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周刊

http://xinzhoukan.vip.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新周刊》,“中国最新锐的时事生活周刊”,创办于1996年8月18日,十二年猛进,已成为中国社会变迁最敏锐的观察者与记录者。 《新周刊》由广东出版集团、三九企业集团联合主办。 《新周刊》每期128页全彩印刷,每月1日、15日出版,零售价15元。

网易考拉推荐

十周年特别放送之“我与《新周刊》”名人系列访谈之:吴思  

2006-07-28 16:24: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思:以做书的方式做杂志,《新周刊》第一
 
十周年特别放送之“我与《新周刊》”名人系列访谈之:吴思 - 新周刊 - 新周刊
 
吴思:1957年生于北京,1982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中文系,在农民日报社工作多年,现任《炎黄春秋》杂志社执行主编。著有《陈永贵》、《潜规则》、《血酬定律》等书。曾获《新周刊》2004年度新锐榜年度知道分子。
 
《新周刊》:第一次与《新周刊》打交道是怎样的过程?
吴思:你们的一个记者要写一个讲我书的稿子,那会儿要做《无书可读》吧?2004年,我又很荣幸地被评为第二届年度知道分子,今年年初又在新锐榜晚会上给2005年的知道分子王受之颁奖。之前我还参加过两次评选知道分子的工作。

《新周刊》:这10年来《新周刊》以怎样的面目出现在你的视野里?
吴思:《新周刊》的风格一直很突出,带有很强的选题策划意图。以这么强的主观色彩来抓选题和做杂志,我感觉更像是在做书。办报纸和电视新闻完全跟新闻时事走,做书就完全是凭着对读者需求的把握和感觉走,这是两个极端,一个非常主观,一个尽量客观,而杂志的风格一般居中,但《新周刊》不这样。我也办杂志,我们的来稿很大程度上顺其自然,组织成分弱一点,能占到百分之二三十。但《新周刊》不同,尤其是做封面专题,组织性、策划性分量很重,那种拍脑袋找选题的感觉,像做书一样。我感觉《新周刊》策划的分量能占到百分之六七十,其他和你们一个领域的杂志,都不如《新周刊》策划的色彩重,而且这个特色还一直能够贯穿下来,这就对编辑的要求非常之高,要一直保持对读者兴趣的把握能力,我看基本上也保持住了。你们能做到这个程度,很不容易。还有评选年度新锐人物、年度知道分子这些事情,也都是策划性很强的,有这种特点的人都不是那么随波逐流,会跟着社会热点走,都很特立独行。

《新周刊》:你眼中的《新周刊》人是怎样的?
吴思:采访过我的几个《新周刊》记者,给我的感觉是:素质很高,很有想法。他们每次采访我很长时间,写稿子时可能只用几句话,但恰好是我自己想要强调的重点,他们能抓得很准确,而且写出来很漂亮,在深度、生动程度上还都不差,这让我印象挺深刻。还有一个让我印象很深的是,你们的记者很敏感,而且眼光锐利,在谈到一些现象或问题时,我根本还没展开说,就说了一个概念,你们的记者就发现了一个重点,揪住不放,他能够在一团噪音之间抓出主旋律来,这个本事让我很惊讶,《新周刊》记者是能够一眼看出要害,抓住不放的。这是我对《新周刊》人的一个印象。比如我曾经在接受南方一家媒体记者采访时说到一个概念:杂霸,杂霸市场、杂霸秩序、杂霸经济。我当时只是随口说出了这个概念,没有详细阐释,你们的记者就揪住不放,一再地问我这个概念。后来我一想,我当时说了那么多,最主要的不正是想说这个理论吗?关于“杂霸”说,其实早在《史记》里就出现了,汉朝立国就是杂霸之制,霸道王道杂陈,一会儿用法家,一会儿用儒家,一会儿是道家。在古汉语和天津方言中,掺杂了暴力和垄断的秩序就是杂霸秩序,这些地盘就是杂霸地。杂霸经济就是对中国市场秩序的准确描述。在我漫无边际地说的一堆东西中,你们的记者恰恰就抓住了这一个,而且也确实是我的一个重点,我对此印象很深。

《新周刊》:作为一个历史学者,你认为这10年来历史写作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吴思:中国的历史写作,20年前,30年前,我们读书时,都是范文澜的中国通史打天下,翦伯赞的、郭沫若的,都是那个路子的,拉抽屉似的五阶段论。
这10年来历史写作发生了很多变化,现在出了一批历史写作的书,比如李亚平的《帝国政界往事》、张鸣的《历史的坏脾气》、北大李零写的《花间一壶酒》、易中天的那一套《帝国的惆怅》,都是很新鲜的写法,也都大受读者欢迎,一下子冲破以前的格局,写近代史的也出了好多好作品,像邓野的《联合政府与一党训政》,这些书的出现,就像炒豆子一样这儿蹦一下,那儿蹦一下,合起来就给人感觉:虽然没有百花齐放,但至少丰富多了。
这种历史写作的变化,实际上也反映了中国的知识分子这几十年来,在面对世界巨大冲击时的一种反应:思想更加解放,精神更加自由,对历史的态度是:用自己的眼睛看,用自己的脑袋思想,这就是最大的进步,加速度一旦形成,20年30年后,我觉得会发展得很好。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