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周刊

http://xinzhoukan.vip.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新周刊》,“中国最新锐的时事生活周刊”,创办于1996年8月18日,十二年猛进,已成为中国社会变迁最敏锐的观察者与记录者。 《新周刊》由广东出版集团、三九企业集团联合主办。 《新周刊》每期128页全彩印刷,每月1日、15日出版,零售价15元。

网易考拉推荐

地方富豪列传之四川:有钱,有背景,但从不…  

2007-10-15 13:4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川富豪:有钱,有背景,但从不露头

 

每年10月,总有人找到当地记者,索要胡润和范鲁贤的联系方式,“希望能提前沟通一下”,都想要给即将出炉的财富榜打一剂预防针。


文/胡尧熙

 

成都吃饭最贵的地方是位于南沿线中国酒城内的中国会所,据说成都的老板都喜欢到那里吃鱼翅。这里也顺理成章成为成都的地标之一,作为一个高档会所打包的所在地,普通人很难有机会进去,人们对它的了解大多来自于它外墙上的几个字“非法占地,天理不容”,这8个字就竖在机场高速公路的旁边,滋养出许多关于墙内的想象,时间久了,本地人笑称它是成都的非官方欢迎语。后来,这8个字被涂掉了,又引发了各种说法,但就如市民不清楚里面坐着哪些富豪,人们也同样不清楚中国酒城的老板是谁。公认的说法是,他有钱,有背景,但从来不露头。

 

富豪,只能想象

 

只有刘永好才是浮在水面上的四川富豪,他每次出场都是同样的开场白:“小时候最盼望的是一星期能吃上一顿回锅肉。”去年央视的中国经济年度人物西部评选在成都举行,演播室内的大屏幕上又把刘永好的这句名言放了一遍,台下有人打呵欠,已经听过太多次。但对于其他富豪,人们连呵欠都无从打起,他们不上电视,极少出席公开活动,每年的财富榜发布之后,手机都统一转接到秘书的座机上。
不管是《福布斯》财富榜还是胡润百富榜,中国首富年年换,河东河西轮流坐庄,但四川首富是不变的,刘永好永远是带头大哥。四川人对首富的兴趣可能在这种一成不变中逐渐消磨,比尔·盖茨连续12年坐正美国首富,美国人也懒得再去把他拿来讨论一番。但这些都不妨碍四川人对财富的尊崇,新都一家玩具厂叫作“首富玩具”,成都西门一家家私厂叫“首富家私”,还有那些时常徘徊在成都火车站附近的攀枝花人,他们财不露白,但手里捏着煤矿,铁路上的人形容他们“打个喷嚏,煤价就要抖一下”,和所有经济欠发达却又正在努力发达的地方一样,财富在这里不是禁忌话题,但最好闷着头做事,不要高调地跳出来。每年的10月,总有人找到《成都商报》的记者,索要胡润和范鲁贤的联系方式,“希望能提前沟通一下”,都想要给即将出炉的财富榜打一剂预防针。
1999年的刘晓庆是第一个登上《福布斯》财富榜的四川人,资产仅有“5000万至1亿”,今天,榜单上最“穷”的自贡人吴雄飞也可以抛出3.8亿证明自己的身家。唯一不变的是赚钱的方式,和大多数中国富豪一样,房地产在这里是永不落的朝阳产业,前10名富豪中,有过半的人和房地产沾亲带故。

 

富豪,不能言说


去年7月,刘永好退出了民生银行董事会,“金融业不会是新希望集团今后的重点。”他说。实际上,刘永好在全面收网了,房地产的扩张计划也偃旗息鼓,仅限在成都、上海、大连、呼和浩特开发。这差不多是四川富豪的共性,不熟不做,摊子不铺得太大。
国腾通讯的何燕和迈普通讯的花欣都是榜单常客,他们坚守IT阵地,一年接受不到两次采访,照片永远是同一张正装照;杨豪和邓鸿继续房地产,前者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被外地记者质问:“置信成立10年了,为什么还不通过市场手段拿地,非要和政府拉关系?”全场哗然,杨豪跳过了问题无可奉告,而邓鸿的电视剧拍摄计划泡了汤,露面次数干脆直线下降。每个人都诉说自己热爱清贫生活,何燕以“在伦敦的时候看电影,停车还要花两镑钱,我就宁愿走路过去。如果不请客吃饭,在家吃方便面就够了”作为引子诉说自己的价值观,而对自己曾被中央纪委调查的事情不予置评,面对富豪,有些话题注定没有答案。
攀枝花的富豪都和矿捆绑在一起,只能悄悄富,不能上台面;自贡的富豪也搞房地产,但挤进成都市场还是很难;泸州的富豪和酒有关,脱不开国营企业的影子,四川的地道富豪好像都堆在成都,但成都人未必清楚他们藏在哪里。吴亚军可能会是个例外,龙湖地产的名字太响,人人都知道它打算上市,根据高盛银行的预测,龙湖上市后的资产会超过700亿人民币,到明年,中国首富的头衔可能易主。但问题是,龙湖的基地在重庆,她到底是算重庆富豪还是四川富豪,两个地域之间可能又有新的口水仗。这一切都不关吴亚军本人的事,无论在重庆还是四川,她都是最神秘的富豪,大多数人连她的相片都无缘一见。

 

附:李浪:快钱时代赚慢钱

 

李浪从来没有上过任何财富榜,熟悉他的人都认为他身上“有很重的匪气”,这名干过洗车工的老板说起话来的确手舞足蹈,引经据典,旁人想插话都困难,但一谈及个人资产,他就三缄其口。关于这点,圈子里的人也只能猜测,“肯定有好几亿,但具体说不清楚”。因为手里握着成都最大的搬家公司和物流公司,名声越来越响,因此,他也可以和刘永好、袁仁国一起坐在一个演播厅内录央视的财经节目。在休息室里,他当着嘉宾王健林的面说,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来自草根。其实最草根的是农民出身的刘永好,但他已经玩起了金融和房地产,依旧经营搬家公司和物流公司的李浪认为自己更合适这个头衔。节目录制结束后的晚宴上,刘永好和袁仁国走到媒体席敬酒,大家照例寒暄一番,跟着李浪走过来把话挑明:“我是粗人,宣传的事请各位多帮忙,粗重活路我来,我为朋友两肋插刀。”他重复了一遍“两肋插刀”,记者席上面面相觑,有外地记者小声问,他到底在干什么?同是央视嘉宾的李彦宏也觉得讶异,在旁边大笑。
李浪的故事和那些在上世纪90年代毅然下海的人别无二致,当时他辞了公务员,跑到北海混迹,以腰椎劳损的代价坚持洗车,洗来了3万元钱,然后又办起广告公司,因为自己的户外广告牌全部被一场台风吹到地上,砸毁民居商铺无数,顷刻之间他又一文不名,只能回成都帮人搬家,不同的是,他搬出了几亿元。
有一次,刘永好搬家找到他的蚂蚁公司,李浪特意亲自动手,看到了“不大的房子,很一般的家具”。他也开始刻意学习,到现在一家四口挤在7年前买的小套房里,每天都爬5楼,公司的四层小楼也没有安装电梯,所有员工徒步上楼。他坦承原因:“就是舍不得,我花钱只坚持一个原则:钱必须投在可以赚钱的地方。”
不换手机,不买房,出国只是为了考察当地的劳动资源,唯一的爱好是下酒吧。但现在,李浪也打算抑制一下这个嗜好,因为“涨价涨得酒都贵了,关键是服务员都在谈论炒股”,这种景象让他不胜其烦。圈子里有人成立了投资俱乐部,不做生意,专心炒股,他也不参与,“炒股太刺激,实业更适合我,收益看起来没那么大,但相对风险也小。”尽管一直强调“企业要做得越小越好”,但李浪还是在寻找项目投资,最后他老婆自告奋勇地拿钱出来投资房产,他不反对,也不支持。
每个月看三本书,亲自搬两次家,他现在就计划这样过,至于生意,李浪打算和人合伙开连锁水果店,但“因为人家嫌回本太慢,都不参与”。在快钱时代,赚慢钱的富豪也有解决不了的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