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周刊

http://xinzhoukan.vip.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新周刊》,“中国最新锐的时事生活周刊”,创办于1996年8月18日,十二年猛进,已成为中国社会变迁最敏锐的观察者与记录者。 《新周刊》由广东出版集团、三九企业集团联合主办。 《新周刊》每期128页全彩印刷,每月1日、15日出版,零售价15元。

网易考拉推荐

2030,期待网络成为民主基本表达方式  

2008-02-27 17:34: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30,期待网络成为民主基本表达方式


文/肖锋


网络是一把双刃剑,没有绝对的暴民,也没有绝对的顺民。经历了一个嘈杂而嚣喧的初创期之后,中国互联网的理性正在回归,民意战胜敌意、善意驱除恶意,人人希翼共享网络民主,信息面前众生平等。

 

为躲避城里年味的冷淡,我一家四口决定赶08春运大集找个乡下过过。
2月4日的广州火车站是个20万人的“炼狱”,返家“天堂”必先穿过“炼狱”。沾了儿子的光我们走的是母婴绿色通道,佩戴袖标的学生哥、学生妹将这条通道维护得井井有条,有问必答,耐心安抚,令人想起十几年前的那些场面,混乱而有序。相反,等到候车室,车站工作人员一个个无精打采,一问三不知。经过好一番折腾,我们混上火车(非常时期,只要有票就给上车,无论车次)。车上我得出一个结论:有时业余的要比职业的做得更热情、更负责。好比,城市反扒小组通常比便衣警察更有干劲。
人大、政协代表如果弄成类似某种职业的东西,不过是一种身份,一种职位,一道护身符,是举手机器,是应声虫。有演艺界体育界人士充当花瓶的,所以巩俐退出网上自然一片“顶”声。职业是为饭碗、为好处(谁说人大、政协委员没好处,黑社会都往里挤),业余是为热情、凭兴趣。
提案网民就像广州火车站的义工,是个巨大的热情群体,是这个缺乏民主传统民族的巨大财富。

 

上帝给中国人最好的礼物


上届人大开通“我有问题问总理”的专栏,一时吸引网民提问达12万众。当然,网民参政只有从虚拟空间接地,联系方式制度化,才能转为现实力量。电子民主企盼的政治互动,民主的鼠标与政改的水泥接通,才是硬道理。无论如何,井喷似的公众提问,积淀了极大的议政热情与参政努力。
互联网是迄今最靠谱的人类发明。因为它靠了中国民主需求的谱!纵观《二十五史》,总计万五千人物,八成以上是坏人,按严复的说法,自秦以来,走马灯似的君主们无一不是窃国大盗!还有一成是说客,孔子被利用,说服民众当顺民。蒲松龄在《促织》中说,故天子一跬步而关民命,不可忽也。这种小心翼翼的提醒太少,孟子的“民贵君轻”则从未实现过。如果活在网络时代,孔子会选择当知道分子,走近传媒,不用周游列国当丧家狗。
新浪最大的贡献,就是促成诸如“发表评论”、“查看结果”,以及“顶”、“沙发”的发明。那是千古民意啊。网上游行、电子民主、博客民主,都是中国民主的机会。假如没有网民的“房奴”呐喊不会有“国六条”及具体降价措施;假如没有芮成钢的“故宫-星巴克”案就不会对商业入侵文物古迹空前重视;假如没有网民仗义执言牛钉就不会有那么牛;假如没有网民质疑“周老虎”就不会被揭成纸老虎……广州政府最近征求网民对新“城市管理办法”意见,这个孙志刚事件发源地正悄然洗刷制度环境。上帝关上门又打开一扇窗。“游行”消失了,散步开始了。反对PX的厦门人民,反对磁悬浮的上海人民集体散步了。发起人正是网络和短信。
中国人其实是再好不过的百姓。居然有官员怀念无网时代,“让他们怎么写,就怎么写”。
传播学上有一个沉默的螺旋理论(Spiral ofSilence),认为公众在接受一个公众议题时一般会判断:自己的意见是否与大多数人站在一边。如果他们觉得自己站在少数派一边,他们倾向保持沉默;如果他们觉得与舆论主导相去渐远,就越会保持沉默。这种使优势意见越来越占优,少数派越来越沉默的现象就被称作“沉默的螺旋”。而历史常常表明,优势意见并非总是符合大众利益的,或符合了当前利益却牺牲了长远利益,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发展与环保之间的矛盾。“少数派”的价值,珍视它们提出异议的权利,就是珍视并保护人类的未来,使社会拥有摆脱陷入谬误的纠正能力。现在,在网络上,少数派被挺身发言的沉默的大多数取代。技术革命催生社会变革。近年诸多公众事件都是先通过网络发布,然后引起传统媒介关注,再进一步引起政府有关部门和社会各界的关注。“实际上,网络已经成为今日中国构造社会议题的一个重要来源。”(传媒专家喻国明)

 

2030年的民主什么样


说起未来,学者总拿一个年份说事,2030年。“2030年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2030年中国将出现3000万光棍”,“2030年中国平均年龄将达51岁”……遥想2030,彼时的民主什么样?20年后的民主形式,会是短信投票、网络投票吗?选政治代表如选超女吗?
2030,千禧婴儿一代刚刚而立,他们成长的家庭并称不上民主,不是千禧一代气指颐使、要这要那,就是被老爸老妈逼着上各类补习班。他们的民主概念是缺乏实操的,他们生活中的团体训练多数是网络游戏。关键地,作为421家庭结构中的那个宝贝的“1”,他们并不堪任何挫折。
2030,80、90后们则正是掌权之时,他们是正当时的“F40”现货。这批掌权者批阅文件是否会用“沙发”代替“已阅”,用“顶”代替“同意”?这种语言中渗透着参与精神,你说是民主精神也未尝不可。
2030,这个社会只能将希望寄托在80、90后们身上,所以,请现在别得罪他们。好赖就是他们了。
80后还坏不到哪儿去,不必对他们耳提面命。“80后的王八蛋们还没出现呢”(韩寒语),因为没有掌权,短信和网络是唯一的话语权表达管道。至于“艳照门”不过是“白天好傻好天真,晚上很黄很暴力”的反差罢了。其实他们的真实生活就是这样。天塌不下来,比美国1960年代的嬉皮运动差远了。倒是那帮艳照门的点击与谴责者,双重道德标准颇值怀疑,一边假道学者,一边“WO!WO!”地点击浏览。
中国网民的结构中,70%的年龄是低于30岁的,有人据此认为中国互联网尚不具备很高商业价值。恶搞,娱乐化,很黄很暴力,均是由这个“30岁以下”决定的。从“馒头案”到“牛钉案”,从“虎照门”到“艳照门”,无一不将社会事件当作狂欢。想想牟其中、杨小凯们17岁写下《中国将向何处去》,现在这代人离宏大叙事越来越远。他们躲避崇高,抛弃沉重感,《南方周末》问韩寒想过当知识分子吗,韩说,两边不讨好,当什么分子呢,只想老了以后被美女围着。
网络代表雄性特征,一个“顶”字十分了得。这有助于纠正中国独生子女一代的中性化倾向,如今,男生爱说“我不跟你好了!”或“我告老师!”班干部是女生当政。这就是妈带大的结果,就像官员是体制的妈带大的一样,没主见,看上级脸色行事。有评论发狠,称这是太监文化的延续。所以,鼓励拍砖和灌水,是培育男性特征的有效训练。
古往今来,话语权只有皇上的山头,官僚精英的山头。网络时代的革命性,在于这些大山头崩塌,小山头林立,每个小山头都有可能荣升话语中心。世界并非完全是平的,但世界会日益非中心化。2030,期望每个小山头立着一个个横枪立马的网民,敢于将权威一枪挑于马下。

 

群体如何理性


中国互联网是全世界第二大的,不久还会跃升为全世界第一大的。虽然中国互联网的普及率连9%都不到,十个中国人之中有九个是不上网的,但革命性足以发生。
死了107人、十几省几近瘫痪、上千亿国民经济损失。按西方传媒的提法,这次雪灾必须得有人负责,Someonemust be responsible!Someone must beblamed!停电是天灾是人祸,供电局人士叹“人努力,天帮(倒)忙”。铁道部、电力部、地方政府,一同指指天,去指责它吧。提议春晚改赈灾的网民倡议未作答。天涯网上叹曰:“这次雪灾,我们不想收获感动!”这个社会的指挥系统仍然是金字塔型,好比巨人,脚踏进火里,等反应至大脑再作决定,脚已烧焦。西方威胁论者转而成为质疑论者,他们从雪灾处理经验推断“中国无法应付外部战争危机”。美国《时代》周刊网站一篇博客提问,如果广州火车站是20万雅皮(白领)会怎么样。估计早就崩溃了。但积极地想,到2030年,如果广场上农民工都能用手机上网,及时了解信息,发帖灌水,会有无序混乱产生吗?
《纽约客》专栏作家索罗斯基在《群体的智慧》一书中提出,在一定条件下,民众群体比个体及小群体专家更聪明,群体如何不沦为“乌合之众”建立在四个基本条件下:观点的多样化、意见的独立性、背景的分散化和有效的集体决策机制。这也是网络理性的四个基本条件,除有效的集体决策机制外,前三个条件中国互联网都具备。
遥想2030,期待网络成为民主基本表达方式。当然,眼下当务之急是让网络接地,建立“有效的集体决策机制”,网络民主才不是画饼。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