国家综合国力和国家形象的展示。国际援助规模的不断扩大,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和平发展、互助合作的时代潮流的发展。“不管怎样,救援是实实在在的,没有附带强迫性的附加条件,大国的战略收益是客观上的、附带的。国际大救援是综合国力的比拼,也是各国树立自己国际公共形象的大好机会。”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庄礼伟也这样告诉我们。
国际大救援是综合国力的比拼,也是各国树立自己国际公共形象的大好机会。

 

美国和日本:姿态和机会


当今世界最富有、最强大的国家已经把他们的航母开到了亚齐海域,并捐助了3.5个亿的美元,不可谓不慷慨大方。然而,海啸最初发生时,这个国家的总统在前往度假途中的飞机上答应只捐3500万美元(而德国赛车手舒马赫以个人名义就捐出了1000万美元),结果在遭到联合国对其“太小气”的痛斥之后,才不得不把援助提高到最初援助计划的十倍。从吝啬到慷慨,这一微妙变化的目的就是通过人道援助向世人展示,美国人的军队除了打仗,还有帮助他国人民的意愿。一些美国国际事务分析家认为,华盛顿正好可以利用这个“天赐良机”向世人说明,美国之所以发动战争,完全是打击恐怖主义和推翻独裁政权的正义之举。而通过在救援中的积极表现,美国可以改变世界大多数国家或地区由于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而对美国所持的不满态度。1月2日的《洛杉矶时报》为此发表了一篇社论,敦促布什尽快提出类似于马歇尔计划的亚洲战略,承认拨款数十亿美元用于各国的饮用水净化、卫生设施等灾后重建项目,以重新在亚洲为自己赢得一张对话牌。
同样想抓住这个契机的还有一心想在亚洲甚至世界当老大的日本。此次日本捐的最多,达到了5亿美元,此外还派出了海上自卫队参与灾后救援工作。日本的意图是很明显的,那就是通过救援凸显自己作为亚洲第一大国的地位,在势头上压过中国;而其另一个显而易见的动机则是,显示其作为世界最主要的人道主义救援大国之一,从而为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争取同情票。应当说,日本近几十年来在国际救援活动中的表现,确实以实际行动证明了这一点,事实上,近年来日本对东南亚印度洋国家的经济援助一直是源源不断。
自从1977年日本福田纠夫首相访问东盟,提出与东盟各国建立“心心相印”的“对等伙伴”关系起,日本历届政府都积极致力于发展与东盟的友好关系。前首相中曾根说过:“没有东盟的繁荣,就没有日本的繁荣”,“与东盟国家保持密切友好关系是日本外交最重要的基本政策之一。”日本对东盟国家提供的大量的资金和技术援助,事实上也成为东盟经济腾飞的最重要的条件之一。1996年,日本银行对东亚各国融资104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是给东盟国家。日本对东盟国家的贷款占日本全部对外贷款的60%左右。在东南亚金融危机期间,日本向东盟国家提供了数百亿美元的慷慨救助,是向东盟提供救援资金最多的国家。多年来,日本一直是东盟的最大贸易伙伴国。

 

印度:作为大国的自救


说到大国,我们就不得不提到印度。作为南亚地区的第一大国,印度也是在此次海啸中受灾的综合实力最强的国家。印度以其庞大的权势,即居于世界第七位的地理规模,第二位的人口规模,位居世界前列的资源规模以及悠久的历史文化底蕴,一直在谋取大国地位。早在20世纪50年代,尼赫鲁就抛下掷地有声的豪言:"当今世界上只有美、苏、中三国雄视全球,第四个大国非印度莫属。以印度现在所处的地位,是不能在世界上扮演二流角色的。要么做一个有声有色的大国,要么销声匿迹,中间地位不能引动我。在印度洋地区,东南亚一直到中东,印度也将要发展成为经济和政治活动中心。"他还明确提出印度应成为"亚洲的轴心"。1998年印度进行核试验后,以印度人民党为代表的民族主义情绪又重新点燃了印度迅速成为世界大国的希望火焰。而在印度的大国战略中,东盟是一个要极力争取的目标。
此次双方又同时受灾,但印度已明确宣布拒绝援助,其总理辛格说:“我已经告诉美国总统布什和其他国家领导人,就目前来说,我们觉得我们有足够的资源接受这一挑战。如果我们需要帮助,或者当我们需要帮助时,我们将会告知他们。”新德里政治分析家拉赫尔·贝迪表示,印度的这种依靠自己的做法实际上向全世界发出了一个政治信号:“这说明印度人找到了新的信心,一种能够在贵宾席上吃晚宴的意识。印度只能依靠美国或西方国家施舍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为了证明这一点,印度已经向斯里兰卡、马尔代夫、泰国和印度尼西亚派出了舰只、飞机和直升机,加入到包括美国、澳大利亚和日本在内的最重要的援助组织中。“印度作为一个地区大国有它的自尊心,希望与美、日、澳主导国际救灾工作,不太想美国军队介入。所以印度和美国会有一些新的实质性合作,包括协商建立印度洋地区的海啸联合预警机制”,庄礼伟说。于是,我们看到美国的军队便主要在泰国、斯里兰卡和印尼活动,而中国也较难进入印度参与救援工作。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东盟部分国家此次接受了大量援助,但不完全是受援国,这次东盟国家内部的相互援助表现得也比较好,它们也争取到了此次国际救援工作的协调中心的地位,这说明东盟这个地区国际组织有一定的实力和效率。


并非被动的东盟


历史上,印度与东南亚地区一直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印度政治、宗教、文化对东南亚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但印度真正将发展与东盟合作关系提升到战略高度初始于1991年。当时,为适应冷战后亚太战略格局的重大变化,印度政府正式提出了"面向东方"的外交政策,以期全方位加强与东盟国家的合作关系,但此后受国内外种种原因制约,双方合作只是"雷声大,雨点小",可圈可点的成果并不多。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中日韩与东盟确立了"10+1"和"10+3"合作模式,对印度刺激很大,为避免成为亚洲地区大国中惟一被抛弃的国家,印度下决心奋起直追。2004年11月,在老挝首都万象举行的第三次印度-东盟首脑峰会上,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与东盟领导人签署了《和平、进步与共同繁荣伙伴关系协定》,拉开了印度与东盟合作的新纪元,也标志着长达13年的印度"东进战略"取得了重大成果。
一个是南亚大国,一个是东南亚重要的地区性国际组织,印度和东盟可谓是各有所需。从政治角度看,印度与东盟不仅战略上无重大分歧,而且众多地区和全球问题上有着共识,双方进一步密切政治合作关系,印度可赢得东盟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中更大力度的支持,有利于增大印度的外交战略回旋空间,东盟也看好印度不断上升的国际地位,希望在区域一体化进程中打出"印度牌",平衡与其他大国的关系。
东盟地处印度洋和太平洋两洋结合部,是连接亚太和南亚地区的战略枢纽。印度加强与东盟安全领域的合作,进能找到挤进亚太地区的突破口,退可改善周边安全环境。经济因素更是推动双方进一步靠拢的“粘合剂”。
印度实施经济改革后,愈发重视区域合作。印度希望通过拓展与东盟的合作关系,改善南亚区域合作联盟无法获得实质进展的局面。在基础设施领域,印度也迫切需要新加坡、马来西亚等东盟国家更多的技术和投资,为经济改革增添后劲。在东盟眼中,印度不仅是拥有10亿人口的巨大市场,而且经济结构互补性较强,与东盟在能源、农业、信息产业领域均有广泛巨大的合作前景,新加坡前总理吴作栋曾经将印度、中国形象比喻为东盟经济腾飞的"左右两翼"。
然而,在此次海啸灾难后的多边外交活动中,东盟并不是仅仅扮演一个被动角色。1月6号召开的灾后问题特别峰会就是由东盟倡议并举办的。此外,就连斯里兰卡这样不算大的国家在得知美军要把军队驻扎在他们的国土之上时,也表示强烈反对。泰国人为了保证自己的金融信誉,更是谢绝了德法减免其债务的援助。这也不得不再次让我们感到,即使遭遇大难,迫切需要“食”,但也绝不接受“嗟来之食”。
道义与利益的博弈
从此次印度洋海啸救援的各国表现来看,撇开其中存在的算计,救援总是实实在在的,没有附带强迫性的附加条件,而大国的战略收益是客观上的、附带的。
受援国接受的是道义,而绝不是披着道义外衣假惺惺的私利。“总的来说,哪个国家在这次救援工作中最积极、最有援助实力,受灾国就会和这个大国的关系更加密切。”庄礼伟分析道。
从这个角度说,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张锡镇教授也认为,“此次国际大援助更多的出于人道主义的立场,并不能带着厚重的有色眼镜来看待。该地区的国际关系并不会因为这次援助和灾后重建有什么更大的变化”。
“对于积极参与此次救援工作的各大国、各国际组织,首先应当赞扬它们所作出的努力,感谢它们的热情参与,少说风凉话。受灾国、灾民在对大国此次救援工作的评价上,谁好谁不好,是最有发言权的──我们中国人评价哪个国家好不好,不也是以它们对中国好不好作为依据的吗?”庄礼伟教授这样评论道。
关于灾后重建的国际特别峰会已召开了,各国领导人不仅做出了承诺,还就下一步如何行动、如何协调救灾行动以减少受灾民众困难和预防可能出现的类似灾难等达成了共识。印尼总统苏西洛在会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如此众多的世界领导人与会,足见国际社会在应对自然灾害灾难性影响方面的团结一致。
厌倦了恐怖和反恐怖的血腥,我们更愿意为无私、团结、友爱、互助这样的字眼所感动。在道义与利益之间,若能找到一个最佳结合点,也不失为新世纪人类在政治游戏中的进步。而如何在两者的博弈中胜出,也颇值得大小各国的政客们去玩味。

  评论这张
 
阅读(4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